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ddset即时赔率 > 網游動漫 > 光頭武僧在都市 > 第一千二百三十一章 呼喚神名
    “也許?但我更喜歡我自己的名字…….”

    就在比克茲和艾瑪,正暢聊著關于易秋成就神性的相關事情的時候。

    他們突然聽到了某個熟悉的聲音,那是他們所永遠不會忘卻的……

    “易?”

    艾瑪有些驚咦地轉過頭,然后她便看到了正站在客桌另外一邊的易秋。

    在第一眼看去,艾瑪并沒有察覺到易秋身上任何的變化。

    或許對于她而言,已然失去了相關的鑒別能力。

    以肉眼識別一座山峰的高度無疑是困難的,尤其是當它徹底地消失在你的視野盡頭之后……

    在盡頭之外的界域里,1或者1000對于觀測者而言似乎并沒有什么直觀的差異。

    “成神的感覺如何?”

    比克茲微笑地看著易秋說道。

    比起曾經的時候,此刻的比克茲似乎顯得更為坦然。

    時間,總是會在不經意間改變某些東西……

    利益的糾纏,總是會隨著時光的變遷,而失去它的曾有的斑斕色彩。

    也許是眼界的開闊和世事的變換,會讓利益的層面得到深化。

    畢竟時間會磨蝕和斧正一些東西,卻并不常常去予以本質的變化。

    對于曾經的比克茲而言,他所追蹤的是通往傳奇的道路。

    為此,他付出了很多。

    很難說在面對那些敵視和恐懼的目光時,他的內心是否會存在某些波動。

    但哪怕那爆裂的邪能在他的體內狂暴地奔涌的時候,他也未曾向其低頭。

    他渴望的,不再是星辰遼闊,而是一些被他曾經所遺棄的東西:

    它或隱匿在孩子天真的笑容上,又或是在求知者純粹的目光中。

    難以詮釋其美好的宏大,但總會有某種溫暖默默于心間流淌……

    大概,這就是現在的比克茲所渴望的。

    而這,也是在被死死壓制的邪能的反噬愈發變得狂暴的時候,他所依仗的原因。

    始于愛,而止于情,大概那才是生命中最為閃耀的珍珠……

    “大概,是一種掌控的感覺?”

    易秋伸出自己的手掌,那上面扭曲的紋路恍如昨日。

    在神性的力量之下,他能夠清晰地感知到這個動作所需要發動的生命組織。

    每一個生命組織所發揮的效能、它們所匯集而成力量的軌跡、它們所對應這個動作的消耗以及接下來的恢復……

    一切微小到毫末之極的變化,都在他的意識中得到清晰的顯現。

    甚至,他能夠僅僅憑借一個意識的牽動,去輕易地改變那諸多繁雜變化中任何一個哪怕最為細小的成分。

    而這,僅僅只是血肉方面的反映。

    剝離物質的成分,那閃耀于靈性之中的意識則更是清晰無比。

    易秋并不知曉對于一個生命體而言,這樣的能力應該被予以怎樣的評價。

    但對于一個武僧,尤其是一個傳統流派的傳奇武僧而言,它意味著精神的境界將失去很大的意義。

    在這個時候,精神的變化不再是由于塑形般的緩慢構造。

    它是隨心所欲的意念繪畫,能夠輕易地凝聚成最為璀璨的模樣。

    尤其是在構建它的成分,始于多元宇宙中意念中最為堅固存在之一的時候……

    也許,從某種方面,它可以被稱為真正的完美……

    …………

    …………

    “易,你已經在永恒的道路上漸行漸遠了……”

    艾瑪突然開口說道,她似乎在懷念什么。

    “我猶記得第一次遇見你時候的情景,那時候的你可不怎么常見……”

    比起現在的易秋,那時候的易秋仍然是存在某些強烈的情緒波動。

    當然,那對于尋常的凡物而言也已經算是足夠平靜的狀態了。

    但對于易秋而言,那些表現已經算是足夠強烈了。

    隨著這次易秋的到來,艾瑪似乎隱約有所察覺。

    作為現在這個物質界中,最為了解易秋的存在之一。

    艾瑪知道,在當前這個階段中易秋是不太可能會專門過來的。

    在艾瑪的認知中,易秋總是階段性地進行著他的事情。

    他與她們的價值觀,從來便不怎么一致。

    在曾經的時候,易秋便總是在進行著冒險。

    他并不留戀于路上所遭遇的風景和人物,也不會將精力放置在上面。

    而朋友間的聚會,對于他而言更像一種久別重逢的相會。

    而并不是一種,多么日常性的活動。

    這對于思想觀念重視社交的艾瑪看來,曾經的易秋顯然是與她有所不同的。

    在曾經的時候,艾瑪也曾疑惑于易秋的忙碌。

    她當然也會喜歡在冒險中宣泄自己的煩悶和展現自己的力量,但那并非構建成她生命的主旋律。

    她曾沉迷于研究魔法,后來則想到了辦學較。

    在這期間,也會偶爾鍛煉下紅茶的手藝。

    從大多數生命看來,她的生命顯然比曾經的易秋要顯得斑斕和明亮。

    但事實證明,當生命之間存在某些巨大差異的時候。

    它往往意味著在未來某個階段中,必將面臨的割裂和別離……

    艾瑪覺得,這次易秋大概是要離開了……

    在某種愈發變得強烈的感覺里面,她覺得易秋的到來是因為她們的話題涉及到了他。

    這并非多么復雜的猜想,也并不顯得多么荒誕。

    作為曾經深刻了解過神祇力量的存在,她知曉作為一個真正的神應該具備的威能。

    作為一個神祇,知曉念叨自己名諱的場景,并非多么困難的事情。

    在某些時候,它甚至會被視為神祇的一種標志性規則力量。

    當然,有時它也并非通用于諸神。

    畢竟,神祇與神祇之間的差異不會比凡物之間的差異更加微小。

    盡管,在那些虛空的傳唱中,易秋是以一位微弱神性的神祇出現的。

    但“微弱”與“微弱”之間,是存在某些巨大鴻溝式的差距的。

    作為神性的前綴,微弱神性更多的時候是用于描繪神性的相關程度。

    雖然,后來被人們普遍地用于甄別神祇力量的標志了。

    尤其是對于易秋這般特殊的微弱神性,它意味著什么已經不在常規禁忌的研究范疇之內了……

    “對于你的生命而言,這不過是剛剛起步的階段……”

    易秋看著隱約顯露出某種頹勢的艾瑪,如是說道。

    就像他所說的那般,作為龍脈的艾瑪還擁有著至少十倍于她當前已經經歷的生命長度。

    “是吧,那就從今天開始吧——等你走了,我就準備去睡個好覺了……”

    艾瑪頓了頓,她再看著易秋問道。

    “所以,你還會回來嗎?”

    對于艾瑪而言,情緒并非需要壓抑的東西。

    喜歡亦或厭惡,從來沒有什么能夠壓制屬于傳奇龍脈的東西。

    而現在,在艾瑪那火紅的眸子中所閃爍,應是某些不舍的目光。

    哪怕強大如龍脈術士,有時也難免會在別離的時候陷入某些微妙的情緒。

    “只要有人在呼喚,我便總會如期而至……”

    易秋看著艾瑪,然后如是說道……

    妙書屋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