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ddset即时赔率 > 科幻小說 > 儒道諸天 > 38章 神秘的第七位高手
    獲得了內家拳的精髓和纏絲勁秘技,再次和端王比武切磋,秦至庸就顯得更加輕松。不過,他依然裝出打得很辛苦的樣子,勉強和端王打成平手。

    端王的武藝在不停地進步。他每次都自認為可以勝過秦至庸,可是到了最后,總是贏的局面少,平手的次數多。秦至庸給了端王同樣在不停進步的錯覺。

    不錯,秦至庸是在進步,可是他精進的速度,比起端王預料的還要快。

    秦至庸的體力,武藝,心境,都早已經超越了端王。

    端王和秦至庸對了一拳,兩人同時后退。

    端王擦拭了一把汗水,說道:“秦至庸,你很不錯。你的武藝不停地增長,居然能跟得上本王的腳步。不過下一次比武,本王一定會贏了你?!?br />
    秦至庸抱拳,笑著說道:“王爺過獎了。能和王爺切磋,實在是三生有幸。有個旗鼓相當的對手比武論道,當然可以共同進步。比起一個修煉拳術,閉門造車,要強百倍?!?br />
    端王哈哈一笑:“那是。本王可不像陳正英那個老東西,白白浪費了幾年的光景,武功一點長進都沒有?!?br />
    秦至庸說道:“王爺,說到陳正英前輩,我認為是不是可以先放了他?反正他老了,不是王爺的對手。再繼續關著他,沒什么意義。我的太極拳,是在陳家溝學的,一直把陳正英前輩軟禁在王府里,秦某有些于心不忍?!?br />
    端王盯著秦至庸,眼神頗為凌厲。

    秦至庸目光平和,面帶微笑地看著端王,一點都不心虛。

    端王問道:“你能保證陳正英出了王府,不會離開京城?”

    秦至庸點頭道:“我能保證?!?br />
    端王說道:“好。既然你秦至庸為陳正英做擔保,那本王就先放了那個老家伙。只不過,他要是逃出了京城,本王拿你是問?!?br />
    秦至庸說道:“如果陳正英前輩真的不聲不響逃走,秦某必定會給王爺一個交代?!?br />
    端王冷哼一聲,對秦至庸擺了擺手。

    秦至庸說道:“王爺,秦某告退?!?br />
    ……………………

    回到客房,秦至庸對陳正英說道:“前輩,你可以出端王府,去河南會館看望阿乾和少琪他們了?!?br />
    陳正英感激道:“多謝了?!?br />
    陳正英離開的時候,秦至庸把五百兩銀子遞給他,說道:“前輩,這些銀子你拿著。阿乾想要開武館,需要的錢不是小數目。我不知道這幾百兩銀子夠不夠。若是不夠,就再和我說?!?br />
    陳正英猶豫了一下。

    秦至庸說道:“端王先前給了我些銀子,我吃住都是在王府里,基本上不用銀子。這些錢,放著也是放著,還不如讓阿乾拿去做點有點意義的事情?!?br />
    陳正英不再客氣,說道:“銀子就當是我們借的,等阿乾開了武館,招收徒弟以后,就還給你?!?br />
    武藝高強的人,開館收徒,其實是很賺錢。

    陳正英到不怕,還不起銀子。

    秦至庸點頭道:“好?!?br />
    人的心態就是這么奇怪。

    沒有能力的時候,發了瘋地想要賺錢,想要住大房子??墑塹閉嫻撓辛四芰σ院?,財富唾手可得,便不再重視錢財。

    就像是現在的秦至庸,就不看重銀子,因為他只要想要錢,就能依靠自己的能力獲得。正因為如此,秦至庸才真正領會到,強大自身是根本。錢財,不過是身外之物。

    秦至庸現在頗有點“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盡還復來?!鋇男奶?。

    ………………

    陳正英提著銀子,離開了端王府。秦至庸正打算關門讀書,這個時候,王府里的管家來了。

    管家說道:“秦先生,永寧格格府上來人,讓您去一趟格格的府邸?!?br />
    秦至庸點頭道:“好。我知道了。多謝管家告知?!庇濫窀窨隙ㄊ怯窒胍潦?,讓自己去給她講課。

    秦至庸不急不緩地來到永寧格格府上。

    永寧格格和麾下的六位高手都在,看架勢,不像是讓自己來講課的樣子啊。

    “見過格格?!鼻刂劣貢檔?。

    永寧格格說道:“秦先生,你來得正好。我們有要事和你商量??燁胱??!?br />
    秦至庸坐下之后,問道:“不知格格有什么事情想要和秦某商量?”

    永寧格格眼神中露出了一絲惱怒,問道:“秦先生,最近這幾天,有一個叫楊昱乾的鄉下小子,到處踢館。你可知道?”

    秦至庸點頭道:“有耳聞。聽說,楊昱乾拜訪了幾家武館。與武館的掌門人切磋,沒有輸一場?!?br />
    永寧格格說道:“不是拜訪,是踢館,踢館?!?br />
    秦至庸微微一笑,說道:“格格如此惱怒,莫非是楊昱乾得罪了你?”

    永寧格格冷哼一聲,說道:“楊昱乾這個家伙,竟然打了我的人。我一定要給他一個教訓,讓他知道,京城有的是高手,不是他一個毛頭小子能混得開的。我已經和楊昱乾約定,五日之后,他會來闖塔。每一層塔里,都有一位高手。我倒要看看,楊昱乾能不能打到頂層來?!?br />
    “只不過,楊昱乾的武功的確不錯。為了萬無一失,我打算讓秦先生把守最后一關?!?br />
    秦至庸笑著說道:“格格,你這可是車輪戰啊。不斷消耗楊昱乾的體力,就算打贏,也是勝之不武。楊昱乾就算輸了,也是雖敗猶榮?!?br />
    楊昱乾的武藝拳術,已經很強,可是他還沒有跨出那最后一步,成為拳術宗師。想要勝過永寧格格麾下的六位高手,有些困難。

    若是楊昱乾能在比武之前,成為武術宗師,起碼有五成的勝算。

    比武較技,隨機應變,任何情況都有可能發生。沒有人敢說自己穩贏。

    永寧格格說道:“秦先生,廢話不多說。你到底同不同意幫我?”

    秦至庸猶豫了一下,點頭道:“好。我幫你。不過,格格可不要抱太大的希望。真要是和楊昱乾交手,我未必就能贏了他?!?br />
    永寧格格笑著說道:“我相信秦先生。因為你和楊昱乾練的都是太極拳?!?br />
    ……………………

    陳正英回到河南會館,楊昱乾、陳少琪、陳正洲都很高興。陳少琪拉著陳正英的手臂,說道:“爹,你在端王府沒受什么委屈吧?那個端王爺,真的是太霸道,蠻不講理?!?br />
    陳正英說道:“有秦至庸在,我倒是沒有受委屈。只是……端王的武功,比起前幾年更加強大。就算我以最好的狀態和端王公平較量,怕是都贏不了他?!?br />
    陳正洲說道:“大哥,幾年前你故意輸給了端王,難道為了這件事情,他還不肯罷休?端王他到底想怎么樣?想要贏我們陳家太極拳?那我們就讓他再贏一次好了?!?br />
    陳正英搖頭說道:“事情,沒有那么簡單。其實,我也不知道端王到底是什么想法。此事,要和秦至庸商議才行。他現在是端王府的客卿,比我們更加了解端王爺?!?br />
    忽然。

    陳正英發現楊昱乾、陳少琪、陳正洲的臉上有點憂心忡忡樣子。

    “是不是又出什么事情了?”陳正英問道。

    陳正洲嘆了口氣,說道:“還是我來說吧。阿乾去拜訪京城里的各大武館……沒想到和永寧格格手下的人起了沖突。五日之后,阿乾要和永寧格格麾下七位高手比武?!?br />
    陳正英沒有怪罪楊昱乾。

    想要在京城里開館收徒,拜訪(踢館)各大武館是必須的。不在武術界混出一點名堂,就算開了武館,也不會有人來拜師學藝。

    和永寧格格麾下的七位高手比武,未必就是壞事。

    當然,前提是要能贏。

    只要贏了,楊昱乾在京城的武術界圈子里,算是徹底站穩了腳跟。

    以后開館,就不怕沒有弟子上門。

    陳少琪擔心道:“可是,我們只見過永寧格格麾下的六位高手。至于第七位是誰?我們根本就不知道?!?br />
    陳正洲也說道:“少琪說得沒錯。我拜托了河南會館里的人打聽了一下,沒有得到第七位高手的任何消息。此人非常神秘。相信絕對是一位了不得的高手?;蛐?,第七位高手,才是永寧格格的底牌?!?br />
    在陳家溝的時候,楊昱乾很自信,可是到了京城,他才知道,自己的武功,實在是算不得絕頂。拜訪的那幾家武館,每一位館主,都有一手絕活。自己雖然贏了他們,但并不是說,那些館主掌門人就是弱者。

    能在京城里開武館的人,都不會是弱者。

    和永寧格格麾下的高手比武,楊昱乾真的沒有必勝的把握。

    更何況,還有那神秘的第七位高手。

    陳正英拍了拍楊昱乾的肩膀,說道:“阿乾,不用擔心。你是武術奇才。為師見過的人當中,你的武術天賦,僅次于秦至庸。你年輕,筋骨氣血強勁,是最大的優勢。我在端王府里和秦至庸交流拳術,又有了一些心得領悟,現在就傳授給你。不用管那第七位高手是誰。五日之內,你好好調理身體和心神,爭取把學到的東西,融會貫通。那樣你就能立于不敗之地?!?br />
    楊昱乾點了點頭,說道:“師父說的是。弟子知道該怎么做了。師父放心,我一定不會輸?!?br />
    楊昱乾和永寧格格麾下的高手比武,要是輸了,他在京城開武館的計劃,就會無疾而終。

    楊昱乾和秦至庸不一樣。

    秦至庸是修身養性,沒有爭名利。

    通俗點說,秦至庸的層次還很低。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他目前還在修身階段。名利對于秦至庸來說,沒什么意義。就算需要名利,那也是以后的事情。

    楊昱乾拳術有成,想要依靠武藝混飯吃,要在武術界打出名堂來,就必須爭名奪利。把自己和太極拳的名氣打出去。

    因此,楊昱乾絕對不能輸,哪怕是輸一次,都不可以!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