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ddset即时赔率 > 網游動漫 > 光頭武僧在都市 > 第一千二百二十七章 戰役終焉與神圣啟程
    戰斗究竟持續了多久,對于參與戰斗的雙方而言都沒有什么明確的概念。

    在激烈的戰斗中,時間會被賦予不同的意義。

    而不知凡幾的黑暗存在中,那些或激烈或兇惡的存在,開始逐漸變得蒼白。

    對于整個戰斗場景而言,每一秒都是足夠精彩絕倫的。

    那些被碾碎的存在,是擁有在某個位面被列出厚實如山般的禁忌資料的。

    但在這里,在易秋的面前,它們所面對的結局只有一種:

    徹底地、永久地被碾成碎片!

    那飛掠而過的時間,猶如歲月的剪影一般帶走那些兇惡而扭曲的面孔。

    文字難以闡釋這種宏大,唯有蒼白的描繪下隱約投射著那屬于史詩戰役的宏偉……

    比起氣勢洶洶的開端,結尾顯得有些萎靡了。

    在不斷增加的死亡數字面前,黑暗的陰影開始散去。

    它們開始感到畏懼,逐漸遠離這片充滿死去和混亂的區域……

    而隨著那頭作為后期主力的九頭獸怪被最后一次撕碎,整個戰役開始沒入尾聲……

    易秋將自己已經被粘稠的鮮血所附著的諸多手臂,在那頭生前兇惡無比的九頭獸怪尸體上抹了抹。

    他抬起頭,目光所觸及之處再無一頭存活的黑暗生物……

    “一次毋庸置疑的偉大勝利,從此,你的意志將在這片星空在彰顯……”

    從頗為遙遠的虛空中,傳來某個陌生的聲音。

    易秋看去時,卻并未發現任何有形的物質。

    唯有一個由魔法粒子凝聚而成的虛構軀體,在微笑著看著他。

    易秋并未從對方的力量層面,感觸到太多的訊息。

    那些魔法粒子所表現的純粹程度,就好像那是一頭由單純的魔法粒子所構建的元素生命。

    但很顯然,事實并非如此。

    這顯然是對方掌握的某個特殊技藝,又或許是對方的某些特殊天賦所造成的。

    不過,這并不影響什么。

    易秋沒有理會這個家伙,因為這家伙給他一種莫名的即時感。

    在戰斗結束后第一時間出現的,除了隊友與援兵外,還有其他的某些東西……

    大概感覺到了易秋無視的態度,那個元素生命在原地停了下來。

    它從虛空中勾勒出某些痕跡,有些看起來像是在進行施法或者某種儀式。

    但很顯然,支配這個元素生命的存在還并沒有那么強的法術造詣。

    它在進行的,是名為繪畫的手藝……

    這注定是為這片位面系所震撼的戰役,而總有人去扮演傳播者的角色……

    …………

    …………

    也許這次戰役,會被后人所予以不同的意義。

    而對于此刻的易秋而言,它所象征的意義就是:

    在這片位面系,黑暗存在們基本上已經失去了抵抗力。

    至少對于他所謀求的邪物侵蝕位面而言,是已經徹底喪失了反抗能力的。

    而對于那些邪惡神祇而言,易秋的利益與祂們發生摩擦的地方甚是有限。

    更多的時候,是那些家伙在某種狂熱的欲求之下選擇了冰冷的死亡……

    在整場戰斗中,并沒有太多的神祇加入。

    當然,其中也不乏祂們那陰冷的身影。

    盡管本體不會加入,但不代表大部分流淌著不安與躁動的祂們會選擇無視這場屬于邪惡生命的“盛會”。

    當然,現在殘余的黑暗生物們是否仍然能以“盛會”來稱呼這次戰役,就不為其他存在所知曉了……

    易秋看向那些交織著黑暗與光明的混亂區域,那是死去的圣武士和邪惡生物沖擊的結果。

    在這片此刻魔法粒子已然混亂到了極點的區域里,圣武士的靈魂也無法安然地離去。

    而隨著易秋目光的凝視,那些黑暗的力量逐漸散去,露出了被包圍在其中的潔白靈魂。

    “看來它們失敗了……”

    這個潔白的靈魂,看起來像是一個年邁的老者。

    從他表現出來的獨特氣質來看,大抵是一位圣武士。

    年邁的圣武士對著易秋笑了笑,他曾經或是不那么認可易秋的。

    畢竟對于圣武士所要堅守的信條而言,易秋實在算不上多么善良的存在。

    當然,年邁的圣武士并不會評價易秋為邪惡。

    雖然,他確實覺得易秋毀滅位面的行徑顯得有些暴烈。

    盡管圣武士的審判,有時候看起來頑固且不通情理。

    但在更多的時候,它是具備某種向上的、冰冷秩序的。

    并不會因為某些東西的動搖,而失去它所應有的公信力。

    但易秋對于位面的毀滅,顯然有些違背圣武士們的相關看法。

    不過在一定程度上,他們的道路是存在某些微妙交匯的……

    “那么,弒神者,感謝你幫助了擺脫了那些惡魂的糾纏……”

    年邁的圣武士對著易秋行了一禮,隨后他的臉色變得肅穆起來:

    “但我仍然要說一些不那么討喜的話:肆意地毀滅,終究會帶來某些難以被支配的東西……”

    “愿你的道路,能與晨曦和暮日交匯……”

    說完這句話之后,年邁圣武士的靈魂便逐漸消散。

    他與邪惡的斗爭,貫穿生與死,永不停息……

    若是尋常,他本該在某位善神的神國中,靜靜享受著屬于崇善者的時光。

    甚至,若他的意志足夠堅定,還能夠繼續行走在崇善的道路之上。

    在這片戰場中,維系僅有的靈魂都是一件異常困難的事情。

    但他仍然毅然選擇了來到這里,一如他曾經選擇穿上那象征著公正與良善的銀色鎧甲一般。

    他或許會回憶那些幼年的往事,亦或是想起某個青澀的微笑……

    在多元宇宙,總是有太多的故事,泯滅在那些喧囂的塵埃之中。

    唯有那充斥著冰冷與死亡的黑暗,經久不衰地流傳著屬于黑暗的恐怖故事……

    易秋對著年邁圣武士靈魂消散的地方點了點頭,他固然同樣不怎么認可對方的信條。

    但那對于信念固執地追逐,是他所能夠理解和認同的東西。

    易秋化為一抹烏光離去,現在,他要去收割那些黑暗的位面。

    然后,開始準備匯聚自己的神性……

    通往神圣的道路,已然不再那般遙遠……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