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ddset即时赔率 > 科幻小說 > 儒道諸天 > 第29章 見面就動手
    崔天霸下毒,秦至庸沒有給他一個深刻的教訓,他畢竟是端王府的教頭,教訓了他,就相當于是打了端王爺的臉。秦至庸若是受不了委屈,不懂得隱忍,大可以廢了崔天霸,然后一走了之。

    以秦至庸現在的拳術和學問,改頭換面,隱姓埋名,到了哪里都能混到一碗飯吃。但是這樣做,必定會讓崔天霸遷怒陳家溝。

    秦至庸來京城,就是為了化解陳家溝和端王爺的誤會。若是給陳家溝招了禍,豈不是事與愿違?

    沖動是魔鬼。

    有了力量,還能隱忍,那才是真本事。忍,看似窩囊,但其實是能磨煉心智,提升心靈。

    秦至庸做事穩重,可不會像熱血小伙子那樣,沖動暴躁,不服就干。

    快意恩仇,是一種活法。

    克己修身,磨煉心智。同樣是一種活法。

    其實,秦至庸心中同樣感到憋屈,可是沒有辦法,端王府的勢力,太強大了,招惹不起。

    當什么時候,無論受到了何種不公平的待遇,秦至庸都不會覺得憋屈,可以坦然面對,可能他就達到了儒家修身“定”的境界。

    四人都沒有說話。

    氣氛有些壓抑。

    馬車上,崔天霸坐在秦至庸的身邊,心理壓力很大。秦至庸比他武功高,比他有學問,沒有一點奴性。而崔天霸身后的勢力再大,靠山再強,可是他始終是個奴才。他兇狠霸道,不過是狐假虎威而已。

    在心理上,人格上,崔天霸永遠要比秦至庸矮了一頭。

    就算秦至庸閉目養神,好像睡著了一樣,可是崔天霸總是覺得,秦至庸無時無刻不在關注自己。下毒,他是再也不敢了。

    不知過了多久。

    一個王府密探說道:“京城到了?!?br />
    秦至庸睜開了眼睛:“總算到京城了嗎?”

    崔天霸哼了一聲,輕蔑說道:“你一個小道士,怕是還沒有來過京城吧?京城,是咱們大清最繁華的地方,一般的土包子,絕對沒有見過?!?br />
    正邪不兩立。

    此言有理。

    崔天霸和秦至庸的心念不一樣,兩者散發出來的生物磁場就不一樣。崔天霸和秦至庸坐在一起,心中不舒服,氣息相沖。為何?崔天霸自己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可是在口頭上,崔天霸依然是一如既往地強勢。

    但是崔天霸說這樣的話,總給人這一種外強中干的感覺。

    到了京城,崔天霸就想找點優越感,他是京城土生土長的人,看不起其他地方的“土包子”。

    有這種心理,很正常。

    秦至庸不生氣,點頭道:“不錯。我沒到過京城,是第一次來?!?br />
    清朝時期的北京城很小,和后世的那些大都市相比,連個小縣城都不如。秦至庸以前在國際大都市待過,高樓大廈,車水馬龍,比起現在的京城,繁華百倍。

    秦至庸看著北京城的城墻,眼神平靜,沒有絲毫驚訝。

    崔天霸本以為秦至庸到了京城,會驚訝,會露出土包子一樣的表情??上?,他失望了,秦至庸顯得太坦然,太平靜。

    崔天霸冷哼一聲,對王府的密探惱怒道:“走。我們進城?!?br />
    ………………

    端王府。

    大院里坐著不少武術界有名堂的人物,其中就包括了永寧格格麾下的六大高手。

    永寧格格坐在太師椅上,面帶微笑地看著在院子中央表演螳螂拳的高手。

    永寧格格回頭問道:“大師,你覺得他的螳螂拳打得如何?”

    向東來,號“酒僧”,是永寧格格麾下最強的拳術高手,馬步功夫獨步天下。大家都尊稱他一聲“大師”。

    向東來輕蔑道:“螳螂拳,講究的是枝搖根固,動腰不動胯,步法要穩,摔打和肘擊,尤其厲害??墑潛硌蒹肴秸馕?,步法輕浮,動作看似迅猛,其實根子不對,基礎不牢。三招之內,貧僧就能把他打倒?!?br />
    永寧格格看了在座的各大門派的高手,笑著說道:“這些人,受到端王爺的邀請,前來切磋交流武學。只不過,他們都表現,實在是有些令人失望?!?br />
    真正的高手,都是深藏不露。

    貪慕榮華富貴的武術高手,有,但不是所有的人都貪圖富貴。像秦至庸那樣到求道之人,未必就愿意為官府效力。

    端王尋找陳正英數年,一直找不到。像陳正英這樣的武術宗師,不愿意跟官府有瓜葛的人,肯定是有不少。

    歷來草莽英雄和大內高手,就是對頭,相互瞧不起。大內高手在民間有著朝廷鷹犬之稱。

    端王一拍桌子,站起身本來,說道:“來,和本王過幾招?”

    螳螂拳高手抱拳道:“王爺,請賜教?!?br />
    端王的拳腳很硬,動作剛猛,氣勢如山間猛虎。不到兩招,螳螂拳高手就被踢翻在地,口吐鮮血。

    螳螂拳高手搖搖晃晃站起身來,擦拭掉嘴角的血跡,抱拳道:“王爺武功蓋世,奴才不是對手,佩服?!?br />
    端王眼神凌厲地看了他一眼,大聲道:“本王的拳術,需要你來佩服?不堪一擊的廢物。拿了銀子,給本王滾?!?br />
    螳螂拳高手被嚇了一跳,連忙道:“奴才這就滾,這就滾?!?br />
    奴性深種。

    端王想要和這樣的人切磋武藝,怕是打錯了算盤。

    此時。

    一個王府家奴進來向端王稟報:“主子,崔教頭回來了。他還帶回來一個年輕的道士?!?br />
    端王眼睛一亮,大聲說道:“崔天霸這個奴才終于回來了。那么他肯定已經找到了會太極拳的高手???,讓崔天霸來見本王?!?br />
    崔天霸一進端王府,就畏畏縮縮,再也沒有了先前張狂的神態,顯得非常謙卑。一副標準的奴才相。

    秦至庸身穿道袍,跟在崔天霸的身后,腳步沉穩,腰桿挺得筆直,神態自若。

    進入大院,崔天霸跪在地上,額頭觸地,高聲道:“奴才見過王爺。奴才幸不辱命,終于查找到會太極拳的高手?!?br />
    端王點頭道:“事情辦得不錯,下去領賞吧?!?br />
    崔天霸高興道:“多謝王爺賞賜?!?br />
    在場的武術界高手們,都驚訝地看著秦至庸。他身上的氣質溫和,實在是沒有一點武術高手的痕跡。

    不過,秦至庸是道士,或許有什么神奇的本事,讓大家大飽眼福。

    永寧格格小聲說道:“大師,這個小道士真的是拳術高手嗎?你怎么看?”

    酒僧向東來說道:“貧僧有些看不透這小道士?!?br />
    永寧格格笑著說道:“看不透?那就不要瞎琢磨。端王會試探小道士的深淺?!?br />
    秦至庸抱拳道:“秦至庸見過王爺,見過各位武術界前輩?!?br />
    端王大聲道:“大膽。見了本王,為何不跪?”

    秦至庸說道:“秦某是方外之人,散漫慣了。王爺寬宏大量,想來不會怪罪我吧?!?br />
    端王冷聲道:“本王懶得和你這個小道士耍嘴皮子。你不是本王見過的那個太極拳高手。莫非,你也會太極拳?”

    秦至庸點頭道:“秦某的太極拳勉強算是初入門徑。王爺想要見識太極拳,我替陳正英前輩來一趟端王府。希望我的拳法,不會讓王爺失望?!?br />
    端王說道:“那本王就看看你到底有多少斤兩。接招吧?!?br />
    秦至庸抬手阻止,說道:“且慢?!?br />
    端王道:“怎么,怕了嗎?”

    秦至庸笑著說道:“王爺要切磋武藝,當然沒有問題。但讓我先放下包裹?!?br />
    秦至庸把手中的包裹放到院子的角落,動作不急不緩,神態氣定神閑。

    放好了包裹,秦至庸說道:“端王爺,我們可以開始了?!?br />
    秦至庸站在院子中央,擺出了太極拳的拳架子。

    砰。

    渾身一震。

    秦至庸的衣袍好像充滿了氣勁,直接鼓蕩起來。這不是內力內勁,而是把太極拳練到一定層次,筋骨氣血震蕩,產生的自然效果。

    陳正英是內家拳宗師,一樣可以做到這樣的效果。

    酒僧向東來驚訝道:“果真是太極拳!”

    向東來曾經到過陳家溝,和陳正英切磋武藝,他當然熟悉太極拳。

    端王嗤笑道:“你這個小道士架勢倒是擺得不錯。就不知道真本事怎么樣?”

    話音未落。端王爺直接向秦至庸攻去。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