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ddset即时赔率 > 武俠修真 > 史上最強贅婿 > 第102章:無敵多寂寞和開塞露
    KO!

    三戰全勝!

    看著倒地抽搐的李文正。

    在場所有人,都兔死狐悲!

    沈浪站起身子,淡淡道:“還有誰?”

    沒有人回應。

    “還有誰?”沈浪大聲喝道。

    全場依舊一片靜寂。

    拔劍四顧心茫然??!

    不對,用這句話來形容此時沈浪的心境也不合適。

    應該是這首歌。

    無敵是多……多么寂寞。

    無敵是多……多么空虛!

    全場所有人,真的是被沈浪鎮住了。

    這明明是四面八方圍攻玄武伯爵府的預演啊,這明明是要圍攻沈浪,置他于死地的啊。

    何等聲勢???

    幾乎所有人都認為,沈浪今天晚上必死無疑,甚至玄武伯爵府也會被拖下水。

    結果呢?

    沈浪三戰全勝。

    而且,幾乎不費吹灰之力。

    有驚無險都談不上。

    這個小白臉手中無劍,但是心中之劍卻無比鋒利。

    今天晚上,人頭累累,鮮血淋淋啊。

    雖然現在死的人還不多,但是矜君造反會掀起驚人的風暴,屆時不知道會有多少人被卷進去。

    真是犀利到讓人咂舌??!

    ……

    地上的李文正還在抽搐,而且嘴里冒出的已經不僅僅是白沫,而且帶著嫣紅的血跡了。

    沈浪淡淡瞥了他一眼。

    唉!

    沒有靠山的人真可憐。

    就算考上二甲進士了又怎么樣?

    就算做上了銀衣巡察使又怎么樣?

    還不是被人借刀殺人?

    這種草根出身的人,犯一次錯都是致命的。

    不像我,背靠著玄武伯爵府和幾千軍隊,很多時候冒冒險,作作死也不要緊。

    早就說過了,天下最好吃的不是科舉飯,而是軟飯!

    沈浪來到張晉面前,認真道:“張晉兄?!?br />
    張晉頭皮一陣發麻。

    沈浪真誠道:“今天晚上發生了太多的事情,我還沒有祝你們訂婚快樂呢?!?br />
    接著,沈浪目光轉向徐芊芊,柔聲道:“芊芊,雖然我們已經分開了,但畢竟曾經是夫妻,一夜夫妻百日恩吶。這份禮物我正式送給你們,祝你們夫妻生活和諧?!?br />
    然后,沈浪雙手奉上了禮物。

    一本彩色限量版《金/瓶/梅之風月無邊》,還有一瓶沈浪特制的開塞露。

    “這瓶東西叫作開塞露,專門給芊芊用的。以前她害怕懷孕,我們夫妻生活都過得比較特殊,自古后門不好走,所以我專門制作了這瓶東西,很好用的?!?br />
    “現在,我把這瓶東西給張晉兄,芊芊身上有些地方的使用權,我也正式移交給你了?!?br />
    “你千萬不要因為芊芊是二手貨而歧視她?!?br />
    “雖然她某些地方已經不貞了,雖然她私生活比較亂,但她還是一個好女孩,你要珍惜!”

    徐芊芊眼淚瞬間洶涌而出。

    如果尋常時候,沈浪這種行為是非常低端的。

    但是現在,他挾著三戰全勝之威,讓人不敢捋他的鋒芒。

    如此流氓的話從沈浪嘴里說出來,都顯得如此別致。

    此時她的尊嚴真的是被沈浪按在地上,瘋狂地摩擦踐踏。

    無可辯解!

    而且沈浪這個王八蛋真是卑劣啊,就朝著她的下三路攻擊。

    徐芊芊忍不住了,她不管了,她要爆發了。

    但是……

    張晉伸手過來,抓住徐芊芊的手,輕輕一拍。

    今天晚上已經輸了!

    張晉朝著沈浪笑道:“多謝沈浪兄的禮物,今晚招待不周,非常抱歉?!?br />
    沈浪道:“那還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嗎?比如還有誰想要害我的嗎?我就站在這里等著你們出手了啊?!?br />
    全場沒有人開口。

    害你?不想活了嗎?

    “確定沒有人要害我了?沒有人要攻擊我了?”沈浪道:“那我走了啊?!?br />
    沈浪牽著木蘭的玉手,朝著外面走去。

    走到大門口,他回頭道:“真沒有人要害我了,那我走了啊?!?br />
    走出門口,他又停下來,道:“我真的走了啊?!?br />
    你快走吧!

    你打起人臉來,還沒完沒了啦。

    ……

    等沈浪徹底走出所有人的視線之后。

    徐光允再也忍不住了,猛地發出野獸一般的嘶吼。

    為什么?

    為什么???

    之前我為什么不殺了這個小畜生???

    “啊……”

    “啊……”

    原本徐家主肯定是不會這樣做的,此時大廳內可是有好幾個大人物在啊。

    但所有人都用非常理解的目光看著他,如果受打擊的是他們,相信也不會比徐家主好多少的。

    “砰!”

    徐光允悲憤到了極致,猛地一拳砸下,將整個桌子砸得稀爛。

    然而……

    這個時候沈浪忽然折返,那張俊美之極的面孔又出現在所有人面前。

    “呃!”

    所有人嚇了一跳。

    你,你又要干嘛?

    難道你剛才還沒有虐過癮嗎?

    沈浪朝著徐光允道:“叫得那么大聲干什么?你這是不舍得我走嗎?”

    徐光允很想抽出刀沖上去,將沈浪亂刀砍死。

    但是,依舊只能是想想而已。

    沈浪道:“放心,很快就輪到你了哦?!?br />
    這話如同將滾燙的鐵塊扔到冰水中,瞬間就冷卻了。

    徐光允頓時欲念全消,哦不對,是怒意全消。

    沈浪這話實在是太嚇人了!

    “諸位再見,我這次是真的走了?!鄙蚶嘶恿嘶郵?,然后再一次離開。

    接下來,整個大廳內沒有任何嘶吼了。

    ……

    幾個重要的大人物,默默離場,一言不發。

    張晉已經感覺不到憤怒了,只有滿心的冰涼和疲憊。

    此時,他真的有些懷疑自己了。

    而徐芊芊則站在原地一動不動,就仿佛一座雕塑一般。

    這是她的訂婚禮啊,是他人生中最重要的時刻啊。

    結果呢?

    如果說之前沈浪寫的那本《金/瓶/梅之風月無邊》讓她聲名狼藉,但好歹她還不需要面對無數匹夫的羞辱。

    就如同張老師,就算有一億個男人對著她的照片褻瀆也沒什么,畢竟隔著千山萬水和光纖。

    讓你們這群屌絲YY一下也沒啥。

    但是今天晚上,徐芊芊就如同被沈浪扒光了衣衫,按在地上摩擦摩擦一百遍。

    真的一點點尊嚴,一點點顏面都沒有留下。

    徐家還打算借著這次訂婚宴的機會,上升為新晉豪門呢。

    而現在,大概會徹底成為豪門笑柄吧。

    別看這群人今天晚上都幫忙過來圍攻沈浪,但是徐家這個恥辱,他們能夠傳頌十年。

    足足好一會兒,張晉道:“發生了這么大的事情,我……我必須立刻去怒江郡稟報父親?!?br />
    訂婚宴這場政治戲算是徹底敗了。

    全場所有人,都被沈浪一人按在地上摩擦。

    張晉真的不知道父親聽到這個消息后,會作何反應。

    “你保重?!閉漚?,然后他直接離去。

    整個大廳內,就剩下徐光允父女,還有一個玄武城驕傲李文正。

    他……還在抽著呢。

    “呃……呃……”

    ……(后面還有更,別漏讀了)……

    注:第四更送上,謝謝最寧孟水,能不能更新快一點,ahanya,buitefor,書友161112211037559,上官名劍,灬斷草枯完等人的萬幣打賞,謝謝。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