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ddset即时赔率 > 科幻小說 > 儒道諸天 > 第7章 生性多疑的東廠高手
    寫完日記,剔骨刀放在了枕邊,秦至庸躺在床上,身心疲憊,很快入睡。

    秦至庸睡得很沉,沒有感覺到時間的流失。

    嘭嘭嘭。

    敲門聲響起。

    秦至庸一個睜開眼睛,快速坐起來,將剔骨刀拿在手里:“是誰?”

    金鑲玉的聲音傳來:“是我?!?br />
    秦至庸心神一松,原來是老板娘。

    客棧的氣氛有些不對勁兒,搞得秦至庸都有些風聲鶴唳,草木皆兵。

    有點風吹草動,就緊張。

    心不淡定,秦至庸知道是不對,可是沒有辦法。他的心境還沒有達到“定”的狀態。想要做到寵辱不驚,泰山壓頂而不變色,根本就做不到。

    秦至庸打開房門,問道:“老板娘,你怎么來了?”

    金鑲玉詫異地看了秦至庸一眼。

    立了志向,心中有了目標,秦至庸的精神和氣質,和之前相比就有些不一樣。

    金鑲玉是一流高手,眼力高明,頓時就察覺到了秦至庸身上的細微變化。

    “你可真能睡啊?!苯鶼庥窨吭諉趴蟶?,一臉悠閑的樣子,“從早上睡到現在,太陽都要下山了。你不吃晚飯?”

    秦至庸一愣。自己睡了很長的時間嗎?怎么自己只是覺得小睡了一會兒?

    一看窗外。

    夕陽映紅了半邊天。

    不過,這一覺,睡得可真舒服。

    現在秦至庸感覺精神飽滿,精力充沛,好像年輕了十歲,回到了少年時期。

    返老還童?

    當然是不可能。

    秦至庸心中立下志向,心智堅定了,睡得比較安穩,有了這樣的錯覺,不奇怪。

    金鑲玉說道:“到廚房,吃晚飯?!?br />
    秦至庸跟著金鑲玉來到廚房。

    掌柜、刁不遇、店小二,都已經準備開吃。

    秦至庸經過大廳的時候,那里空無一人。他問道:“客人呢?他們已經走了嗎?”

    掌柜搖頭說道:“沒有走。都回客房了?!?br />
    秦至庸說道:“奇怪,怎么一點動靜都沒有?”

    金鑲玉沒好氣說道:“你想要什么動靜?莫非要他們動手廝殺,拆了老娘的客棧,你才開心?他們安安靜靜的最好。希望他們住兩天就混蛋。惹不起,老娘還躲不起嗎?”

    金鑲玉開的是黑店。但是有些人,她還是惹不起。

    東廠的那三個檔頭,一眼就不像是好人,并且武功高強,很不好惹。真要動手,金鑲玉可不敵。

    吃了晚飯。

    金鑲玉說道:“刁不遇,稍后你給客人送點熱水過去?!?br />
    秦至庸說道:“老板娘,還是我來吧。畢竟我之前和他們接觸過了一次。我去送熱水,應該不會出什么問題?!?br />
    金鑲玉點了點頭,說道:“也好。不過你還是要小心些?!?br />
    秦至庸說道:“我會盡量讓自己的語氣動作和善一些。不引起誤會。對了,他們是住在幾號客房?”

    掌柜說道:“三號,七號,十一號和十三號客房?!?br />
    秦至庸說道:“知道了。都是住在二樓?!?br />
    ………………

    秦至庸提著大水壺,給客人送熱水。他敲的第一個客房,就是東廠三大檔頭住的房間。

    敲門聲一想起,曹添瞬間拔出刀,打開了房門。不等秦至庸反應過來,刀已經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不止是金鑲玉和秦至庸覺得客棧里的氣氛不對,東廠的人和邱莫言他們作為當事人,更是感覺到了壓抑。

    稍有風吹草動,就會拔刀。

    不怪他們。

    人在江湖,沒有安全感。難免一驚一乍。

    秦至庸脖子上的皮膚,感知到了刀鋒的銳利氣息。只要曹添稍稍一用力,秦至庸就會命歸黃泉。

    人的心理狀態,非常神奇。

    危險沒有來之前,心中會怕,會有恐懼。但是真正面對死亡的時候,好像就不那么恐懼,反倒坦然了。

    因為恐懼沒有意義,說不定還會令情況變得更糟。

    秦至庸深吸了一口氣,沒有理會脖子上的刀,用溫和的語氣說道:“三位客官。我來給你們送熱水。你們趕路,辛苦,睡覺之前,用熱水泡泡腳,活活氣血,可以消除疲勞?!?br />
    賈廷說道:“曹添,把刀收了。秦至庸小哥是讀書人,不懂武功,你可不要嚇著他?!?br />
    曹添看了秦至庸一眼,收了刀,說道:“我在他的眼中,可沒有見到畏懼。讀書人,都不怕死嗎?我見過許多讀書人,他們都是貪生怕死之徒。小子,你很不錯?!?br />
    陸小川盯著秦至庸一言不發。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秦至庸給他們添加熱水的時候,神態恭敬,動作慢,但是很穩。熱水添加完畢,秦至庸說道:“三位客官泡完了腳,早點休息。若是還有什么需要,可以隨時叫我?!?br />
    秦至庸退出房間,為他們關上了門。

    陸小川心思陰沉,凡事都會向壞處想。因為性格原因,他的殺手锏是銀針暗器,殺人于無形,令人防不勝防。

    “一般的人,面對我們,就算不知道我們的身份,怕是也會被嚇得戰戰兢兢,說不出話來?!甭叫〈ㄋ檔?,“可是秦至庸這小子,刀架在脖子上了,都不怕。讀書人?哼,我絕對不相信他只是一個純粹的讀書人?!?br />
    曹添點頭道:“我也不相信?!?br />
    賈廷的眉頭微微一皺。

    秦至庸的精神狀態和早上相比,有了很大不同。這種精神狀態和氣質的改變,普通人很難發現??墑羌滯⒉皇瞧脹ㄈ?,他的眼力和武功,比起金鑲玉還要強半籌。

    秦至庸精神狀態的改變,賈廷當然一眼就看出來了。

    賈廷心中暗道,莫非,自己真的看走了眼,秦至庸是一位深藏不露的絕頂高手?

    可是,秦至庸身上,的確沒有一點練過武功的痕跡啊。

    “若秦至庸真的是個絕頂高手,武功返璞歸真,我們說不定就有麻煩?!奔滯⒂鍥氐廝檔?,“半夜的時候,我探一下秦至庸的虛實?!?br />
    江湖很大,武功修煉到返璞歸真的強者,未必就沒有。行走江湖,小心駛得萬年船,無論怎么謹慎,都不為過。

    秦至庸和其他的讀書人,有著很大不同,再加上這里是大戈壁的客棧,東廠的人懷疑他的真實身份,不奇怪。

    給邱莫言他們送完了熱水。

    秦至庸提著空水壺回到了廚房。

    秦至庸說道:“老板娘,掌柜,事情忙完。要是沒有其他事情,我就先回房間了?!?br />
    金鑲玉知道秦至庸要去看書,點了點頭:“你去吧?!?br />
    ………………

    儒家的《大學》,基礎內功口訣,太祖長拳的動作要領,秦至庸都已經爛熟于心,可是他依然拿起書本默讀了一遍。

    書,讀十遍,有十遍的領悟,讀一百遍,有一百遍的功效。

    溫故而知新,不外如是。

    每一次讀《大學》,秦至庸都能有一點心得。這讓秦至庸甘之如飴。

    說明,秦至庸讀書,是真正用心了的。并且他在向“知行合一”靠攏。

    非常難得。

    把書讀一遍,天就黑了。

    秦至庸把書本放好。他現在已經學會了愛惜書本,珍惜紙張。下筆之前,必須要心有成竹,知道自己要寫什么。這樣做,可以培養心性。

    練拳,是秦至庸重要的任務。

    讀書,可以培養心性,彌補性格中的缺陷,讓人成為如玉君子。

    但是練拳,則可以令人增強力量。

    智慧和力量,都要擁有才行。

    秦至庸練拳,心還是不定,但是專注程度,和之前相比,已經好了很多。至少,他能在練拳的時候,感知自己的身體。手腳配合起來,比較協調。

    拳經有云:肩與胯合,肘與膝合,手與足合。

    其實,說的就是身體的和諧和協調。

    秦至庸出拳出腳,都很輕,沒有怎么用力。因為秦至庸是初學,他給自己定的目標就是動作要標準。一拳一腳,都要達到拳譜中的要求。

    至于出拳的力道和速度,并不是他目前考慮的問題。

    做任何事情,都需要循序漸進,一步一步來。切不可急功近利。想要三五天就增加百年功力,成為絕世高手。那不是拳術,是神話。

    做人,不可動妄念。

    還是腳踏實地的好。

    秦至庸的拳腳雖然沒有用力,但是他的動作協調和諧,動作勉強標準,再加上他的專注力。一套太祖長拳,還真讓他打出了一點韻味。

    這一練,就是兩個多時辰。

    秦至庸回過神來,已經午夜。

    “我已經練拳這么長的時間了嗎?都已經是半夜了?!鼻刂劣箍戳艘謊鄞巴獾腦鋁?,心中暗道,“可是我一點都沒有感覺到累,反而精力充沛?!?br />
    秦至庸還不知道,其實,他這樣的練拳狀態,才是正確的。太極拳作為內家拳的代表,其核心要訣,就是用意不用力。

    練拳的時候,心無殺念。只用意,不用力,是最適合養生。

    秦至庸躺倒床上,閉上眼睛,開始冥想。他想要早點達到入定的狀態。

    賈廷悄聲地站在門外,透過門縫,將秦至庸練拳的神態和動作看得清清楚楚。

    直到秦至庸睡下,賈廷才離開。

    回到房間。

    陸小川問道:“怎么樣?那秦至庸是不是高手?”

    賈廷搖頭,說道:“可能是我們多疑了。秦至庸的確在房間里練拳。但是他是真的不懂內功。一套太祖長拳被他打得軟綿綿的,沒有一點力量。哼,花拳繡腿?!?/div>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