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ddset即时赔率 > 武俠修真 > 史上最強贅婿 > 第368章:王者無敵!沈浪和矜君!
    (恭喜書城的柏拉圖成為本書新盟主,謝謝)

    沙曼王后聽到之后,頓時不敢置信道:“發生了什么事情?沈浪攻破了我們的大南都城?用全城之人做人質呢?”

    矜君抽出了另外一個紙卷,這上面是沙飲國師寫的密信,非常簡單的一行字。

    沈浪攻破大南城,但又毫無條件退出。

    盡管內容非常簡單,但矜君還是猜出了在大南國都發生了什么事情。

    沈浪仁義而又聰慧!

    了不起,了不起。

    看完之后,他將沙飲國師的密信遞給了妻子。

    沙曼王后驚愕了一下,然后道:“沈浪不是仁義之人,但對我們做出了仁義之事。作為回報,我們放過他家人便是,也不必退兵吧,國家和國家之間,豈能講仁義?這是千載難逢的機會,夫君萬萬不可放棄!為了公公報仇雪恨,滅亡越國,成就百年霸業?!?br />
    矜君又將另外一份密信遞了過去,就是矜君的那份認輸信。

    這下子,沙曼王妃徹底驚呆了。

    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沈浪找到了我們的那個上古遺跡?”

    矜君點了點頭。

    “這,這怎么可能?”沙曼王妃驚聲道:“那個萬蛇窟只有你能夠進去,連我都不可以,如果我單獨一人進去也會被萬蛇咬死。別說一個李千秋,就算是十個宗師進去也死了,沈浪憑什么可以穿過萬蛇窟?憑什么沒有被無數毒蛇咬死?”

    矜君聳了聳肩膀。

    沙曼王后道:“就算沈浪找到了上古遺跡的那個入口,但那個千古算數難題他根本就不可能算出來,現在這個世界上沒有一個人可以做到?!?br />
    矜君道:“南部海域黑石島的那個上古遺跡入口,也是被沈浪破解的,四色定理,我不久之前剛剛研究過,需要幾百名算術大師用幾年的時間才能完成?!?br />
    沙曼王后道:“那個萬蛇窟那個上古遺跡入口難題,比起四色定理如何?”

    矜君道:“看起來更簡單,實際上幾百個算術師用幾年也算不完,需要用掉幾億張紙?!?br />
    沙曼王后道:“也就是說,確實無人能夠解出?但沈浪解答了出來?”

    矜君點頭。

    沙曼道:“此人,真是一個鬼才!”

    矜君嘆息道:“重新寫一份密信給蘇難和南宮傲,立刻停止一切進攻,原地待命?!?br />
    沙曼王后點了點頭,然后將剛才寫好的密信焚燒了,重新寫了兩份密信,綁在飛鴉的腿上,放飛出去。

    “飛鴉畢竟不保險,另外派遣使者去蘇難和南宮傲軍中,傳達命令?!癟婢值?。

    “好!”

    沙曼王后擬定了新的旨意,然后矜君蓋上了大印,交給兩隊沙蠻族騎士狂奔而出。

    然后矜君嘆息一聲道:“終于要和這個人見面了?!?br />
    沙曼王后道:“夫君,難道你就甘心這樣放棄嗎?”

    矜君笑道:“滅了越國,能夠成全我的威名,能夠報仇雪恨,而且還吃到了一塊巨大的肥肉。而一旦失去那個上古遺跡,我們幾乎會失去所有?!?br />
    沙曼王后沉默。

    矜君之崛起,名揚天下,創造了一個又一個神跡。

    靠的是什么?智慧,胸懷,魄力。

    但更重要的就是上古遺跡里面的那些知識。

    這兩年之間內。他幫助鬣狗部落,教給他們上古馴獸知識,使得他們強大了起來。

    他幫助毒蛇部落,使得薩滿們可以控制更多的毒蛇,而且利用蛇毒制造了許多藥物,拯救了無數人的性命,而且使得很多人都變得強大了起來。

    他幫助神弓部落,幫助大象部落。

    他無數次調解了部落之間的爭端。他發現了幾條暗河,帶領沙蠻族武士大量捕魚。他從上古遺跡中拿出了許多種子,尤其是地瓜和藥材種子。

    解決了沙蠻族的饑荒,延長了沙蠻族人的性命。

    矜君之所以統一了沙蠻族,靠的不是殺戮和暴力。在無數沙蠻人心中,他簡直就是無所不能的神。

    而這些奇跡,大部分都是依靠上古遺跡完成的。

    這還僅僅只是開始,接下來大南國走向文明和強盛,依舊需要這個上古遺跡。

    “要不然,恢復到之前的條件?割讓天南行省南部五郡?”沙曼王后道。

    矜君一笑,沒有說話。

    “做好迎接準備吧,大概四五天后,沈浪就要來了?!癟婢潰骸拔藝媸嗆悶詿?,越國風光,此人獨占八成,何等精致之人???”

    …………………………

    玄武侯爵府!

    金木蘭率領三千第二涅槃軍遠征南甌國都,城堡頓時空虛了下來。

    作為主帥的南宮傲當然發現了這一點,但是他非但沒有冒進攻擊,反而更加保守地防御。

    他覺得這可能是一個陰謀。

    不僅如此,他還派出了幾十波斥候刺探周圍,唯恐遭到偷襲。

    結果很快從南甌國都城傳來了消息。

    金木蘭率領三千精銳偷南甌都城,失敗但卻幾乎毫發無損突圍。

    頓時南宮傲驚呆。

    他知道沈浪很瘋狂,但沒有想到金木蘭也這么瘋?

    竟然帶著三千人就去打南甌都城了?

    這樣一來玄武侯爵府豈不是無比空虛了?

    他頓時和沙延主帥進行商議,要不要趁機進攻?

    他們手中還有近三萬大軍,其中一半是越國降軍,還有一半是南甌仆從軍。

    這一商量不要緊。

    沙延主帥的意見是直接干。

    然后,南宮傲又出動了兩萬大軍攻打玄武侯爵府。

    結果依舊……非常慘烈。

    玄武侯爵府內雖然只有八百名第二涅槃軍,但還有三千多名金氏私軍,他們并沒有神奇的射術,但他們有神奇的強弩。

    這些強弩力量巨大,幾乎不亞于二石弓。

    金氏的私軍根本就上不了弦,還需要用專門的工具。

    盡管射速很慢,但卻威力驚人。

    如果是南宮傲聯軍的第一波攻城,那說不定玄武侯爵府就危險了,那個時候攻城軍隊士氣恢弘。

    但是現在?

    經過了兩次的屠殺之后,南宮傲麾下軍隊的士氣已經差到了極點。

    兩萬多人,傷亡了三千多人后,士氣再一次崩潰逃跑。

    南宮傲攻打玄武侯爵府再一次慘敗。

    主帥沙延恨不得大開殺戒,把這些越國降軍殺光。比起沙蠻族武士來說,這群人實在是太弱了,毫無斗志,簡直就是戰士的恥辱。

    于是,哪怕知道第二涅槃軍主力不在城內,南宮傲也徹底失去了攻打玄武侯爵府的能力。

    ……………………

    比起玄武侯爵府,陽戈城的局面就無比險惡了。

    差不多在十天之后,城衛軍體內黃金龍血的效果就開始急劇地消退。

    當然,比起之前來說,他們力量依舊強大了很多。

    但最先消失的是膽氣和斗志。

    回憶起當時在戰場上的勇敢,竟然有一種噩夢的感覺。

    一陣陣匪夷所思。

    天!

    那個瘋狂的人真的是我嗎?

    我什么時候變得這么不怕死了?

    當然,并不是說他們直接從勇敢無比變成了膽小如鼠。

    他們還沒有退化到那個地步。

    事實上他們先表現出來的是沮喪。

    不再慷慨激昂,但也不是很畏懼,只是陷入了一種自我懷疑的萎靡狀態。

    好像之前所有的興奮和激昂全部都透支了。

    軍中的士氣,也漸漸地在下降。

    因為他們已經和沙蠻族主力打過了,知道對方是何等的強大。

    而就在這個時候,蘇難開始了小規模的試探性攻擊。

    前面幾次都被第一涅槃軍擋了下來,這三百人勇不可當。

    而且這三百個第一涅槃軍穿的鎧甲和城衛軍一模一樣,這一開始甚至讓人懷疑城衛軍身上黃金龍血的效果根本就沒有消退。

    但經過了三次的試探性攻擊后,蘇難還是發現了。

    他完全確定,城衛軍的斗志和戰斗力正在急劇地下降。

    這個時候他反而停止了試探性攻擊,繼續保持圍而不攻。

    他在等。

    等黃金龍血效果差不多完全退盡的時候再攻城。

    二月十五日!

    蘇難迎來了一個老熟人,隱元會的說客舒亭玉。

    他讓蘇難暫停攻城,越國可能和矜君進行全新的談判。

    蘇難驚訝。

    新談判?

    矜君怎么可能會答應?

    當初可是寧元憲主動拒絕矜君的善意。

    舒亭玉說局面有變。

    而且非常隱晦地告訴蘇難,現在他最應該做的就是派遣大軍支援南宮傲,借機滅掉玄武侯爵府報仇雪恨。

    祝氏轉變態度支持寧岐一事,還是一個秘密,蘇難還無從得知。

    但他是一個政治敏銳度非常高的人,從舒亭玉言語中聽出了一些話外之音。

    接下來,蘇難又迎來了一個說客。

    這次就非常明顯了,武安伯爵府世子薛磐。

    他給的條件就更加誘人了。

    一旦蘇難停止北上,派軍支持南宮傲去滅了玄武侯爵府。那么之前的鎮遠侯爵府,蘇氏家族的領地,甚至整個鎮遠城全部都歸蘇難所有。

    也就是說蘇難失去的東西全部都可以拿回來,而且更多。

    他的封地比之前還要大一倍都不止。

    蘇難當時就冷笑說:“我若不北上,吳王大軍南下,滅越國之功就歸了吳王,和我大南國就沒有什么關系了?!?br />
    舒亭玉笑道:“吳王未必南下了?!?br />
    這話一出,頓時讓敏銳的蘇難看出了端倪。

    他是何等老辣?之前可是越國朝堂的巨頭之一。

    他立刻判斷出,三王子寧岐要上位。

    隱元會轉變了立場,甚至祝氏家族也轉變了立場。

    一旦這兩個龐然大物向吳國施壓,那吳王可能就真的不開戰了。

    若吳王在大炎帝國的壓力下不出兵攻打越國,那么他蘇難就有麻煩了。

    接下來越國北邊的大軍很可能就會南下防守國都,蘇難手中的幾萬大軍,可能就要面對兩倍以上的守軍。

    雖然舒亭玉沒有明說,但意思非常明顯。

    只要蘇難停止北上,停止攻打陽戈城,轉而去滅玄武侯爵府,那他的蘇氏家族就可以自立。

    當然那樣一來,他就算是背叛矜君了。

    所以舒亭玉既是引誘,又是離間他和矜君之間的關系。

    蘇難思考了不到一個時辰。

    按照計劃,他是打算二月二十五日全力攻打陽戈城。

    但現在必須改變計劃了。

    二月十九,全軍出擊,拿下陽戈城,然后立刻北上攻打越國都城。

    不能給吳王反悔的機會,不能給寧岐成功的機會。

    他的思維和之前矜君的想法,幾乎一摸一樣。

    還真算是君臣同心了。

    蘇氏自立?

    他當然很心動。

    但現在蘇氏就剩下他蘇難一人了。

    沒有家族子弟,沒有嫡系軍隊,就算有再大的封地又怎么樣?

    蘇氏想要強大,必須先枝繁葉茂起來,

    一棵大樹根扎入土地越深,才能變得粗壯。

    否則,一切都是空中樓閣。

    蘇難堅信,蘇氏家族再一次崛起的希望在大南國。

    ……………………

    二月十九日!

    蘇難麾下的四萬七千大軍,再一次集結。

    三萬大軍列陣。

    幾十具投石機,幾十具巨型強弩,再一次開始狂轟濫砸。

    這一次,蘇難志在必得。

    一定要在半日之內,徹底拿下陽戈城。

    陽戈城之戰,再一次爆發。

    ……………………

    陽戈城內。

    苦頭歡大驚。

    發生了什么事?

    按照預料,蘇難不應該在這個時候攻城,而應該再延遲幾天,等到黃金龍血的效果徹底退去。

    肯定是發生了什么變化。

    “轟轟轟……”

    投石機的巨石砸在城墻之上,發出一陣陣巨響。

    整個陽戈城再一次顫栗。

    此時城內的情況已經不一樣了。

    半個月前蘇難第一次攻城投石機狂轟爛砸的時候,不但沒有讓城衛軍恐懼,反而讓他們更加興奮。

    沈浪、苦頭歡等人真的是廢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壓制住他們的狂野,否則他們要沖上城頭面對巨石表現自己的勇敢,要沖出去和蘇難決戰。

    那種勇敢毫不畏死的精神,簡直見所未見。

    而這一次,蘇難再一次攻城的時候。

    城衛軍武士面孔一陣淡漠,臉色蒼白,微微有些發抖。

    沒有人逃跑,但每一個人都很沮喪失落,仿佛要抑郁了一般。

    之前沈浪的藥物仿佛徹底透支了他們的精神。

    他們依舊服從命令,但已經不是發自內心地充滿戰斗欲望了。

    苦頭歡響起了沈浪之前說過的話。

    “寧政殿下,局面要崩潰了!一個時辰后,蘇難大軍就要正式攻城了,而這一次絕對守不住了,陽戈城一定會淪陷!”苦頭歡道:“蘇難大軍攻陷了陽戈城后一定不會停留,會立刻北上攻打天越城。所以……您換上普通人的衣衫,去沈公子為您準備的地下密室躲起來。等蘇難大軍離開之后,您再秘密前往玄武侯爵府,出海去怒潮城?!?br />
    寧政道:“那你呢?”

    苦頭歡道:“我是戰場的最高將領,怎么可以逃跑,當然是要和兄弟們同生共死?!?br />
    寧政淡淡道:“你為了我越國而戰死,為了寧氏的江山而死。我作為寧氏的子弟,哪有逃跑的道理?!?br />
    苦頭歡激動道:“殿下,這一戰沒有希望的,一定會輸,陽戈城一定會覆滅,城衛軍一定會全軍覆滅。我是一個直人,是一個腦筋轉不過來彎的人,我是這支軍隊的主帥,我真的做不到拋下軍隊而逃。但是您可以,留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br />
    “我也是一個直人,我也是一個死腦筋?!蹦潰骸氨鶩?,我是新的平南大將軍。讓我拋下軍隊自己逃跑,我也做不到?!?br />
    苦頭歡高聲到:“殿下,但是您的犧牲沒有意義。您應該去怒潮城,還有東山再起的機會?!?br />
    寧政搖搖頭。

    苦頭歡道:“要不然您先躲起來,然后用最快速度去國都,組織國都防御戰?”

    “不要自欺欺人了?!蹦潰骸笆裁炊疾灰盜?,要死就一起死,我的戰場在陽戈城,我若逃走,如何向他們交代?”

    寧政一指這些城衛軍。

    “要死,一起死!”

    寧政猛地拔劍!

    此時,原本無比低落沮喪的城衛軍內心的火焰仿佛又被點燃了。

    這次不再是沈浪的藥物,而是寧政同生共死的氣概。

    “百年以來,我寧氏王族再無一人死在戰場之上,很多人懷疑我寧氏家族已經沒有了血性,尤其是太子寧翼的投降,讓整個天下都覺得我寧氏王族全部都是窩囊廢?!蹦納粲行┧謊?,但不再結巴。

    “出戰之前,父王就曾經跟我說,他絕對不會活著做亡國之君,當敵人攻破國都的那一刻,就是他的死期?!?br />
    八千多名城衛軍抬起頭,望著寧政!

    寧政緩緩:“君王死社稷,那我這個君王之子,戰死在沙場上也很好!很好!就算我越國亡了,也能夠向整個天下證明,我寧氏王族血性猶存!諸君,今日就隨我一起,戰死沙??!”

    “我寧政今天就算死在這里,也值了!”

    “戰死沙??!”

    寧政高呼。

    剎那間,仿佛祭天大典上那個充滿震撼力的天選之子又回來了。

    “戰死沙??!”

    寧政的聲音越來越高,越來越充滿了強大的穿透力。

    哪怕沒有天魔音訣,卻依舊震撼人心。

    “戰死沙??!”

    哪怕作為女子的武烈,咸奴等二百名女壯士,齊聲高呼。

    “戰死沙??!”

    八千多名城衛軍激烈高呼。

    他們體內的熱血,仿佛再一次被點燃!

    半刻鐘后!

    蘇難大軍的投石機攻擊結束了。

    沙蠻族主力大軍,要開始攻城了!

    寧政身先士卒,來到了城頭之上。

    苦頭歡,寧氏十兄弟,武烈咸奴等二百女壯士,八千多名城衛軍,全部進入防守位置。

    “攻城!”

    蘇難一聲令下!

    兩萬沙蠻族武士再一次瘋狂沖鋒!

    慘烈無比的攻城戰,再一次開啟!

    廝殺震天。

    血流成河!

    ……………………

    半個時辰后!

    城墻之下,尸體無數。

    蘇難有些驚了。

    黃金龍血的效果不是已經退了嗎?

    城衛軍的士氣應該已經非常低落了???

    為何還如此毫不畏死?

    上一次城衛軍的勇敢,是瘋狂的。

    而這一次城衛軍的勇敢,是帶著死亡的意志,冷靜而又堅定。

    蘇難想象中一面倒的屠殺并沒有發生。

    相反,沙蠻族武士依舊傷亡無數。

    但是也可以清楚看出。

    越國城衛軍的戰斗力是下降了。

    因為他們砸下來的石頭小了,需要兩個人抬著滾木砸下來。

    巨大的油鍋,也需要兩個人一起抬了。

    但是戰斗的意志,竟然仿佛沒有減弱。

    寧政作為王子,廝殺在第一線,已經渾身浴血。

    蘇難嘆息,真是應了那一句話。

    將是兵之膽!

    一支抱著必死決心的軍隊,哪怕戰斗力下降了,依舊是一支強大的軍隊。

    這一戰,傷亡大了。

    但是,他已經沒有退路。

    “繼續攻城,全力壓上!”

    驚天的戰鼓聲響起。

    沙蠻族武士再一次潮水一般的攻城。

    一刻鐘后!

    沙蠻族武士終于爬上了城墻。

    短兵相接,白刃戰開始!

    黃金龍血效果退去六七成后,城衛軍的力量和速度都減弱了不少。

    此時,他們戰斗力已經遠不如沙蠻族武士,勉強可以用裝備扳回一城。

    但,他們還有燃燒的斗志。

    不過……

    還是落入了下風。

    隨著沙蠻族武士沖上來越來越多,城衛軍的傷亡急劇增加。

    蘇難松了一口氣。

    這一戰,盡管和想象中的不一樣。

    但是,依舊要贏了,只不過付出的代價大了許多。

    寧政了不起!

    而此時的寧政,已經傷痕累累。

    苦頭歡在邊上幾乎都護不住他了,寧元憲派來?;に母呤?,此時也傷亡慘重。

    寧政大口喘息著。

    看著涌上城頭的沙蠻族武士越來越多。

    最多還能堅持半個多時辰,就要全軍覆滅了。

    陽戈城要失守了。

    “父王,我沒有讓你失望,我為您戰斗到了最后!”

    “我為寧氏王族,爭奪了最后一份榮耀!哪怕是死亡的榮耀!”

    然后,寧政一聲爆吼。

    “殺!”

    拖著傷痕累累的身軀,更加瘋狂地殺了上去。

    而就在這個時候!

    一只黑色的信鴉俯沖而下,直接落在蘇難妻子的手臂上。

    蘇難妻子喂了它一塊肉,和它親昵了一會兒,然后解開它腳上的小信筒,抽出里面的密信,遞給丈夫。

    蘇難打開一看。

    這是王后親筆寫的,蓋著矜君的大印。

    用專門的文字密碼寫出來的。

    蘇難輕而易舉地解讀了出來。

    “蘇公,停止攻城,等待新命令,情形有變,巨變!”

    這是矜君的旨意。

    矜君是一個天才,他給每一個統帥寫的密旨都用不同的文字密碼。

    出了他和沙曼王后以及當事統帥之外,沒有人讀懂。

    這旨意無法偽造。

    蘇難內心顫抖。

    再有最多一個時辰,陽戈城就要拿下來了。

    寧政和他的城衛軍就要全軍覆滅了啊。

    這個時候停止攻城?

    真的是萬萬不甘啊,他做夢都想要滅掉越國,想要親眼看到寧元憲死在他的面前。

    現在竟然要放棄?

    究竟發生了什么事?

    難道是寧岐和矜君達成了新的停戰協定?

    不,不可能!

    蘇難了解矜君,就算要和寧岐停戰,也要徹底將天越城滅了之后再談。

    絕不可能連陽戈城都還沒有拿下來就停戰,那豈不是顯得大南國無能?

    沈浪?

    難道是沈浪的原因?

    對,一定是他,一定是他!

    沈公子,如果真是你的話,那你還真他么了不起???

    深深吸了一口氣,矜君的旨意不能違抗。

    蘇難大吼道:“鳴金收兵,鳴金收兵!”

    鉦聲響起!

    蘇難鳴金收兵。

    全場錯愕!

    沙蠻族武士先是驚呆了。

    我們就要贏了???為何要撤退?

    不,我們絕對不退。

    我們要將越國人斬盡殺絕,我們要滅了這座城池。

    沙蠻族武士竟然置若罔聞。

    蘇難暴怒,用盡內力嘶吼道:“矜君有旨,暫停攻城,收兵,收兵!”

    頓時間,沙蠻族武士停了下來。

    蘇難怒吼道:“全部給我滾下城來!”

    矜君在沙蠻族武士眼中如同神明一般,聽到竟然是矜君的旨意。

    他們就不敢再違背了。

    充滿不甘而又敬佩地望著這群越國城衛軍。

    你們這群人厲害,算是我們沙蠻族唯一看得起的軍隊。

    然后,沙蠻族武士潮水一般退去。

    依舊和上次一樣,直接從城頭上跳下去。

    真牛逼。

    短短一刻鐘。

    城頭上的沙蠻族武士消失得無影無蹤。

    剩下的幾千城衛軍驚詫。

    發生了什么事?

    我們明明已經做好準備戰死了???

    為何他們忽然又走了。

    寧政和苦頭歡對視一眼,先是一絲疑惑。

    然后,兩人的眼睛中漸漸露出了激動和狂喜。

    “沈浪成功了!”

    “沈公子成功了!”

    苦頭歡頓時高呼道:“沈公子萬歲!”

    “沈公子萬歲!”

    咸奴忽然高呼:“沈公子,我愛你!”

    呃!

    蘭氏十兄弟一愕?

    天?我大哥蘭瘋子莫非真的要綠了?

    緊接著,一百多名女壯士整齊高呼。

    “沈公子,我愛你!”

    這是粉絲愛偶像,千萬不要誤解。

    ……………………………………

    二月二十三日!

    南甌都城裝扮一新。

    天可憐見,矜君入主南甌都城之后,從來都沒有裝點過這個城池,始終都是灰頭土臉的。

    現在竟然掛上了燈籠,貼上了紅紙。

    這是要迎接哪個大人物???

    矜君帶著妻子,親自來到南甌都城之外迎接。

    他臉上始終帶著笑容,反而妻子沙曼絕美的面孔充滿了不耐煩。

    一直到了下午!

    來的那個大人物終于出現了。

    竟然是一個超級小白臉。

    他這個出場儀式太別致了。

    大傻背著一只藤椅,藤椅上坐著沈浪,他甚至還遮著一把傘。

    南甌國的陽光太毒辣了,要注意防曬,這半個多月來都有點點曬黑了。

    美男子保養皮膚,第一就是要防曬,其他都是其次。

    “夫君,他就是沈浪?”沙曼王后道。

    矜君道:“肯定是了?!?br />
    沙曼王后道:“不知道為什么,我看到他第一眼,就想要揍死他?!?br />
    矜君道:“那我就放心了,他實在是太英俊了?!?br />
    大傻狂奔到矜君面前,將沈浪放了下來。

    “沈浪,拜見大南國主!”

    “沙矜,見過沈浪賢弟?!?br />
    沈浪雙手送上那支木劍,就是他從上古遺跡拿到的木劍,這算是矜君認輸的證據。

    “原物歸主?!?br />
    矜君道:“就給賢弟做一個紀念吧?!?br />
    沈浪道:‘這太陽真毒,熱死人了,我們趕緊入城吧。矜兄,南甌城里面有冰嗎?’

    矜君一愕,搖頭道:“對不住,還……真沒有?!?br />
    他的生活真沒那么奢侈,雖然貴為大南國主,但是生活待遇還不如越國的一個小貴族。

    “不過,有一口深井,水挺冰涼了,我為賢弟準備了甜瓜,已經浸在井里半天了,勉強解解暑?”矜君道。

    “成!”

    ………………

    一個時辰后!

    沈浪洗完澡,換完了衣服,恢復了英俊瀟灑的模樣。

    吃著甜瓜。

    哇,真是甜啊。

    沙蠻族的甜瓜無敵了,這哪里來的?

    不知甜瓜,還有各種水果,吃得沈浪非常過癮。

    “矜兄,過去這二十天可把我累得夠嗆,奔波大幾千里啊,都顛簸都瘦了?!鄙蚶嗣雷套毯攘艘豢諂咸丫?。

    矜君注意到他說的是顛簸,而不是奔波。

    這意思是,他就沒走過路,全部是被人抬著走的?

    “辛苦,辛苦!”矜君道:“嘗嘗這蜂蜜酒,用荔枝蜜釀造的?!?br />
    沈浪接過來一飲而下。

    果然好喝,妙極了。

    “矜兄,我有一個非常隱私的問題,不知道方不方便問?”沈浪道。

    矜君頭皮有點發麻:“賢弟,如果是太隱私的話,那就算了?!?br />
    沈浪道:“上古遺跡入口的那個題目,我覺得你應該做不出來???你怎么知道答案,怎么開啟這個入口的?”

    “哦,原來是這個問題啊?!癟婢閃艘豢諂?,他還擔心沈浪問別的隱私問題,比如關于他和沙曼夫妻之間的秘密之類。

    “我解答不出來,但是有人給我留下了答案?!癟婢苯亓說鋇?。

    沈浪一愕。

    雙重驚愕。

    首先是矜君竟然如此坦白,這樣的秘密也直言相告?

    第二重驚訝,究竟會是誰???上古遺跡啊,肯定要獨占的啊,竟然共享

    “誰???那么大方?”沈浪驚訝。

    矜君道:“我原本也不知道是誰,因為他沒有留下姓名。后來我看到了姜離陛下的真?!?br />
    “姜離帝主?”沈浪道:“他先發現沙蠻族內的那個上古遺跡?然后解開了那個答案,并且把答案寫出來了?留給后人進去?”

    矜君點了點頭。

    “還不僅僅如此,進入上古遺跡之后,姜離陛下已經探索了一部分。很多上古典籍,他都已經解譯出來了,而且將很多寶貴的東西分門別類放在那里。而且他還專門寫了一本書,告訴后人怎么破解這些上古典籍,我幾乎坐享其成?!癟婢潰骸吧蚶訟偷?,原本如同喪家之犬逃往沙蠻族,內心是充滿怨恨的。但是在上古遺跡中,我被姜離陛下的心胸震撼了,我雖然不成器,但也要學他一學?!?br />
    “所以,在上古遺跡中,你的精神得到了陶冶和升華?你成為了沙蠻族敬仰的矜君?”沈浪道。

    矜君道:“不敢這么講,我只是努力想要學習陛下的一絲皮毛而已。當然我沒有他那么霸氣,氣吞萬里如虎?!?br />
    沈浪道:“現在很多事情,我明白了?!?br />
    接著下來,沈浪擦拭雙手,正色道:“矜兄,退兵如何?你的軍隊正式從越國退出來?保持越國的領土完整性,簽訂停戰協定?!?br />
    沙曼王后在邊上道:“停戰可以,依舊維持之前的條件,割讓南部五郡!”

    但是她還沒有說完。

    矜君阻止了她,他望著沈浪道:“好,就依賢弟的,我會下旨讓蘇難和南宮傲的大軍全部退出越國土地,正式停戰!”

    ……………………

    注:八千多字送上,咬緊牙關寫出來,我去睡覺了!拜求支持和月票,糕點感恩涕零!

    謝謝一江春水花流去三萬幣打賞,謝謝小雙大雙,究極無敵咸魚王,小高小核桃,萬幣打賞。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