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ddset即时赔率 > 科幻小說 > 儒道諸天 > 第53章 知止而后有定
    秦至庸被三浦和佐藤“請”到了軍營,并且給他戴上了數十近重的腳鐐手銬。

    就算是葉問,都沒有這樣的“待遇”。

    可見,三浦和佐藤對秦至庸是忌憚到了何種程度。不但如此,而且還安排了一個小隊的日本憲兵看守秦至庸。

    足足過了三天,秦至庸的體力和精神才恢復了過來。

    軍營中的一間房間里。

    秦至庸盤膝坐在地面上。

    他的表情,眼神,都非常平和,可是腦海里的思維,則是在快速運轉。

    民國時期,是華夏民族,最苦難的時代。

    秦至庸學的是歷史,書本上,都有介紹。

    可是,只有真正到了這個時代,才能體會到,民國時期的氣氛和苦難,真的是難以用言語來表達。任何語言描述,在真實的現實面前,都是顯得那么蒼白無力。

    秦至庸是廚藝大師,是武術宗師,有學問,懂中醫??墑撬諶氈救說那古諤闃?,都反抗不起波瀾。那些普通百姓,就更不用說了,都是生活在日本人的恐怖壓力之下。

    但是,華夏沒有屈服!

    “知止而后有定!”

    秦至庸的聲音很輕,語氣則是非常堅定。他的眼神,逐漸明亮了起來,好像發出了光芒。

    民族苦難,民不聊生,但總會被有鳳凰磐涅,浴火重生的一天。

    當思維運轉到了極致的時候,秦至庸好像看到了領袖們帶領著華夏百姓反抗日本人的侵略,他好像看到了詹天佑、葉企孫、竺可楨、侯德榜等科學家在歐美求學,受盡了白眼和偏見??墑撬竊偌榪?,都不忘初心,為了救國,為了華夏的強大,各司其職,將自身的價值,發揮到了最大。

    秦至庸現在身陷敵營,帶上了手銬腳鐐,可是,他覺得,和那些在歐美求學的華夏科學家們相比,自己受這點委屈,真的不算什么。

    秦至庸還記得著名的“錢學森之問”。

    “這么多年培養的學生,還沒有哪一個的學術成就,能夠跟民國時期培養的大師相比。為什么我們的學校總是培養不出杰出人才?”

    以前,秦至庸也想過這個問題??墑遣壞靡?。但是現在秦至庸感覺自己找到了一點原因。

    民國時期的大師們,都受過傳統的國學教育,就是所謂的儒家教育。他們生活在苦難年代,為了救國,每個大師,都有著大胸懷,大毅力。

    他們以華夏傳統文化為根基,駕馭西方的科學知識?;瘓浠八?,那些震鑠古今的大科學家們,學術大師們,他們不懂武功,可是他們的心境,沒有一個人是“定”之境界以下。

    只有心“定”了,才能做到廢寢忘食,才能忘我地鉆研科技學問。并且在學術上,做出驚人的成就,以此來讓祖國強盛。

    故天將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行拂亂其所為,所以動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

    可是,新時代的學生們,則沒有了民國時期大師們那種為國為民的情懷。甚至,學校里都不再教傳統文化。儒家的修身,就連那些教書的老師都不懂。

    自律,克己修身都做不到,還想在學術上做出驚人的成就。簡直是癡人說夢。

    秦至庸嘴角帶著笑意。

    他的思想,心境,好像一下子升華了。

    “我想,我明白了?!鼻刂劣顧檔?。

    此刻。

    秦至庸的思維,變得非常清晰。

    感知力提升了數倍,房間里的螞蟻,蚊子,他閉上眼睛,都能清晰感知到。

    “我學習儒家經典,克己修身,磨練心智,每天如履薄冰?!鼻刂劣顧檔?,“今日,我終于達到了“定”之境界?!?br />
    心定了。

    秦至庸的心理素質,頓時提升了許多。

    精神和身體不一樣。只要想通了,悟了,精神境界可以快速提升,沒有瓶頸。佛家也有著一念成佛,一念成魔的說法。

    可是身體素質不一樣。

    身體素質的提升,不可急功近利,需要循序漸進。

    心靈達到了“定”之境界,秦至庸最直觀的感受,就是意識對身體的掌控力再次提高。他只要沉下心來,都可以“聽”到身體里血液流動的聲音。

    心境提高,秦至庸的身體素質也會再次逐漸增強。

    秦至庸站起身來,渾身的筋骨發出噼里啪啦的脆響。

    開始練拳。

    這一次,秦至庸的拳法,不再柔和,而且至剛至猛。他好像要把心中的委屈和不甘,全部打發泄出去。

    盡管戴著腳鐐鐵鏈,但是拳腳揮動,爆發出來的響聲,類似音爆,震耳欲聾。

    心境的提升,讓秦至庸十分的力量,打出了十二分的效果。

    ………………

    三浦和佐藤等人正在軍營里開會。他們每個人面前,都有一個白色的茶缸,里面裝有清茶。

    嘭,嘭,嘭……

    地面,桌面,茶缸,被一股力量震動。

    茶缸里的清茶,蕩起輕微的波紋。

    三浦眉頭一皺,問道:“怎么回事?”

    佐藤說道:“是地震嗎?”

    突然。

    三浦大聲道:“不是地震。這震動,是人為造成的?!?br />
    三浦以最快的速度,向外面沖去。

    佐藤等人跟在后面。

    來到關押秦至庸的房間,透過鐵窗,三浦等人見到了正在練拳的秦至庸。

    秦至庸腳步移動,踏在地面上,帶動的震蕩,讓方圓百米內的地面,都開始有節奏,有頻率地震動。

    就武術造詣而言,如果之前秦至庸是宗師,那么他現在就是大宗師。

    拳勁震蕩,讓秦至庸周圍的空氣,好像變得粘稠厚重起來。

    氣勢,神態,聲響,震蕩的動靜綜合在一起,此刻的秦至庸,令人震撼。

    三浦他們見到秦至庸,腦子里只有一個詞,那就是“強大”,非常強大!秦至庸好像不是人類,而是一頭洪荒猛獸。

    要不是有著手臂粗的鐵鏈做為腳鐐和手銬把秦至庸控制起來,三浦不知道能不能阻止他?除非,用槍炮,把秦至庸擊斃。

    只不過,手臂粗的鐵鏈,真的能拴住秦至庸嗎?隨后,三浦搖了搖頭,感覺自己想多了。人的力量再強,也不可能崩斷手臂粗的鐵鏈。

    三浦盯著秦至庸的拳法,眼神熾熱。他身為空手道修煉者,當然希望有朝一日,能擁有秦至庸這樣強大的力量。沒有一個武者,不想變得更強。

    佐藤拔出了手槍。

    三浦給了他一耳光,冷聲道:“八嘎。佐藤,你又想要干什么?”

    佐藤大聲叫道:“將軍,必須殺了秦至庸,必須殺了他。他的太強了,是個極度危險的人物。他要是掙脫了腳鐐手銬,我們可就麻煩了。將軍別忘了,秦至庸連子彈都能避開?!?br />
    佐藤骨子里就看不起中國人,他認為日本人才是最優秀的人。他稱呼中國人為東亞病夫??墑?,現在秦至庸表現出來的力量,讓他膽戰心驚,讓他畏懼。

    佐藤怕了。所以,他要拔槍殺了秦至庸。

    三浦說道:“秦至庸絕對不能殺。他是武術宗師,他的身上,有讓我們變強的奧秘。我們要是能獲得中國的武術奧秘,一定可以變得和秦至庸一樣強大?!?br />
    佐藤猶豫了一下,說道:“可是將軍,秦至庸太危險?!?br />
    三浦說道:“此事,你不要管。秦至庸絕對不能死。他的價值,不可估量。佐藤,你給本將軍聽好。要是秦至庸死了,你也活不了,我不管你的后臺是誰?!?br />
    佐藤點頭道:“哈依。不過,我還是希望獲得了秦至庸的武術奧秘以后,請將軍務必殺了他?!?br />
    ………………

    練完了拳術。

    秦至庸站直身體,吐出一口濁氣,頓時覺得神清氣爽。

    三浦對憲兵說道:“把房門打開?!?br />
    “咔嚓?!?br />
    房門打開。

    三浦佐藤等人走進屋子。

    “三浦見過秦先生?!比侄鄖刂劣構Ь此檔?,“秦先生不愧是武學宗師。今日,得見秦先生的拳術修為,真是令我們大開眼界?!?br />
    三浦說話的時候,有六個日本憲兵的步槍對準秦至庸。他們怕秦至庸對三浦不利。只要秦至庸有異常的舉動,他們就會立刻開槍。

    哪怕事后,三浦怪罪他們,也在所不惜。

    要是三浦將軍在他們眼皮子底下被秦至庸干掉。他們這些在場的憲兵,都要切腹陪葬。

    日本人的個性,非常奇怪,面對弱者的時候,他們恨不得把弱者虐待致死,可是在強者面前,他們就會表現得非常卑微恭敬。

    日本人,就像是狼一樣。養不熟。

    秦至庸是強者,三浦在他跟前,表現得非常恭敬。當然三浦的心思,秦至庸是心知肚明,他是想要學習中華武術的精髓。

    秦至庸說道:“幾招莊稼把式,讓三浦將軍你們見笑了。有什么事情,將軍就直接說吧?!?br />
    三浦說道:“我想拜秦先生為師,跟隨秦先生修行,終身侍奉先生。先生有任何要求,都可以提出來。只要三浦能做到,就絕不推辭?!?br />
    秦至庸搖了搖頭,沒有說話。

    三浦又說道:“我一定會用誠意打動先生。我相信終有一天,先生會收我為徒?!?br />
    說完,三浦轉身離開。

    秦至庸輕蔑一笑,自己就算把這一身武功和學問帶入棺材,也不會教日本人。

    日本人,根本不配學習中華武術。

    秦至庸的心境達到了“定”之境界,心智堅定如磐石。三浦想要用所謂的“誠意”打動他,真是可笑至極。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