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ddset即时赔率 > 武俠修真 > 拜師九叔 > 第一千二百三十三章:終戰【一】
    沒有太多的浪費時間,饒有興趣的看了幾眼道格拉斯的表現之后,林天齊就直接選擇了抹殺,也沒有太多非廢話裝逼,因為在道格拉斯這種層次的人面前裝逼,林天齊已經完全沒有成就感,再說他如果要裝逼的話,剛剛直接現身在洛英城可比現在有排場多了,現場有那么多的觀眾。

    殺掉道格拉斯之后,林天齊又看向銀眼,銀眼肉身在當初和他的對戰中早已湮滅,此刻只剩下靈魂棲息在他自己原本所用的黑色佩劍上。

    不過就算是這柄黑色的佩劍,如今也都只剩下一半成了斷劍,劍尖的一段斷掉,只剩下劍柄的那一段,林天齊目光打量著黑色的斷劍。

    銀眼的靈魂棲息在斷劍中,目光看著林天齊,只覺一種前所未有的壓抑,他有些不明白林天齊為什么殺道格拉斯的時候沒有連帶著一起把他給殺了,心中也完全不知道林天齊的想法,不過被林天齊目光審視著,卻是只覺一種巨大的壓迫感和精神壓力,有些受不了這種感覺,直接道。

    “要殺就殺?!?br />
    在落入林天齊手中的一瞬間,銀眼就知道自己已經沒有逃生的希望了,不過他覺得就算死,身為神明的自己也應該硬氣有尊嚴一點。

    “你一點都不怕死嗎?”

    林天齊聞言則是一笑道,目光看著銀眼,準確的說是看在銀眼棲息的黑色斷劍上。

    “哼?!?br />
    銀眼冷哼一聲,不再多言,他覺得林天齊這是想折辱戲弄祂。

    林天齊見此又是面容一笑,看著銀眼,其實對于他而言,現在要殺銀眼也不過是翻手之間的事情,但是殺了銀眼對他而言并沒有太大的意義或者利益,至于能量,說實在的,別說一個銀眼,就算是一個完整的神明在他面前,都已經引不起他太多的興趣。

    而且看銀眼的情況也明顯已經被自己給打怕了,對自己生出了一種畏懼,林天齊覺得可以廢物利用一下,想了下便又道。

    “其實我也并非一定要殺你,正好我一直缺一把比較趁手的劍,怎么樣,要不要考慮一下?!?br />
    銀眼聞言先是一愣,緊接著就是心頭一怒,瞬間明白了林天齊的意思,憤聲道。

    “你休想,我銀眼就算死,也絕不會做他人手中劍,向人屈服,尤其這個人還是你?!?br />
    林天齊聞言也絲毫不怒,繼續好聲含笑道。

    “真的嗎,不好好考慮考慮,其實我覺得我們也沒有什么深仇大恨,雖然當初差點把你打死,但是我也助你成神了不是,再說這不也沒有把你打死嗎.....”

    銀眼一聽則是更加憤怒了,什么叫做沒被打死,打死了我還有機會站在這里嗎,語氣憤怒道。

    “你想都不要想,就算我銀眼死,也絕不會屈服于你?!?br />
    “你確定?”

    林天齊再次問道,不過這一次,他臉上的笑容收斂了起來,語氣也多了幾分凌厲。

    片刻后。

    銀眼化身黑色的長劍靜靜的躺在了林天齊手上,斷掉的劍尖一部分也被他以自身劍意化了出來,變成了一柄完整的黑色長劍。

    “還不錯?!?br />
    林天齊也是滿意的點了點頭,揮了揮長劍,來到這個世界之后,他一直沒有一把合適的劍作為武器,因為自身實力的緣故,一般的劍根本承受不了他的力量,而現在有了銀眼所化的這柄劍,無疑就彌補了這個問題,這可是貨真價實的神劍。

    “可惜你是個男的,讓我有心里潔癖,等我找到合適的武器之后就放了你?!?br />
    林天齊又道。

    銀眼一聽則是再次止不住悲從中來,想他堂堂神明,淪落到成為他人手中劍就算了,居然還因為性別被人嫌棄,怎一個悲憤了得。

    不過對于銀眼的這些情緒林天齊自然不會在意。

    解決完此事之后,當即又再次開始了自己的掃蕩收割大業,洛英城那邊則是在解決之前的深淵大軍確定暫時再沒有什么危險之后就沒有再理會,對林天齊目前而言,收割能量才是主要。

    此時整個博魯克公國的惡魔已經被林天齊掃蕩了大半,又花了一段時間將整個博魯克公國魔氣濃郁的地方都掃蕩了一遍之后,林天齊又踏入藍寶石公國地域,銀眼的話在他留下魂印之后就扔到了一邊,讓其自由活動去了,需要的時候直接召回就行。

    數個小時候,時間入夜,整個藍寶石公國的惡魔也近乎被林天齊掃蕩一空,看著系統上堪堪達到一百二十億的能量值,不由一嘆。

    “還不夠啊?!?br />
    在林天齊想來,這次要一舉突破并且將劍意真意都提升上去的話,能量至少要到一百四十億左右才保險。

    半個小時后。

    無盡深淵。

    這是一片完全以黑暗與血紅為主色調的世界,天空為暗紅色,充滿了深淵獨有的黑暗與混亂氣息。

    “這就是深淵嗎,果然是個好地方?!?br />
    林天齊的深淵緩緩自虛空中走出,目光掃向前方,感覺到氣息感應中的一道道強大的惡魔氣息,不由臉上露出笑容。

    “什么人!”

    很快,有惡魔也被驚動,注意到出現的林天齊。

    先都是齊刷刷一愣,緊接著發現林天齊是人類,就是止不住怪笑起來。

    “桀桀,人類,你的膽子很大啊,居然敢來到深淵,不過既然來了,那就留下吧,正好吾已經很久沒吃過人肉了?!?br />
    一個距離林天齊最近全身赤紅生著四條手臂的丑陋惡魔怪笑著,飛身沖向林天齊,眼中露出一種興奮嗜血之色,不過下一刻。

    “啊,救命!”

    惡魔驚恐的求救聲立馬就響了起來。

    周圍其他原本圍上來的惡魔也是一下子紛紛驚恐起來。

    轟隆??!

    很快,整個深淵都劇烈動蕩起來。

    ....................

    與此同時。

    神域空間。

    原本平靜的空間突然一處處的扭曲起來,伴隨著一道道強大的氣息升起。

    緊接著,一道道神圣偉岸的身影便從扭曲的空間中走出。

    最先走出來的是一個全身籠罩著白色圣光看起來神圣威嚴至極的身影,目光讓人看不清,只能隱約可見穿著一身白色戰甲,赫然正是光之主,而在光之主身后,也是陸陸續續數十道身影從虛空中走出,一個個皆是散發出強大的神明氣息,正是光明陣營中的一系神明。

    而在光之主對面,一個全身籠罩著黑霧一身黑色惡魔盔甲的強大身影也是很快從虛空中走出來,一身氣息絲毫不弱與光之主,且身上濃郁的黑暗氣息正好與光之主身上的光明氣息形成鮮明至極的強烈對比,正是暗之主。

    “吾等之間的合作,僅限于此次?!?br />
    暗之主一出來,就看向光之主敵意十足的冷聲道。

    在其身后,一眾黑暗陣營的神明也是相繼走出,都是目光帶著敵意的看向光之主等一眾光明陣營的神明。

    “正有此意?!?br />
    光之主也是目光冷冽,同身后的一眾光明陣營的神明看向暗之主等一眾黑暗陣營的神明同樣眼神不善。

    雙方之間的戰爭已經蔓延了不知多少年,中間的恩怨也早已多的數都數不清,若不是此次迫于外在因素,也根本不可能有合作的可能。

    別說合作,見面不打起來都已經不錯。

    “好了,諸位,現在大敵在前,是需要吾等放下彼此恩怨成見的時候了?!?br />
    這個時候,命運女神愛絲的身影也是緩緩從雙方之間的虛空中緩緩走出來開口道。

    在愛絲身邊,則是還有一個一身綠色輕紗式長裙打扮,氣質溫婉出塵無比的女子,面容絕美,一頭明亮柔順的綠色長發,頭戴一頂翠綠色像是花草編制而成的王冠,給人的第一感覺就像是住在森林的女王般,赫然正是生命女神洛絲。

    也是在場中除了命運女神、光之主、暗之主之外的最后一個主神。

    “諸位都已經打了這么多年,難道還沒有打夠嗎?”

    洛絲也是開口道,分別看向光之主和暗之主兩邊的諸神,在場諸多神明中,洛絲可以說是唯一一個愛好和平的女神了,就如她掌握的法則一樣,掌握生命,也愛護生命。

    光之主和暗之主聞言則是沒有說話,雙方的恩怨自然不可能是洛絲一句話改變的了的,否則也不會打到現在。

    不過現在大敵當前,雙方卻也還是暫時放下了彼此之間的成見。

    “動手吧,我倒想看看,這個外神的實力,到底達到了什么程度?!?br />
    暗之主直接開口道,語氣中帶著一種淡淡的自信。

    雖然已經知道對手的實力超越了主神,但是長久以來立身絕頂,還是讓暗之主有一種自信,能面對一切敵,哪怕對方實力已經超過了主神層次,就算祂自己不敵,但是憑借在場這么多神明,祂也自信能夠打敗對方。

    實際上,這不僅僅是暗之主有這種自信,在場的眾多神明,大多數也基本都帶著這樣一種自信。

    身為神明,長久以來都是處在絕對主宰位置,俯瞰一切,自然也都有一種傲氣,基本上都是自認哪怕自己實力不如他人也應該不會相差多少的心態,更何況他們這次幾乎所有神明聯手,幾乎匯聚了整個魔法世界的所有的最強力量,就算敵人再強,難道還能對付祂們所有不成。

    就是生命女神,對于這一戰也是信心打過擔心。

    “主神之上的力量,吾也很想見識一下,或許此戰,還能助吾一舉打破桎梏,登臨至高?!?br />
    光之主也是信心十足,開口道,眼中光芒璀璨,覺得這一戰或許還能讓他打破長久以來的桎梏,助他踏足主神之上的境界。

    唯有愛絲一個人心頭還是憂慮大過自信,祂總感覺心頭十分不安,但是到了這個時候,也已經由不得退縮,開口道。

    “我來找祂的位置?!?br />
    .........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