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ddset即时赔率 > 武俠修真 > 我師叔是林正英 > 第426章 你這是在看低我張某人!
    這次道門交流盛會,并不在中原地區,而是在津門。

    離合川縣還頗為遙遠,所以確定了要參加之后,諸葛孔平立即就回家收拾行李,與妻子王慧告別后,就準備和張敬一起出發了。

    “爹,我也想去,你把我也帶上吧!”

    諸葛小明聽聞此事,連忙自告奮勇的說道。

    年輕人嘛,總是想多出去走走,看看外面的世界到底是怎么樣的,對一切都充滿了好奇。特別是當今這個年代,交通不方便,要出趟遠門很難得。

    再加上這次又是牽扯到整個北方、乃至當今天下道門的盛會,會來聚集諸多厲害的、有名的人物,諸葛小明就更是心生向往,想要去見識一番了。

    可惜,諸葛孔平這次卻并不想帶上自己兒子,毫不猶豫地拒絕道:“不行。參加盛會的都是道門前輩,煉師境以上才有資格,你小子有能和這些前輩們交流心得體會嗎?還是在家好好修煉!等以后境界上去了,有的是機會參加!”

    諸葛小明解釋道:“我只是去幫爹你打下手??!比如……”

    說著頓了頓,他趕緊過去將諸葛孔平收拾好的行李背在身上,道:“有我在,爹你就不用勞累了?!?br />
    以往每次有行動的時候,諸葛小明都會幫諸葛孔平打下手,負責‘后勤’工作,他心里還是有點逼數的。

    可惜這次諸葛孔平不領情,一把將行李從諸葛小明身上拎下來,提在手中,道:“用不著,你爹我還沒老得連這點東西都拎不動,我自己來。你就在家好好待著?!?br />
    諸葛小明見狀很氣餒。

    看來他爹這次是準備‘過河拆橋’,鐵了心不帶他一起出門了。

    這時活潑可愛的諸葛小花小跑過來,挽諸葛孔平的手臂撒嬌道:“爹,你把我帶上好不好?我也想去交流會看看,見見世面?!?br />
    平時諸葛小花這個女兒就是諸葛孔平的心頭肉,向來都是捧在手心,有什么要求都會盡量滿足的。

    可惜這次不一樣。

    諸葛孔平看著女兒撒嬌的請求,眼神中明顯有些糾結,不忍拒絕,很想答應帶著她一起去。

    剛才諸葛小明提請求的時候,他可沒有這種糾結。

    但他最終還是摸摸諸葛小花腦袋,搖頭道:“乖女兒,下次。下次有機會,爹一定帶你去?!?br />
    諸葛小花聞言跺跺腳,嘟嘴道:“三年前你參加交流會的時候,我也想去,你那時候說我太小,下次帶我。現在我已經長大了,你又說下次。三年之后又三年,三年之后再三年,再等下去,就十年了老爹!到時候我說不定都嫁人了!”

    聞言,旁邊的張敬差點沒笑出聲。

    諸葛道友這女兒,還挺逗的??!

    諸葛孔平聞言也有些尷尬,只好換了個方式說道:“這次交流會地點在津門,距離合川縣路途遙遠,你媽是不會讓你出這么遠門的。如果你要是能說動你媽,同意你跟我去這么遠,我就帶你去?!?br />
    諸葛小花當即就像霜打的茄子,蔫了。

    她媽是個老古董,傳統女性,肯定不會同意她一個姑娘家家,出門這么遠的。

    她現在明明年紀還小,就恨不得給她找個婆家嫁了。

    旁邊諸葛小明見狀興奮地道:“我我我我!爹,我去找我媽說,我出遠門她肯定同意!”

    “你一邊去!”

    諸葛孔平沒好氣地瞪了一眼自己兒子。

    諸葛小明頓時委屈得不行,抱怨道:“憑什么??!我到底是不是你親兒子??!待遇差別為什么這么大!”

    諸葛孔平都懶得解釋。

    搞定了女兒后,就和張敬出門了。

    張敬對此也沒多想,覺得很正常。

    諸葛孔平之所以不帶他的兒女一起出門,估計一來是覺得太遠,二來這次交流會不同以往,不但南北道門合流,而且還有一批東洋高手到來,興風作浪,指不定有什么危險。

    把兒女留在家里,為了以防萬一。

    但萬萬沒想到……

    ……

    ……

    離開合川縣,張敬本來是跟著諸葛孔平走,讓諸葛孔平帶路。

    畢竟諸葛孔平熟悉路線。

    但走著走著,張敬感覺路線有點不對勁。

    雖然他們也算是在朝著津門的方向前進,但卻并不是最近的直線路徑,而是在繞遠路!

    張敬心里納悶,諸葛道友難不成是個路癡,沒有方向感?

    就在他準備提醒的時候,哪知道諸葛孔平開口了。

    他這么做,是有原因的。

    “張道友,距離交流會還有將近一個月的時間,完全來得及,咱們不用太著急哈?!敝罡鸝灼椒逝值牧承γ忻械乜醋耪啪?,嘿嘿說道:“我想在去津門之前,先去一個地方?!?br />
    原來是這樣。

    張敬點點頭,問道:“沒問題啊。咱們先去什么地方?”

    反正他也不著急,一路多走走也好。

    “邙山?!敝罡鸝灼交卮鸕?。

    張敬愣了愣,訝然道:“這……繞得有點遠了吧?諸葛道友你是去邙山有什么事情?”

    邙山這個地方張敬也有所耳聞。

    又稱北邙山,這座山脈不小,東西橫貫數百里,最著名的就是這座山脈似乎是‘風水寶地’。

    當然,并非活人的風水寶地,而是對于死人來說,是風水寶地。

    上千年來,埋葬在邙山的王公大臣數不勝數。

    所以這座山留下了‘北邙山頭少閑土,盡是洛陽舊人墓’的絕句。

    如果是繞一點遠路還好說。

    可是合川縣是在津門和北邙山之間。

    也就是說,邙山和津門根本不在一個方向上,而是相反的,去北邙山就是南轅北轍!

    諸葛孔平肥胖的臉上,忽然有些泛紅,眼神中流露出不好意思的神色。

    咳嗽一聲,故作正經,讓自己表現得理直氣壯一點,點頭說道:“那啥……的確是有事情。我有個師妹,叫白柔柔,就住在邙山?!?br />
    嘶……

    張敬眼睛瞇了瞇,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

    在合川縣住的一個多月,張敬因為多次拜訪諸葛孔平,還在他家里吃不過不少次飯。

    所以對于諸葛家的八卦,也是有所耳聞。

    其中就有關于諸葛孔平白柔柔的。

    張敬不止一次聽王慧提起過白柔柔,每次都是憤恨不已,她始終覺得諸葛孔平和他師妹白柔柔之間有不可告人的秘密,每次都用這個來擠兌諸葛孔平。

    而諸葛孔平每次都喊冤,說他和師妹之間清清白白,妻子王慧完全就是空口白牙污人清白!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張敬每次聽完都是笑笑,大體上來說他是相信諸葛孔平的。

    女人嘛,性格多疑很正常,每天懷疑這個懷疑那個。

    王慧雖然精通易經八卦,是有名的大師,但終究也是個中年婦女。

    可現在,張敬不得不推翻自己之前的看法了。

    諸葛道友和他師妹之間,看來還真是有一腿??!

    而且張敬忽然又想到,在出門之前,諸葛孔平千方百計的不要他兩個兒子女兒跟著,似乎也飽含深意,布局很早??!

    要約會老情人,當然不能讓女兒和兒子跟著了!

    要是回去,兒子女兒轉頭就告訴他妻子,他不得死翹翹?

    牛皮!

    真是沒看出來。

    看上去很老實的一個胖道友,濃眉大眼的,沒想到肚子里花花腸子倒是挺多!

    “咳咳……”張敬也咳嗽了一聲,說道:“諸葛道友是思念師妹,想去見見,也是合情合理,不用不好意思。放心,這件事我會守口如瓶,不會告訴王大師的。至于邙山,我就不去了,我們約定一個地方,諸葛道友你去了邙山之后,再來找我碰頭就行了?!?br />
    張敬可沒有做電燈泡的習慣。

    人家師兄師妹久別重逢,干柴烈火。自己一個外人,何必去找不自在呢?

    “哎哎哎!”諸葛孔平聽到張敬所言,胖臉更加通紅了,連忙擺手道:“張道友,你誤會了!誤會了!我和師妹,是清清白白的!絕對不是我妻子說的那樣,也不是張道友你想的那樣?!?br />
    清清白白還需要撇開老婆孩子,偷偷去幽會?

    我信你個鬼!

    但這種家務事,張敬也沒興趣多過問,只是笑笑道:“嗯,我相信諸葛道友是清白的。只不過我和令師妹不熟,不好前去打攪?!?br />
    諸葛孔平臊的不行,支支吾吾半天后,才理清了思路,紅著臉鄭重解釋道:“張道友,我可以發誓,我和師妹之間,真的沒有齷蹉的事情發生!最多……最多也就是有過愛慕,但也是發乎于情止乎于禮,絕對沒有逾越禮儀道德!”

    “我妻子平時戒心太重,所以才會懷疑我和師妹之間關系不正當。自從我成親之后,就和師妹見過幾次面而已?!?br />
    “這次去邙山,的確是想見見師妹,但更重要的,還是想帶張道友你過去看看!”

    看著諸葛孔平認真的樣子,張敬一時也有些拿不準了。

    納悶地問道:“帶我過去看看,這事什么說法?和我有什么關系?”

    “是這樣的?!敝罡鸝灼澆饈偷潰骸氨壁講⒉皇鞘裁捶縊Φ?,但我師妹卻已經長期在那里住了十幾年,就是因為她發現了北邙山上一座千年古墓!里面封印了很可怕的怪物!這個怪物如果破開封印跑出來,就算我們師兄妹二人聯手,也沒有信心能夠抵擋。這些年來,我們也沒有找到好的辦法。所以我師妹她,才會浪費自己的大好年華,長時間居住在北邙山上,目的就是為了鎮守封印,不讓里面的怪物破封而出!”

    “不過,自從見識了張道友你強大的實力之后,我覺得應該可以斬殺這千年古墓之中的怪物,永絕后患!”

    “所以我想請張道友你去北邙山看看,是否可以對付這怪物。若是能的話,我師妹也就可以從這泥潭中解救出來,不用在北邙山上白頭到老了?!?br />
    說完。

    諸葛孔平眼神真摯又充滿懇求的看著張敬。

    嘩!

    張敬臉上的表情完全凝固住了,瞪圓眼睛直勾勾的盯著諸葛孔平。

    諸葛孔平被這眼神看得有點慌,弱弱地問道:“張道友,是不想去邙山,覺得太麻煩了嗎?”

    張敬又驚又喜,不置可否,只是激動地道:“有這種事情,諸葛道友你怎么不早告訴我?”

    “額……”

    諸葛孔平沉吟了一下,張敬這反應著實讓他有點看不透,摸不著頭腦,不知道張敬究竟是什么意思,組織了一下詞匯后,才緩緩開口道:

    “剛開始的時候,我也不知道張道友你如此厲害,實力竟然高強到這種地步,所以也就沒往這方面想。

    后來知道了,又沒有合適的機會。

    張道友你也知道我妻子是什么性格,如果我直接提出邀請你去一趟北邙山,她肯定會跟我鬧個不休,所以一直在等合適的機會。

    而且,還有個原因,是覺得無緣無故,冒然請張道友你幫忙,也挺不好意思的。

    放心,只要張道友你愿意幫忙去北邙山試試,不管成功與否,你有什么要求和報償,我都會盡量滿足!”

    張敬聞言,臉上終于有表情了。

    “不用說了!”張敬低喝一聲,壓制住內心的狂喜,一臉嚴肅地看著諸葛孔平,道:“諸葛道友,你說這話,讓我生氣了!實在是很生氣!太生氣了!你知不知道?”

    諸葛孔平被張敬反應嚇了一跳。

    不知道該說什么了。

    張敬痛心疾首地道:“你把我張某人當成什么人了?還報酬補償?降妖除魔,乃我輩份內之事,邪魔妖怪,遇到必然鏟除!提什么報酬補償?我覺得諸葛道友你這是在看低我張某人!這種事情,你就應該一開始就告訴我,不該有任何的猶豫。要不然,也不會白白浪費了大半個月的時間!”

    諸葛孔平聞言,也驚呆了。

    張道友,竟然是因為這而生氣。

    張敬卻還不罷休,繼續說道:“諸葛道友,不是我說你,你性格也有些太軟了。尊敬妻子是好事,但是也不能害怕妻子??!軟軟弱弱,男兒本色在哪里?有如此厲害的怪物尚未解決,就應該寢食難安。你怎么能因為害怕老婆,就敢開口呢?太讓我失望了!”

    “說吧,除了北邙山千年古墓中的怪物之外,諸葛道友你還知道哪些地方有厲害的妖魔鬼怪,尚未解決!一次性說完,我張某人沒有別的愛好,就喜歡降妖除魔!越厲害、越兇殘的越好!”

    “只有報酬什么的,你看著給就是了!”

    “算了!暫時不說其他的,咱們先快馬加鞭,去北邙山看看,我現在已經饑渴難耐了!嗯,我指的是對怪物!”

    說完,張敬便一鞭子抽在馬屁股上,一馬當先,朝著北邙山的方向奔馳而去。

    諸葛孔平聞言,心中更加羞愧了。

    他本來在心中,已經將張道友看作是淡泊名利又嫉惡如仇的高人。

    卻沒想到,還是小瞧了!

    張道友的品格與心胸,就像他的雷法造詣那般,天下第一,無人可比!

    幾乎可以稱得上是:圣人!

    ~

    (最近幾天更新很不穩定,是因為家里出了一些事情,回老家了。四處奔忙,沒時間碼字,心情一團糟,也沒經心思碼字。

    這種事情本來不想說,因為悲傷沒辦法感同身受,拿出來說也不好。

    但是看見大家在催更,覺得還是要給各位書友解釋一下。

    實在是抱歉。

    2號后能恢復穩定更新。)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