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ddset即时赔率 > 玄幻魔法 > 祭煉山河 > 第633章 腐蝕石像的水霧
    秦宇最終確認了,這片面積驚人的巍峨神宮中,存在著數量難以統計的雕像,許是因為殺死了一座雕像的原因,這些雕像一旦發現他的氣息,就會自沉眠中蘇醒。為

    躲避它們的追殺,秦宇在迷霧之中,不斷的變換方向,哪怕暫時安全的地方也不能久留。盡管在移動中同樣可以吸收石珠的力量,效率卻要大打折扣,這讓秦宇的心情很不美麗。眼

    前是一片宮殿間的廣場,秦宇撕開霧氣踏入其中,臉色瞬間陰沉下去,因為廣場旁邊赫然,立著一座手提闊劍的雕像。雖

    然除第一次外,秦宇沒有再真正的與雕像發生戰斗,卻不妨礙他得出判斷雕像實力的判斷標準:除他目前不知的特例外,雕像體積越大,則實力越恐怖。

    眼前這座雕像的體積,足以在他所見中位列前三,秦宇腳下一轉就要退走,可就在這時他眉頭微皺……很奇怪,這座雕像居然沒有給他,半點威脅的感覺,就像是一座真正的死物。心

    思一動,秦宇身影停下,凝神感應沒有不妥,這才向雕像行去。果

    然,雕像對此毫無反應,眼神一掃便發現了,它的不同之處——這座雕像的表面,遍布腐蝕痕跡,好似經歷了硫酸的洗禮。

    秦宇眼眸驀地亮起,他如今正處于,被這些雕像逼的無處可留,如果這里內存在著,能夠毀滅雕像的力量,他也就能找到一片安全區域。眼下的關鍵,是要確認這點,看他猜測是否準確。

    身影一動秦宇沿著廣場邊緣快速移動,果然片刻后第二座思想出現在視線中,與先前的石像一樣,它表面同樣充滿了腐蝕痕跡。繼

    續前行,等秦宇沿著廣場一圈,回到起點的時候,總共在這座巨大廣場周邊,發現了八座石像。無一例外,它們全部腐蝕嚴重,已經失去了力量,真正成為了一堆石頭。

    嘴角露出笑容,現在基本可以確認之前的猜測,接下來的就是找到,腐蝕石像的力量源頭。秦

    宇最終的目的,是要解開這座巍峨神宮的秘密,如果能找到并掌握那種腐蝕石像的力量,無疑對他接下來的活動有著巨大幫助。

    抬頭四望迷霧茫茫,與其他地方并無不同,這些雕像不知立在此處多少年,才被腐蝕成眼下的模樣,想找到力量源頭,似乎也不是件簡單的事情。就

    在秦宇無處著手時,他突然皺起眉頭,扭頭看向廣場之外。霧氣翻滾起來,緊接著一具具行尸身影出現,察覺到秦宇的存在,紛紛露出敬畏。但

    不同的是,這些行尸并沒有與先前般離開,他們只是避開秦宇所在,繼續涌入廣場。有

    問題!

    秦宇念頭微轉,腳下一踏跟了上去,為避免嚇走這些行尸,他保持著一定距離,遠遠跟在后面。

    片刻后,抵達了廣場中心,行尸們紛紛停下,一圈圈圍繞成圓。秦宇抬頭看去,目光穿過霧氣,隱約能夠看到,一些巨大的石頭建筑,像是一座拱門。這

    些行尸匯聚過去是為了什么?難道與腐蝕雕像的力量有關?秦

    宇大步前行,感受到他的靠近,前方行尸開始躁動,口中發出低沉的嘶吼。

    他臉色不變,步伐沉穩有力,對行尸們的威脅,絲毫不看在眼中。吼

    ——咆

    哮中,一個老婦模樣的行尸,滿臉猙獰撲來。

    她雙手十指,瞬間長出長長的血色指甲,撕裂空氣發出刺耳聲音。秦

    宇眼眸一寒,重重冷哼一聲,強大意志破體而出,轟入老婦行尸體內。

    她撲來身體頓時僵住,接著痛苦嚎叫,腦袋“啪”的一聲,碎成一片爛肉。

    咚——

    無頭尸體落在地上!秦

    宇冰冷眼神掃過,行尸們驚懼低吼中,紛紛向外退避,留出一條筆直寬闊的通道???br />
    步走入其中,對身陷行尸們圍困之中,秦宇一點也不擔心,他早已發現了他們致命的弱點。

    這些行尸早已被霧氣侵蝕死去,因執念得以保存,幾乎完整保留了生前的實力。

    可它們卻不能承受,太過強大的意志沖擊,否則就是出現剛才的一幕——爆頭而亡!

    以秦宇如今的意志,即便行尸再多也沒有威脅,甚至他愿意的話,可以輕易將行尸殺死。

    之所以留手,一直選擇將他們嚇退,原因很簡單,這些行尸的存在,讓迷霧海成為其他修士,幾乎不能進入的禁區。只有這樣,才不會有人與他爭奪,這座巍峨神宮隱藏的機緣。

    順利來到廣場中心,秦宇發現自己之前看過了,眼前并不是什么拱門,而是一座類似噴泉的石制建筑。他

    認為是拱門的東西,只是噴泉的四個出水口,行尸們團團圍繞它們,是因為這座噴泉?秦

    宇突然上前幾步,伸手在出水口上摸了摸,眼神微微一閃。果然,表面存在著一絲還未完全散去的濕意,就在這時,涓涓的水流聲突然響起。被

    嚇退的腐尸們,紛紛變得躁動起來,它們很想沖過來,卻畏懼秦宇不敢行動。秦

    宇腳下一踏快速后退,在沒確定噴泉的作用前,謹慎些總不會出錯。他

    一離開,行尸們“轟”的一下合圍,將噴泉團團圍住。

    水流聲越來越清晰,噴泉上方的石制建筑表面,一條條紋理突然亮起,緊接著四個噴口中,開始飄出絲絲縷縷的水霧。

    非常細微淡薄,就像是春日里下起的毛毛微雨,向四面八方灑落……秦宇眼神一凝!水

    霧落在行尸身上,他們臉上頓時露出,無比享受的模樣,某些受損的地方,竟在快速修復,似乎這水霧對肉身有著極大好處。不

    過現在對秦宇來說,還有更重要的事情,他看著在霧氣中,逐漸飄遠的水霧。

    雖然絕大部分,都被密密麻麻的行尸吸收,可少量的水霧,似被某種力量吸引著飛向廣場邊緣。唰

    ——

    秦宇身影快速后退,很快回到廣場邊緣,站在一座石像前,他靜靜等待一會,果然那些水霧飛了過來,很快就令石像表面變得潮濕。凝

    神觀察,很快秦宇就確定,果然是這些水霧,對石像產生的侵蝕。謹慎起見,秦宇趕到第二座雕像的位置,然后是第三座雕像,徹底確定了這一點。那

    么,這些水霧究竟是什么?深吸口氣,秦宇伸手一握,將幾縷水霧拉入掌心。

    炙熱驀地爆發,像是抓住了燒紅的炭,可緊接著那份灼痛,就變成暖流融入體內。秦

    宇凝神感應,幾息后睜開,眼神露出驚喜……這水霧果然對肉身有著極大好處!盡

    管只是極少的幾縷水霧,以他的肉身強度,幾乎感受不到提升,但水霧中蘊含的能量,卻能清楚的感應。

    秦宇突然有些明白,這些早就死去的行尸,為何能一直存留至今,或許就是水霧的原因。

    就在這時,廣場中心飄來的水霧,快速稀少下去,或許噴泉的噴發已經結束了。果

    然,很快就看到了,大量離開的行尸,他們遠遠避開秦宇,消失在茫茫迷霧間。

    身影一動,秦宇很快來到廣場中心,噴泉所在已是空蕩蕩一片。走

    到石制建筑前,抬手按在上面,他閉目凝神感應。

    可任憑秦宇如何努力,都找不到任何不妥,神念橫掃地下沒有任何發現。

    睜開眼,他眉頭皺緊,眼眸露出陰沉。事

    實顯然不是如此……

    魂魄空間中,突然傳出一絲清冷波動,淡淡的紫色月輝,在迷霧之中浮現。

    它們匯聚到一起,凝成彎彎的月牙兒,落在噴泉上方。秦

    宇面露喜意,這是第一次,紫月主動出手,看來她發現了什么。

    片刻后,“啪”的一聲月牙消失,冷淡聲音在心底響起,“噴泉下方的東西對我有用?!?br />
    秦宇皺眉,“對我也有用?!?br />
    略一沉默,紫月繼續道:“我要的東西,你拿走有害無益?!?br />
    秦宇點頭,“好?!?br />
    雙方達成約定。嗡

    ——

    魂魄空間,紫月驟然光芒大盛,在這璀璨紫色月光中,一名身姿高挑的冷美人邁步走出。她一襲宮裝,黑發如瀑布垂在腰間,神色冰冷,依舊美的讓人無法喘息。

    抬手虛空勾畫,白凈指尖行經處,淡淡紫色痕跡留下,很快形成一道復雜的符文。宮

    裝女子抬手一點,符文瞬間虛化消散,與此同時冷淡聲音響起,“將符文按在噴泉上,就可打開入口?!鼻?br />
    宇低頭看向掌心,淡紫色符文浮現,他一步上前抬手按落。

    手掌下的石制建筑,微微震顫了一下,然后秦宇突然發現,噴泉內部的地面變得透明。就

    像是一層水面,清晰的倒映出了,一個與地面之上,完全一樣的世界,那里面也有一座噴泉,相同的石頭建筑。沒

    有猶豫,秦宇一步邁出,身體如石頭,在層層波紋中,直接消失不見。

    下一刻他已經出現在了,那個“倒影世界”中,抬頭向上,果然也能看到外界的噴泉。

    只不過與之不同的是,在這個世界中,多了一塊懸在半空中的,長條菱形多面晶體。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