oddset即时赔率 > 都市言情 > 天才紈绔 > 正文 第2371章 本質之劍
    伴隨著九均圣人和金元圣人接連葬道,諸圣震怒,這才是引發后續的密集降臨。

    圣人自我斬道,強行現于世間,恐慌亦是隨之降臨,這是后續的連鎖反應。

    不然的話,諸圣自我斬道降臨之事,將會徐徐圖之,并不會如此的突兀,說到底,與江楓有著莫大的關系。

    因此江楓自然就能理解戮血圣人的怒火。

    他是始作俑者,首當其沖,斬道者降臨,都視他為必殺的目標!

    不過也正因九均圣人葬道之故,諸多降臨的斬道者對江楓并非沒有忌憚,這才是并未第一時間,出現在江楓的面前。

    從這方面來說,縱使戮血圣人,也并非沒有顧慮!

    察覺到這方面的情況,江楓就是感覺很有趣,于是臉上的笑意愈發濃郁,也愈發不見煙火氣。

    “戮血圣人,請開金口圣言!”江楓笑著說道。

    “你在找死!”

    戮血圣人震怒,竟被調侃,江楓膽大包天,渾然是沒有將他放在眼里。

    可江楓有何資格不將他放在眼里,是嫌死的不夠快嗎?

    “若戮血圣人你能讓江某滿意,江某或許可考慮,放你一條生路,這是將功補過,切莫錯過機會!”仿佛沒有聽到戮血圣人的話一般,江楓正色說道。

    “死!”

    戮血圣人怒火中燒,隨即出手,長矛祭出,貫穿向江楓,倒也是想要知道,這個讓九均圣人葬道的少年人,有著怎樣的手段。

    長矛被戮血圣人催動,圣人本源的能量釋放,所向無儔,神異且驚人。

    虛空碎裂,坍塌陷落,呈現出如異象一般的奇異之景,看在眼中,目眩神迷。

    這是本命物,很是不同,區別于其他的道器,神威釋放,在自我斬道之前,可輕易鎮殺圣人。

    戮血圣人雖已斬道,但仍舊有圣人意志加持,那是無上的殺戮意志,很是不一般,尋常天尊將瞬間被這般意志摧毀,道心崩潰。

    當然,江楓不在此列!

    此物固然強大,但在江楓看來,也就僅此而已,不再完全,哪怕被戮血圣人強行加持了一些東西,卻也是多少有種畫蛇添足的感覺。

    “嗡!”

    江楓身前,虛空震蕩,一抹劍光飛出。

    那里劍氣縱橫,成百上千道劍芒交織演化,然后就是以最為直接的方式硬撼過去。

    “轟隆隆……”

    虛空被震碎,接連大爆炸,一道道的劍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湮滅,但每一道劍氣在湮滅的同時,又有什么東西,新生而出。

    湮滅的速度和新生的速度等同,像是有什么東西將孕育而出。

    “這!”

    看過去,祁予臉色不由一變。

    那赫然是江楓在劍道領域更上一層樓,觸及了全新的東西,仿佛是某種本質,類似于一種秩序。

    “吸!”

    祁予輕吸一口冷氣,詫異不已,江楓竟是走到了這樣的一步。

    曾幾何時,因為并不曾暴露全部底牌之故,祁予面對江楓之時,態度無盡復雜,她自認并不遜色于江楓,偏偏一些手段無法施展,只能被江楓壓制。

    而今祁予意識到,她終究是不如江楓的,遜色太多,江楓的進步太快了,用一日千里來形容,毫不為過!

    祁予沒有看錯,那的確是觸及到本質的東西。

    自斬道者現世,江楓接連數場戰斗,收獲斐然,表面看來,收獲最大的是解鎖了天印的秘辛,讓天印神秘顯露,實際上,江楓的劍道造詣,也是在不斷進步,時至今日,在究極領域進展迅猛。

    當然遠不能稱之為觸及秩序,那是一種本質!

    這般本質意味著什么,哪怕江楓自身,暫時都是捉摸不透,但有一點顯而易見,這是劍世界的衍生之物。

    劍世界構建,道理自生,但往往如空中樓閣,無法恒固,這時候觸及本質,有如那樓閣的基礎,能夠讓江楓得以詮釋更多的道理。

    這些道理更為完整,也更為趨向于,要脫離江楓的個人意志,個人意志之上,就是那天道的意志。

    “果然是個極為可怕的家伙!”

    戮血圣人暗自說道,他感知到了超出道理之外的東西,那是證道的根基,震驚不已,情知江楓能夠引發眾圣怒火,的確具備那樣的資格!

    戮血圣人情知,若是江楓能夠徹底領會那般本質的話,在證道路接續的前提下,江楓隨時都可證道。

    “此子,必須要死,不然對于我等而言,將是不可揣測的災難!”戮血圣人想著,殺戮意志凝聚,如同實質。

    “殺!”

    戮血圣人低低一喝,有更多的東西加持在長矛之上,長矛神芒綻放,釋放出一種凌駕于道理之上的東西。

    但憑此手段,可殺不了江楓。

    江楓演繹劍法,專于手中的劍,戰斗即是修行,尤其對于劍修而言,更是如此,有非同尋常的意義!

    劍修號稱為戰斗而生,不僅僅是渴望戰斗,更是享受戰斗!

    “轟!”

    “轟!”

    ……

    天幕都是被掀開了,承受不了其重,無論江楓還是戮血圣人,都是在詮釋和闡述各自的法,讓這場戰斗,擁有了更多超出戰斗之外的東西。

    “該死!”

    見遲遲奈何不了江楓,戮血圣人多少有些惱羞成怒,他捏了一記手印,接引那條路上的力量。

    “嗡!”

    隨著接引發生,那條路上的力量降臨,很快戮血圣人就是察覺變故,因為,那條接引路,被強行斬斷了。

    “這……”

    戮血圣人大吃一驚,不清楚發生了什么事,這是不可測的變故,措手不及。

    “太著急了!”

    江楓搖頭,甚為不滿。

    戮血圣人殺心濃烈,意圖速戰速決,可這并非江楓所樂意見到的,這是不錯的對手,借此可磨礪無上劍道!

    但江楓左右不了戮血圣人的意志,那是為殺戮而生為殺戮而存的存在,不被任何人左右!

    “那是什么?”

    戮血圣人說道,像是質問江楓,又像是自語。

    他看到了不可思議的東西,橫阻在接引路上,斬斷一切,那是超越理與法的存在。

    “這就是九均圣人葬道的原因!”戮血圣人說道。

    他忽然明白過來很多的東西,知道了九均圣人葬道的原因,被斬斷接引路,空留一世悲情。

    悲劇,似乎將要在他的身上延續、重演!

    “不!”

    戮血圣人心神巨震,他和九均圣人,到底是不同的。

    九均圣人和金元圣人的葬道,另有隱情,那是先驅,為了撕裂那條路上的秩序鏈條,被迫失去了很多東西,所斬去的不僅僅是道果,還有其他。

    九均圣人和金元圣人的降臨,有著遠遠超出降臨本身的意義,那是拓路者。

    戮血圣人之所以自認不同,是因為他付出的代價很小,微乎其微,保留了很多東西,這也正是為何戮血圣人如此自負的原因,自認舒靜琀不走下云起峰,當能橫壓無敵,所謂天驕神女,統統如那土雞瓦狗,不值一提。

    這時候莫大的恐慌縈繞向戮血圣人心頭,竟能斬斷接引路,超越理與法,那是難以言喻的大恐怖,圣心都是被撕裂出裂痕。

    “逃!”

    一個念頭自戮血圣人腦海之中閃現,就揮之不去,戮血圣人無心戀戰,演繹一種法,破空而去。

    “嗯,逃的可真夠快的!”江楓皺眉,暗道可惜,就差一點,將就斬滅戮血圣人,對方一心遁逃,他無計可施,無法追擊。

    “逃了?”

    祁予愣神不已,戮血圣人竟奪路竄逃,狼狽不堪,她很無語,針對這種情況,不知該說什么才好。

    當然祁予更多的是遺憾,戮血圣人有無敵手段,當世能夠壓制之輩,屈指可數,這是隱患,會出現不可預知的變故。

    “無妨,此人已不足為慮!”看出祁予所想,江楓輕笑著說道。

    “如此……就好!”祁予松了口氣。

    “回去吧!”擺了擺手,江楓說道。

    氣運兩宗因為戮血圣人的出現大亂,需要安撫,這方面,江楓不方便插手,也不打算插手。

    “你……”

    看著江楓,祁予又是開始走神。

    “怎么?”江楓笑著問道。

    遲疑片刻,祁予將引道燈拿出,遞向江楓,說道:“送給你了,拿去!”

    她佯裝隨意的口吻,可思緒復雜,太過刻意,江楓就很無語,說道:“祁宗主,這是何意?江某不是那種人?!?br />
    “哪種人?”祁予問道。

    “江某乃堂堂正人君子,豈能奪人所好?”江楓一本正經的說道。

    這是引道燈,江楓并非不心動,但也僅止于心動而已,若江楓有占為己有的心思,大可直接出手搶奪,不會等到現在。

    “正人君子?”

    嘴角一陣扯動,祁予有些崩潰,縱觀江楓往昔的那些行徑,與強盜有何區別,也敢以君子自稱,委實不要臉之極。

    “此物留著,于我也是無用,希望能夠對你,有所幫助?!逼鈑杷檔?。

    祁予明白,今日若非江楓到來,她將身隕道消,氣運兩宗將被連根拔起,引道燈,也將落于戮血圣人手中。

    從這方面來看,祁予認為,引道燈理所應當屬于江楓,哪怕,再如何的不舍不愿!

    “祁宗主,你是在羞辱江某?!苯愫萇?,要翻臉。

    祁予定定的看著江楓,良久過后,她將引道燈收起,聲音淺不可聞:“此事,算我欠你一個人情,我定會償還于你!”

    江楓假裝沒聽到祁予在說什么,顧左右而言他,等到祁予心緒穩定,便是揮手告別,目送江楓遠去,祁予發現,自身的心緒,恐怕在很長一段時間,都無法穩定了。

    那個家伙,帶來驚喜,又帶來感動。

    雖然那樣的感動極有可能是裝的,但不管怎樣,都是讓祁予意識到,往后心中將有一道身影,揮之不去!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