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ddset即时赔率 > 科幻小說 > 儒道諸天 > 第49章 暴力解決不了問題
    人,一旦有了能力,氣質就會改變。

    “腹有詩書氣自華”,可不是一句空話。有能力的人,往往會反客為主。不管是主動還是被動。

    秦至庸現在的情況,就是這樣。

    佛山酒樓是武癡林家的,武癡林是秦至庸的老板。

    先前,秦至庸廚藝高超,武癡林對他很客氣,但是說不上尊敬??墑塹鋇彌刂劣故且晃惶謔?,武癡林的態度立刻就改變了。無論是言語還是舉動,都表現出對秦至庸的恭敬。

    現在好像秦至庸才是酒樓的主人,武癡林則是打工的一樣。

    盡管,秦至庸對佛山酒樓沒有絲毫想法,可是他的話語權,提升了很多。

    最近這兩天,秦至庸到哪里,武癡林就跟到哪里。他是非要秦至庸教自己拳術不可。

    秦至庸看著武癡林,問道:“你真要學太極拳?你不是一直想要跟葉師傅學習詠春拳嗎?”

    武癡林道:“我是想要跟問哥學詠春拳??墑?,也要問哥愿意教我才行啊。我弟弟說,秦先生你和問哥打了個平手,那你的武功肯定和問哥一樣厲害。秦先生,你就教我練拳吧。工錢,我再給你漲一倍?!?br />
    武癡林對秦至庸的稱呼都改變了。他以前叫秦至庸為秦大廚,現在則尊稱他為秦先生。

    佛山的武館多,想要學拳,隨便找一家武館即可。但武癡林的心比較大,要學武,他當然要跟最厲害的那個人學才行。

    以前,整個佛山誰的武功最高?肯定是葉問。

    現在不一樣,秦至庸深藏不露,是太極拳宗師,能和葉問打個旗鼓相當。人的耐心,是有限的。武癡林乞求討好葉問很久,都沒能如愿。現在有了其他的選擇,他肯定會另有想法。

    不是每個人,都有著楊露禪到陳家溝求拳的那種鍥而不舍的精神。

    秦至庸連忙說道:“老板,工錢的事情,咱們先不談。我在廚房干活兒,該拿多少工錢,就拿多少工錢。佛山有太極拳館,你先去那兒學拳。我再每天指點你一番?!?br />
    武癡林問道:“能行嗎?那家太極拳館,我知道。館主的武功可不怎么樣啊?!?br />
    別看武癡林拳腳功夫只是個半吊子,眼光還挺高,佛山的那些館主們,他還看不上。秦至庸讓武癡林去太極拳館去學習太極拳,他心中自然會有疑問。

    秦至庸笑著說道:“我讓你去太極拳館去學拳,不是敷衍你。太極拳各門各派,基礎都是一樣,初學者,隨意學哪一派,都沒有關系。只是到了高深之處,各派的太極才有了不同的理念。太極拳易學難精,想要有所成就,要靠個人的造化?!?br />
    沒有最強的武功,只有最強的人。

    就像是后世的基礎教育,學生們學的都是同樣的教材,做同樣的習題,可是有的人上了初中就再也讀不下去。而有的人,則學問穩步提升,最后成為大科學家。

    道理都是相通的,秦至庸教武癡林太極拳,和其他的太極拳師傅教拳,沒什么不同。武癡林有點好高騖遠,一心想要跟最厲害的人學習拳術,認為這樣就可以成為最厲害的人。

    其實,這樣的想法,不對。

    如果武癡林要是有了秦至庸的求道心態,重視基礎,研究拳理,說不定早就成為了拳術高手,就算是超越葉問,也未必不可能。只可惜,武癡林的心性,沒有達到這個層次,看不清事物的本質。

    武癡林點頭道:“好。我現在就去太極拳館,學習太極拳?!?br />
    秦至庸提醒道:“學習太極拳,要不急不躁。保持平常心,不可急功近利?!?br />
    武癡林在太極拳管學習了太極拳,每天晚上,秦至庸都會指點他幾句。雖然只是幾句話,但是對于武癡林來說,猶如醍醐灌頂,能讓他茅塞頓開。

    真傳一句話,假傳萬卷書。

    武學的真諦,就是那么一兩句話。那些玄之又玄,花里胡哨的東西,往往是用來忽悠人。

    ………………

    沙膽源到處宣揚秦至庸和葉問比武的事跡。每次談到秦至庸的武功拳術,沙膽源都是一臉驕傲。

    秦至庸作為太極拳宗師,和葉問打了個旗鼓相當,不分勝負。如此高手,竟然在自家的酒樓里打工,沙膽源豈能不驕傲?

    秦至庸被沙膽源描述成了一等一的的高手。而廖師傅,則被沙膽源丑化,被說成了三招兩式就敗在了葉問的手里。

    許多人不相信。但是同樣有很多人相信。

    有人甚至還特意去問過葉問,想要知道秦至庸到底是不是太極拳宗師。

    葉問給出了肯定的回答。

    廖家武館。

    這幾天的生意淡了很多,甚至有幾個學員還要求退學費,不學廖家拳。

    搞得廖師傅心情很不好。

    廖家拳館的大弟子跑到廖師傅的跟前,說道:“師父,弟子查清楚了。是武癡林的弟弟,沙膽源到處宣揚,說師父你去葉問家里比武,輸給了葉問。現在大家都不來廖家武館學拳。那幾個要退學費的師弟,我也已經把錢退給了他們?!?br />
    廖師傅一臉鐵青,狠狠拍了一下桌子,說道:“我一定要去佛山酒樓討個說法!”

    沙膽源口無遮攔,到處宣揚,他自己痛快了??墑僑叢伊肆問Ω檔姆雇?。

    來到佛山酒樓。

    廖師傅大聲道:“沙膽源,你給老子滾出來?!?br />
    沙膽源聽到有人在喊自己的名字,走出來,問道:“誰在叫我?”

    廖師傅說道:“是我。沙膽源,你到處宣揚,說我輸給了葉問,是也不是?簡直胡說八道,我什么時候輸給了葉問?”

    酒樓里的食客們,都抱著看戲的心態,看著熱鬧。

    沙膽源說道:“是我說的。廖師傅,半個月前,你到葉問家里切磋比武,輸了。我在葉問家后面,親眼所見,還能有假?當時,秦先生也在葉問的家里?!?br />
    廖師傅被氣得是七竅生煙,惱羞成怒道:“沙膽源,你敗壞我的名譽,今天,必須給我一個說法。否則,我不會善罷甘休?!?br />
    沙膽源也是硬氣,大聲說道:“我說的都是事實。為什么要給你一個說法?”

    廖師傅直接動手:“那我今天就給你一個教訓?!?br />
    沙膽源不會武功,哪里是廖師傅的對手。廖師傅一動手,他就被嚇傻了。

    武癡林忽然擋在了沙膽源的跟前,用剛學不久的太極拳和廖師傅過招。沙膽源是武癡林的弟弟,他當然不可能讓廖師傅欺負弟弟。

    廖師傅覺得自己是有理的一方,教訓沙膽源是天經地義,可是武癡林居然還管還手。心中更是憤怒。

    “太極拳?”廖師傅大聲道,“看來秦先生教了你拳法。只是不知道,你學了秦先生的幾成本事?”

    廖師傅出拳,毫不留情。

    武癡林才學了半個月的太極拳,就算有秦至庸的指點,他的武功和廖師傅相比,依然相差太遠。

    嘭。

    武癡林被擊倒在地。

    “哥?!?br />
    沙膽源見武癡林倒地,大聲喊道。

    廖師傅一拳向沙膽源攻來,要是被打中,沙膽源肯定會重傷。

    就在此時。

    秦至庸一把握住了廖師傅的拳頭,化解了他的攻擊:“廖師傅,你這一拳下去,沙膽源可承受不住,肯定是非死即傷。你出手重了點?!?br />
    秦至庸微微一用力,就把廖師傅推了回去。

    廖師傅后退了幾步,站穩了腳步,憤怒說道:“秦先生,沙膽源到處造謠,胡說八道,壞我名譽。我豈能饒了他?我今天一定要給他個教訓?!?br />
    秦至庸心平氣和地說道:“廖師傅,你冷靜一下。動手,解決不了問題。有什么事情,我們坐下來,慢慢談,好嗎?”

    廖師傅說道:“沒什么好談的?!?br />
    廖師傅失去了理智,向秦至庸攻來。

    秦至庸左手背在身后,只用右手,化解了廖師傅的所有攻擊。不出五招,秦至庸就用柔和的力道,又把廖師傅推了回去。

    廖師傅沒有再進攻,反而清醒了過來。只有和秦至庸交手以后,才能知道秦至庸的強大。

    秦至庸的武功拳術,超過廖師傅太多。太極拳宗師之名,絕非浪得虛名。

    酒樓里的食客們,目睹了廖師傅和秦至庸的交手,證實了秦至庸的確是一位太極拳宗師。要知道,廖師傅可是佛山武術界的高手,但是卻被秦至庸單手輕易擊退。

    任何事情,就怕對比。廖師傅是高手,秦至庸自然就是宗師了。

    沙膽源把武癡林扶起來,站到了秦至庸的身后。剛才挨了廖師傅一拳,武癡林受了點傷。

    廖師傅盯著秦至庸,說道:“秦先生,此事你管定了是吧?”

    沙膽源大聲道:“姓廖的,你已經打傷了我哥?;瓜朐趺囪??”

    秦至庸看了沙膽源一眼。沙膽源立刻就閉嘴了。

    得知秦至庸是太極拳宗師以后,沙膽源在他面前,就顯得有些拘束。

    秦至庸對廖師傅說道:“廖師傅,打打殺殺,解決不了問題。只會把事情弄得更大,更僵。咱們還是坐下來商議。總能找到解決問題的辦法?!?br />
    廖師傅冷聲道:“好。那我倒要看看,你們如何解決我的問題?”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