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ddset即时赔率 > 科幻小說 > 儒道諸天 > 第122章 真的來了
    秦至庸和孫茜準時十八號這天,趕到了衡山城。

    孫茜真正體會到了秦至庸的做事風格,不是雷厲風行,而是精準,有計劃。

    凡事預則立,不預則廢。

    人無遠慮,必有近憂。

    這些名言警句,都是在說,做事一定要有計劃。

    盡管有時候計劃趕不上變化。但有了計劃,總比沒有計劃要強。

    孫茜下了馬車,穩步站在地面上。自從能走路以后,除了坐馬車趕路,吃飯睡覺,其余的時間,孫茜都是站著。她喜歡走路,喜歡腳踏實地的感覺。

    站在地面上,她才感覺到自己不是一個廢人,而是一個正常人。孫茜的這種心態,常人一輩子都體會不到。

    “秦大哥,我們直接去劉正風府上嗎?”孫茜問道。

    秦至庸看了一眼旁邊的客棧,說道:“先安頓下來,吃點東西,填飽肚子再說?!?br />
    孫茜的肚子正好有些餓了。

    店小二熱情地招待秦至庸和孫茜來到客棧的二樓,說道:“兩位客官,不知想要吃點什么?咱們店里有衡山城的名菜……”

    秦至庸說道:“名菜就不用了。來兩碗素面吧?!?br />
    身上的銀子,已經花的差不多了。

    只能省著點花。

    店小二點頭道:“好。兩碗素面,很快就來。兩位客官稍等?!?br />
    客棧里的住宿吃飯的客人不少。其中有是不少相互認識的江湖人。

    劉正風是衡山派掌門莫大先生的師弟,能來參加他的金盆洗手大會的人,都是江湖中有名堂的人物。散修,無名無派,又沒有名氣,還不夠資格進劉正風的府邸。他們這些散修,都是來看湊熱鬧的。

    “嘿,你們知道嗎?朝廷已經派出了錦衣衛,要來抓捕青城派的人?!幣桓鱸擦城嗄旰攘絲誥?,對幾個同伴說道。

    “這不是什么新鮮事。十多天之前,就有這樣的傳聞了?!迸員嘰5納⑿匏檔?,“可是快半個月了,也不見錦衣衛來抓捕青城派。傳聞,不可信?!?br />
    另一個老者散修說道:“老夫也有點不相信。衡山城里就有鎮撫司衙門。青城派受到劉正風的邀請,來衡山城已經好多天,怎么不見城里的錦衣衛抓捕他?青城派乃是名門大派,可不是好惹的?!?br />
    圓臉青年臉上帶著笑意,吃了一口鹵菜,自信滿滿地說道:“我敢打賭,此事絕對是真的。這次來抓捕青城派的錦衣衛,你們可知道,有多少人?”

    其他的人,都是搖了搖頭。

    誰知道朝廷派來了多少人???

    圓臉青年豎起了食指。

    “一百?”

    圓臉青年搖頭。

    “莫不是一千?”

    圓臉青年繼續搖頭。一千人,那不是錦衣衛,而是軍隊了。朝廷當然不會調動軍隊前來。

    圓臉青年大聲道:“只有一人。你們聽好,不是一千人,不是一百人,而是一個人!”

    一個錦衣衛就來抓捕青城派?

    開什么玩笑。

    圓臉青年身邊的人,都愣住了,瞠目結舌,覺得不可思議。

    有人問道:“一個錦衣衛就敢來抓捕青城派?莫非此人是大內高手?”

    又有人道:“我不信。一個人就想要抓捕青城派,根本就不可能。除非這個錦衣衛的武功能和東方不敗相比?!?br />
    圓臉青年冷哼一聲:“我有消息渠道,得到的消息,絕對可靠。我說得可都是實話,你們不相信,那我也沒有辦法。咱們等著看就是。這金盆洗手大會,肯定會起波瀾。再告訴你們一個消息,那個來抓捕青城派的錦衣衛,是一個年輕人。據說,他是要來調查福威鏢局的慘案?!?br />
    他們談論的聲音,清晰地傳到了秦至庸和孫茜的耳朵里。

    孫茜抬頭看了一眼秦至庸,驚訝道:“秦大哥,他們是從哪里得到你要抓捕青城派的消息?說得是有鼻子有眼?!?br />
    秦至庸一臉平靜地說道:“茜兒妹妹,保持好心境,別一驚一乍的。情緒起伏太大,對你的心靈修行沒有好處。我調查福威鏢局慘案的事情,不是什么絕密,知道的人不少。百戶王正元大人,不會大肆宣揚。畢竟,我要是沒把案子辦好,那就是丟了鎮撫司衙門的臉。現在宣揚,有害無益。我來衡山城的消息,十有八九是日月神教傳出去的?!?br />
    秦至庸對平一指坦誠。

    平一指是知道秦至庸的真實身份。

    平一指是日月神教的人,肯定會傳信給教內,把秦至庸的身份信息告知教內的高層人物。

    秦至庸無所謂,他做事堂堂正正,調查案子,又不是什么見不得人的事情。沒有必要隱藏。

    孫茜說道:“那么余滄海得知了消息,有了防備,秦大哥你要做的事情,豈不是非常難辦?”

    秦至庸笑著說道:“就算我手里有了青城派屠殺福威鏢局幾十口人的鐵證,余滄海也不會束手就擒。最后,還是要動手。既然要動手,那就無所謂難辦不難辦?!?br />
    孫茜點了點頭,繼續吃面條。

    她跟秦至庸學了不少養生技巧,吃飯慢嚼細咽,食物的本味,令人回味無窮,又能讓腸胃最大限度吸收營養。

    經過細心調理,最近,孫茜的體能增長得很快。

    吃完素面。

    秦至庸和孫茜靜坐了一刻鐘,然后才起身付賬。

    秦至庸脫下粗布外衣,露出了錦衣衛的飛魚服,又配上了繡春刀。

    他頓時由讀書人變成了一名錦衣衛。

    “錦衣衛!”

    圓臉青年見到秦至庸,頓時驚呼。莫非,此人就是來抓捕青城派的那個錦衣衛?

    秦至庸和孫茜走出了客棧,向劉正風府邸趕去。

    圓臉青年連忙說道:“那個錦衣衛向劉正風的府邸方向趕去了。咱們走,跟上去悄悄。稍后肯定會有好戲看?!?br />
    秦至庸和孫茜沒有阻止圓臉青年他們跟著。

    劉正風的府邸很大。

    今日府里是賓客云集,除了嵩山劍派和日月神教沒有來,其他各門各派,都到了。

    劉正風向在座的各位掌門、幫主、門主抱拳說道:“各位武林同道,劉正風今日金盆洗手,邀請大家來做個見證。各位能賞臉前來,令鄙府蓬蓽生輝。劉某感激不盡?!?br />
    正在此時。

    府邸外傳來了秦至庸的聲音。

    “福州府鎮撫司錦衣衛總旗秦至庸,特來拜會。秦某不請自來,還望見諒?!?br />
    聲音清晰洪亮。沒有用內力,但是卻猶如響在眾人的耳邊。

    秦至庸對話音的控制,可謂是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

    唰。

    劉府內的眾人都看向了青城派掌門余滄海。沒想到錦衣衛中的高手,真的來了。

    余滄海頓時臉色鐵青,眼中帶著殺機。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