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ddset即时赔率 > 科幻小說 > 儒道諸天 > 第79章 罡氣、內力、武士刀。
    伊藤男、摩根唐碎云、川島玄洋不但是拳術大宗師,更是殺人無數,滿手血腥的家伙。

    特別是伊藤男這個忍者,當年日軍侵略中國的時候,他的刀,不知殺了多少中國人??晌絞切撞兄良?。

    若是普通的國術大宗師,遇到他們煞氣逼人的樣子,心態肯定會受到影響。

    可惜,他們遇到的是秦至庸。

    秦至庸的心靈層次已經是儒家的“定”之境界。

    他們的煞氣,殺意,影響不到秦至庸絲毫。想要撼動秦至庸的心靈,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除非,來一個心境比秦至庸還要高深的強者,才有可能。

    摩根唐碎云和川島玄洋用的是拳法,二人的身體素質比起秦至庸稍弱。

    伊藤男用的是武士刀。

    刀鋒和刀尖切開空氣,形成了一圈圈的“波紋”。

    當然,這種“波紋”用肉眼是看不到,但是秦至庸能清晰地感知到。

    以伊藤男的刀術修為,配合武士刀的鋒利,一刀下去,甘蔗粗的鋼筋,都能輕易切斷。

    對于秦至庸來說,伊藤男這個日本老鬼子的威脅是最大。

    秦至庸再強,身體也擋不住這一刀。

    秦至庸的身法,并不詭秘。步法移動的時候,堂堂正正,就算是普通人,都做得出來的動作??墑?,就這么一個簡單的移步動作,在秦至庸做來,則是化腐朽為神奇。

    就像是做數學題。

    秦至庸找到了最簡潔,最優雅的破題辦法。

    這一步移動,直接打亂了三人的攻擊節奏。

    他們感覺,秦至庸的拳術修為,有了點大道至簡的韻味。

    川島玄洋心中驚駭,該死的摩根唐碎云,美利堅情報部門是干什么吃的?調查秦至庸,竟然只是查到了他是科學家,絲毫不提他是一個實力恐怖的拳術大宗師。

    要是唐碎云知道川島玄洋心中所想,肯定會感到冤枉。秦至庸從來沒有展示過拳術武功。誰能想到,他一個文質彬彬,氣質儒雅的科學家,竟然是一位絕世高手?隱藏得太深了。

    日本忍術,看似神秘,其實秦至庸并不覺得神奇。

    永寧格格的貼身死士“九龍真一”,就是一位甲賀流女忍者。秦至庸和九龍真一打過交道,懂得忍術的奧秘。

    秦至庸的手,貼著武士刀的刀背向刀柄伸去。

    秦至庸想要干什么?

    他想要奪刀!

    空手奪白刃。

    要是手里有了兵器,秦至庸有把握將他們三個全部留下。

    伊藤男見秦至庸想要奪自己的兵刃,嘴角露出了一絲殘忍的微笑。

    “好小子,膽子挺大。敢搶奪我手里的刀??次葉狹四愕氖?!”伊藤男的刀一反轉,刀鋒向上,向上一撩,想要切斷秦至庸的手臂。

    秦至庸好像早就料到伊藤男會出這一招,他的手一翻,依然貼著刀背。

    說時遲,那時快。

    秦至庸手帖刀背,到握住刀柄,不過是電光火石之間,快到難以想象。握住刀的時候,秦至庸并未奪刀,而是左手一掌打在了伊藤男的胸膛上。

    伊藤男左手提著恒溫箱,死也不松手,硬是挨了這一掌。

    掌力,很輕柔。

    輕柔到伊藤男感知不到疼痛。

    但是,伊藤男的臉色巨變。

    秦至庸的這一掌,用的陰柔力道,穿透力非常強,專破氣血和內臟。

    川島玄洋和摩根唐碎云的攻擊到了。

    秦至庸的背部,完全暴露在他們的攻擊之下。

    秦至庸雙腳離地,一個空翻,同時,雙手奪刀。

    川島玄洋見秦至庸跳到空中,心中暗道:雙腳離地,可以避開攻擊,但是無處借力,秦至庸你這是自尋死路。

    高手過招,重心不穩,是大忌。何況還是跳躍到空中,更是取死之道。

    鋒利的武士刀,終于到了秦至庸的手里。

    武士刀在空中劃出一條美麗的弧線,逼退了唐碎云和川島玄洋。

    有刀在手,秦至庸身上依然沒有殺氣。

    他的刀,不是用來殺人,而是用來切菜。

    秦至庸要把他們當菜一樣切。

    有了武士刀在手,秦至庸的戰力頃刻間提升數倍。不過,為了奪刀,秦至庸讓開了大門。

    現在,摩根唐碎云、川島玄洋、伊藤男終于站在了實驗室大門的方向。

    川島玄洋對伊藤男說道:“前輩,帶著恒溫箱,我們快走!”

    秦至庸的眼神沒有絲毫波瀾,溫和而平靜地說道:“今天,你們三個誰都別想走。中國,不是你們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的地方?!?br />
    三人不理會秦至庸,轉身就跑。

    只要出了實驗室,他們有的是機會走。

    秦至庸追了出去。

    剛踏出實驗室大門。

    秦至庸瞳孔微微一縮,渾身寒毛豎起。他好像嗅到了死亡的氣息。

    “還有強者!”

    秦至庸頓時做出了防御姿態。

    實驗室外面這個敵人,比起伊藤男、唐碎云、川島玄洋更強!

    一個斗篷人以極快的速度,出現在了秦至庸面前。

    就像是瞬移一樣。

    秦至庸一刀斬下。

    可是……秦至庸突然收手。

    因為斗篷人用陶允來擋刀。這一刀下去,陶允就沒命了。

    斗篷人一拳向秦至庸轟來。他的拳頭白皙,沒有一根汗毛,就像是白玉般的藝術品。

    拳頭上的罡氣爆發,在空中打出了音爆。

    被這一拳打中,就算以秦至庸的身體素質,也是非死即殘。

    秦至庸來不及再次揮刀,來不及避讓。只能以左拳硬碰硬。

    秦至庸這次用上了自己的底牌,內力。

    要是再有所保留,說不定會栽跟斗。

    兩個拳頭撞擊在一起。

    嘭。

    一聲炸響。

    秦至庸被巨大的力道撞回實驗室,身體撞塌了幾臺儀器。他半邊身體,都麻痹了,失去了知覺。

    不過,秦至庸終于見到了斗篷人的相貌。他隱藏在斗篷下的臉,很普通,眼神特別明亮。尤其是那一對長眉毛,給秦至庸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

    斗篷人實在太強。

    斗篷人的力量,比起川島玄洋他們這樣的大宗師,起碼強了一倍。

    秦至庸提著武士刀,站得筆直,若無其事的樣子,警惕地盯著斗篷人。

    斗篷人提著昏迷的陶允,用沙啞的聲音說道:“真沒想到,小小的莊園里,隱藏著兩位絕世強者。中國大陸,果真是臥虎藏龍。秦至庸,你能接下我全力的一拳不受傷,說明你有資格做我的對手?!?br />
    要不是時間緊迫,斗篷人真想和秦至庸好好打一場。

    對手難求。

    拳術修為到了斗篷人這個層次,已經是有了點高處不勝寒的感覺。

    秦至庸看著斗篷人,說道:“你們真是膽大包天。以為會了點拳術,就可以上天入地,無所畏懼?”

    斗篷人笑著說道:“你可以來追?!?br />
    斗篷人提著陶允,轉身就走。伊藤男、川島玄洋、唐碎云跟在他的身后。

    恒溫箱里的三支“生命一號”被他們帶走。

    秦至庸盯著他們的背影,堅定地說道:“終有一天,我會把你們抓回中國,當著全世界媒體的面兒,讓你們接受中國法律的制裁。現在的中國,不再是任人欺凌的滿清政府。犯我中華者,雖遠必誅?!?br />
    斗篷人哈哈一笑:“秦至庸,你小子有志氣。好,我等著。我倒要看看,你怎么來抓我?”

    他們的速度非???,很快就離開了莊園,不知去向。

    秦至庸眼睛布滿了血絲,半跪在了地上,用武士刀杵在地面。

    “噗嗤?!?br />
    秦至庸再也壓制不住傷勢,噴出了一口鮮血。

    “好厲害的長眉毛?!?br />
    秦至庸深吸了幾口氣,暗道:“我的感知力敏銳,可以稱之為‘超級第六感’,硬是沒有發現這個長眉毛在實驗室外面。自己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進入實驗室的三個人身上。都怪自己大意了?!?br />
    ………………

    北京城,中南海。

    張秘書推開房門,走到小寶的爺爺身邊,輕聲說道:“首長,剛剛接到消息。風采的莊園,受到襲擊?!?br />
    小寶的爺爺眉頭一皺,問道:“有沒有人員傷亡?知道是什么人干的嗎?”

    小寶的爺爺有了時間,會去風采的莊園里下棋休假。他知道,那里有很多頂尖的人才。

    張秘書說道:“保衛莊園的十個特種兵戰士,重傷昏迷。風采和秦至庸先生受了傷。余老被震暈。暫時沒有接到人員傷亡的消息。莊園里有三支備用的‘生命一號’被搶走。陶允醫生也被抓走了。初步判斷,襲擊莊園的人,是境外的勢力。嚴元儀、劉沐白、武運隆已經帶著特種兵和特警去追查了?!?br />
    啪。

    小寶的爺爺狠狠一拍桌子,憤怒道:“無法無天。簡直無法無天。京城腳下,竟然出現了恐怖襲擊。簡直就是打臉啊。告訴嚴元儀和武運隆,一定要把那些歹徒給抓住,拿回‘生命一號’,救回陶允醫生?!?br />
    張秘書點頭道:“是,首長。我這就去通知嚴元儀和武運隆他們?!?br />
    小寶的爺爺說道:“慢著。你安排一下,我現在就去郊外的莊園看看。希望余老和秦至庸先生沒事,他們是科學家,是國家的寶貝?!?br />
    ………………

    剛出京城地界,伊藤男就噴出一口鮮血。秦至庸那一擊陰柔的掌力,效果終于爆發出來。

    川島玄洋臉色一變,趕緊扶著伊藤男:“伊藤前輩,你怎么樣?”

    伊藤男虛弱地說道:“我中了秦至庸一掌……”

    斗篷人說道:“秦至庸的掌力暗勁,至純至柔,非常厲害。他沒救了。放下他,我們走吧。后面,有中國的特種柄戰士和警犬在追捕。帶著一個陶允醫生跑路,都很勉強了,再帶上伊藤男,我們可能會被大部隊圍住。到時候我們誰都走不掉?!?br />
    川島玄洋說道:“不行。不能丟下伊藤前輩。對了,我們有‘生命一號’。給伊藤前輩注射藥劑,說不定能起死回生?!?br />
    現在恒溫箱是在摩根唐碎云的手里。

    唐碎云說道:“我們的‘生命一號’藥劑只有三支。要拿回去做研究,破解藥劑的奧秘。不能隨意使用?!?/div>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