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創長老的話,頓時引得眾修者不滿。

    “什么???還要自己過海???”

    “這海域看起來很危險,我們交了那么多錢,不就是為了安全嗎???”

    “這實在是太過分了!”

    “......”

    眼前這片道圣海,明顯不凡,任何修者強行闖入,恐怕都有損落危險。

    仙船之上有兩位神王,卻是沒有說什么,身形一掠便直接沖入了前方海域之中。

    其它人見此一幕,也不好再說什么,齊齊縱身離開仙船。

    一位天尊境巔峰修者,卻是等在楚炎包廂門口,眼見楚炎出來,趕緊拱手行禮道

    “楚師兄,這片海域以你的修為,應該是沒問題的,唯獨要小心那海上的風暴之眼,一旦遇上定要到四周的海島上躲避,不可硬闖!”

    這天尊境修者是宗門陽龍尊使的親傳弟子,對楚炎自然客氣。

    “嗯,好!謝了!”

    楚炎拱手之后,縱身而起飛向海面。

    “這圣道尊海,真有些奇妙,海水之中蘊含著無上意志,連麒麟之瞳都只能看透百丈深度?!?br />
    楚炎一邊飛行著,同時四下觀察,心中沉吟之下,開口問道

    “兇冥王,你是不是來過第一域???”

    兇冥王聞言,當下點頭道“來是來過,不過那次只是到邊境轉了轉,其它的倒沒去過?!?br />
    這話說的有點含蓄,其實他是不好意思告訴楚炎。

    當初他到第一域來的時候,一時興奮之下,到處殺戮,很快就引來了一位九域至尊,差點被打的身魂俱滅。

    從那以后,他才知道這第一域跟別的大陸,還真不一樣。

    之前在八宇玄荒宗聽那幾個老頭子說的,兇冥王也知道,自己那次被揍的不冤。

    畢竟,整個神域大陸的各大勢力頂尖強者,幾乎都聚集在這第一域。

    所以,在另的域大陸,他隨便怎么殺,都能難遇上一兩位能對付他的,可在這第一域,至尊那就多了去了。

    從那以后,他也不敢再去第一域,所以對第一域也不算了解。

    唯一的一段歷史,還是被揍的,自然不會跟楚炎提及。

    楚炎聽到兇冥王的放在,也只是搖了搖頭,并沒有多想。

    接下來的路上,楚炎遇到了不少海妖獸,這些妖獸的實力,都達到了尊境,其中地尊和天尊的數量不少,但神王境的極少。

    而且,他們完全沒有靈智,與野獸無異,只知道殺戮。

    另外,這海上的氣候,也是變幻無常,一會烈陽當空,轉眼就是雷云陣陣。

    楚炎也明白,之前為什么說,除了本土的修者之外,其它域的修者只有到了神王境,才會前往第一域。

    畢竟,光是這片海域,想要闖過,都極為困難。

    海域之中到處都是島嶼,隨處可見,島嶼之上有些建筑,其中有不少修者隱于其中。

    “嗯???”

    突然間,楊柳炎身形一頓。

    “那就是風暴之眼???”

    抬眼看去,遠處的天際邊上,一片黑色的烏云翻滾而來,洪峰般的云浪之中,大片的風刃卷動飛舞著,將下方的海面完全封鎖。

    這風暴之眼的推行速度極為緩慢,但給我一種極為恐怖的壓迫感。

    “如此遠的距離,竟然有這么強的壓迫感,如果真的卷入其中,怕是要費上一些功夫,才能抗??!”

    楚炎麒麟之瞳閃爍,繼續往前飛去。

    “島嶼!”

    沒走多遠,又一座島嶼出現在視線之內。

    這島嶼之上的修者數量,有近百人,而且遠處的天空上,不時有修者快速飛來,隱入島嶼之中。

    “算了,還是上島吧!”

    略一沉吟之后,楚炎落向下方島嶼的一座建筑。

    他身形才剛剛落地,一位修者閃掠而來,冷聲喝道

    “交錢!十萬神晶!”

    這一下,楚炎頓時眉頭微皺。

    十萬神晶,按神域大陸的標準,這價錢可不低。

    就算是普通的仙船,也不過才兩三萬神晶而已,而且還是最遠距離的那種。

    可是,根本不等楚炎開口,旁邊同樣剛落地的一位修者,卻是滿臉怒意的喝道

    “這是無主之島,你們憑什么???”

    楚炎扭頭看去,這是一位天尊境八重天的修者,身上有極為濃郁的雷罡氣息。

    而那位要收錢的,是一位身穿綠袍的修者,一身修為境界大約在天尊境五重天左右。

    “哼!給你十息考慮,你最好考慮清楚....”

    收錢綠袍看向對方的眼神,全是冷意。

    “不用考慮,十萬神晶我絕不會給的,你作夢!”

    這話一落地,遠處又是一道聲音響起,卻是明顯客氣的多了

    “這位道友,不要生氣,有事好商量?!?br />
    說話之間,遠處過來一位身穿符文鐵甲的男了,全身上下一股氣勢涌動,很有些殺氣。

    “參見島尊!”

    那收錢修者見到鐵甲中年,趕緊躬身行禮。

    島尊???

    一島之尊???

    看他的修為境界,竟然達到了神王境,這是準備直接動手???

    “道友,你剛才那話不對,這島嶼可不是無主之物,而是歸我所有,當然,我也不是無憑無據的占領,而是有靈壇的冊封!”

    說話間,那位島尊滿臉笑容,又道“這位小友應該是第一次來第一域吧???那我就跟你說說,這靈壇乃是神一域邊境之地的一個大勢力,而這片海域正好在他們的勢力范圍之內!”

    “而且,不光是我這里,這四周的島嶼基本上都有島尊,所以,不管是天尊境還是神王境,只要上島來,就要按規則辦!”

    “要不然的話,那可就是跟靈壇作對了!”

    這一句話說完,他抬手一指。

    楚炎和那幾個剛上島的,順著他的手指方向一看,頓時發現不遠處有一位盤坐修煉的大佬,竟然是神王境大成修為,一身氣勢驚人。

    “明白了吧???所以這十萬神晶,也不是我定下的,都是按章辦事,還是海涵??!”

    這島尊拱手行禮,倒是一直很客氣。

    身為神王境修為,對一群天尊境修者,如此客氣,也算是有禮了。

    “原來是這樣,那剛才我不懂,不好意思,我這就交錢....”

    那位修者聽言,頓時臉色微紅,掏出玉符就準備付錢。

    “這個,忘記說了....”

    島尊看到遞來的十萬神晶,卻是笑著搖了搖頭

    “我島中弟子接引費用是十萬,本神王親自接引的話,那費用可是二十萬...”

    這一句話落地,在場的修者齊齊一愣。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