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ddset即时赔率 > 玄幻魔法 > 不死武皇 > 第1995章、激將法
    轟轟!~

    神雷陣陣,浪濤翻滾,海天相接,到處都是璀璨雷芒。

    蒼穹劫云,如同恐怖的黑洞般,幾欲吞噬天地,散發出來的天威越發恐怖,就是守護著海龍島的聚陽仙陣,亦是呈現出縱縱裂紋。

    顯然!

    聚陽仙陣,已將至承受極限。

    而劍飛揚他們也遭到強大天威的壓制,不得不罷手,退避三舍。

    “這第七重雷劫,怕是連半仙強者都擋不住吧?”

    “九陽雷劫竟然能夠號稱蛻凡第一劫,自然非常人所能抗衡,其實從第一重雷劫開始,威力就已經超越了龍境層次?!?br />
    “是啊,若非有敵陣庇護,只怕這位英雄也難以抗衡?!?br />
    ……

    眾人唏噓不已,更是膽戰心驚。

    然而!

    林辰卻是無視雷劫,接連強勢斬殺兩位長老,卻依舊誓不罷休。

    輪回斬!

    輪回重斬,威能浩擎如山,狂猛至極的重劈陣界。

    轟!~

    陣界震顫,內圣靈之氣絮蕩,就是摩訶也有些把持不住??上衷誥土沙鋈サ乃奈懷だ隙急渙殖礁渡繃?,只剩下他一人孤身守陣,壓力巨重。

    “小賊!你對我族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非得要跟我族拼個魚死網破嗎?這樣做對你到底有何意義?”摩訶沉怒道。

    “沒意義,就是小爺覺得心里痛快而已!您老要是覺得心里不痛快,就出來打我??!”林辰譏笑道,不斷刻意激怒摩訶。

    “你想跟本座玩激將法?”

    “激將法?呵呵,沒必要,因為小爺早就料到你老不敢動我!畢竟你要是出手了,可就無人主陣了,那你們的陰謀詭計可就得泡湯了?!?br />
    “狗急也會跳墻的,只要觸犯到本座的底線!”

    “狗?是說你嗎?小爺我知道你老現在很生氣,可至于這么羞辱自己?”

    “放肆!”

    摩訶震怒,天峰也跟著一震。

    林辰毫無懼色,氣勢十足,掄起戰刀,憤力一斬:“別跟小爺來虛的!小爺壓根就沒把你放在眼里!即便你是仙級強者,可現在在我眼里,你就是個渣!而且還是渣得不能再渣了!”

    話畢!

    狂刀怒斬,龍象咆哮。

    這一斬!

    蓄勢已久的劫云,跟著同時爆發。

    轟!~

    海天相震,浩瀚狂雷,熾烈神華,散發出來的氣息,仿佛可以滅絕世間所有的生靈,帶著憤怒的天地意志,狂暴無情的縱橫額猛轟而下。

    轟轟!~

    浩瀚狂暴的熾雷神雷,猛烈轟擊在陣界中。

    頃刻間!

    雷芒暴蕩,陣界裂紋進一步擴大,整片海龍島完全被狂暴璀璨的雷霆所吞噬。

    摩訶神情大變,不得耗費圣靈之氣,維護著聚陽仙陣岌岌可危的防線。若是聚陽仙陣失守的話,那么天池祭壇最后的一層防線就得直接面對天劫的沖擊。

    反之!

    林辰得到聚陽仙陣的庇護,所承受的雷劫傷害大幅減輕,以他正逐步強化激進的強悍戰體,雷劫反而成了一種洗禮。

    轟轟!~

    滾滾熾雷,橫沖直撞,魚貫而入,浩浩蕩蕩的沖擊入林辰的四肢百骸。

    林辰形神激震,體內脈氣如真龍,縱橫游走,強煉筋骨,內煉精元,龍象金丹,在強化中不斷產生質變,各屬性脈氣也產生了奇異的蛻變。

    尤其是林辰的雷脈,更是大為受益。

    而林辰已經激活了雷魂真體,瘋狂而興奮的吸煉著雷劫能量,雷魂真體深得淬煉強化,變得越來越強,真魂之體也產生了驚人的強化質變。

    強化!

    質變!

    繼而蛻變!

    轟然!

    林辰渾身雷芒爆耀,一股當如天威般的勁勢,宛若浩瀚兇潮般爆發。

    雷魂真體!

    突破,進階元魂。

    元魂,乃是蛻凡之境的象征,可溝通天地之力。

    猛地!

    林辰御動雷脈,以雷魂元體為主,得借天地之勢,主宰雷威。

    那一刻!

    林辰宛若雷神附體般,渾身雷芒爆燦,威能浩瀚無疆。

    雷殛!

    驚雷一刀,如載天威,萬丈雷暴,強勢猛轟天池祭壇。

    轟!~

    一陣巨爆,陣界激震,雷霆縱橫,狂暴肆虐,山峰競相斷裂,整塊整塊地朝下塌落,感覺整座天峰都要崩塌了般。

    摩訶主守天池祭壇,圣靈之氣損耗一度加重,心中憤惱萬分。在林辰進階蛻凡之能時,對獻祭大陣的傷害力也在同時加重。

    可如今,僅僅只是第七重雷劫而已,后面的兩重雷劫更難應付,就是摩訶也不確定自己能否守得???

    “第七重了,真是太可怕了!”

    “九陽雷劫是可怕,但這位龍武者卻要更加強勢?!?br />
    “可不是嗎,渡劫還能這么玩的,問題還是最強大的九陽雷劫啊,怎么感覺跟過家家似的?都說龍武者是世間最強大的戰體,此言果然不虛??!”

    ……

    眾人驚嘆不已,對于林辰不單只是敬佩,更是崇拜。

    “瘋子!真是個瘋子!這么瘋狂的事也只有他才能做得出來!”云月忍俊不禁,都無法再用言語去形容林辰了。

    “兄長,若是他能僥幸存活的話,你覺得他的成就能夠超越你嗎?”劍如詩不禁問。

    “當然,為兄自愧不如?!苯7裳錈揮蟹袢?,暗道:“看來出手施救小妹的人是他無疑了,也極大可能會是我們龍劍組織的人,等這事結束之后,定要好好查個清楚!此等奇才,絕不能埋沒!”

    蒼穹遠空!

    海蛇王見狀,大是惱怒:“廢物!都是廢物!竟然連一個龍境小子都對付不了!真枉費了本王耗盡百年的心思!”

    “蛇王,你們已經大勢已去,還不知悔悟嗎?”天云上仙沉吟道。

    “天云老兒!只要你肯罷手,本王可不惜贈你我族圣物,圣龍珠!”海蛇王誘惑道:“這圣龍珠可是我族命脈,若是你能吸收圣龍珠的力量,可為你增漲千年的道行!”

    “竟然連圣龍珠你都舍得,看來你們這次復活海蛇女皇是有更大的陰謀,那本座就更得阻止你們了!”天云上仙一副鐵面無私的樣子。

    轟!~

    仙能轟壓,攜風云大勢,兇猛壓向海蛇王。

    海蛇王大怒:“天云老兒!本王記恨上你了,不論此番獻祭大禮成敗與否,本王絕對不會放過你這個老匹夫!”

    海蛇王無力脫身,但天云上仙也不易滅殺海蛇王,只能繼續糾纏惡戰。

    天峰之!

    雷霆狂亂,肆虐不絕。

    林辰雷霆加身,如天威隨形,氣勢霸道,朗笑道:“哈哈!摩訶元老!你可真耐得住性子,都第七重雷劫了,難道你這只縮頭烏龜真不對我做些什么嗎?難不成,你老真以為就憑你們現在這破陣,真能擋得住最后的兩重雷劫?”

    “小賊!做人別太張狂,憑你的天賦潛能,若能渡劫脫身,未來成就不可估量,甚至還可能成為圣殿弟子!你就真得甘愿命喪于此,葬送自己大好前程嗎?”摩訶沉怒道,要不是得為了守護獻祭大陣,不然摩訶都有一萬次沖動想要撕了林辰。

    “笑話!小爺我竟然敢在你們領地鬧事,自然也是有保命的籌碼!就算渡劫過后,你們也未定能犯得了小爺的性命!”林辰大是不屑,陰笑道:“反倒是你們這破陣,等小爺渡劫過后,估計早就毀了,你老怎么還能想得那么天真?”

    “你…”摩訶快要氣炸了。

    正時!

    訶羅亦是頗為無力的傳音道:“摩老,我們圣宮快要失守了,區區一個龍境小賊,竟然連你也對付不了嗎?要是再這樣下去,我們整個獻祭大陣就得被攻破了!”

    “這小賊必然跟海龍那孽畜串通一氣,而且這小賊能夠在我族潛伏已久,精心算計,步步為營,如此布置周密,族中必有纖細!”摩訶冷哼道:“以眼下的形勢,看來只能動用我族鎮宮圣物,圣龍珠!”

    “圣龍珠???”訶羅愕然,肅然道:“圣龍珠不僅是我族鎮宮圣物,更是關系到我族的命脈,不到危及存亡之際,不可輕易動用,只是一個龍境小賊而已,至于如此不惜動用圣物?不覺得對我族來說是一種恥辱嗎?”

    “現在就是關乎到我族存亡之際,若是不盡快誅殺這小賊,整個獻祭大陣必然被攻破,讓我族百年大計毀之一旦。尤其是我族行逆天改命之術,已經違反了《東海條約》規定,再加上有天云上仙坐實,你覺得人族那邊會放過我族?更嚴重得是,我族還可能遭到圣殿的制裁,而一切的惡源都是歸根于這小賊,只要除掉這小賊,我族才能挽回局勢!”摩訶語氣深沉。

    “如何阻止?這小賊有天威法則庇護,你我若是出手,也必得付出慘重的代價,到時也依舊無人能夠主陣!”訶羅滿是惱火。

    “若要完成我族百年大計,代價總算在所難免!”摩訶滿臉狠色的說道:“立刻啟動圣龍珠守護住獻祭大陣,屆時由你負責掌控整個獻祭大陣,如期完成后續儀式!”

    “那你呢?”訶羅不禁問。

    “現在這小賊是最大的障礙,若要完成獻祭大禮,成功復活海蛇女皇大人,本座必須得趕在雷劫結束之前親手除掉這小賊!”摩訶一臉陰狠,對林辰可是恨之入骨。

    “摩老可要慎重三思??!要殺這小賊容易,卻得讓你遭受天威重懲,輕者耗損千年道行,重者危及性命,得不償失??!”訶羅語氣鄭重的回應道:“竟有我族圣龍珠守護,應然足以抗衡得住最后的兩重雷劫!待這小賊渡劫過后,自然不足威脅,殺他還不是易如反掌!”

    “這小賊在我們陣中渡劫,在啟動圣龍珠的力量之時,也必然會施加天威的壓力,我們不能再繼續冒險!現在罪魁禍首是這小賊,本座必得親手將他覆滅,才能真正解除我族?;?!”摩訶滿臉恨意,沉聲道:“事不宜遲,第八重雷劫來臨之際,本座便親手滅了這小賊!”

    “不跟王商量嗎?”

    “不必,我王至今被天云上仙所壓制,沒必要再給王增添負擔,此事你我可作主?!?br />
    “唉~摩老竟有如此決意,那老夫也只能順承了?!壁尬弈慰嗵?,倍感惱火,他坐守圣宮并非不明形勢,只怕第八重雷劫下來,圣宮陣界就得失守了。

    百年大計,就得前功盡廢,毀之一旦。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