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ddset即时赔率 > 武俠修真 > 史上最強贅婿 > 第131章:徐芊芊蛻變!太炸裂了!殺!(3更)
    趁著夜色。

    徐芊芊依舊朝著玄武伯爵府的方向狂奔。

    在那場大火中,她是怎么活下來的?

    她的繡樓里面沒有什么密道,也沒有人救她。

    只不過,她繡樓的下面有一個地下密室,他父親的院子里面也有。

    這些密室里面不是放錢的,而是存放各種秘密單據資料,還有賬本之類。

    這個密室,她當然是不會告訴張晉的。

    沈浪給她的紫色和彩虹色染料配方也被她放在密室里面。

    徐芊芊看過這些配方后就基本上記在心中了,而且自己抄寫了一遍,沈浪給的原始配方她也沒有再去注意了,因為她太恨沈浪了,一點點都不想看到他的任何東西。

    新絲綢出事了,那些西域商人忽然中毒。

    當然這不是中毒,但是徐芊芊不懂得過敏一詞啊,也以為是中毒。

    出事之后,她便昏厥了過去。

    醒來后的第一時間,她立刻想到這肯定是沈浪的配方有問題。

    于是他趕緊去地下密室,打開箱子,拿出沈浪的原始配方。

    結果在這些配方的背面,徐芊芊看到了若隱若現的幾個字。

    張晉會殺你!

    見到這幾個字,徐芊芊毛骨悚然。之前明明沒有這幾個字的,現在拿出來竟然浮現了這些字。

    她是一個非常聰明的女子。

    但是,她也有巨大的局限性。

    崇拜權力。

    進而導致崇拜有權力的人。

    這種思維在商人中是很常見的,所以她寧愿倒貼一切也要嫁給張晉。

    對,這已經不算是女子之愛,而是權力崇拜!

    看到這些字,徐芊芊是不相信張晉會殺自己的。因為當這些西域商人撲過來的時候,張晉還過來護住她。

    她很聰明,也有女子的盲目。

    她覺得這又是沈浪的離間計而已。

    沈浪這么卑鄙的人還有什么事情做不出來?

    但是,她還是把這句話記在了心中。

    然后,她做了一些防備,比如不亂吃東西,不亂喝東西。

    而且在地下密室里面,準備了幾桶水,準備了很多食物。

    那天張晉從他父親那里回來之后,來和徐芊芊說話,完全是從未有過的溫柔。

    而且重復了幾遍一句話。

    睡一覺,什么痛苦都沒有了。

    當時徐芊芊心如刀絞。

    她隱約知道沈浪的提醒是對的。

    但是沒有想到張晉出手會這么快,這么狠毒,這么果決。

    在她感受到殺意后不到一刻鐘就直接動手了。

    徐芊芊幾乎做不出任何自救,也救不了父親徐光允。

    大火焚燒繡樓都時候。

    徐芊芊的凄呼,掙扎,拍打大門都是真的。

    但是她知道這個時候一定不能沖出去,否則必死無疑。

    所以后來的慘叫就是假的了,掙扎后的無聲無息也是假的了。

    她進入了繡樓的地下密室之內。

    這樣火是燒不著了。

    盡管密室的入口在床榻下,而且用了一層磚頭,一層石板,一層鐵板。

    但還是有縫隙,濃煙還是鉆入了密室。

    大火的時候,最致命的就是這些濃煙。

    這個時候,是她提前準備的幾桶水救活了她的性命。

    原本這些水她是打算喝的,還有很多的食物。

    她脫下了自己的衣衫,浸泡在水中,封堵住密室入口的縫隙。

    大火燒了兩個時辰。

    那是充滿恐懼和絕望的兩個時辰。

    幾乎每隔半刻鐘,她就要將這些衣衫重新泡水堵住縫隙。

    而且,密室里面的空氣是有限的。

    當時的她真是度日如年。

    空氣越來越稀薄,不知道有多少次,她都覺得自己死定了。

    大火熄滅了。

    因為該燒的東西都燒光了。

    她依舊不敢出來,一直到了半夜,她廢盡了九牛二虎之力,終于從密室出來。

    然后得知,父親徐光允被自殺了,全家都被殺光了。

    就剩下祖母和一個不到五歲的弟弟。

    徐芊芊很快就能想到,祖母和弟弟為什么能夠活下來?

    因為還需要有人去接受張翀父子的表演啊,還需要有人去付出感激啊,去收獲同情,去收割對沈浪的仇恨啊。

    死而復生的徐芊芊,腦子已經徹底清醒過來了。

    她痛恨自己之前的愚蠢。

    徐家已經沒用了,對張翀來說已經是一個累贅了,那樣還留著做什么。

    退婚?

    那樣張晉的名聲就壞了。

    張翀有些名聲不在乎,比如作為酷吏的名聲。

    但是有些名聲還是要在乎的,因為徐家沒錢了就悔婚,這樣會顯得非常沒品了。

    所以,她徐家就該死了。

    現在徐芊芊還恨沈浪嗎?

    或許吧!

    但是她最痛恨的人是張翀,張晉,第三個是她自己。

    沈浪明明已經提醒了她,結果她還抱有幻想,害死了父親和家人。

    如果見到沈浪的提醒后第一時間立刻行動,那樣或許還有一線生機,或許父親和家人也就不會死了。

    她永遠也不會原諒自己。

    所以一旦報仇雪恨之后,她就會跟隨父親和家人于地下。

    而她是一個弱女子,憑借她一人報仇是不行的。

    這個世界上還有誰能夠助她復仇?

    當然是沈浪!

    沒有馬兒,完全靠自己的雙腿走路。

    距離玄武伯爵府足足幾十里。

    養尊處優的徐芊芊雙腿很快磨破出血了。

    但是,她仿佛感覺不到絲毫的痛楚和疲憊,反而有一種自我折磨的快感。

    我徐芊芊害死了父親,害死了家人,我就應該得到痛苦懲罰,我根本就不配舒服。

    真是奇怪!

    晚上竟然如此安靜?

    路上一個人都沒有。

    而且路過所有村莊,連一絲燭火都不見。

    她當然不知道今天晚上有大事發生,整個玄武城所有的區域,包括下面的鎮,村子全部宵禁了。

    但是這也方便了她的行動。

    整整走了一個多時辰。

    終于進入了玄武伯爵府的封地,距離伯爵府只有十幾里路了。

    徐芊芊稍稍安心下來。

    誰都知道,玄武伯爵府封地上的村莊鎮子是最安全的。

    但不知道為何,這些村莊的民兵,還有巡邏的騎兵都不見了。

    她也不知道,因為總督和四王子的到來,使得伯爵府的駐防壓力很大,將大部分兵力都調到了伯爵府周圍,導致下面封地的防御減弱。

    她繼續朝著伯爵府城堡跑去。

    然而,路過一個村莊之外的時候,忽然聽到了人聲!

    此時烏云散去了,月亮露出。

    借著月色,徐芊芊看到有一伙兇殘的海盜,正在往井水里面投毒。

    不,不是投毒。

    而是一種發綠的尸體。

    他們……這是要制造瘟疫。

    這是一種滅絕人性的行為!

    要知道,古代沒有自來水,完全靠吃井水的。

    甚至一個村子的人,都吃這一口大井的水。

    一旦爆發瘟疫,很可能出現整個村子,整個鎮子的人全部死絕。

    這是有人要對伯爵府進行致命的殘害,要屠殺他的子民。

    徐芊芊之所以認出這些人是海盜,因為他們身上的紋身,還有他們的衣衫。

    此時是深秋了,他們依舊穿著暴露的皮甲,胳膊都露在外面。

    而且每一個海盜身上的彎刀和地面上不一樣。

    這些人是海盜王仇天危麾下的武士,徐家和他們做過生意的。

    整個越國東部的人都知道,有任何贓物,任何不方便賣出去的東西,都可以和仇天危交易。

    這些海盜的彎刀還有血跡,很顯然是殺了伯爵府的巡邏武士。

    “快點,快點,還剩下五口井?!?br />
    “這下子玄武伯爵府要死多少人啊,幾千上萬人都不止吧?!?br />
    “少主還真是狠毒啊?!?br />
    “誰讓玄武伯爵府把金木蘭嫁給了沈浪那個小白臉呢。

    徐芊芊也感到頭皮發麻,她雖然和沈浪為敵過,圍攻玄武伯爵府的勢力也有他家。

    但是,她終極還是有些底線的。

    眼前這些海盜,真是……禽獸不如。

    徐芊芊趕緊埋伏下來,唯恐被這些海盜發現了。

    這是一群禽獸,而她是一個美貌的孤身女子。

    一旦落入這些海盜的手中,會有什么后果,完全可想而知,會被蹂躪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徐芊芊有武功嗎?

    有那么一點點的。

    她能夠打贏的人,大概只有……沈浪了。

    但是在這十幾個海盜武士面前,她可以稱得上是手無縛雞之力了。

    然而,她這一蹲下來。

    腳下稍稍用力,頓時踩斷了一根干柴。

    “誰?”

    十幾個海盜瞬間發現了,猛地拔出彎刀,閃電一般朝著徐芊芊沖來。

    下一秒鐘!

    四支彎刀橫在了她的脖子上。

    一團火焰亮起,照亮了她美麗的臉蛋,還有窈窕動人的身段。

    十幾個兇殘的海盜眼睛大亮,頓時無法呼吸了。

    海神保佑啊。

    這大半夜的,竟然送來了一個這么美麗的女人。

    這群海盜是禽獸,急了連母豬都能上。

    更何況是徐芊芊這樣的絕色大美人?

    二話不說。

    為首的那個海盜首領直接扒自己的褲子,道:“你們按住她的手腳,我先上,然后輪到你們?!?br />
    十幾個海盜冒著綠油油的光芒,上前就要按住徐芊芊的雙腿雙腳。

    “老大,千萬別太猛啊,不要一下子搞死了,那樣我們就沒得玩了?!?br />
    那個海盜首領嘿嘿直笑。

    他還從來沒有睡過這么美的娘們呢。

    平常的怒潮城,稍有姿色的都被少主仇梟睡了。

    像眼前徐芊芊這種絕色,他們連半根手指頭都碰不到。

    少主仇梟獨占欲是非常強的,而且也非常兇殘。

    徐芊芊看到這些海盜猙獰的面孔,發黃發黑的牙齒,渾身惡臭。

    真的要讓人作嘔。

    如果讓這群禽獸糟蹋了,那還真的不如被活活燒死啊。

    現在的她,真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啊。

    “我還是處子?!斃燔奮泛鋈壞?。

    那個海盜頭子獰笑道:“這就更好了啊,處子最補了,何況是這樣的絕色?!?br />
    徐芊芊道:“如果讓你們少主知道,你們遇到了我這樣的絕色處子,卻沒有獻給他,而是自己糟蹋了我,你說他會將你們怎么樣?”

    這話一出,海盜頭子不由得一顫。

    海盜的等級是非常森嚴的,而且極其殘忍。

    海盜找到寶貝,都要先上交,然后有上面進行分配。

    找到美女,同樣也要獻上去。等少主睡過之后,再賞賜給兄弟們。

    否則,仇梟如何能夠糟蹋那么多的美麗處子?他身上可是足足紋了上百個女子的畫像。

    上次有一個船主搶到了一個美人,自己忍不住上了,沒有先獻給少主。

    結果,活生生被扒皮了。

    現在那個船主的皮還掛在桅桿上飄著呢。

    想想那一幕就不寒而栗。

    海盜頭子嘶聲道:“我們可以不告訴少主,我們將你睡了之后就殺掉?!?br />
    徐芊芊道:“十五個海盜里面,有三個是女人,難道她們也要睡我嗎?她們也愿意和你們承擔風險嗎?”

    那三個女海盜后退一步。

    因為妒忌,她們不介意看著同伴糟蹋眼前這個絕色美人。

    但是承擔觸怒少主的風險?那就算了。

    少主對絕色美人是有收藏癖好的,如果讓他知道曾經有這樣絕色不上交。

    在場所有人的皮都會被扒掉的。

    在場十幾個男海盜面面相窺。

    美人兒誰都愛,但……如果為此丟了小命就不值了。

    再說,女人關上燈都一樣。

    青樓里面的那些姑娘還更會來事,更加讓人魂飛天外呢。

    “還,還是獻給少主吧?!?br />
    “是啊,我們這里有十幾個人呢,萬一有一人去告密少主,我們就都完了?!?br />
    越來越多的男海盜膽怯了。

    那個海盜頭子充滿不甘地重新提起褲子,朝著邊上狠狠吐了一口唾沫。

    “艸,早知道不要遇上這么美的娘們?!?br />
    “走,留下十個人繼續給井水下毒尸,我帶著四個人將這個娘們帶到玄武城,去送給少主?!?br />
    片刻后!

    海盜分成了兩撥。

    一撥人繼續留下來給每一口井下毒,制造瘟疫。

    少主仇梟說了,要讓玄武伯爵府的封地死一萬人。

    另外五個海盜押送著徐芊芊朝著玄武城走去,要將這個絕色大美人送給仇梟。

    ……

    半路上,那個海盜頭子看著徐芊芊曼妙迷人的身影實在忍不住了,直接將旁邊的一個女海盜拖到路邊,直接按在地上弄了。

    那個女海盜也不惱怒,也跟著胡天胡地起來。

    剩下兩個女海盜在邊上看著吃吃笑,朝著徐芊芊道。

    “這位小姐,等你時候了我們家少主之后,就知道什么是天下最美的滋味了?!?br />
    “少主是天下最厲害的男人了,像你這樣嬌弱的小姐,只怕會丟了半條命?!?br />
    仇梟此人,徐芊芊當然知道。

    也是一個禽獸。

    她這樣一個嬌弱的女子落入他的手中,真的會丟掉半條性命。女人越美,仇梟蹂躪得越狠。

    她必須自救。

    否則等待她的,將是極度悲慘的命運。

    可是,她被五個海盜包圍在中間,而她又幾乎手無縛雞之力,想要逃出去難如登天。

    徐芊芊,考驗你的時候到了。

    如果連今夜的困境都無法逃脫,那還怎么向張翀復仇?

    想想沈浪,他是何等聰明絕頂,很快她就有了主意。

    ……

    那個海盜頭子發泄完畢后,眾人又繼續上路。

    忽然,徐芊芊腳下故意一陣踉蹌。

    頓時,一個錢袋子掉了下來,灑了滿地的金幣。

    足足有幾十個之多。

    幾個海盜頓時花了眼睛。

    那個海盜頭子直接上前,將金幣給搶了。

    “你是誰?身上怎么會有這么多的金幣?”海盜頭子嘶聲問道,目光充滿了貪婪。

    海盜愛美人,但最愛金錢。

    有了錢,窯子里面什么美人沒有啊。

    徐芊芊故作驚惶道:“我,我只是一個普通人家的女子啊,普通財主家的?!?br />
    海盜頭子冷笑道:“真是可笑,普通人家的女子會帶這么多錢?會半夜一個人亂跑?你可知道今天晚上到處宵禁嗎?”

    徐芊芊道:“我真是普通人家的女子啊?!?br />
    海盜頭子拔出彎刀,直接橫在徐芊芊的脖子上,寒聲道:“再不說實話,耳朵就被割下來?!?br />
    徐芊芊害怕得渾身發抖:“我……我是徐家的小姐,徐芊芊?!?br />
    海盜頭子道:“瞎說,徐芊芊已經被燒死了,大家都知道?!?br />
    忽然邊上一個女海盜仔細端詳,道:“她還真是徐芊芊,我見過她,她和大小姐交易過很多次?!?br />
    海盜頭子頓時興奮了。

    這個女人竟然是徐芊芊,家財萬貫的徐芊芊?

    她竟然沒死?

    “徐芊芊,這大半夜的,你要去什么地方?”海盜頭子眼睛發光,他腦子里面全部是藏寶庫之類的詞眼。

    在他看來,這大晚上的徐芊芊跑出來是為什么?

    肯定是做見不得人的事情啊。

    “說!”海盜頭子的彎刀輕輕一割,將徐芊芊道脖子割開一道細細的小口。

    徐芊芊嚇得哆嗦,直接坐在地上。

    “我……我……我……”

    “說,不然殺了你,殺了你!”

    徐芊芊道:“我,我的家被張晉霸占了,他還想要將我燒死,我,我去取一筆錢,然后逃出越國去?!?br />
    海盜頭子的呼吸粗重起來。

    果然沒有猜錯啊,果然有秘密金庫啊。

    像徐家這樣的豪富之家,怎么可能沒有秘密藏金庫呢?

    “秘密金庫在哪里?有多少錢?”海盜頭子吼道。

    “大約,大約三萬多,我也記不清楚了!“徐芊芊顫抖道。

    三萬多金幣?

    海盜頭子真的要窒息了。

    互相對視了一眼。

    有這三萬金幣,他們干嘛還要去侍候仇梟這樣喜怒無常的殘忍少主啊,拿著這筆錢遠走高飛,逃到別的國家去,一輩子都花不完啊。

    三萬金幣,哪怕五個人分也是一筆巨款。

    光吃喝玩樂,一輩子真的花不完。

    幾個海盜很快就統一了意見,互相點了點頭。

    “徐芊芊,帶著我們去秘密金庫,否則我們就殺了你,殺了你……”

    海盜頭子嘶吼啊。

    有了這筆錢,他對徐芊芊的美色都暫時忘記了。

    徐芊芊哆嗦站起來,顫抖道:“我,我帶著你們去找錢,你們會放過我嗎?”

    海盜頭子哈哈大笑道:“當然會,只要拿到錢,一定放過你?!?br />
    怎么可能放過你,一旦拿到錢,就將你蹂躪一百遍,然后殺死!

    接下來,海盜頭子的彎刀橫在徐芊芊的脖子上,逼著她去金庫。

    “走路到猴年馬月,騎馬去?!?br />
    海盜頭子將徐芊芊扔上戰馬,然后就要騎在她的身后。

    “不,讓那個女海盜騎在我身后,不然我寧愿死,也不帶著你們去秘密金庫?!斃燔奮芳飩械?。

    海盜頭子大怒。

    臭娘們,等下拿到錢之后,一定將你先X后殺。

    一個女海盜騎上馬,直接摟住徐芊芊的腰道:“帶路吧?!?br />
    徐芊芊抖動韁繩,朝著徐家的一個秘密倉庫馳騁而去。

    女海盜的彎刀握在手中,寒聲道:“相好的,不要耍把戲啊,否則我就一刀剖開你的肚子,看看你們美人兒的腸子是不是會和我們不一樣?!?br />
    ……

    還是騎馬快。

    半個時辰后,徐芊芊就帶著這五個海盜來到了這個秘密地下倉庫。

    “我,我鑰匙掉了?!斃燔奮凡兜?。

    海盜頭子二話不說,直接上前猛地一刀劈下。

    整整砍斷了兩把刀子,才將這鎖斬斷。

    猛地一推開門,進入這個地下秘密倉庫內。

    這群海盜直接沖了進去。

    果然,里面有好幾口箱子。

    打開之后,里面果然是黃燦燦的金幣。

    足足有幾百個。

    將這幾百個金幣收刮了之后,海盜頭子朝著徐芊芊道:“其他金幣呢?你不是說有三萬多嗎?”

    徐芊芊顫抖指向秘密倉庫內最大的柜子道:“都在那里面?!?br />
    海盜頭子來到那個大柜子面前,用力地敲打。

    這柜子很厚,很結實啊。

    而且也沒有掛鎖,完全打不開啊。

    海盜頭子抄起彎刀,瘋狂地劈砍。

    又砍斷了兩把刀,都沒能將這把大鎖砍斷。

    “老大,砍柜子?!幣桓讎5戀?。

    海盜頭子恍然大悟,然后舉起彎刀猛砍。

    “你們還呆著做什么???一起來幫忙???這個臭娘們難道還能在我們眼皮底下跑掉?”海盜頭子吼道。

    確實跑不掉。

    然后,五個海盜對著柜子瘋狂劈砍。

    徐芊芊靜靜站在那里不動,雙手背到后面,拿起墻上的火把。

    她臉上的表情充滿了恐懼,但是內心卻充滿了殘忍。

    她的內心感覺到了一股強烈的沖動。

    她的腦子里面想到了沈浪。

    或許,沈浪報復別人成功的時候,就是這么快意過癮的??熗?,就快要成功了。徐芊芊無比緊張,無比興奮。

    “砰,砰,砰……”

    五個海盜繼續對著柜子狂砍。

    徐芊芊一點一點,挪動到門口。

    終于!

    厚厚的柜子被砍破了。

    “砰!”

    一聲巨響!

    然后,從柜子里面猛地飆射出一團詭異的液體。

    是硫酸!

    可怕的強酸。

    這根本不是什么秘密藏金庫,而是徐家藏硫酸的地方,因為太危險了,而且會揮發有毒氣味,所以通常硫酸倉庫都建在地下。

    做印染的,是離不開硫酸的。中國古代一千多年前就有了硫酸,這個世界也有。

    這里面可是有足足兩千多斤的硫酸,而且經過長時間的反應,已經有所膨脹了。

    所以,壓強是非常大的。

    這些海盜將柜子劈開一個口子后,里面的硫酸頓時瘋狂噴射出來。

    “啊……啊……”

    幾個海盜盡管快速躲避,但還是被噴濺到了,而且是眼睛。

    直接就瞎了。

    這還不是最可怕的。

    最可怕的是,硫酸會產生大量的氫氣。

    而氫氣是最易燃易爆的。

    海盜頭子盡管被腐蝕瞎了眼睛,卻依舊朝著徐芊芊沖來。

    “臭娘們,竟然敢害我們,我要將你先X后殺,先X后殺!”

    徐芊芊臉上露出冷酷的笑容。

    猛地抄起墻壁上的火把扔過去。

    接著,她飛快地轉身逃跑。

    片刻后!

    “轟!”

    硫酸溢出的氫氣瞬間被火焰點燃,爆開!

    接著,整個柜子都被炸碎。

    里面兩千斤硫酸,瘋狂炸出。

    五個海盜再快也跑不過爆炸。

    整個身體瞬間被撕碎,被腐蝕。

    幾乎發不出什么慘叫,五個惡貫滿盈的海盜直接凄厲死去!

    ……

    “轟!”

    里面接連傳來好幾次爆炸。

    猛烈的爆炸,直接將地面都掀開了。

    徐芊芊的嬌軀直接被沖擊波炸飛出去,狠狠落在地上。

    她艱難地爬起來,嘔出了一口血。

    但是她心中無比的快意。

    她殺人了!

    她靠自己的智力脫困了,而且殺掉了五個海盜。

    她深深感覺到,自己蛻變了!

    她艱難地解開韁繩,翻身上了受驚的戰馬,朝著玄武伯爵府狂奔而去。

    一個時辰后!

    徐芊芊騎馬沖到了玄武伯爵府莊園。

    此時,祝戎總督,四王子和黑色騎兵早就退走了。

    徐芊芊很快被玄武伯爵府的騎兵包圍了。

    “我是徐芊芊,快帶著我去見沈浪,快,快來不及了!”

    ……

    注:第三更送上,今天依舊更新一萬五,拜求支持,拜求月票啊。

    用一章的內容寫徐芊芊蛻變,我不想讓她變花瓶。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