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ddset即时赔率 > 武俠修真 > 史上最強贅婿 > 第260章:羌王阿魯太橫死!蘇劍亭魂飛!
    (月票榜危急,雙倍月票,淚求諸位大人出手相助)

    雷洲群島天風城內!

    吳王之堂弟,南康侯,南征雷洲群島主帥吳牧,正在對弈。

    而他的對手,就是堂妹吳幽。

    好吧,其實這兩個人都不喜歡下棋。

    但是因為吳王喜歡下棋,所以整個吳國高層就都喜歡下棋了。

    “他答應了?”吳牧道。

    吳幽點頭道:“對?!?br />
    原本奪取怒潮城十拿九穩,現在是十拿十穩了。

    吳幽道:“仇嚎那個垃圾,真要留著嗎?他之前背叛了仇天危,接著又背叛了越國,以后也會背叛我們的?!?br />
    吳牧道:“千金買骨,不好殺的,若是殺了他,以后誰還敢投降我們。越國沒有水軍,大王雖然重視海洋,但水軍畢竟也是剛剛成立不久,我們海面還上少不得仇嚎?!?br />
    吳幽道:“可惜仇妖兒走了?!?br />
    吳牧道:“幸好她走了?!?br />
    是啊,幸好仇妖兒走了。

    要不然這片海面上永遠都是她的天下,此人在馬上,地上,海上皆是無敵。

    有她在的話,誰也壓根就不要想要攻打怒潮城。

    吳幽道:“大帥,金士英投降過來,您真的會重用嗎?”

    吳牧道:“怎么?動真感情了?”

    吳幽道:“他已經是我能夠挑到最好的男人了,你敢相信嗎?他快要三十歲的人,之前從來都沒有碰過女人?!?br />
    吳牧皺了皺眉,他是驕傲的吳國南康侯,絕對不愿意談什么男女之事,尤其是在自己的堂妹面前。

    吳幽又道:“若不是金氏家族面臨絕境,他是絕對不會背叛的?!?br />
    吳牧道:“不要感情用事,小心迷住了眼睛?!?br />
    吳幽道:“我們女人這輩子最重要的就是嫁一個良人,而這個良人也是你們給我挑選的,我若不投入,他又如何會投降?”

    吳牧道:“他若效忠,我當然會重用,倚為心腹。吳國終究要靠的是年輕人,而不是那些老家伙?!?br />
    這句話,完全道出了吳國朝內新老派系之爭。

    這也是正常的,上一代吳王傳統而又保守,所以重用的都是保守的老臣。

    而年輕的吳王剛剛登位不久,他銳意革新,敢于冒險。

    但是朝堂之上大多都是保守老臣,時時刻刻都拖吳王的后腿。

    不得已下,年輕的吳王只能大量啟用年輕臣子取代老臣。

    而吳牧便是其中之一。

    當然說年輕,也談不上很年輕,他也有二十九歲了。

    他熟讀兵書,武功高強,而且在軍中超過十年,但獨當一面也僅僅只是不到幾年而已,也正是求賢若渴的時候,所以對于金士英的投靠也是非常迫切。

    這一次奪取怒潮城之戰,對于吳牧來說同樣是命運之戰。

    他還從來沒有單獨指揮過這么大的軍事行動。

    當吳啟還是太子的時候,就已經多次提出重視海洋,奪取雷洲群島牽掣圍堵越國。

    但當年的老吳王對海洋不重視,一心只關注陸地。

    吳王動用了許多政治資源,才成立了一支全新的水軍,而吳牧就是這支水師的主帥。

    整整訓練的幾年,終于練出了五六千人的水師。

    這一次奪取怒潮城,吳王為了保密,甚至沒有在朝堂上進行商議,而是在尚書臺小范圍內決定下來。

    尚書臺的幾個老臣先是反對,最后實在反對不了的時候,建議吳王用一名老將。

    吳王猶豫了很久,他覺得老將太過于保守了,而且不擅長打海戰。

    吳牧的水師雖然還沒有真正打過大戰,但畢竟已經訓練成軍了好幾年。

    最關鍵是,吳牧是他的嫡系,代表著新生代的力量。

    于是吳王決定給吳牧一次機會,讓年近二十九歲的他作為南征怒潮城主帥。

    士為知己者死。

    吳牧當然感恩涕零,并且為了南征嘔心瀝血。

    此戰不僅僅代表了他自己的前途,還關乎到大王的顏面。

    若是這一戰輸了,那不僅僅他吳牧的前途完了,就連大王也會面臨朝堂保守老臣的反撲。

    事實上到現在為止,吳牧一直做得非常不錯。

    盡管是年輕人,但完全稱得上是步步為營。

    敢于保險,但也小心謹慎。

    幾個月前他就定下了美人計對付金士英。

    而且挑選的女子并非是那種人盡可夫的狐貍精,而是純潔無暇,美麗動人的堂妹吳幽。

    不僅如此,他還讓吳幽學著金木蘭那種打扮。

    整整用了幾個月時間,如今終于拿下了金士英。

    一開始他就判斷,對金士英這種人一定不能完全用利誘,還要用情感去打動。

    苦頭歡刺殺金卓。

    游說仇嚎反叛。

    如今金士英投降。

    他盡管是年輕主帥,但是在布局上他甚至比老將還要謹慎。

    如今算是萬事俱備。

    怒潮城之戰,已經成功了九成。

    “外面霧散了沒有?”吳牧問道。

    武士道:“已經漸漸散了,侯爺?!?br />
    吳牧道:“明明是夏天,為何有這么多的霧?”

    吳幽道:“這里的氣候就是這樣的,到了秋冬霧氣更濃,要到中午時分才會散掉?!?br />
    這盤棋下不完了。

    “不下了?!蔽餑寥擁裊聳種械鈉遄?,然后走出了城堡。

    外面海面上,一百多艘各式艦船,已經整整齊齊列隊,陳列在海面上之上。

    霧氣已經差不多散掉一半了。

    畢竟是夏天,海面上也就是早晨有霧,太陽出來后不久便散了。

    吳幽忽然道:“金士英說讓我們放過金氏家族的人?!?br />
    吳牧淡淡道:“還是斬盡殺絕吧,這樣他的心理就無依無靠,對你的情感依賴就更重了?!?br />
    吳幽道:“那金木蘭呢?”

    吳牧道:“抓捕之后,廢掉筋脈和武功交給隱元會,讓他們送給越國太子寧翼?!?br />
    走到碼頭上。

    旁邊有人遞過來了一個頭盔。

    吳牧戴上頭盔,系上了披風,緩緩走上了旗艦。

    “大軍出發!”

    “登陸怒潮城!”

    “建功立業,就在此時!”

    頓時,一百多艘艦船浩浩蕩蕩南下,朝著百里之外的怒潮城撲去。

    整個海面上,空無一船。

    因為制海權已經完全被仇嚎控制。

    “砰砰砰砰……”旁邊艦船上傳來了震天的鼓響。

    這是仇嚎艦隊在拍馬屁。

    “南康侯放心去吧,海面上暢通無阻?!?br />
    “卑職仇嚎,恭祝南康侯旗開得勝,建立不朽功勛!”

    吳牧朗聲道:“多謝鎮海將軍?!?br />
    然后,他移開目光。

    他一點都不喜歡仇嚎,太粗鄙了,一點都沒有榮譽感,狼心狗肺之輩。

    金士英雖然是貴族義子,但卻充滿了貴族精神。

    吳牧朝著西北方向跪拜道:“陛下,臣定不會讓你失望的,這一戰一定大功告成,為您奪得怒潮城,奪得整個雷洲群島?!?br />
    ……………………

    白夜郡主城!

    大戰已經進入了第七天了。

    這里已經成為了修羅地獄場。

    現在所有人的年輕將領都知道,張翀太守是騙人的。

    第一天開戰的時候,將士們就被戰斗的激烈程度驚嚇到了。

    因為蘇氏大軍的攻勢太兇猛了。

    很多年輕的千戶將領懷疑這座城池第一天就會失守。

    張翀安慰他們說,就只有第一天這么激烈難熬,年輕將領放心了。

    結果……

    相較而言,第一天竟然是最輕松的。

    接下來,一天比一天艱難,一天比一天慘烈。

    因為敵軍有近兩萬人之多。

    他們可以源源不斷派出生力軍攻城。

    而城內的守軍,就只有這不足四千人。

    幾乎沒得替換。

    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真是一天比一天難熬,仿佛隨時都會崩潰死去。

    然后就漸漸好了。

    不是戰局變得樂觀了,而是因為神經終于麻木了。

    而且第一個問張翀的那個年輕武進士,已經死了!

    十個年輕優秀的武進士,已經死了三個。

    四千人也死了三分之一。

    當然城內守軍依舊是四千人。

    金幣動人。

    張翀用大量的金幣在城內招募亡命之徒。

    隨著新人不斷加入守城軍隊,戰斗力其實是在下降的。

    每一日天黑后!

    不論是張翀,還是這些年輕的將領,都有些不敢置信。

    今天又結束了?

    今天竟然又守下來了?

    城池竟然還沒有破?

    這怎么可能?

    幾乎從第一天開始,他們都覺得自己守不住,完全是用命在拼,用盡所有意志力在戰斗。

    原本覺得自己一天都撐不下來的,沒有想到竟然撐下來七天。

    張翀帶著醫護隊,挨個慰問傷員,親手給每一個人包扎傷口,甚至他還學會了縫合傷口。

    為士兵吸膿?這也是要做的。

    總之作為一個主帥應該做的事情,能夠做的所有事,張翀都做了。

    到了這個時候,豪言壯語是沒有用的,以身作則,時刻出現在所有士兵的眼前最重要。

    “我越國還是大有可為的,大有可為?!閉帕埐蛔∷檔?。

    見微知著,看一個國家有沒有希望,有一個重要標志,那就是軍隊沒有爛掉。

    不管是在怒江郡的時候,還是今日白夜郡一戰。

    張翀都清晰感覺到,越國雖然很舊,但是越國的軍隊卻很新。

    雖然有些稚嫩,但如同剛剛出山的乳虎,朝氣蓬勃。

    寧元憲上位之后,對國中的將領大清洗了一遍,大肆提拔新將領。

    不僅如此,他還大量重用武進士,武舉人。

    這才使得越國軍隊氣息煥然一新。

    經過了這一戰之后,這支年輕的精銳城戰起來,真正成為百戰之師。

    只可惜!

    不知道到時候,這三千人還能活下來幾個。

    或許會……全軍覆滅?

    張翀不由得望向大雪山的方向。

    “沈公子你那邊如何了?若你那邊不成功,我這邊全軍覆滅是小事,我張翀死也是小事,丟了白夜郡,讓整個局勢崩壞那可是大事,我們就成為越國的千古罪人了?!?br />
    沈浪讓他堅守一個月,如今才過去七天。

    當然,沈浪的話要打折聽的。

    他讓張翀堅守一個月,其實就是半個月。

    但是蘇氏大軍氣勢如虹,這每一天都仿佛是末日一般,能不能堅守半個月?

    真的有種難如登天的感覺。

    國君把希望寄托在鄭陀伯爵身上。

    但是張翀卻知道,鄭陀可以希望,但不能指望!

    因為鄭陀在西軍太久了,已經沾染了種氏家族的軍閥氣息,總是把越國的兵當成自己的軍隊,死一個都心疼得不行。

    所以他或許會南下白夜關,馳援張翀。

    但絕對不會真的盡全力,一定會被擋在雪良城下。

    張翀對這種惡習深惡痛絕。

    他的目標是封侯拜相,最知道軍閥氣息對國家危害有多大。

    他張翀能夠指望的,也只有沈浪!

    還是沈公子厲害!

    百萬金幣,不放在眼里。

    幾萬大軍,也不放在眼里。

    功名利祿在眼中都是過眼云煙。

    一生所求就是為了痛快。

    這樣的人到底是誰生出來的???

    張翀望著大雪山的方向道:“沈公子,你可快點,老夫可有點撐不住了?!?br />
    ………………

    白夜城外大營,蘇全滿臉寒霜!

    他可是私自給主公立了軍令狀的,三日之內攻下白夜郡主城。

    結果已經過去七天了!

    竟然還沒有攻打下來。

    張翀手中,只不過三四千守軍而已。

    蘇全可是足足有近兩萬大軍。

    一般來說攻城戰,攻城一方是守城一方的兩倍便可以打,三倍的話就相對充裕。

    蘇全的軍隊足足是張翀的五六倍,而且戰斗力非常強。

    這種情形下,應該早就拿下了啊。

    結果,硬是啃不下來。

    蘇難有些焦急,但卻沒有震怒,反而勸誡蘇全,保持攻勢,戒驕戒躁。

    因為現在大局對蘇氏極度有利。

    楚國大軍和種氏在西北打得如火如荼,鄭陀軍隊絲毫沒有南下的意思。

    可以說整個天南行省,蘇氏大軍沒有任何對手。

    但蘇全卻下定決心。

    不計任何代價,都要在三日之內拿下白夜郡主城。

    否則,他蘇全顏面何存?

    “大帥,大軍已經集結完畢!”

    蘇全戴上頭盔,猛地一刀斬前面桌子,大吼道:“全力以赴,本帥親自督戰!”

    蘇全親自登上了高高的帥臺,大吼道:“攻城,攻城!”

    頓時,蘇氏聯軍又如同潮水一般,瘋狂地攻打白夜郡主城!

    兇猛激烈!

    對于張翀的守軍來說,如同地獄一般的艱難一天又要開始了。

    真的是把每一天都當成末日。

    ………………

    大雪山!

    雪崩之前大劫宮大戰得如火如荼。

    阿魯娜娜和沈浪的聯軍大戰大劫寺僧兵。

    阿魯娜娜,武烈,鷹揚三人聯手大戰苦難頭陀。

    班若宗師大戰劍王李千秋。

    她不是李千秋的對手,差了一點點。

    但是兩個人,大戰幾百回合,始終沒有一個結果。

    為何?

    劍王李千秋不能殺她。

    因為他心中有愧。

    是劍島對不住人家。

    每一代的南海劍王都性格迥異。

    上一代的南海劍王,也就是李千秋的岳父,該怎么形容他呢?

    李千秋當然很愛戴他,把他當成了父親一樣。

    可是要論人品,那他岳父就是一個渣男,有了一個恩愛的妻子后,外面還要拈花惹草。

    但也就是從他岳父開始,決定整個劍島不能依靠天外流星一套劍法,需要學習其他劍法。

    于是,上代劍王就到處尋找秘籍,然后就盯上了魔巖道宮的兩個超牛秘籍了。

    魔巖道宮人多勢眾,又不能明搶,怎么辦呢?

    那就用美男計暗奪啊。

    于是,上一代劍王大施魅力,把人把魔巖道宮主這個出家道姑迷得神魂顛倒,還把人給睡了,順便把魔巖道宮的兩個秘籍也騙了。

    他當時口口聲聲說要和妻子和離,然后迎娶魔巖道宮之主。

    人家宮主連掌門之職都打算辭掉,提前退位,跟著上代劍王雙宿雙飛。

    當時的她頂著何等壓力?簡直被千夫所指,整個武道都在罵她無恥,不但毀壞出家人清譽,還毀人家庭。

    結果,李千秋岳父那個渣男得到了秘籍之后,立刻就變了。

    他很委婉的表示:親愛的,我思來想去,還是不能放下我的妻子。要不然我們繼續維持這種情人關系?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

    然后!

    魔巖道宮之主追殺了渣男二十幾年,最終沒能殺掉,反而又被睡了好幾次。

    上代劍王死了之后不久,這位宮主也郁郁而終。

    臨死之前,她拉著新掌門班若的手,說一定要一雪前恥。

    這種情形下,劍王李千秋能夠對班若宗師下死手嗎?

    絕對不能啊。

    自己岳父不但騙了人家師父的感情,身體,秘籍,還有尊嚴。

    打了幾百個回合后。

    班若宗師完全無可奈何,她真不是李千秋對手。

    “你要殺便殺,為何要裝腔作勢?”班若怒道:“明明一代宗師,卻扮成一副老農的樣子給誰看?”

    李千秋無奈道:“班若師妹,我的氣宇軒昂是裝出來的,這老農的樣子才是我真面目?!?br />
    班若更加鄙夷,上一代南海劍王何等豐神俊朗?

    眼前這李千秋,大部分時候就是一個農民,真是辱沒了一代宗師的名頭,根本不配做師公的傳人?

    咦?我為何要喊那個人渣師公?

    李千秋道:“班若師妹,你究竟要到什么時候才肯罷休?”

    班若道:“什么時候你死了,我當然就罷休了?!?br />
    李千秋道:“我現在還不能死,這樣如何?等沈公子治好我的夫人后,我親自去魔巖山道宮,屆時要殺要剮,任由你處置如何?”

    李千秋這邊是在假打。

    但是沈浪這邊可是在真打!

    大劫寺的僧兵太狂熱了,每一招都是同歸于盡。

    盡管沈浪這邊人數占優,但氣勢竟然被壓倒了,傷亡不斷加劇。

    尤其是苦難頭陀。

    之前他何等狡詐怕死?

    而到了大劫宮,整個人就仿佛神功護體一般,一人獨戰三個高手,竟然依舊威風凜凜。

    就仿佛大劫宮真有神靈在庇護這些僧兵一樣。

    這氣勢驚人得無以復加。

    沈浪和阿魯娜娜的聯軍,竟然要吃大虧。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

    火藥爆炸,如同悶雷。

    然后,雪崩發生。

    驚天動地,山崩地裂一般。

    當然!

    大劫宮在山頂上,是不會遭遇雪崩的。

    但整個地面都在劇烈的顫抖,。

    剎那間,真的是山搖地動。

    一陣陣巨響,仿佛地龍翻身一般。

    然后……

    大劫宮剩下的一小半,忽然接連不斷地坍塌。

    “砰砰砰砰……”

    原本還剩下一小半完整的大劫宮,此時完全淪為了廢墟。

    頓時,大劫寺的僧兵驚呆了!

    苦難頭陀也完全驚呆了!

    這……這是為何???

    難道真的是天神發怒了嗎?

    難道今日我大戰大劫宮,遭到天塹了嗎?

    上天???

    你究竟有什么旨意???

    你告訴我???

    告訴我???

    剎那間,大劫寺僧兵的士氣完全一落千丈。

    甚至就仿佛某種充氣的玩具,被扎了一個孔一般,里面的氣瞬間泄掉。

    整個人完全就萎掉了。

    然而,沈浪和阿魯娜娜的聯軍卻氣勢如虹,瘋狂反殺。

    戰局瞬間顛覆。

    變成了一面倒的碾壓。

    大劫寺的僧兵紛紛慘死。

    此時的他們,內心充滿了沮喪和恐懼,已經毫無斗志。

    經過短暫的屠殺之后,剩下的僧兵紛紛逃竄。

    ………………

    “轟隆隆隆……”

    雪崩還在繼續。

    如同無數驚濤駭浪一般,朝著山底下席卷而去。

    整個大雪山,依舊在瘋狂顫抖。

    甚至這一場雪崩,越來越大。

    但是!

    屬于羌王阿魯太的雪崩,已經結束了!

    他的武功太高了,就算雪崩狂滾而下的時候,他的身體依舊牢牢釘在地上。

    然后,整個人無比恐懼,仿佛陷入世界末日。

    面對如此天地之威,任何人都會恐懼,尤其是羌國這種蠻族。

    哪怕阿魯太也不例外。

    不知道過去了多久!

    一切終于結束了。

    眼前又恢復了明亮!

    世界末日結束了?

    天崩地裂結束了?

    這個大雪山還在?我阿魯太也還在?

    再一次睜開眼睛的時候。

    眼前的情景已經完全變了。

    眼前的積雪,幾乎都不見了。

    因為這里是山上,所有的積雪都滾到山下去了。

    原本的大雪山何等美輪美奐,就如同一個仙子矗立世界之殿。

    而如今所有積雪剝落之后,整座山都是猙獰褐色的巖石。

    就仿佛一個人剝去了衣衫,露出了蒼老的身體。

    他的大軍呢?

    直接就不見了。

    整整三四萬大軍,幾乎都不見了。

    全部被雪潮沖走了。

    但還剩下幾千人左右。

    他們之所以活下來,不是因為太強,而是因為運氣太好。

    雪崩發生的時候,他們蹲在了某個角落。雪浪席卷而下的時候,他們被某個大巖石或者被某個溝壑給拯救了。

    但就算活下來的他們,已經完全沒有一點點斗志了。

    天神發怒了,天神發怒了。

    這幾千名羌兵,直接跪在地上拼命叩頭。

    “天神我錯了,我錯了!”

    “天神息怒,天神息怒!”

    而就在此時!

    從山上一群又一群僧兵逃竄下來,如同鳥獸散一般。

    苦難頭陀也逃了!他的整個世界觀都要顛覆了。他一心只想回到大劫宮,想要恢復大劫宮的榮光。然而天神仿佛不歡迎他們?

    苦難頭陀現在只想要離開這里,找一個安靜的地方感悟,收攏自己破碎的心靈。

    見到這些大劫寺僧兵逃竄,羌國的武士也要四下奔逃。

    而就在此時!

    忽然山上傳來一聲大吼:“哪里逃?全部跪著不要動?!?br />
    這聲音其實是大傻發出來的。

    但是經過鐵皮擴音器后,再經過大山的回響,倒仿佛是天神在說話。

    “天神說話了?!?br />
    “天神降旨了?!?br />
    頓時幸存的幾千羌兵,整整齊齊跪在地上。

    “你們可知道為何會觸怒天神嗎?”

    大傻根據沈浪的吩咐,拼命憋著喉嚨。

    但還是沒有什么威勢可言,好在有山體回音。

    “阿魯娜娜才是羌國唯一的王,阿魯太是偽王,然而你們竟敢追隨偽王,追殺真王,這才導致天神發怒,山崩地裂?!?br />
    “阿魯太,現在給你一個機會,你和阿魯娜娜決一死戰?!?br />
    “贏的那個人,就是羌國的真王!輸者,死!”

    這話一出,阿魯太一驚。

    現在天神還要給我機會嗎?

    而就在此時,蘇劍亭沖了上來道:“大王,這是沈浪的陰謀,這是沈浪的陰謀。我們趕緊走,趕緊下山,然后在山下圍堵。阿魯娜娜和沈浪在這山上呆不了多久,一定會下山的,到時候可以將他們斬盡殺絕?!?br />
    上面的聲音再一次響起。

    “阿魯太,我再給你一次機會,想要證明你是不是羌國唯一的王嗎?”

    “上來和阿魯娜娜一戰,勝者為王!”

    頓時,跪在地上的幾千個羌國士兵目光望向了阿魯太。

    那目光的意思非常明白,這是天神的旨意,你難道不去嗎?

    如果你敢退縮,那你還有什么資格成為羌國之王?

    你要是不敢去的話,所有人都會瞧不起你。

    蘇劍亭大聲道:“大王,不能去,不能去??!這是沈浪的陰謀嗎?”

    蘇氏的三個絕色美人,已經有一個不知所蹤,就剩下了蘇莫和蘇裊。

    這兩個女人再一次上來,一人一邊抱住了阿魯太的大腿道:“大王不能去,不能去,這一定是沈浪的陰謀。我們趕緊下山,我們堵住山下出口,將沈浪和阿魯娜娜斬盡殺絕?!?br />
    幾千個羌兵厭惡地望著蘇氏的人,他們的目光緊緊盯著阿魯太。

    若他不去,不配為王!

    羌王阿魯太的手有些顫抖,道:“煙,煙呢?”

    這幾個月,他完全離不開沈浪給的卷煙了。

    事前一根煙,兇猛又無邊。

    事后一根煙,賽過活神仙。

    他一天要抽幾十根,幾乎一根接著一根。

    而且這卷煙也真是神了,抽了一根后整個人都會興奮,仿佛整個世界都在我的掌握一般。

    半天不抽,整個人就會頹喪萎靡,四肢發軟,甚至有些時候會不由自主留下眼淚和鼻涕。

    “我煙呢?”羌王阿魯太再一次問道。

    “沒……沒了?!迸員呷說?。

    怎么會沒有的?

    羌王阿魯太不管到什么地方,都會帶著他的寶貝卷煙,就算飯不吃,也要抽卷煙。

    而剛才雪崩,大雪滾滾而下,把所有的物資全部卷走了。

    包括整整好幾箱卷煙。

    此時,天上的聲音再一次響起。

    “阿魯太,我給你的機會你不要嗎?你想要引發天神再一次發怒嗎?”

    “轟隆隆隆……”

    緊接著,山上又傳來一陣悶雷一般的響聲。

    不過,這仿佛更像是一個警告。

    山崩地裂沒有發生。

    但這剩下幾千名羌兵已經要嚇尿了,直接跪伏在地上一動不動。

    “天神息怒,天神息怒!”

    “大王快去吧,大王快去吧,否則天神就要發怒了!”

    蘇劍亭跪著大呼道:“大王不能去,大王不能去??!”

    兩個蘇氏女人狂抱著羌王大腿,嚎哭道:“大王不能去啊,這是沈浪陰謀,千萬不能去?!?br />
    羌王阿魯太猛地將兩個女人踢飛了出去。

    他已經別無選擇了。

    若是他不敢上去和阿魯娜娜一戰,那就會被剩下所有的羌兵背棄。

    阿魯太大吼道:“你說話可算話?我若戰勝了阿魯娜娜,我就是羌國之王?”

    天上聲音響起道:“對!”

    羌王道:“我和阿魯娜娜,一對一決戰?”

    天上聲音道:“對!”

    羌王阿魯太道:“天神作證?!?br />
    “天神作證!”

    然后,羌王阿魯太道:“所有人起來,跟著我上大劫宮!我和阿魯娜娜一對一決斗,誰贏了誰就是羌國之王!天神為證,萬民為證?!?br />
    頓時,羌王帶著剩下的幾千名羌國武士上山!

    蘇莫和蘇裊顫聲道:“接下來怎么辦?怎么辦?”

    已經擋不住阿魯太了。

    蘇劍亭第一反應是離開大雪山,回稟父親。

    但是他心中又有一個希望,阿魯太武功強大無比,雖然不如父親蘇難,但是打敗阿魯娜娜還是綽綽有余的。

    蘇氏造反,絕對離不開羌國主力。

    “蘇裊,你武功也高,輕功也好,你立刻下山,稟報父親這里的變故?!彼戰Mさ潰骸八漳霉?,你和我上去為大王助陣,萬一沈浪有什么計謀,我們也能識破?!?br />
    “好!”

    蘇裊邁開兩條大長腿,飛奔下山。

    蘇莫,蘇劍亭飛快跟上羌王阿魯太的步伐,上山頂的大劫宮。

    阿魯太武功比阿魯娜娜要更高,這一點眾所周知!

    所以這一戰,他應該會贏的!

    ………………

    大劫宮廢墟廣場上,顯得尤為的安靜。

    沈浪一方的近三千武士,席地而坐。

    羌王阿魯太這邊的四五千武士也席地而坐。

    全場只有三個人站著,阿魯娜娜,阿魯太,還有班若大宗師。

    為啥還有班若宗師?

    因為她是這一場決斗的裁判。

    我明明是來殺李千秋的,怎么莫名其妙成為仲裁者了?

    不過也沒有白來一趟,見到了大劫宮的遺跡,還見到了一場雪崩,算是旅游了。

    “阿魯太,阿魯娜娜,決一死戰,勝者為王,輸者死,天地為證,萬人為證!”

    班若肅穆喊道。

    阿魯太道:“天地為證?!?br />
    阿魯娜娜道:“天地為證?!?br />
    所有觀戰者大吼道:“萬人為證?!?br />
    蘇劍亭和蘇莫兩個人坐在最邊緣的角落,兩個人幾乎無法呼吸。

    羌王阿魯太可以死,但絕對不能現在死。

    現在死了,對蘇氏家族便是滅頂之災。

    一定會贏的!

    阿魯太的武功超過阿魯娜娜太多了。

    而且這眾目睽睽之下,根本不能動任何手腳。

    天地見證,萬人見證之后。

    班若大宗師退開,將決斗場讓給了阿魯太和阿魯娜娜二人。

    整個決斗場,大約有一千平方米。

    阿魯太和阿魯娜娜緩緩推開,兩人間隔三十米的地方停下。

    這二人的武器,幾乎是一模一樣的,都是青龍偃月刀。

    兩個人繞著圓圈行走,目光緊緊盯著對方。

    阿魯娜娜進入了無我狀態。

    我盡管已經懷孕了,而且根本不是阿魯太的對手。

    但是我阿魯娜娜毫無畏懼。

    二傻子沈浪說我會贏,他吹過的牛都實現了。

    大傻相信他,師傅相信他,那我阿魯娜娜就也相信他。

    阿魯太盯著這個妹妹。

    她雖然非常強大,但絕對不是我的對手。

    長長呼了一口氣。

    這一口氣,如同白霜,如同一支劍。

    班若大宗師一聲脆喝道:“開戰!”

    這聲音讓沈浪分神了。

    這么好聽?然后沈浪本能朝班若腰身望去。

    班若宗師的腰真細啊。

    “人渣!”班若第一時間發現了沈浪的目光。

    “殺!”

    決斗場上。

    阿魯太一聲爆吼。

    阿魯娜娜爆吼。

    兩個人,都如同野獸一般,狂舞著青龍偃月刀,瘋狂對沖。

    帶著驚人的氣勢!

    帶著驚人的力量。

    快如閃電!兩個身影交錯而過。

    瞬間,兩個人的青龍偃月刀,瘋狂地斬在了一起。

    這一場命運決斗!

    這一場羌國之王決斗。

    開始!

    然后,結束!

    阿魯娜娜憑借本能,用盡全力一刀斬了出去。

    本以為自己會吐血,本以為刀會斷。

    因為她知道,自己的武功不如阿魯太。

    但是……

    阿魯太的刀斷了。

    羌王阿魯太的身體,直接飛了出去,鮮血狂噴。

    “為什么會這樣?”阿魯娜娜一陣錯愕。

    阿魯太在空中噴血,震驚完全不敢置信。

    “為什么會這樣?我的武功明明比阿魯娜娜強很多,為何退化了這么多?”

    然而,他得不到答案了!

    阿魯娜娜的第二刀帶著雷霆之勢,猛地斬了過來。

    “刷……”

    瞬間,羌王阿魯太被攔腰斬成了兩段!

    鮮血飆射。

    這位野心勃勃的新羌王,剛剛登位不到幾個月。

    直接暴斃!

    全場震驚!

    而沈浪大吼道:“阿魯太已死!從今以后,阿魯娜娜是羌國唯一的王!”

    “抓捕叛逆蘇劍亭,抓捕叛逆蘇莫!”

    沈浪朝著蘇劍亭和蘇莫一指。

    頓時,二人幾乎魂飛魄散!

    ………………

    注:第一更送上!諸位大大,是不是我平時更得太多了,一萬八千字都不算爆了?月票真的求得有些無力,拜求諸位大人出手??!

    謝謝你我他它她的萬幣打賞。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