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ddset即时赔率 > 科幻小說 > 儒道諸天 > 第26章 大禍臨頭挺身出
    陳正英不答應收楊昱乾為徒,秦至庸不意外。楊昱乾想要學到內家拳的精髓,還需要繼續等待。時機一到,水到渠成。

    秦至庸對楊昱乾說道:“阿乾,我們走吧?!?br />
    楊昱乾情緒不高,點了點頭。

    陳正英是村長,是掌門人。

    秦至庸是夫子,有學問。

    二人是陳家溝威望最高的人。

    秦至庸轉身,村民們目送他離開。

    回到學堂,秦至庸拿來漿糊,要把孩子們的試卷張貼到學堂外面的墻上。好讓整個村子里的人都知道,孩子們學習的成績怎么樣。

    楊昱乾站在秦至庸的身邊,憂心忡忡說道:“秦先生,陳正英前輩還是不愿收我為徒……”

    秦至庸笑著說道:“心里著急了?沉住氣。剛才陳正英前輩說,不會收你為徒,可是他的眼神有猶豫。有了猶豫,就說明有了心動。阿乾你天賦過人,練了半年的太極拳招式,就能贏了陳少釗。我不相信陳正英前輩對此視而不見。對了,你怎么會跟陳少釗起了沖突,打了起來?”

    楊昱乾臉一紅:“是因為柳若詩?!?br />
    楊昱乾沒有細說。

    秦至庸點了點頭,笑著說道:“原來是因為柳若詩那個丫頭。她不是一直纏著陳少琪嗎?怎么,現在改成喜歡上你了啊?!?br />
    陳少釗喜歡柳若詩,而柳若詩喜歡楊昱乾。

    秦至庸猜,肯定是陳少釗心里不舒服,找楊昱乾的麻煩,兩人才打了起來。

    不過,和陳少釗一戰,楊昱乾算是在村里徹底揚名。

    張貼完了試卷,秦至庸和楊昱乾離開了村子,向后山二叔家里走去。

    ………………

    陳正英回到小院,坐在堂屋的椅子上,狠狠拍了一下桌子。

    他的心情,很不好。

    陳少琪端來了茶水,放在桌子上,輕聲說道:“爹,你還生氣呢?大師兄和阿乾起沖突,其實不怪阿乾,是大師兄先動的手?!?br />
    陳正英瞪了陳少琪一眼。

    阿乾阿乾,她叫得倒是挺親熱的啊。

    陳正英冷哼一聲:“我不是怪楊昱乾。我是怪你大師兄不爭氣。他跟隨我學了十多年的太極拳,竟然輸給了楊昱乾。要知道,楊昱乾只是不過是偷學了半年的拳法?!?br />
    來了一個秦至庸,有那么好的武術天賦也就罷了。隨后又來了一個楊昱乾。難道外面的人,真的就比陳家村的人更有天賦,更優秀?

    說實話,陳少釗輸給了楊昱乾,讓陳正英在村民們面前很沒有面子。

    陳少琪說道:“爹,你就別生氣了。秦至庸說了,阿乾非常有天賦?;蛐?,爹你可以考慮收阿乾為弟子?!?br />
    陳正英看著女兒問道:“少琪,你老實告訴爹,你是不是喜歡上了楊昱乾那個臭小子了?”

    陳少琪臉蛋一紅,自己倒是對楊昱乾有點好感,但是楊昱乾怕是還不知道自己是女兒身吧。

    陳正英嘆了口氣。

    楊昱乾的確優秀,是個非常不錯的年輕人??墑嗆頹刂劣掛槐?,陳正英心中總是覺得楊昱乾差了一點。

    陳少琪說道:“爹,我現在去紅姨家里。稍后給你帶飯回來?!?br />
    陳正英說道:“去吧,去吧?!?br />
    陳少琪出了小院,沒有去紅姨家,而是去了后山二叔家里。

    …………

    陳少琪來的時候,秦至庸和楊昱乾正在做午飯,陳正洲還是和往常一樣,懶洋洋地坐在門檻上。

    陳正洲笑著說道:“少琪來了啊?!?br />
    陳少琪點頭:“二叔,秦至庸呢?”

    陳正洲說道:“秦至庸和阿乾在廚房里做飯呢。你去廚房找他們吧?!?br />
    陳少琪走進廚房,看到楊昱乾在燒火,秦至庸在操刀切菜。

    秦至庸的刀功,比起半年前有了很大的進步。他切菜,非常有節奏感,切出來的菜,大小厚薄均勻,一看就知道刀功非凡。

    陳少琪對秦至庸說道:“秦至庸,多做點飯菜。稍后我要給我爹帶飯回去?!?br />
    秦至庸不抬頭,眼神專注,盯著刀鋒,平靜地說道:“沒問題?!?br />
    秦至庸做菜的水準,是大廚級別,比起紅姨厲害多了。陳正英今天心情不好。陳少琪打算來二叔這里弄點好菜回去犒勞父親。

    吃了午飯。

    陳少琪提著食盒,下了后山,回到家里。

    陳正英看著桌子上精致的三菜一湯,聞著勾人食欲的香味,說道:“這些飯菜,不是你紅姨做的吧。你紅姨的手藝,你爹我豈能不知道?她可沒有這樣高超的廚藝?!?br />
    陳少琪就是吃紅姨做的飯菜長大的。

    陳正英一樣是經常吃紅姨做的飯菜。他豈能不知道紅姨的廚藝?

    不用猜都知道,飯菜肯定是秦至庸那小子的手藝。刀功,火候,都是恰到好處。

    陳少琪說道:“爹,我去二叔家了。碰到秦至庸正在做飯,就順便帶回來了一些。秦至庸的廚藝不錯。我現在就給爹你拿酒。你好好喝一杯?!?br />
    陳正英點了點頭。

    說起陳正洲,陳正英就惱怒,但是這菜是秦至庸做的,吃起來心安理得。不欠老二的人情。

    ………………

    下午的時候。楊昱乾和秦至庸探討太極拳的招式運用。

    秦至庸覺得,太極拳的搏擊核心只有一個,就是敵背我順,借力打力,破壞對手重心,讓其失去平衡。令其根自斷。

    太極拳的打法其實非常剛猛,有炮拳之稱。搬攔捶、金剛搗捶等招式,都是極為剛猛。

    但是太極拳的摔法,才是真正的經典和玄妙。

    四兩撥千斤。

    其實說的就是摔法。

    御敵,只要施展太極拳的“四兩撥千斤”就足夠。至于錘法,太過于剛猛霸道,一旦施展,非死即傷,秦至庸認為有傷天和。

    以秦至庸現在的力量,打出太極拳的搬攔捶,一拳下去,絕對可以把人打得傷筋斷骨,內臟破裂,死于非命。

    有了力量,沒什么了不起,有可能成為暴徒。

    能控制力量,才是真英雄。

    修心,練拳,讓秦至庸有了力量??墑竅胍莆照庖還閃α?,不濫用力量,則需要強大內心。目前,秦至庸的心境和力量還算匹配,到也駕馭得住身體的力量,不至于起殺意。

    秦至庸對武術的理解,只是代表他個人的價值觀和世界觀?;蛘咚?,是他個人的“道”。

    有些東西,楊昱乾就不認可。

    楊昱乾覺得,太極拳的各種剛猛打法,運用起來非常爽快,充滿了力量感。

    秦至庸沒有說服楊昱乾認可自己的理念。因為楊昱乾并沒有錯。只是自己和楊昱乾練拳的目的不一樣而已。自己練拳,強身健體,激發潛能。楊昱乾則是想要依靠拳術成為高手,出人頭地。

    楊昱乾向山下村里一看,發現村里一片混亂。

    “二叔,秦先生,你們快看?!毖鈮徘缸糯遄鈾檔?。

    秦至庸說道:“村里出事了。走,我們去村里?!?br />
    ………………

    秦至庸、陳正洲、楊昱乾來到村里,見到陳正英帶領著村民把三個陌生人圍堵住。

    這三人,其中兩人是端王府里的密探。為首的一人則是端王府里的拳術教頭崔天霸。

    數年前,端王到河南溫縣狩獵,敗在了陳正英的手里,當時為了面子,他忍住傷勢?;氐驕┏?,端王傷勢爆發。養了幾年,才痊愈。

    端王是武癡,是滿清第一高手。他想要找到陳正英,將其打敗,一雪前恥。

    可是陳家溝太隱秘,直到現在,才找到。

    崔天霸看著圍住自己的村民們,一點都不擔心。這些村民或許懂點拳術,但都是烏合之眾。他崔天霸在京城也算是一號人物。

    拳腳上沒有點真功夫,端王爺不可能讓他做王府里的拳術教頭。

    只有陳正英給了崔天霸一些壓力。

    崔天霸盯著陳正英,冷聲道:“你就是陳正英?”

    陳正英點頭道:“不錯。我就是?!?br />
    崔天霸哈哈一笑:“終于找到你了。陳正英,這幾年,你可是讓我們王爺找得好苦啊。老子叫崔天霸,是王府的教頭。據說你武功高強,懂得內家拳術。今日,崔某倒是要討教幾招?!?br />
    陳正英手一伸,說道:“崔教頭,請?!?br />
    忽然。

    秦至庸說道:“前輩。崔教頭想要領教太極拳,何必讓你親自動手?不如讓我來吧?!?br />
    相由心生。

    秦至庸一看崔天霸,就不像是好人。這樣的人,心胸狹隘,睚眥必報。若是陳正英傷了崔天霸,那就是給陳家村招來禍患。

    崔天霸身后是端王府,一個小小的陳家溝,惹不起他。哪怕陳正英是內家拳宗師,敢和端王府斗,就是螳臂當車。

    除非,直接干掉崔天霸三人,然后陳家溝的人舉村遷移,亡命天涯。

    秦至庸的心性和性格比起陳正英更加柔順。他出面,不知道能不能化解陳家溝的禍事?

    崔天霸回頭,見秦至庸器宇不凡,氣質儒雅,又穿的是道袍,詫異道:“陳正英,你們村還真是不簡單。不但有你這個內家拳高手,竟然還有道士?!?br />
    道士,歷來都是比較神秘的人物。

    崔天霸見到秦至庸的穿著打扮,覺得奇怪,心中難免驚訝。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