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ddset即时赔率 > 歷史軍事 > 海賊之文虎大將 > 第二百七十八章 洞穿
    時間一晃,就到了當日的中午時分。

    萊德菲爾德從座位上站了起來,他的舉動,讓一直注意的新軍們,立刻反應過來。

    按照時間判斷,唐恩大將應該是在今日到達新軍基地。但是在哪一刻,卻又并不清楚。

    如今萊德菲爾德的每一個舉動,都能讓整個基地興師動眾。

    這樣一個危險的家伙,哪怕是坐在那里不動,也像是定時炸彈一般,沒有人能夠確定他什么時候就會爆炸。

    如今,萊德菲爾德突然站起,然后又向著外面走去,無疑讓魯德南等一眾新軍,都感覺十分驚訝。

    當萊德菲爾德剛剛走出基地大門,突然有消息傳入魯德南等人的耳中,讓他們為之一怔。

    “唐恩大將來了!他的艦隊,已經靠岸!”

    再次看著萊德菲爾德大步,向著港岸口走去的背影,魯德南等人心中都是震驚極了。

    “他,竟然感覺到了唐恩大將的到來?”

    “或者說,這是一種預知???”

    魯德南等人,立刻匯聚起來,跟在萊德菲爾德的身后,向著港岸口走去。

    新軍基地,港岸邊。

    從軍艦上往島內望去,這里的一切顯得有些平靜,也沒有任何血腥味傳來。

    這也讓唐恩等人的心情放松下來,如此看來,萊德菲爾德的確遵守了承諾,沒有對魯德南等人出手。

    唐恩從船頭上躍下,多倫斯等人緊跟在后面。

    一行人只是向著島內走了約莫百來米,便看到了一身紅衣,面帶淡淡微笑的萊德菲爾德。

    頓時,所有人的腳步都是頓住了。

    “萊德菲爾德!”

    唐恩眸子一瞇,輕聲叫道。

    “唐恩,我終于見到了你!”

    萊德菲爾德也是笑了。

    三日里,對于有關唐恩的資料,他幾乎是翻來覆去看了個遍。無論怎樣看,這眼前的男人,都像是一個傳奇。

    讓人欽佩的人生,一如他自己的過往。

    “是想見我?亦或者殺我?”

    唐恩的問題很直接。

    “哈哈哈哈哈哈!”

    萊德菲爾德忽然笑了,片刻后,他咧嘴說道。

    “有區別嗎?”

    的確沒區別!對于這樣的人而言,找到一個人,自然是要為了與其一戰。而戰斗,則是拼上性命的決戰。

    不是你死,便是我亡!

    “那么,現在就可以開始了?!?br />
    唐恩道。

    “不不不不,唐恩,我觀看了你許多的故事,也對你這個人產生了很多好奇?!?br />
    “在大戰之前,我很樂意與你交談一下?!?br />
    萊德菲爾德擺擺手,然后眼神一轉,瞥向了多倫斯,以及身后跟來的魯德南一伙人。

    “并且,在我們大戰之前,你所關心的這些下屬,似乎也該撤離此地?!?br />
    “我可不希望,在我們的大戰中,你因為一個失誤,而敗給我,丟掉自己的性命?!?br />
    唐恩瞇眼:“你很紳士?!?br />
    “一向如此?!?br />
    萊德菲爾德行了個紳士禮,笑瞇瞇的道。

    但卻因為這樣,面前的男人更加可怕了。如此肆無忌憚的行為,只能代表著對方,強大到極點的自信。

    他似乎,根本不認為自己會輸。

    唐恩沉默了片刻,然后擺了擺手。

    “帶他們撤離,你們也遠離這座島嶼?!?br />
    多倫斯欲言又止,最終重重點頭,向著對面的魯德南等人奔跑而去。而其他人,則是回到軍艦上,準備開啟軍艦撤離。

    而場中的萊德菲爾德,則是跨步走動,手中的傘劍挽出一個個漂亮的?;?,來到唐恩的近前五六米。

    “對于你,唐恩,我有很多好奇?!?br />
    唐恩揚眉,微笑著道:“比如呢?”

    “比如你是如何做到,明明已經四十多歲了,卻依然保持著二十歲的面孔,以及這幅強大的狀態?!?br />
    “人類會衰老的本質,在你的身上幾乎完全看不到,這可真是太驚人了!”

    唐恩笑了笑,盯著對方同樣年輕的面孔:“閣下不同樣如此嗎?”

    “不不不,我與你不一樣,我能夠恢復年輕,完全依靠的是惡魔果實的力量?!?br />
    “而你,在我入獄前,便已經掌握了兩種果實的力量,想要擁有第三顆果實能力,這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萊德菲爾德笑著說道。

    “這的確是不可能的事情,即便我對第三顆惡魔果實也渴望萬分,但是,太難實現了?!?br />
    “能夠擁有兩顆果實,的確是人體的極限了!”

    唐恩點點頭說道。

    他很樂意與對方交談,說些廢話,因為魯德南,多倫斯等人的撤離,也需要時間。

    “所以,你變年輕的秘訣是什么呢?”

    萊德菲爾德好奇萬分。

    在那不少的資料中,他了解到唐恩沉睡過一段時間,而醒來時,卻突然變得年輕,并且其力量,也是瞬間蛻變,達到了沉睡前完全不可能達到的境界。

    這是匪夷所思,也讓人好奇萬分的。

    實現這般現實的根源,或者說原因到底是什么?

    “這,恐怕不能夠告訴你?!?br />
    唐恩搖頭道。

    萊德菲爾德一愣,然后笑呵呵的點頭:“是我冒昧了?!?br />
    隨后,他扭頭看了看兩側,魯德南與多倫斯等人,都已經撤退到了海岸邊,正在快速的登船。

    “那么,也差不多了?!?br />
    話語聲忽然變得平靜,其中夾雜著明顯的戰意。

    唐恩的瞳孔驀然一凝,前方的那把傘劍,閃爍出了亮麗的光芒,在虛空中拉出了扭曲的光線,然后猛地化為筆直,向著他突刺而來。

    戰斗,一瞬間就開始了!

    如同一抹血光倏然綻放,包裹著劍鞘的傘劍瞬息刺破了空氣,驚人的洞穿之力,霎時便沖擊而來。

    “嗆!”

    唐恩腰間的長刀,也是瞬間出鞘了。

    刀身與刀鞘摩擦的聲音,彷如蒼龍吟,鏗鏘有力。

    下一秒,兩把刀攜帶著無窮的力道,狠狠地碰撞在了一起。

    “轟!”

    頃刻間,傳出的聲音,卻不是金鐵之鳴,而是震撼人心的劇烈撞擊聲,方圓數百米的虛空,都是嗡然一震,地面更是轟隆隆塌陷,塵土激揚而起。

    恐怖的洞穿之力,嗡然之間,沖向了唐恩的身后。

    “躲開?。?!”

    有焦急的大喝聲猛然響起。

    “轟!”

    緊隨其后,一艘軍艦直接被這力道擊穿,中心處出現了直徑達十米的恐怖巨洞。

    這一刻,多倫斯,魯德南等人,看向島中的眼眸中,都充斥著震撼。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