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ddset即时赔率 > 科幻小說 > 儒道諸天 > 第33章 腐儒不是讀書人
    秦至庸跟著郝爾都走進府邸,見到永寧格格,不等他打招呼,永寧格格就惱怒地說道:“咱們大名鼎鼎的秦先生,終于來了?!?br />
    秦至庸抱拳道:“秦至庸見過格格,見過各位武術界的前輩?!?br />
    永寧格格身邊的六位高手,年紀最小的是一個甲賀派女忍者“九龍真一”,但是她也已經三十多歲。

    雖說學無先后,達者為先,就拳術和學問而論,秦至庸不比他們任何一個人差,但是他們年紀大,學武的時間長,再加上秦至庸有心藏拙,沒有高高在上的姿態。

    稱呼他們一身前輩,是應該的。

    聽到秦至庸尊稱自己為前輩,六位高手臉上的表情,都隨和了不少。武術界的人,最看重名聲。他們和秦至庸不一樣。秦至庸練拳習武,只是為了修身,想要探索人類體能的巔峰。而他們是依靠武功拳術來混飯吃。名氣越大,自身的價值就越大,獲得的地位和待遇,也就越高。

    名利名利。

    有了名氣,自然就有了利益。

    壞人名譽,就是砸人飯碗,斷人財路,是大仇怨。

    秦至庸眼神清澈,說話的語氣誠懇。

    永寧格格的目光不再那么凌厲:“想要請到秦先生,真是不容易。莫非,秦先生覺得自己在京城武術界混出了名聲,打出了名堂,就小看了天下人?”

    秦至庸一愣。自己可不是武術界的人啊。永寧格格怎么說出這樣的話來呢?

    見她身邊的六位高手,都是一臉的理所當然,秦至庸便知道,永寧格格沒有說謊。

    自己真的在武術界有了很大的名氣?

    其實,秦至庸不知道,他雖然不是武術界的人,可是他的武功拳術早就得到了端王的認可,并且成為了端王府的客卿。

    秦至庸第一次來京城端王府和端王爺比武,當時在座的人,基本上都是京城武術界有名堂的人物。只要是有些眼力的人,都看得出來,秦至庸是一位拳術宗師。

    只有郝爾都這種天生神力,依靠天賦成為頂尖高手的人,才會覺得秦至庸的拳是軟綿綿的,沒什么威力。

    京城里的百姓,沒有聽說過秦至庸的大名??墑竊諶ü蠛臀涫踅繒飭礁鋈ψ永?,秦至庸很有名氣。所以,永寧格格才說出了剛才那一番話。覺得秦至庸名氣大,架子自然就大了。

    秦至庸說道:“格格,秦某實在是抱歉。本來我早該來貴府拜訪,可是前段時間一直在醫館里學習醫術,就把事情給耽擱了?;雇窀穸嘍喟??!?br />
    永寧格格當然知道秦至庸在學習醫術。

    秦至庸的話說得這么誠懇,她也就不再繼續追究。

    “哼。你知道失禮就好?!庇濫窀癜兩康廝檔?,“來人,給秦先生上茶。用府里最好的茶葉?!?br />
    秦至庸不主動來拜訪,永寧格格惱怒歸惱怒,但還是用府里最好的茶來招待他。

    不過,下馬威,還是要給的。

    永寧格格讓麾下的六大高手和秦至庸當場切磋。她不相信,自己麾下的高手,沒有一個敵得過秦至庸。

    事已至此。

    秦至庸拒絕不了,只能應戰。

    秦至庸一改往日的溫和做派,變得雷厲風行,以極快速度的打贏五位高手。只剩下“酒僧”向東來一人,和秦至庸打了許久,最后以平手而結束。

    車輪戰六位高手,秦至庸就算想要給他們留面子,無論如何也做不到。不盡快打贏五位高手,秦至庸還想要和每個人都打成平手,那他的體力,怕是不夠消耗。

    速戰速決,是唯一的辦法。

    秦至庸和向東來交手,沒有贏,只是打了個平手,算是給永寧格格留足了面子。若是橫掃了她麾下的六位高手,難保永寧格格不會惱羞成怒,找秦至庸的麻煩。

    古往今來,小女子難養,此言不虛。

    哪怕永寧身為格格,但是她的性格和心性,依然是個小女子。

    六位高手的武功,比起秦至庸差了一線,并不是說他們就是弱者。其實,不是他們弱,而是秦至庸太強。

    秦至庸的強大,不是強在招數,而是強在了心境和體能上。沒有過硬的心境和體能,就算太極拳的招數再精妙,都發揮不出來應有的威力。

    以弱勝強?秦至庸是不認可的。

    自古以來,武術拳法,就沒有以弱勝強的說法。就算是太極拳的“四兩撥千斤”,也改變不了以強勝弱的規則。

    六位高手的武功拳術,各有優點。

    郝爾都的摔跤術,秦至庸覺得可以融入到太極拳的“四兩撥千斤”當中來。

    忍術,硬氣功,棍術,這些精髓都很不錯。以秦至庸的眼力和記憶,看一遍,就能推斷個七七八八,回去好好琢磨一下,就能了解透徹。拳法招數,都有相通之處,秦至庸的武術根基太穩,太扎實。以至于學什么武術,都非???。

    拳法武術,萬變不離其宗。秦至庸的儒家修身之法,足以駕馭這些武功。

    只不過,秦至庸還是決定繼續深挖太極拳。其他的武術拳法,了解一下就可以。

    博而不精,是大忌。

    “酒僧”向東來的馬步功夫,倒是可以學一學。秦至庸覺得,馬步功夫,對自己的修心養生,有著很大的好處。

    永寧格格有點奇怪,秦至庸身穿道袍,武藝高強,太極拳功夫厲害得很,談吐更是不凡??墑撬禱暗撓鍥頭綹?,完全不像是個道士,而是像讀書人。

    因為秦至庸和六位高手交流武術心得的時候,說的那些拳理,其實大多數都是儒家經典中的理論。

    吃飯的時候,永寧格格說道:“沒想到秦先生身為道士,居然還精通儒家的四書五經?!?br />
    秦至庸搖頭道:“格格過獎。秦某對儒家的經典,只是略懂皮毛。要說精通,還遠遠達不到?!?br />
    此話不是客氣,是秦至庸的真實想法。儒家的修心境界“定”“靜”“安”,秦至庸連最低層次“定”之境界都沒有達到。

    可即便如此,秦至庸現在的心境,就足以讓他受益終身。練拳不到兩年,就成為了拳術宗師。心境越高,懂得越多,秦至庸對古圣先賢就越是敬佩。

    永寧格格說道:“秦先生,你就不用妄自菲薄。你的學問和拳術修為,大家是有目共睹的。我想要請秦先生來做本格格的老師。不知秦先生意下如何?”

    秦至庸說道:“格格,你麾下的六位武術前輩,都是一等一的高手。若是想要學習武術拳法,請教他們足矣。格格想要學習太極拳,怕是要失望。我答應過陳正英前輩,不能將太極拳外傳,還望格格見諒?!?br />
    有些話,還是提前說出來比較好。不能傳授永寧格格太極拳,秦至庸拒絕得一點都不含糊。

    學不到太極拳,永寧格格臉上閃過一絲惱怒。她長這么大,還沒有人敢明目張膽地拒絕自己呢??墑?,秦至庸偏偏拒絕了自己。

    被人拒絕的滋味,真不好受。

    不過,永寧格格畢竟不是普通女子。她深吸了幾口氣,說道:“秦先生,我沒有讓你傳我太極拳。我是想要你教我讀書?!?br />
    秦至庸問道:“格格,朝堂上,有那么多的讀書人,他們有的還是科舉狀元,精通四書五經。想要讀書,格格在朝堂上隨便找一個大儒即可。秦某現在畢竟是在端王府混飯吃,經常往格格府上跑,怕是有點不太方便?!?br />
    說到朝堂上的那些所謂的“大儒”,永寧格格眼神中閃過一絲不屑。

    朝堂上的“大儒”,都是些軟骨頭,沒有精神氣。

    就算是二品高官,見到了永寧格格,都是畏畏縮縮,彎著腰,一臉的奴才相,臉上帶著獻媚的表情。

    讓他們來教自己讀書?

    若是讀書人都是這個樣子,永寧格格寧愿不讀書。

    永寧格格猜到,秦至庸可能是個假道士,真實身份,就是讀書人。秦至庸為什么要穿著道袍?永寧格格怕是永遠猜不到,他只是為了不愿意留陰陽頭發型。

    現在是道光年間。

    男子留著陰陽頭,早已經成為了習慣。為了不剃發,打扮成道士裝扮,怕是誰都不會想到。

    秦至庸身體端正,抬頭挺胸,氣宇軒揚,眼神平和而自信。不是那些為了迎合主子,蠅營狗茍的腐儒能比。

    腐儒是奴才。不是真正的讀書人。

    什么是讀書人?

    永寧格格覺得,秦至庸這樣的人,或許才是真正的讀書人。

    永寧格格有點無賴地說道:“不行。那些朝堂上的大儒我不喜歡。我就要你教我讀書?!?br />
    秦至庸猶豫了一下,說道:“那么,每個月我抽出三天的時間,專門來教格格讀書?!?br />
    永寧格格說道:“三天?太少了吧?!?br />
    秦至庸說道:“少嗎?我覺得不少。專心治學,三天足以學到很多的東西。心神分散,別說三天,就算是天天拿著書本死讀,怕是也沒有任何意義?!?br />
    永寧格格點頭道:“好。就依秦先生。不過,每個月的哪三天讀書,我說了算?!?br />
    既然永寧格格要自己教她讀書,那么秦至庸就決定多給她講一些“仁義”,“百姓為重,君為輕?!鋇紉恍├礪?。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