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ddset即时赔率 > 玄幻魔法 > 一世獨尊 > 第一千五百三十四章 與圣君對飲
    第一千五百三十四章

    只要我活著,劍宗底蘊就會不斷增長?

    天池圣君是在暗示什么嗎?

    林云看向眼前的圣君,思緒如電,有些猜不透此人的立場和想法。

    天池圣君是荒古域有數的強者,可與八大超級宗派的掌教爭鋒,實力在天玄子和瑤光劍圣之下,屬于最強大的一檔。

    天池山莊的立場一直是中立的,但他這話,似乎有偏向自己的意思。

    之前天池盛會,后者對劍宗也是略有偏向。

    “圣君此話是什么意思?”

    林云不喜歡拐彎抹角,直接問道。

    “字面意思罷了,我希望你活著?!碧斐厥ゾ聰蛄衷頻?。

    林云笑了,捏著下巴道:“誰會想死呢?我肯定想活著?!?br />
    天池圣君看向林云,笑道:“??筒⒉晃匪?,我這話是想告訴你,有朝一日你面對生死抉擇時,在劍宗與個人生死中,做出正確的選擇?!?br />
    林云笑容瞬間收斂,臉色徹底沉了下去。

    后者的話,像是一柄利刃,插進了林云的心臟,讓他渾身冰涼,寒意巨顫。

    讓我不要以死捍衛劍宗?

    再聯想起他之氣說的話,林云瞬間就懂了,對方是說劍宗覆滅時,讓自己不要螳臂當車。

    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

    “圣君覺得劍宗必亡?我師尊必定躲不過這一劫?”

    林云沉吟道。

    天池圣君沒有正面回答,道:“我問你瑤光劍圣與天玄子,孰強孰弱?!?br />
    “家師應該要強一點?!?br />
    林云道。

    “那劍宗覆滅和令師又有何關系?”天池圣君笑道。

    風輕拂而過,林云瞬間怔住了。

    這問題他從未想過,在他看來,劍宗如今這個局面,就是和師尊渡死劫有關。

    天池圣君這番話,有些顛覆了他的邏輯,讓他受到了極大沖擊。

    “你到底是誰?”

    林云看向天池圣君,一字一頓的道,覺得眼前之人忽然變得無比陌生起來。

    雖然就不熟,但這番話讓林云覺著,天池圣君怕是大有來頭。

    “你先別管這個?!?br />
    天池圣君道:“我再問你一句,如今玄天宗為何會威脅到劍宗?”

    “天玄子?!?br />
    林云不假思索的道,這個不用想。

    天玄子絕世奇才,橫空出世,補全玄天寶鑒,說是風華絕代,九帝之下最強妖孽都不為過。

    “連你都不知道,那瑤光為何不在他年輕時,將其斬殺掉?!?br />
    天池圣君繼續問道。

    “東荒三大劍圣之一會對小輩出手?”

    林云搖了搖頭道:“我不信?!?br />
    天池圣君不慌不忙道:“那我問你,殺一人可救劍宗千萬人,你還會堅持嗎?”

    這……這……

    林云面色變幻,一時難以抉擇。

    “況且??托惺?,只求心中無愧即可,也不一定要殺了他,廢掉他即可。瑤光荒古無敵,震懾東荒,即便是當年氣焰滔天的神幽老祖也被瑤光重創,沒有什么事是他不愿的?!?br />
    天池圣君道:“我可以明確的告訴你,若是瑤光知道,廢掉天玄子可以避免如今的危局,瑤光絕不會猶豫!這世間的規矩誰老劍圣沒有那么多桎梏,他沒做,只有一個原因,就是沒法做!”

    林云沉吟不語,好半響后,才道:“請前輩明示?!?br />
    “隨我來?!?br />
    兩人一路向上,最后行走在云間,落在一艘小船上。

    白云無際像是湖泊一般,小船飄在上方,船上擺著酒水。

    落座后,天池圣君看向林云道:“這是龍族佳釀指間沙,比不得你在通天之路收獲的千年火,但也不妨多讓了?!?br />
    林云小飲一杯,對方說的倒也沒錯。

    “渣男,這老頭咋知道你在通天之路有收獲千年火的……奇怪的很,你小心點別被他騙了?!斃”锏納糲熗似鵠?。

    林云瞬間警醒,不過表面不動聲色,沒有多說什么。

    “如今荒古域超級宗派,背后都有靠山存在,否則早就被滅了?!?br />
    “包括劍宗?”

    “劍宗也有。黑暗動|亂時代,有劍盟存在,有天下劍道宗派組成,劍宗在其中也是巨頭。不過天絕城在劍盟中崛起后,劍宗就淡出了劍盟,如今已無太多瓜葛。現如今劍盟,有四大巨頭天絕城,藏劍山莊,天道宗……”

    “玄天宗背后呢?”

    “大家心知肚明,但沒人會說,沒有人會捅破這層窗戶紙?!?br />
    天池圣君笑了笑,沒有說話。

    “沒意思?!?br />
    林云面無表情的喝了杯酒,神色淡漠,這種啞謎確實沒意思。

    “你知道本圣君今日為何要與你說這些嗎?”

    “不知?!?br />
    “劍宗一心想要恢復圣地,不會與你講這些,但其實你除了瑤光弟子的身份以外,還有另外一層身份!”

    “什么身份,我怎么不知道?”

    “真不知道還是假不知道?!碧斐厥ゾγ忻械囊吮?,道:“你在化龍池不就動用了枯玄秘鑰嗎?”

    林云端著酒杯,不置可否。

    “你還有一重身份就是南帝傳人,當今神龍紀元的格局,皆與南帝之死有關。若南帝不死,當今天下肯定是另外一個模樣,世人只知你是瑤光弟子,卻不知你早已是南帝傳人?!?br />
    天池圣君道。

    林云眨了眨眼,笑道:“圣君可別瞎說,我只是碰巧獲得了枯玄秘鑰罷了,你若想要,我現在就能給你,我可不是什么南帝傳人?!?br />
    “那這柄劍呢?”

    天池圣君指著葬花,不等林云反駁,他輕聲道:“半世浮萍隨逝水,魂是柳綿吹欲碎,你去我留,兩個秋。我本葬花人,葬花亦藏人,葬花公子葬花劍?!?br />
    “這些還不夠的話,逍遙九劍呢?天地玄荒,風火雷冰!”

    林云坐不住了,道:“你到底是誰?”

    “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得與你說清楚,你要活著!你這條命,不僅僅是劍宗的,你還是南帝傳人……若黑暗卷土重來,你責無旁貸?!?br />
    天池圣君慢悠悠的道。

    林云也不廢話,直接道:“好,那我不管你是誰,我就問一句,若劍宗遇難,圣君可會袖手旁觀?”

    “會,但你若有難,我肯定不會袖手旁觀!”

    天池圣君果斷的道。

    “你是……”

    林云雙目微凝,想將此人看透,卻發現一切都是徒勞。

    有點暈了,這人到底是誰?

    怎么對他在通天之路的事如此了解,對南帝的傳承,也是了解的令人發指。

    “我們曾經見過,通天之路我曾在樓船之中,遠遠看過你一眼,我看著你被封玨接走的?!碧斐厥ゾ?,“洛青虛出手救你,也是本圣君授意的?!?br />
    “圣盟!”

    林云瞬間醒悟過來,天池圣君背后的靠山是圣盟,主持通天之路的神秘勢力。

    或者說,他就是圣盟中人。

    難怪天池盛會,對我頗有照顧,原來早就打過照面了。

    “前輩,師尊這一劫真的過不了嗎?”

    林云顧不得許多,上前問道。

    “若是這一劫真的那么好,三千年歲月,為何會等到壽元將近時才冒險一搏!”天池圣君不忍欺騙林云,如實相告。

    “所以……前輩覺得劍宗必亡,想讓我及早抽身?”

    天池圣君沉默,沒有說話。

    半響,他才道:“你是南帝傳人,圣盟絕不會讓你隕落的,你信我。若黑暗卷土重來,你與其他天路榜首一樣,責無旁貸!”

    “可我終究是劍宗弟子!若劍宗不在,我手中之劍,也沒有什么存在的意義?!?br />
    林云平靜的道:“我在劍宗古碑面前立過誓言,此生定不負劍宗,手中之劍,一定會讓劍宗重回圣地?!?br />
    八千年功名塵土,九萬里劍光縱橫。

    皓月長存,劍宗不朽!

    我輩???,何懼一死。

    瑤光、劍驚天、沐玄空、封玨、葉梓菱……他早已和劍宗無法分開,劍宗就是他在昆侖的家。

    “瑤光都做不到的事,你憑什么覺得自己能做到?”

    天池圣君直接道。

    林云為之一堵,可很快就笑了起來:“師尊曾教我,手中之劍,問心無愧即可。劍宗未負我,我自然不會負劍宗,何況,我輩???,何懼一死!”

    天池圣君沉吟不語,他早就猜到林云會這么說,所以才有了今日這番談話。

    “你走吧,不要和任何人,談起我的身份,你今日與我的對話,也不要告知第三人知曉?!?br />
    天池圣君不在相勸。

    林云起身拱手道:“多謝前輩告知,今日解了我許多疑惑?!?br />
    看著林云離開的背影,天池圣君沉吟許久,荒古域真的要亂了……這一天并不遠了。

    這一屆的荒古戰場,血腥殘酷恐怕會遠超以往。

    他視線抬了起來,看向了另一個方向,在視線盡頭的極遠之處……有個人已經注視了很久很久,從天池盛會開始,就一直沒有挪開視線。

    被他盯上的人,從沒什么好下場。

    無論是瑤光,還是神幽老祖,還是當年的劍驚天,如今的林云呢?

    那個人是天玄子!

    此刻,他站在一座山巔之上,遙望天池山莊。

    “師尊,今日之后,林云怕是無人能阻止了!”在他旁邊,秦蒼沉吟道。

    天玄子風采依舊,如往昔般美的讓人不敢置信,他像是身處畫中,輕聲笑道:“你師兄替你擋了一劫,你先去神龍帝國吧,之后的荒古域不要來了?!?br />
    “師尊?”

    秦蒼頓時面露不解之色。

    天玄子笑道:“今日之局面我早有預料,劍宗想要翻身,當年劍驚天不行,如今林云也不行?;墓龐蟣匭氳サ亓?!這是大勢,大勢之下,誰也無法阻止!誰阻誰死,不管是瑤光,還是神幽老祖,都不行??!”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