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ddset即时赔率 > 武俠修真 > 史上最強贅婿 > 第59章:美人心殺手沈浪!輕輕一吻
    “娘子回來啦?這兩天你在外面奔波真是辛苦了,為夫真是心疼壞了?!?br />
    沈浪滿臉真摯。

    然后,他拱了拱手道:“娘子,你這便好好休息吧,為夫還有幾本書沒有看完,告辭了……”

    然后,沈浪快速地朝著書房走去。

    “嗖……”

    一陣香風。

    木蘭火辣的嬌軀輕輕一彈,直接出現在沈浪面前。

    天,這樣的彈性,沈浪真的擔心未來自己會招架不住啊。

    再看木蘭兩條超級大長腿。

    這被夾一下,不但魂飛魄散,可能還會斷啊。

    我現在開始健身,還來得及嗎?

    木蘭柔聲道:“夫君且慢走,距離晚飯還有段時間,妾身有一個游戲想要和夫君切磋切磋?!?br />
    “游戲?”沈浪腦子里面出現了很多畫面。

    比如他被繩子捆綁,又比如蠟燭油什么,又比如他被鞭笞之類。

    再看木蘭穿著這一身。

    蛇皮緊身裝,真合適啊。

    “什么游戲???娘子?!鄙蚶誦畝實?。

    木蘭道:“就是類似于原始動物,身體有強烈碰撞的一種游戲?!?br />
    沈浪心跳如鼓,呼吸急促。

    但是,強烈的求生欲讓他覺得必須馬上離開。

    沈浪眼神無辜道:“娘子,還是不要了,馬上就要吃完飯了,不適合做這么激烈的運動?!?br />
    然后,他然后低頭就要走。

    下一秒鐘。

    他走不動了,而且鼻血都快要噴出來。

    因為,木蘭火爆的嬌軀在他面前做了一個動作。

    后仰拱橋。

    她那魔鬼的身材,還穿著緊身衣,做出這樣的動作。

    對于任何正常男人來說,簡直看一眼都要內心爆炸。

    老實講,就這個畫面,足夠沈浪那什么一年的。

    就算是火坑,也會跳進去啊。

    沈浪心中大呼:“趕緊走,趕緊走,不然一會兒不知道怎么死的?!?br />
    但是他嘴里卻道:“既然娘子如此盛情邀請,那為夫就卻之不恭了?!?br />
    ……

    三分鐘后。

    “啊……啊……”

    “哦……哦……”

    “娘子,輕一點,輕一點,為夫還是第一次?!?br />
    “要斷了,真的要斷了……”

    這一刻,沈浪真的知道啥叫地獄了。

    他從來沒有劈叉過的人,雙腿活生生被壓到180度,蛋蛋貼地。

    那種疼痛,簡直超過妹子第一次破身的一百倍啊。

    他從來沒有做過任何運動的人,活生生被身體對折,腦袋還要從雙腿間探出來。

    這一刻,他真的痛不欲生。

    他想要逃來著,但是有一雙美麗香噴噴的魔爪,抓住了他的肩膀,一步都逃不了啊。

    他真的后悔了。

    我好后悔啊,我不入贅伯爵府,就不會有今日之痛。

    我不穿越,就不會入贅伯爵府。

    我不去非洲,就不會被炸彈炸得穿越。

    我那天晚上不去實驗室,就不會被硫酸毀容,就不會去非洲。

    同寢室的那個胖子若不是借走我剛買的***,我就不會去實驗室。

    死胖子,這一切都是你的錯,為什么要借走我的***。

    怪不得我一見到金木聰,就有種見到仇人的感覺。

    “娘……娘子,你不是說我們要進行的是原始動物間的碰撞游戲嗎?”沈浪顫抖道。

    木蘭道:“對啊,這個游戲叫六禽戲,就是模仿原始動物的啊。夫君你身體太羸弱了,要多加鍛煉啊,正好妾身有空,就幫助夫君好好鍛煉一下?!?br />
    “多,多謝娘子?!鄙蚶舜蠛沽芾?。

    木蘭道:“你我夫妻一體,用不著這么客氣,夫君我們再來十遍……”

    十遍?

    沈浪心中哀嚎。

    娘子你還真是心狠手辣啊,你就忍心見到我這么一個美男子被摧殘嗎?

    “娘子,我錯了,我真的錯了……”

    木蘭認真道:“夫君哪里錯了啊,你又沒有做錯什么,我只是幫你鍛煉身體而已?!?br />
    沈浪道:“不管發生了什么事情,總之千錯萬錯都是我的錯。娘子永遠是正確的,正義的,偉大的。如果有任何歧義,請參照上一條?!?br />
    木蘭道:“你真的知道錯了?”

    沈浪道:“錯了,我錯得一塌糊涂?!?br />
    當然,他真的不知道自己錯在哪里,但這一點毫不重要,總之認錯就是了。

    木蘭臉蛋通紅道:“那你告訴我,這個秘密你是怎么知道的?”

    “知道什么???”沈浪道:“啥秘密???”

    緊接著,他腦子飛快轉動。

    僅僅一秒鐘,他就知道媳婦為什么會生氣了?

    就是因為他調戲冰兒的那句話,一寸光陰一寸金。

    但是,你都把冰兒許配給我了,怎么可能因為我調戲她而生這么大的事情???

    不對,這里面有隱情,有秘密。

    媳婦你反應這么大?

    在聯系木蘭說的這句話,這個秘密是怎么知道的?

    啥秘密?

    沈浪秒懂了。

    不會吧?

    上天這么眷顧我?

    我的娘子身懷名/器?

    他的目光,不由得朝著木蘭那望去,盡管啥也看不見,但……他會腦補啊。

    然后,他感覺到自己鼻血要噴出來了。

    而木蘭見到夫君的這個表情,頓時恨不得地上裂開一道縫隙鉆進去。

    她也明白了。

    這個流氓夫君壓根不知道自己這個極度隱私的秘密,完全是調戲冰兒的時候誤打誤撞說的。

    自己反應這么大,反而泄露了這個秘密。

    沈浪溫柔而正色道:“娘子你放心,我絕對不會因為這個而歧視你的?!?br />
    說完這句話,他后悔了,立刻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得意忘形了,飄了!

    接下來,要慘了。

    果然,木蘭淡淡道:“夫君,再來二十遍?!?br />
    頓時,院子里面傳來沈浪殺豬一樣的聲音。

    肥宅金木聰想要來找他玩,隔著兩百米就嚇回去了。

    ……

    半個小時后。

    一切終于結束了。

    沈浪覺得整個身體都不是自己的了,五肢好像隨時都要裂開,脫離自己的軀體一般。

    痛到沒有力氣喊。

    “娘子,我餓了,我們吃飯好不好?”

    吃飯的時候,沈浪雙手雙腿都是抖的。

    “夫君,你不會怪我吧?!蹦糾嫉?。

    “怎么會呢?”沈浪道:“在任何時候我都不可能怪娘子,不管出現了什么問題,都要從我自身找問題,娘子如同天上的太陽,永遠都是光芒萬丈,偉大正義?!?br />
    木蘭親熱地把菜夾到沈浪的碗里,柔聲道:“夫君身體有點虛,好好補補啊?!?br />
    不知道為什么,或許是幻覺什么的。

    沈浪見到木蘭頭上,好像長著一對魔角。

    吃過飯后,木蘭給沈浪準備了一桶藥湯。

    沈浪脫光了進去,泡在藥湯里的時候,那種酸爽舒服的感覺,簡直要喊出聲來。

    泡過藥湯之后,沈浪覺得自己身體竟然輕快了很多,也有力很多。

    手也不抖了,腿也不顫了。

    這個世界上最可怕的懲罰是什么?

    我懲罰你是為了你好!

    現在沈浪就是這種情形了,被木蘭這個妖精好好收拾一頓后,他連心里責怪都責怪不出。

    ……

    夜里,沈浪躺在床上睡覺。

    本能地,他身體蜷縮在一起。

    這是他在上輩子養成的習慣,仿佛只有蜷縮著,才會感覺到安全感。

    木蘭飄了進來。

    看著蜷在床上的沈浪,他那張漂亮之極的面孔不復白天的痞賴和歡樂。

    談不上是孤獨還是悲傷。

    木蘭心中微微一抽痛。

    她輕輕俯下臉蛋,在沈浪的頭發上輕吻了一口,動作輕得讓人完全無法察覺。

    然后,她飄然而去。

    沈浪的身體舒展開來,俊美之極的臉上露出一道笑容。

    論泡妞?論對美人內心深處之了解?

    有誰超得過我沈浪啊。

    桀桀桀桀!

    ……

    半夜時分,木蘭已經睡了,小冰也睡了。

    她們百分之百睡了,你們也別問沈浪是怎么知道的。

    總之,他還沒睡。

    此時的沈浪帶著手套,帶著口罩,如臨大敵。

    整整花費了幾夜的時間,用了幾百斤發霉的黑麥,總算提煉出這么一點點藥劑。

    盡管這個世界條件實在很粗糙,沒有合格的乙醇,也沒有合格的胺水。

    但……沈浪還是成功地從麥角菌中提煉出了某種麥角酸的衍生物,也就是麥角酸/二乙/酰胺。

    這是世界上最最強烈的致/幻/劑,威力比起乙醚之類的,簡直是秒殺級的。

    直接作用人體的中樞神經,對時間和空間產生錯覺,直接導致自我歪曲和分裂。

    這東西盡管純度不高,還有許多雜質。

    但是,完全足夠用了!

    這就是沈浪接下來一步棋的殺手锏。

    許文昭死了之后,田橫和柳無巖城主應該非常迫不及待想要對付我了吧?

    而且致命殺招都已經準備好了,想要對我沈浪一招必殺吧。

    我早已經準備好了,就等著你們來了。

    甚至逼迫田橫自斷臂膀之前,沈浪就已經開始謀劃,開始做事了。

    小心翼翼將這東西封存好,然后摘下了手套,沈浪俊美的面孔露出一絲邪笑。

    田橫,你以為打過你的臉后,我就會放過你,然后等著你找機會害我?

    別開玩笑了,怎么可能!

    一旦成為我的敵人,除非到死,否則咱們這段孽緣是結束不了的。

    冤家,你可以去死了!

    燭火下,沈浪這笑容真像是反派啊。

    不過,還是那么俊美無匹。

    ……

    玄武城內的一個密室內。

    “許文昭死了?!碧錆岬潰骸氨荒歉魴“琢撐賴??!?br />
    城主心腹道:“我知道?!?br />
    田橫道:“我們的計劃必須立刻進行,遲則生變,沈浪這個小白臉太歹毒,太狡猾了?!?br />
    城主心腹道:“不行,火還沒有燒起來,時機未到?!?br />
    “火有沒有燒起來,無關緊要了,我們絕對一招必殺的?!碧錆岬潰骸耙鉤っ味喟?,沈浪這個小白臉早一日死,我們也早一日解恨,早一日安心?!?br />
    城主心腹道:“總督使者已經在路上,明日就到玄武城,你明晚就可以動手!”

    “是!”田橫道。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