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ddset即时赔率 > 科幻小說 > 儒道諸天 > 第15章 面對死亡終入定
    金鑲玉帶著眾人直闖十八號客房。原來,密道就是在秦至庸居住的房間里。

    刁不遇、掌柜、店小二,每個人都背著干糧和清水,為了逃命,他們做了萬全的準備。只有秦至庸心中奇怪,為什么老板娘安排了出逃的計劃,沒有通知自己?

    秦至庸心中暗道:“不會是老板娘沒有把我當成自己人吧?竟然還有事情瞞著我?!?br />
    刁不遇和掌柜已經下了密道。

    金鑲玉見秦至庸還在走神,不滿說道:“秦至庸,你今天到底怎么了?老是分心走神。你真不要命了啊??煜旅艿??!?br />
    咻。

    一支箭矢飛進房間,釘在桌面上。箭頭上抱著油布,不停地燃燒。

    客廳已經到處釘滿了箭矢。

    東廠的人,想要燒了客棧。至于客棧里面的人,曹少欽已經認定他們都是死人了。

    秦至庸看了一眼桌子上的四書五經和記錄的武學心得,立刻將其帶在身上,下了密道。周淮安和金鑲玉有些驚訝,?;笨?,秦至庸居然都不忘帶上書本。真不愧是真正的讀書人。

    周淮安對邱莫言說道:“莫言,我們也走?!?br />
    金鑲玉最后一個下密道。

    ………………

    龍門客棧外。

    曹少欽坐在豪華的轎子上,臉上帶著自信的笑容。

    周淮安,不過是一個喪家之犬。就算他召集了一些江湖匪寇,又如何能跟自己斗?曹少欽身邊的一個東廠高手說道:“督公,賈檔頭他們還在客棧里。直接放箭,怕是會傷害到他們?!?br />
    “怕什么。賈廷、陸小川、曹添,都是一流高手?!輩萇僨綻湫Φ?,“他們肯定能出來。繼續放箭,燒了客棧,逼出周淮安?!?br />
    曹少欽的話,說得好聽,其實是心狠手辣,不顧賈廷他們的死活。東廠的其他人,見曹少欽心意已決,便不再勸說。

    督公決定了的事情,誰敢反駁?

    和督公作對,只有死路一條。

    楊宇軒身為兵部尚書,位高權重,都死在了督公的手里,他們這些東廠番子,督公想要殺他們,就像是捏死一只臭蟲那么簡單。

    客棧燃起熊熊大火,可是里面沒有一點動靜。更別說有人從火堆里鉆出來。

    情況不正常。

    曹少欽眉頭一皺。

    鏘。

    曹少欽拔出長劍,施展輕功,直接沖進了客棧內??駝煥鎘腥呤?,衣服頭發被燒掉,但是從面容上還是能判斷出,他們就是賈廷、陸小川、曹添。

    但是,周淮安等人,不見了蹤影。

    “啊……”

    曹少欽發出了一聲憤怒的長嘯,長?;傭?,支撐屋頂的柱子被他輕易砍斷。

    客棧轟然倒塌。

    曹少欽沖出了客棧,騎上戰馬,直接向南邊飛奔而去。

    客棧被包圍,周淮安插翅難飛。既然周淮安上不了天,那么就只能從地下逃走。

    客棧內,肯定有密道。

    密道的入口,曹少欽沒有心思去尋找。就算找到,也沒有任何意義。

    曹少欽判斷,密道的出口,肯定是在南邊。

    因為北邊、東邊,西邊,都是沙漠。只有向南走,才是戈壁灘。出了戈壁灘,就能入關,進入大明境內。

    東廠的番子門,見到曹少欽騎馬離開,沒有跟著去。他們沒有接到曹少欽的命令,不敢擅自行動。主動跟上去,會受到懲罰,招來殺身之禍。

    東廠的番子,其實都是活在曹少欽的陰影之下。

    曹少欽這樣的人,不過是依仗權勢和武功作威作福。真正對他忠心的人,可能一個都沒有。

    ………………

    秦至庸他們出了密道,繼續向南走。

    一路上,每個人的心情都不錯,終于逃出生天。

    “看。前面就是戈壁灘。我們馬上就要走出沙漠?!鼻刂劣剮ψ潘檔?,“回到大明,我打算繼續讀書研究學問。至于考科舉,做官,就隨緣吧。身在公門好修行。不耽誤探探索學問,還能為百姓做一些事情,我是很樂意的。老板娘,掌柜,不知你們有什么打算?”

    金鑲玉說道:“秦至庸,你要是不做官,就太可惜了。我還等著有朝一日,你金榜題名,將來可以做到內閣首輔大臣的位置呢。我沒什么打算。我以后打算過平靜的日子。這些年,老娘已經賺足了銀子?!?br />
    周淮安點頭道:“秦小哥,你為人正直,的確該去做官……”

    周淮安的話還沒有說完,后面就傳來了曹少欽的怒吼。

    “周淮安,你逃不掉的。若是讓你活著離開,本督公豈不是要成為朝堂和江湖上的笑柄?!?br />
    曹少欽從馬背上一躍而起,手提長劍,氣勢如虹,以極快的速度向秦至庸他們沖來。

    由于速度快,曹少欽的飛奔之下,帶動的氣流,攪動一股股黃沙。

    周淮安臉色一變,焦急說道:“是曹少欽。你們先走。我來擋住他!”

    秦至庸本以為可以安然無恙回到大明??傷氳?,曹少欽終歸還是追了上來。

    事情,若是一帆風順,往往會在最后的關頭,形成反轉。

    先前,賈廷他們得知曹少欽到了,覺得大局已定,心神一放松,就被金鑲玉和周淮安他們配合秒殺。秦至庸認為馬上就要離開沙漠,都能看到戈壁灘,以為能逃出生天,可偏偏這個時候,曹少欽殺到。

    類似的事情,還有很多。比如說男女都到了談婚論嫁的地步,突然之間就分手了。

    什么叫樂極生悲?

    這就是!

    曹少欽身上的氣勢,讓金鑲玉和邱莫言都感到膽戰心驚??杉?,曹少欽的確要比金鑲玉和邱莫言的武功強太多。

    金鑲玉說道:“秦至庸,我們先走?!?br />
    邱莫言看了看楊宇軒的兒女,一咬牙,帶著他們快速向南走。

    叮!

    長劍相碰的聲音。

    周淮安和曹少欽終于短兵相接,交上手了。

    秦至庸回頭觀看二人搏殺。

    曹少欽的武功實在太強。他的劍法,至陽至剛,大開大合,所向披靡。無論是力量,還是速度,都超過了周淮安。

    如此情況之下,周淮安沒有一點贏的機會。

    都這個時候了,金鑲玉見秦至庸還要觀戰,立刻呵斥道:“秦至庸,你是不是想死???快走?!?br />
    秦至庸搖頭道:“老板娘,我們得去幫周淮安。他一個人,絕不是曹少欽的對手。不能讓曹少欽將我們各個擊破,逐一擊殺。我們圍攻曹少欽,還有一線活命的機會。否則,必死?!?br />
    周淮安的身上,已經有了幾道劍痕。他被曹少欽打得頗為狼狽,要不了多久,他就會招架不住。

    金鑲玉知道,秦至庸說的是實情。

    要是周淮安死在了曹少欽的劍下,那么他們真的一個都活不了。

    “刁不遇。帶著秦至庸先走?!苯鶼庥翊笊械?。

    邱莫言對鐵竹道:“你帶著楊宇軒大人的孩子先走。我去接應周淮安?!?br />
    二人不約而同地向曹少欽沖去。

    “快走?!鋇蟛揮隼徘刂劣?。

    秦至庸搖頭道:“走不掉。老板娘他們聯手,依然不敵曹少欽。我們必須幫老板娘?!?br />
    刁不遇眼中也帶著焦急,問道:“怎么幫?曹少欽太厲害?!?br />
    秦至庸說道:“刁不遇,你覺得是曹少欽的劍術厲害,還是你的刀功更強?我覺得,你的刀功更強!你有沒有信心,把曹少欽當成一只肥羊給剁了?以你的刀功,切羊肉不難吧?!?br />
    曹少欽大喝一聲:“烏合之眾。就算來再多的人,都不夠本督公殺?!?br />
    曹少欽的長劍一揮,震退了三人。劍氣帶動黃沙,沙子帶著呼嘯之聲響四周飛去,比起暗器的力道更猛。

    金鑲玉和周淮安對秦至庸大聲道:“小心?!?br />
    金鑲玉更是一躍而起,擋在了秦至庸的前面,為他擋住了沙子的攻擊。

    沙子穿透皮膚,讓金鑲玉的手臂看起來有些血肉模糊。

    “老板娘?!鼻刂劣辜鶼庥袷萇?,擔心喊道。

    金鑲玉冷聲道:“不要過來。我不是讓你跟著刁不遇先行離開嗎?你怎么還不滾?”

    曹少欽盯著秦至庸,說道:“那小子是誰?我猜,他對你們來說,肯定是非常重要的人物。不然,剛才周淮安和你這個女人,不會拼死?;に?。好。既然如此,那本督公就先殺了那個短發小子,再來收拾你們?!?br />
    “殺!”

    曹少欽施展身法,一劍向秦至庸刺來。

    這一劍,如長虹貫日,強大的氣勢差點把秦至庸的心神都震懾住。就算秦至庸最近熟讀儒家經典,心態端正,心理素質有了很大提升,面對這一劍,他還是被嚇得雙腿發軟。

    面對死亡,是人都會感到恐懼。

    心有恐懼,不得其正。想要真正做到心無恐懼,不是一般的難。

    “周淮安,你答應過我,要保住秦至庸的性命。我們聯手,攔住曹少欽!”金鑲玉嬌喝一聲。

    周淮安和邱莫言同時出手,向曹少欽攻來。

    可惜,就算三人聯手,也攔不住曹少欽。

    曹少欽的武功劍法,已經達到了更高的層次,遠遠超越了一流武者。說曹少欽是絕世高手,都不為過。

    曹少欽的劍,直刺秦至庸的心口。中了這一劍,秦至庸將會必死無疑。

    秦至庸甚至嗅到了死亡的氣息。

    面對死亡的威脅,秦至庸心境有了巨大的變化,他的眼睛特別明亮,曹少欽的動作,好像一下子變得慢了下來。其實,不是曹少欽的動作慢了,而是秦至庸的思維,運轉得更快了。

    不在恐懼中沉淪,就在恐懼中爆發。

    最緊要的關頭,秦至庸的心靈,達到了儒家“定”的層次。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