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ddset即时赔率 > 科幻小說 > 儒道諸天 > 第35章 把太極拳發揚光大
    抓藥,用不著去藥鋪,端王府庫房里的名貴藥材,比起一般的藥鋪可是要齊全得多。

    把脈,熬藥,秦至庸甚至還用陰柔的拳勁來為陳正英按摩,緩解內傷。

    陳正英震驚,說道:“秦至庸,你的拳術修為,已經在我之上。你把拳術,運用到了生活之中,和醫術配合,相得益彰。療傷的效果極好。你什么時候學的醫術?”

    按摩,是一門高技術的技藝。不但需要強大的體力,對力量要有著精確的掌握,還需要對人體筋骨肌肉有著深刻的了解。

    隨著拳術的精進,秦至庸也是最近才能做到這一步。只不過,就算以秦至庸的體力,也只能連續給人按摩半個時辰。

    給人按摩,實在是太消耗體力。

    “前輩,按摩舒緩了筋骨肌肉,現在你呼吸是不是覺得順暢多了?!備掄茨ν?,秦至庸一邊用白酒洗手,一邊說道,“說到拳術,我不過是仗著年輕,體力好。真要論拳術境界,前輩你絕對要勝出我一些。至于醫術,我是到了京城,才拜師學的。現在還沒什么經驗?!?br />
    陳正英現在感覺內傷好像一下子好了大半。秦至庸剛學會了醫術,沒什么經驗,可是他的按摩手法和湯藥配合,治療內傷的效果,出奇地好。

    當然,最主要的還是陳正英身體素質過硬,內家拳修為深厚。若是一個弱不禁風的人受了重傷,自我恢復能力低,就算是神醫在世,想要醫治好他的傷勢,都會非常困難。

    自身強大,才是根本。

    其他的一切手段,都是輔助。

    陳正英活動了一下手臂,說道:“你過謙了。你的醫術,比起一般的大夫,強很多。我現在感覺自己的內傷,已經痊愈?!?br />
    秦至庸搖頭道:“前輩,那是錯覺。讓你的內傷即刻痊愈,我沒那個本事。半個月之內,你不能再和人動手比武。端王要是來找麻煩,我會替你擋下?!?br />
    秦至庸讓管家送來飯菜,和陳正英邊吃邊聊。

    陳正英問道:“秦至庸,你怎么會成為端王府的客卿?”

    秦至庸將自己進京之后的事情,大概說了一遍。當陳正英聽說秦至庸成為了永寧格格的老師,不免眉頭一皺。

    秦至庸說道:“我沒有傳授永寧格格任何拳術,只教她讀書。儒家的修心修身之術,我沒有提及,重點講解的是仁義禮智信這些理念?!?br />
    陳正英點頭道:“如此就好。攀附權貴,會被武術界的宗師們瞧不起。我們,畢竟是漢人?!?br />
    滿清時期,旗人在防著漢人。真正有能力,不愿意做奴才的漢人,同樣在防著旗人。就像陳正英這樣的內家拳宗師,絕對不愿意把自己的拳術,交給旗人。

    秦至庸嘆了口氣,說道:“心中有了好惡,就會有偏見。心有偏見,就不得其正。我自認為,自己的心,已經夠正,意,已經夠誠??墑竊謨濫窀竦拿媲?,想要讓我把儒家的精髓,修心修身的方法傾囊相授。說實話,我真的有些辦不到。我是漢人,永寧格格是滿人,我們的身份不一樣,不可能成為真正的朋友?!?br />
    正其心,誠其意。

    說起來簡單,真正做起來,實在是太難?;蛐?,等哪一天,秦至庸的心中,真正放下了一切偏見,看待任何人,任何事,都是一視同仁。

    說不定,他就可以達到儒家的“定”之境界。

    盡管知道了緣由。

    但是秦至庸就是做不到。

    他過不了自己心中的那一關。

    只不過,秦至庸在教導永寧格格仁義禮智信這些理念的時候,非常用心,絕對沒有誤人子弟,胡亂講解。

    要是永寧格格真正有了仁慈之心,依附在她麾下的那些漢人,可能日子就會好過一些。這樣一來,秦至庸也算是有了點功德。

    不止是教永寧格格,就是和端王比武切磋,探討拳術拳理,秦至庸都有所保留。

    一來,怕端王知道,自己的拳術和體力超越了他,端王會心態失衡,做出不理智的事情來。端王這個武癡,做事有些蠻不講理,不計后果。誰知道他會做出什么樣的事情來?秦至庸不想給自己添加麻煩。

    二來,秦至庸答應過陳正英,太極拳不會外傳。言出必行,遵守承諾,是一個讀書人的品格。

    直到現在,真正對秦至庸的拳術修為,有一個深刻了解的人,只有陳正英。

    陳正英說道:“你能這樣想,當然是最好。旗人是主子,我們漢人是奴才……哎?!?br />
    秦至庸說道:“大清的社會結構,其實是一個畸形,非常不健康。自大明滅亡以來,旗人掌權,叛亂好像就沒有斷過。最多再過一百年,大清就會氣數耗盡。人心不和,看似強大的王朝,其實脆弱不堪?!?br />
    陳正英一驚。

    秦至庸膽子可真大啊。居然敢預言滿清的滅亡!

    不等陳正英回話,秦至庸就又說道:“前輩。這次來京城,不會只是你一個人吧?”

    陳正英知道,秦至庸是不想再繼續談大清和滿漢之別這個話題。他點頭道:“少琪、老二、阿乾,都來了。他們在東邊的河南會館落腳?!?br />
    秦至庸說道:“我去見阿乾和二叔他們。前輩你的現在情況,出王府不方便,就住這里?!?br />
    沒有端王的首肯,陳正英的確出不了王府。

    陳正英說道:“那就多謝了?!?br />
    ………………

    河南會館,是河南商人們來京城做生意的落腳點。楊昱乾、陳少琪、陳正洲就在河南會館里急得團團轉。

    他們剛來京城,人生地不熟,銀子帶得不多??墑瞧飧鍪焙?,陳正英被端王抓了。

    還沒有打聽到秦至庸的消息,陳正英又出了事,真是禍不單行。

    三人都會武功,特別是楊昱乾,拳術武功離宗師之境,不過相差半步??墑僑踉謖飧鍪焙?,好像完全派不上用場。

    權利和武功的較量,權利占據了上風。

    陳少琪眼睛都哭紅了。她拉著楊昱乾的手臂,擔心道:“阿乾,我爹被抓進了王府。現在我們該怎么辦?端王爺會不會對我爹不利?”

    楊昱乾沒有絲毫辦法。不知道該怎么安慰陳少琪。師父被抓,他和陳少琪一樣擔心和著急。

    陳正洲一拍桌子,憤怒道:“不用想了。深夜我潛入端王府,把大哥救出來?!?br />
    潛入王府救人?

    可是王府防衛森嚴,豈能輕易出入??墑?,前去救人,好像是唯一的辦法。

    楊昱乾眼中閃過堅定的目光。自己的武功最高,就算要救人,那也是自己去。

    不能讓二叔和少琪冒險。

    正在此時。

    砰砰砰。

    敲門聲響起。

    三人猶如驚弓之鳥。楊昱乾立刻做出了防御的姿勢,隔著房門問道:“誰?”

    “是我。秦至庸?!泵磐獯戳飼刂劣溝納?。

    楊昱乾、陳少琪、陳正洲頓時驚喜無比。

    楊昱乾打開房門,只見秦至庸身穿道袍站在門外。要說秦至庸有什么變化?那就是他身上的氣質更加沉穩,頭發更長。

    “秦先生。你在京城沒事,真是太好了?!毖鈮徘ざ廝檔?。

    秦至庸笑著說道:“我能有什么事兒?我過得還不錯。不愁吃喝。我來,是給你們報個信。陳正英前輩住在端王府,暫時不能出來。你們不用擔心?!?br />
    陳少琪終于得知了父親的消息,說道:“秦至庸,我爹被端王抓走,我們怎么能不擔心?我爹現在到底怎么樣了?為什么他不能離開王府?”

    秦至庸用溫和的語氣對陳少琪說道:“不要急。遇到了大事,切忌急躁。咱們坐下慢慢說?!?br />
    秦至庸坐到了八仙桌旁,陳少琪親自給他倒茶。

    喝了一口茶。秦至庸將陳正英在端王府里的情況說了一遍:“……我現在是端王府的客卿。只要有我在,陳正英前輩就不會有事。你們就放心吧?!?br />
    聽完了秦至庸的話,三人總算是松了一口氣。

    陳少琪說道:“可是,我爹的傷?”

    秦至庸說道:“沒什么大礙。半個月之后,陳正英前輩的傷勢,就能痊愈。我會想辦法,讓端王把陳正英前輩放了。不過,千萬不能急,要慢慢來。你們要耐心一點?!?br />
    楊昱乾說道:“我們相信秦先生?!?br />
    秦至庸看了楊昱乾一眼。

    現在的楊昱乾,和在陳家溝的時候相比,氣質上有了很大的不同。楊昱乾雖然還不是宗師,可是絕對算得上是高手。比起永寧格格麾下的六位武者,絲毫不差。

    只不過,楊昱乾的心態和拳術還沒有完全和諧統一?;瘓浠八?,就是搏擊經驗和心理素質還有點欠缺。

    “阿乾。沒想到你的拳術武功已經到了上乘境界??上部珊??!鼻刂劣剮ψ潘檔?,“以后有什么打算?是留在京城開館收徒?還是回村里?”

    楊昱乾眼睛一亮,說道:“秦先生,我們真的能留在京城嗎?至于開館收徒,我需要問一問師父。師父要是同意,那就沒有問題?!?br />
    能留在京城,當然是最好?;卮謇?,做個農夫,楊昱乾的一身武功拳術,就沒有了用武之地?;嵩閭A慫庖簧砦涫跆旄?。

    秦至庸站起身來,拍了拍楊昱乾的肩膀:“只要你們愿意,就一定可以留下來。我相信,陳正英前輩會同意你開館收徒,將太極拳發揚光大?!?br />
    陳家的太極拳,已經外傳。

    陳正英早已破了“傳兒不傳女,傳內不傳外?!鋇淖嫜?。

    事到如今,把太極拳發揚光大的時機,已經成熟。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