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ddset即时赔率 > 玄幻魔法 > 祭煉山河 > 第845章 道君與傀儡
    西陵。

    綿延神宮之上,皆被白色圣光籠罩,氣息威嚴、肅穆,令人本能間生出敬畏。

    主神殿中,模糊不可言狀的道君塑像下,季向天高居神座大位之上,下方諸圣子、樞機主教、大神官靜立,每個人臉上都透出沉凝。

    作為傳承悠久,屬世間一等實力的西陵,其黑暗中散布開的渠道之廣,超乎所有人的想象。

    來自宣云樓的異常,各方都沒能拿到確切消息,但西陵卻抽絲剝繭,將眼神落在上元山脈深處。

    再加上近期,其他方面傳遞來的信息,基本上可以確定,那位常年避世不出的宣云樓主,終于決定做點什么了。

    這本與西陵無關,但宣云樓主的來歷是個大問題,誰都不能確定他一旦恢復過來,會不會發起報復……而西陵首當其沖!

    “神座閣下,當年舊事有記載,萬龍之體反叛古族而逃,因而令他被道君閣下斬殺……即便它恢復靈力,與我西陵之間,也當不會發生沖突?!幣晃皇嗷鶻袒夯嚎?。

    今日站在這里的惹,皆有資格觸及遠古舊事,知曉很多旁人不知的辛秘。

    另一位主教沉聲道:“話雖如此,但萬龍之體終歸是古族煉制而成,是否留有禁制,你我不得而知。最穩妥的辦法,是讓它永遠消失,方可令神教徹底高枕無憂?!?br />
    一時間大殿中西陵高層,以這兩種意見為各自立場,分成兩派開始爭論。

    上首大位上,季向天輕咳一聲,眼眸平淡掃過大殿,所有噪雜聲快速消散。

    執掌西陵大權數千年,他威嚴深重,尤其經過秦宇一事后,越發注重自身權威,以雷霆手段處置了幾名神教強者后,如今越發沒人敢挑釁。

    “萬龍之體乃邪惡古族煉制,本不應存于世間,這些年它沉寂不動倒也罷了,既然試圖覺醒興風作浪,本座萬不會容忍?!?br />
    “傳令,調集西陵裁決、西陵神衛、西陵冷夜三司,跟隨本座降臨上元山脈!”

    聲音剛落,季向天突然皺眉,眼底露出一絲痛苦之意,但轉眼就被壓下,沉聲道:“你們下去吧?!?br />
    “是,神座閣下?!鋇钅謚諶斯砝肟?,各自匆匆而去,傳達來自神座的意志。

    轟隆隆——

    主神殿大門合攏,所有窗口封閉,季向天低沉聲音傳出,“本座將向道君閣下禱告,任何人不得打攪!”

    下一刻,主神殿徹底封死,與外界隔絕一切聯系。

    道君雕像之下,大位上的季向天,驀地抬起頭,口中發出痛苦嘶吼。他張開的嘴巴,以及口鼻七竅間,同時冒出濃郁圣光,就像是一團火焰,將他頭顱包裹。

    脖頸下青筋暴起,整張面孔都已扭曲,這一刻的季向天,全無之前半分威嚴氣息,就像是一只地獄中逃離出來的,痛苦掙扎的惡鬼。

    他抬手一指點出,重重落在眉心,可口鼻七竅噴發出的圣光非但沒有削弱,反而變得更加濃烈。

    “不可能!”季向天失聲低呼,“我明明已經掌控了這些力量,為什么它們會失去控制!”

    他豁然轉身,抬頭看向頭頂上,模糊不清的道君雕像,眼珠逐漸瞪大,像是看到了某種不可思議的事情。

    “沒錯,你猜對了,之所以這些靈力受你掌控,是因為我賦予了你權限。而如今,這份權限我已收回,而作為代價,你將付出自己的肉身供我使用?!?br />
    季向天突然開口說話,可聲音卻不是他,冰冷淡漠的語調,在空氣中傳播著,沒有半點情緒波動。

    “不!”季向天驚怒咆哮,“你已經殞落了,我感應的清楚,這點絕不會錯的?!?br />
    接著他又開口,“你之所以認為我已殞落,因為那是我讓你感受到了,我死亡的氣息,或許在你看來這難以理解,但對我而言只是一件很簡單的事情?!?br />
    “當你確定我已死去,便開始截取信仰,同時逆向蠶食我的修行大道……幾千年來,你做的都很好,完美隱藏自己的氣息,沒有被任何人發現……所以,你是我栽培的,最完美的寄宿體,若本座可以歸來,當計你一份首功?!?br />
    “所以,現在你可以融入我體內,成為圣光的一部分了?!?br />
    季向天尖叫,“不!”

    可這個時候,他體內所有的力量,都已經徹底失控。

    肆虐的圣光瘋狂爆發,自周身每一個毛孔中冒出,熊熊燃燒著將他的肉身焚化,最終只剩余一團純粹的圣光。

    仔細看去就會發現,在這團圣光之中,有無數符文凝聚成的鎖鏈,正在不斷轉動著。

    “久違的自由的感覺……”圣光中傳出呢喃,平靜無比,卻又給人無盡暴戾、瘋狂的感覺,“但這些力量還不夠,遠遠不夠,無數年了,我終于等到今日的機會,絕對不允許出現意外?!?br />
    “收獲的季節……到了!”

    轟——

    封閉的主神殿突然爆開,浩蕩磅礴的圣光從中爆發,就像是一道洪流,瞬間橫掃十方。

    守衛在神殿外的西陵神衛,來不及做出半點反應,就被圣光包裹著,直接融入其中,成為圣光的一部分。

    沒有絲毫停頓,圣光洪流繼續向外,所經處一切西陵修士,肉身化為齏粉,所有力量都被它吸收、同化。

    “??!”

    有西陵強者見勢不妙,大吼一聲沖天而起,他速度已足夠快,可人在半空急速前行時,身軀便似風化般快速分解,最終只剩余一團圣光呼嘯飛回。

    片刻后,整個西陵神教所在,已化為圣光的海洋,無窮無盡的圣光如浪潮般波動。

    至此,西陵再無一名修士。

    無數西陵信眾,匍匐在地面上,抬頭呆呆看著眼前一幕,身體顫抖著臉色慘白。

    作為虔誠的信奉者,他們親眼目睹了,圣光毀滅西陵的過程……便好似天降神罰!

    就在他們恐懼無措,彷徨不知所以時,圣光海洋之中,突然響起恢弘低沉的聲音,“西陵一脈為邪魔侵襲,曲解道君大道為禍世間,今日本座親身降臨將其抹去,日后自有新的道統出現,傳播本座大道之光?!?br />
    轟隆隆——

    億萬圣光急速收縮,最終匯聚成一道身影,他周身空間扭曲,又似被大道規則覆蓋,模糊一片讓人看不真切,但他所散發出的氣息,便似黑夜中百日當空,浩浩蕩蕩席卷一切。

    所有西陵信徒,一瞬間自這道身影上,感受到了皈依與信仰,他們心頭恐懼消散,面龐漲得通紅,瞪大眼眸間充滿狂熱。

    “道君閣下,是道君閣下!”

    “我等拜見道君!”

    一瞬間,所有信徒跪伏在地,這一刻無形的信仰之力,匯聚到圣光凝聚身影上。

    道君抬首東望,這一刻目光貫穿空間阻隔,直接落在上元山脈深處。

    “古山,你我之間一戰,還未曾徹底分出勝負,究竟是你笑到最后,還是本座技高一籌,便看今日結果?!?br />
    他一步邁出,落腳處空間剎那崩潰,然后向內瘋狂坍塌,形成一只巨大黑洞,接著消失不見。

    下一刻,上元山脈深處,大霧彌漫所在,一只黑洞突然出現,狂暴力量從中爆發,便似一座噴射的火山,恐怖力量橫掃剎那間,將視線所及范圍內一切霧氣驅散。

    時間退后一些,并不多,只有數個呼吸。

    黑暗議會七位議員踏入漆黑大殿,再度喚醒了沉睡中的傀儡,當它睜開血色眼眸后,便通過對黑暗力量的掌控,直接降臨在上元山脈深處,那座大殿的陰影中。

    可傀儡尚未來得及尋找萬龍之體所在,就被沖上來的十三道身影團團圍住,接著這十三人身軀表面,同時燃燒起血色火焰。

    嗡——

    一座虛空大陣直接浮現,強大轉移力量從中爆發,傀儡咆哮一聲來不及反應,就被強行移走。

    血色火焰中,十三道身影化為灰燼,但他們在閉上眼時,里面有的只是平靜與解脫。

    他們早就應當死去,只是因為受主人大恩,才心甘情愿被禁錮在非生非死的狀態,一直煎熬到今日。

    如今,他們已完成自己的使命,就此消散便再好不過。

    于是,降臨上元山脈的道君閣下,剛剛驅散周邊大霧,便感受到了突兀降臨的強悍氣息。

    眉頭皺緊,他沒有半點猶豫,抬手重重按落。

    轟——

    空間猛地扭曲,就像是一張,被用力抓成一團的紙張,欲要將降臨者碾碎在內。

    可扭曲的空間猛地震顫后,便似脆弱的水面薄冰,略微滯待后被直接撕碎,雙目赤紅的傀儡脫身而出。

    雙方視線瞬間相遇。

    道君眉頭微皺,他不曾見到過這具傀儡,但面對它時,卻本能生出深深的厭惡。

    修為到了他的層次,外界一切早已無法撼動內心,會出現這種狀況,必然另有緣由。

    不等道君多想,對面傀儡突然咆哮一聲,它眼中血光流淌起來——就好像它,在這一刻突然活了過來。

    融入傀儡體內的七位議員,同時臉色大變,他們突然發現,自己已失去對傀儡的操控。更可怕的是,他們所有人都被禁錮,而傀儡正在瘋狂的,不斷抽取他們的力量!

    “道君!”

    傀儡咆哮一聲撲來,抬手向前打出,拳頭所向空間剎那破碎,化為一條黑色暴龍。

    嘶吼之中,它張開大口,狠狠撕咬而至!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