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ddset即时赔率 > 都市言情 > 頭號偶像 > 第560章 《喜劇之王》(萬更求訂閱)
    比賽現場。

    整個體育場在這一刻都漆黑一片,只剩下大屏幕上的投影畫面,如同電影院一般,氣氛烘托的非常到位。

    而此時,隨著燈光的滅下,屏幕上出現了播放倒計時。

    三秒鐘之后,整個屏幕通亮,出現了人物、景觀。

    臺下的所有觀眾們都充滿期待的看去,想要知道何笑跟蕭季同,在三個小時內,到底碰撞出了怎樣絢麗的火花。

    就見到畫面中,第一個鏡頭十分昏暗,帶著一股瘆人的綠色,然后一群死人臉的僵尸幽幽地飄過。

    這個場面一出,所有觀眾們都是一愣。

    這啥玩意?恐怖片?

    導師跟十人的點評團也懵了,一腦子的霧水,不知道這是什么情況。

    但下一刻,他們就恍然大悟過來,因為鏡頭一轉后,整個影片的濾鏡和風格又變回正常,這似乎是一個攝影棚,何笑穿著一身板正的西裝,正站在一架攝像機的后面,探出半個頭喊道:“卡!精神一點,臨時演員也是演員?!?br />
    他踩著小碎步從攝像機后走出來,站在一群如同木樁般呆滯的群演面前,苦口婆心道:“現在我們不是在拍鬼片,雖然你們扮演的都是路人甲乙丙丁,但一樣是有生命,有靈魂的,尤其是我們這次有機會,跟動作影后戚小同臺演出,更應該好好珍惜!精神點好不好?Action!”

    一連串的臺詞念出,臺下的觀眾們看的津津有味。

    奕光遠側頭看向身邊的戚小,悄悄問道:“呦,這里面還有你呢?”

    “那是!”戚小得意的挑挑眉,嘴角并露出一抹神秘笑容。

    電影中,畫面再次回到攝像機里,那一群群演仍舊是無精打采的再鏡頭前飄過,何笑眉頭一皺,探出半個身子喊了聲“卡”,他正要繼續苦口婆心的教他們怎么演戲,突然腦袋被飛來的一只手掌削在了頭皮上。

    “你特么誰???”

    一個掛著場務的男人氣勢洶洶的走了過來,正是蕭季同飾演的角色出場了。

    何笑有些尷尬,搓著手掌解釋道:“額,我是一個演員?!?br />
    “霞姨!這家伙干什么的?”

    然后沒等何笑說完,蕭季同就不耐煩的招手向群頭問話。

    群頭是個看起來有點呆呆的女人,也不知道節目組在哪招來的演員,此時一路小跑到跟前,指著何笑的鼻子如實道:“蕭哥啊,這家伙是跑龍套的!”

    “跑龍套的?拜托啊,有沒有搞錯???隨隨便便讓閑雜人亂動我機器?”蕭季同很生氣的責問起來。

    而這個飾演霞姨的女演員演技也是非常給力,她一手拿著卷紙,一邊在空著比劃一下,解釋道:“對不起蕭哥,我剛才去拉屎了,看見他閑著沒事,就讓他幫忙排練一下走位?!?br />
    “哎呀,你不要想這些有的沒的,趕緊給我找幾個有反應會演戲的人來!等著要呢!”蕭季同一臉急躁的吼道。

    一聽到這話,何笑整個人都撲了過來,重新入鏡,說道:“讓我來吧蕭大哥?!?br />
    “你?”蕭季同眼睛里寫滿了懷疑,隨口道:“做個緊張的表情來看看?!?br />
    “嗯……就緊張來說呢,可以有好幾種?!?br />
    何笑一臉的認真,就像開團給一群群演們說戲一樣的向蕭季同介紹起來。

    蕭季同一聽也來興趣了,半信半疑道:“在醫院等老婆生孩子那種吧?!?br />
    他題目說完,何笑馬上就進入狀態了,他眼神凝重,左顧右盼,坐立不安。

    “兒子出生了?!畢艏就豢從幸饉劑τ炙盜艘桓?。

    何笑跟著做出相應的動作。

    “老婆死了?!?br />
    “兒子天才懂得叫爸爸?!?br />
    “他雞雞長在頭上,畸形?!?br />
    “中六合彩頭獎?!?br />
    “兒子死了?!?br />
    “……”

    “喂,兒子死了??!”

    “……”

    蕭季同一連說出了好多個,何笑都做出相應的反應,但在“兒子死了”這一環節卻停住了。

    何笑夸張的伸著舌頭,半天沒反應,然后恢復精神解釋道:“沒有了,一個人要是受了太大打擊呢,就會進入精神休克狀態,不再有反應了?!?br />
    “靠!還有沒有其他的?”蕭季同一臉失望的削了何笑一頭皮,抓狂的走向另一邊。

    臺下觀影的觀眾們見到這一幕,均是忍不住笑出了聲。

    何笑剛才這一連串不同的反應,實在是太過有趣,也太過匪夷所思,一個人怎么會在短時間內做出這么多種不同的反應?

    演技一詞,在這一瞬間得到了最好的詮釋。

    這一段戲,正是黑色手機世界原片中,最為經典的一部分,《喜劇之王》中有幾段戲是十分精彩的,這里算一段,教柳飄飄演戲算一段,告白“我養你啊”又算一段。

    這次節目組的題目是“落魄的演員”,沒有具體指定電影,所以是以這個為思路創作劇本的話,何笑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喜劇之王》前半段,尹天仇的人設跟這個題目太契合了。

    《喜劇之王》自然有喜劇片的成分,濃濃的無厘頭風格是抹不掉的,影片僅僅是剛一開播,觀眾們就笑出了聲。

    不過大家也都沒太過意外,因為何笑在影視圈的定位,本來就是“喜劇演員”,《夏洛特煩惱》的成功,讓夏洛的形象深入人心。

    “何笑真的很有搞笑的天賦?!?br />
    導師臺上,一個鏡頭甩過來,奕光遠做出點評,隨后又看向戚小,道:“對了,你到底客沒客串???”

    “等一下你就知道了?!逼菪〕逅π?,目光示意先看大屏幕。

    ……

    影片還在繼續播放。

    被蕭季同拒絕了之后,何笑十分認真和不解的詢問霞姨,“霞姨,我做錯了什么?”

    “我不知道你在干什么!”霞姨攤手。

    “那我剛才的表情有問題嗎?”

    “就說了不知道你在干什么啊?!?br />
    霞姨愁眉苦臉,一臉的無奈,不得不說飾演霞姨的這個演員太給力了,何笑也不知道節目組在哪找來的,在拍攝的時候,只聽了何笑說一遍戲,情緒就表達就上來了。

    “霞姨,你那班跑龍套的沒一個靈的!”剛剛離開鏡頭的蕭季同又回來了,沖著霞姨抱怨道。

    霞姨那張握著卷紙的手指著那一群演僵尸的演員們說道,“這已經算好的啦?!?br />
    “老蕭,你好了沒???導演等著用人呢!”

    蕭季同正想要發火的時候,鏡頭一轉,片場那邊已經開始有人叫他了。

    “行了行了導演,馬上來了?!畢艏就砩匣渙艘桓崩趾嗆塹哪Q宰拍僑稅詘謔?,然后轉過身又切換成了兇神惡煞模式一把拉過何笑,咬牙道:“哎就你了!趕緊換衣服!”

    就這么一個鏡頭,蕭季同的表情控制功力展現無遺,兩副嘴臉自然切換,讓很多人都感覺到了他精湛的演技。

    蕭季同雖然是國際巨星,以華人的面孔走進好萊塢,但在很多人的印象中,他更多的是“打”進去的,漂亮的動作戲,讓很多人忽略了他的演技。

    實際上只有鐵粉或者擅于細心觀察的人才會發現,相比于身手,其實蕭季同的演技也是華國數一數二的存在,并不比戚小、張銘這些老戲骨們差多少。

    盡管他不是科班出身,但幾十年的聰從影生涯經歷,就是他最好的老師。

    屏幕上,畫面一切,已經轉到了室內,何笑穿著一身神父的服裝造型,正不知所措的站在人群中央。

    “燈光?”

    “燈光ok?!?br />
    “道具?”

    “早就準備好了?!?br />
    “演員?預備!”

    蕭季同在拍攝場地假模假樣的喊了一圈,然后浮夸的往椅子上一坐,就要開拍。

    何笑一看,連忙叫住道:“蕭大哥打斷一下,是這樣的,根據角色的背景性格呢,等一下的演出節奏我想是比較調皮一點,但是又帶點矛盾,你看這樣好不好?”

    蕭季同手里掐著煙,被他說得一愣一愣的,然后點點頭道:“好啊,開機!”

    “第三場四號鏡頭第一次!”

    場記板被扣下,下一刻一聲槍響傳出,何笑胸膛瞬間噴出一串紅艷艷的鮮血。

    臺下觀眾們一時間有點沒反應過來,滿臉目瞪口呆。

    合著您跟導演說了一大串,搞得好像自己是個角兒一樣,其實丫壓根就是一出場就殺青的龍套???

    一群人先是嘴角抽搐,然后放肆大笑,這無厘頭的風格,別說這個舞臺了,就是整個華國電影界,也十分少見。

    在何笑這個世界,無厘頭表演是存在的,但是卻遠不如黑色手機那個世界般發展的繁榮,幾乎沒什么代表人物,屬于小眾影片。

    而在黑色手機世界里,無厘頭風格歷史悠久不說,到了九十年代時,更是被周星馳發揚光大,成為了華語片無厘頭第一人,奠定了“喜劇之王”的稱號。

    這算是一個來自異世界的寶貴資源,何笑曾經就想過,如果有機會,可以隔空致敬星爺,將那些經典的無厘頭影片搬上自己世界的大熒幕。

    畫面回到節目錄制現場,第二現場拍攝的影片還在播放中。

    何笑跟蕭季同站在臺下一起跟觀眾們看著,要說心里不忐忑是不可能的,因為何笑不知道這種形式的表演會不會被觀眾們所接受。

    也不知道這次沒有黑色手機的穿越幫助,他的演技又是否會被承認。

    但是他自己覺得應該問題不大,尹天仇這個角色跟他太像了,都是各自事業路上的小透明,認認真真做事,一心想要混出事業,何笑有過那些卑微的經歷,他能感同身受的演出來。

    屏幕上,隨著那一聲槍響,現場瞬間混亂起來,一場打戲到來。

    只見一個身穿黑色皮衣長發飄飄的人影從空中破窗而入,手持刀槍,進入人群中一陣亂殺。

    而這位殺氣騰騰的女俠一登場,現在就響起了一片嘩然聲。

    因為這人竟然隔壁組的導師,戚??!

    “你果然去客串了??!”奕光遠一副我就猜到了的表情,看向身邊的戚小,后者正捂著臉,有點害羞的不敢直視攝像頭。

    她的這波操作確實太騷了一些,明明是自己隔壁組的節目,她卻跑去客串了一把,頗有一種間諜的味道。

    其實這純屬是趕巧了,當時她跟舒婷婷拍完了自己的戲份后,采訪又沒輪到她,一下子閑著沒事做了,于是就跑去看另外兩個組的拍攝進程。

    路過何笑組的時候,何笑正猶豫要不要刪除掉關于這段影后的打戲,因為沒有合適的人選來演莫文蔚的角色,結果路過的戚小就被邀請進組了。

    觀眾席前排觀看節目的舒婷婷人都愣住了,一腦袋黑人問號,連她都不知道自己的導師什么時候跑到別人組里去了。

    砰砰砰砰!

    大屏幕上傳來震耳欲聾的槍響,這場戲是何笑跟蕭季同之間的對決,不能本末倒置弱化了主角的存在感,所以打戲并沒有像原版電影中那么長,只用三五個鏡頭,幾秒鐘的時間就一筆帶過了,直接到了槍戰戲結束的畫面。

    而所有人都倒下后,本應該只留下主角的屏幕上,何笑捂著肚子,搖搖晃晃的從后面突然入鏡了。

    本來很滿意的蕭季同一下子人都炸了,站起來喊道:“卡!”

    “后面那個人干什么?你已經死了??!”

    他嘴里掐著煙,指著何笑罵道:“你怎么死來死去的都死不了???”

    “是這樣的,因為我設計的角色性格是比較調皮的,所以我內心的潛在臺詞是我不想死?!焙渦σ槐菊母饈推鵠?,有板有眼。

    蕭季同抓狂了,做著浮夸的動作道:“你不想死也得死??!”

    “其實我馬上就要死了,你再給我一點時間,我就完全死透了?!焙渦δ笞攀種?,很認真的說道。

    或許《喜劇之王》,是周星馳無厘頭風格中,唯一的一部自己沒有浮夸表情的電影,尹天仇從頭到尾都是很認真的嚴肅臉。

    那表情不是裝出來的,他是真的站在角色的人物塑造上去考慮,只是出發點有些不太對勁兒而已。

    “喂,你知不知道一秒鐘要用多少格底片?”一直在旁邊默默聽著的戚小這時候站出來盯著何笑問道。

    何笑露出尊敬前輩笑容,“有二十四格,戚姐?!?br />
    “你知不知道剛才那個鏡頭有多少秒?”戚小面色嚴肅,聲音漸漸提高。

    何笑轉了一下眼睛,“大概有一分鐘?!?br />
    “那你知不知道因為你不想死,浪費了多少秒,多少格底片,多少錢?和多少工作人員的時間和心血??!”

    戚小很進入角色,她一下就爆發了,表演的非常有沖擊力和感染力。

    何笑的表情漸漸凝固住,旁邊的蕭季同也適時罵道:“你干什么吃的!”

    “拜托你們,找跑龍套的也要找專業一點的!換人重拍!”戚小發飆,她的最后一個鏡頭是氣呼呼的轉身離去。

    然后畫面給到了何笑的臉部特寫上,他有些不知所措,有些愧疚,呆呆的站在那里,被教訓的面紅耳赤,羞恥心將他徹底覆蓋。

    女主角都被氣走了,蕭季同也是怒氣值爆表,沖著何笑大罵,“機靈點吧!回家好好想想怎么死!”

    說著連推帶踢的就把何笑攆了出去,霞姨在一旁說好話,一邊讓蕭季同消氣一邊給何笑拉到了門外,“你走吧?!?br />
    “我做錯什么了霞姨?”何笑臉色很認真的問道,他實在是不知道自己一心想要表演好角色哪里有錯。

    霞姨只是一個群頭,她得罪不起導演也得罪不起女主角,長長嘆口氣道:“你不要再問我了,我不知道你在干什么?!?br />
    “那我……”

    “你走吧!”

    “哎呀你提醒了我,我還要回街坊福利會開門呢,我很快就回來?!?br />
    “你不用回來啦,拜托你不要再讓我背黑鍋了好嘛!”

    霞姨像送瘟神一樣把何笑推了出去,場景再一轉,已經到了室外。

    他整理好西裝,在路過劇務的時候,望著那一摞摞的飯盒,眼中露出一閃而過的渴望,他頓了頓,似乎在思考自己有沒有資格拿這個便當。

    或許對于他來說,這不僅僅是一份便當,更是他身為這個劇組一份子的證明,也是身為演員的證明。

    短暫的猶豫之后,他伸出手,將一份便當悄悄拿起。

    “干什么!”

    然而,一只有力的大手卻按住了他。

    “劇務大哥你好,我想拿個便當而已?!焙渦τ械戕限蔚乃檔?。

    “沒放飯呢!”大手的主人冷冷回絕。

    何笑連忙解釋道:“是這樣的大哥,因為我要先走……”

    “那你就先走嘍!”

    劇務直接打斷了他,整個人霍地站起,兇悍的眼神帶著幾分熟悉,竟然是王石導演。

    觀眾們或許不認識王石,但在場的導師和點評團們,卻是對他再熟悉不過了,此時都是一臉的汗顏,何笑這一組到底是請了多少人客串啊……

    王石作為一個導演,其實他的演技也是可以的,此時至少還原出了七八分達叔飾演的形象,兇巴巴道:“知不知道為什么還不能吃飯?就是因為你這個王八蛋!死來死去都不死!害的所有人都沒飯吃,我也沒吃飯!”

    “你不是想吃飯嗎?你跟它一起吃吧!”

    砰地一聲,王石將盒飯扔到了地上,散亂了一地的菜葉和米飯,一直白色小狗過來舔食。

    何笑的表情有些尷尬,又有些僵硬,他感覺自己像是與這個世界格格不入的存在,被拋棄了一般,只能默默的轉身離去。

    王石卻還在后邊得理不饒人,破口大罵道:“屎啊,你是一攤屎!命比蟻便宜,我坐奔馳,你挖鼻屎!吃飯?吃屎吧你!”

    影片最后的一幀畫面,就這樣定格在了何笑匆匆逃離的背影上,而他唇角的那一抹苦笑,更是讓臺下觀影的所有觀眾們集體鴉雀無聲。

    王石嘴里哼著的奇怪歌曲,讓這一幕本該搞笑,可每一個人都笑不出來。

    何笑用五分鐘的時間,向人們塑造了一個渴望演戲,渴望得到認可的底層演員形象,被劇務罵,被導演罵,被女主角罵,就連唯一對他還算不錯的霞姨,也嫌棄他對他避之不及。

    可他做錯了什么?他只是想要演好戲而已,把自己全身心的融入到角色中。

    這,或許就是一個底層演員的真實寫照。

    人人可欺,呼之即來揮之即去,命比蟻賤。

    至此,劇本題目“落魄的演員”表演正式結束。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