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ddset即时赔率 > 網游動漫 > 光頭武僧在都市 > 第三百七十一章 對抗性副本的正確打開方式(一更)
    “噗呲!”

    木材上封存的火螢石粉末暴露在空氣之中后,隨著魔法粒子和火螢石粉末的劇烈作用,一絲白眼從木柴上升起,然后橘紅色的小火苗便熊熊地燃燒起來。

    士兵考爾羅浮有些費勁地將嘴里的煙草移動到火焰上,他的右手因為超過肌肉極限載荷太久而患上了不時脫力的毛病。

    但是比起能夠多砍下幾個對面那些骨頭渣滓的頭顱,考爾羅浮覺得這并沒有什么。

    戰場是殘酷的,它吞噬著每一個參與者最后一絲的血肉。

    卻又宛如深淵般的黑洞,誰也無法逃離它的陰霾。

    現在是大祭首逝去的第三十七天,黑暗帝國的攻擊就像瘋狂的野狗一般逼迫得人透不過氣來。

    清寒的霧氣帶著絲絲腐爛和腥臭的味道拂過,考爾羅浮痛快地扒了一口已經點燃的煙草。

    “咳咳咳……”

    濃郁而帶著強烈刺激性的煙霧進入肺部,瞬間引發了考爾羅浮劇烈的咳嗽。

    但是煙霧中所帶有的興奮效果也迅速通過他的血液發揮了作用,他感覺右手不時傳來的腫痛感消失了一些。

    考爾羅浮看向對面泛著陰沉灰霧的天空,他很難想象敵人中那些還活著的家伙是怎樣能夠忍受那樣永恒而漫長的壓抑氛圍。

    生者與死者,理應是這世上最為涇渭分明的界限。

    “已經死了的家伙,就該老老實實地躺在地平線下?!?br />
    考爾羅浮狠狠地咬住了被卷的很粗實的煙草,一股苦澀的味道在他的嘴里蔓延開去。

    而就在這個時候,他的眼神微微一凝,他能夠感覺到地面開始出現輕微的顫動。

    有過長時間對抗經歷的考爾羅浮知道,這不是己方重騎兵的聲音,而是對面那些骨頭渣滓的死騎軍隊。

    考爾羅浮的眼神中閃現出一絲疑惑,盡管他只是一名普通的士兵,但是在這堪稱漫長的三十七天中他已經對于敵方進攻的節奏有了一個模糊的感性了解。

    而現在,對面在這個時候出動死騎,和以往相比顯得很不正常。

    畢竟死騎在神圣水晶的范圍內面對重甲騎兵的沖擊幾乎是處于被碾壓的狀態,在神圣水晶的照耀下同樣兵力的死騎在重甲騎兵面前顯得不堪一擊。

    只需數回合的交叉沖擊,便基本上遭受重創。

    所以它們往往被帝國輔以黑暗影蝠之類的進行邊線騷擾,畢竟人類的重甲騎兵還需要擔負更為重要的前鋒角色。

    “怎么了?”

    旁邊的新兵看著考爾羅浮難看的臉色問道。

    “祈禱吧,孩子。夜還很長,我們都是預先投入的新柴……”

    “王國會迎來黎明的,我可不愿自己的家鄉成為對面那群骨頭渣滓的埋骨之地?!?br />
    “遺憾的是我們是無法看到那天的曙光……但是,總有人倒下,才會有人能活下來?!?br />
    考爾羅浮將煙草挪動到嘴角,然后拔出自己的長劍

    而對面朦朧的黑暗天幕之中,無數散發著死亡氣息和冰冷幽光的靈魂之火開始邁入這片生者的大地……

    …………

    …………

    易秋曾經面對過小型污染生物宛如潮水般的沖擊,也見識過亡靈法師源源不斷的不死召喚物。

    但是現在,當兩個分別占據了這個位面絕大多數區域的王國開始最終的生死之站的時候,這種波瀾壯闊的血腥場面無疑散發著一種殘酷的美感。

    這里是人類王國和黑暗帝國在第一防線其中一塊區域的戰場,人類的士兵正和形態各異的不死生物開始不斷地絞殺。

    血腥聲、餿臭味和黑暗魔法擊中血肉后產生的腐爛味道,哀嚎聲、咆哮聲、武器砍在肉體上的沉悶聲……

    每一秒都有人倒下,每一秒空氣中的血腥味都變得更濃烈。

    頻臨死亡的士兵在致命的抽搐中失去了最后的生機,早已聚攏至此的食腐鴉類黑壓壓地在附近等候著,不時還有宛如喪鐘一般的沙啞叫聲響起……

    一切的一切都像易秋闡述著這種最為古老的暴力之源,最為徹底的、草包的毀滅行徑。

    而這僅僅是雙方交戰的一角,在易秋一路經過的地方,他已然看到了不下于5處這種規模的戰場。

    這讓易秋產生了一些疑問在這種規模的戰場之上,他們這些不到百人的玩家團隊能夠做一些什么。

    摸了摸光頭,易秋覺得這種問題更適合現在獲得玩家隊伍臨時指揮權丹倫索爾的去頭疼。

    易秋試圖將這一切納入到自己熟悉的范疇他雖然不知道自己該做什么,但是先去錘翻敵方的玩家顯然是沒有錯的。

    身為綜網玩家,易秋對于玩家的搞事能力有非常明確的了解。

    而就在這個時候,易秋發現遠處的黑暗天幕之中,有一伙穿著風格各異裝備的人類走了出來。

    易秋微微瞇了瞇眼,在黑暗帝國法師發出的陰沉之云產生的微光環境中進入了潛行狀態……

    …………

    …………

    “紅袍法師?……我聽說過你的組織?!?br />
    黑暗帝國的統治者陰沉之冠永恒的不朽尸王盧克達·沃洛托一世看著邪惡玩家方首領綽羅斯比利緩緩說道。

    作為一個由腐尸變異獲得邪惡靈智的黑暗王者,盧克達·沃洛托一世仍然殘留著他作為腐尸形態時的標志性形態

    他的皮膚上不時有粘稠的液體涌出,那是腐爛的肉體在高度活化的負能量下形成的惡心粘液。

    對于腐尸而言,它能夠保持腐尸正常的肌體運轉,起到一定關節潤滑的作用,并且能夠在一定程度上抑制蛆蟲的繁衍。

    “我喜歡你們組織那股帶著侵略性的味道……”

    盧克達·沃洛托一世用它散發著邪惡光芒的眼睛盯著綽羅斯比利,因為粘液的原因,它的聲音聽起來帶著濃濃的痰聲。

    “但是,這并不代表我會賜予你多余的仆人?!?br />
    “你們就像外面那些沒腦子蠢貨身上的腐臭腸子一樣,有了會讓它們的消化變得更順暢一些,但并不能幫助它們抓住獵物?!?br />
    “獻上死亡,我將予以獎賞?!?br />
    “而口頭上的利弊,對于死者毫無重量?!?br />
    盧克達·沃洛托一世看著面無表情的綽羅斯比利緩,無趣地縮回了王座后說道。

    只有不死者才會帶給屬于不死者的勝利,它有足夠的耐心和信心打造屬于不死者的世界。

    至于生者?

    盧克達·沃洛托一世撫摸著用活人頭骨制造的骷髏王座,它是永遠不會信任他們的。

    除非,他們選擇擁抱死亡,徹底成為它們之中的一員。

    只有擁抱冰冷的死亡才是值得驅使的仆從,對于這一點盧克達·沃洛托一世那尚未腐爛徹底的腦子很是清楚……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