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個月的時間,很快過去。

    秦至庸為孫茜講完了最后一堂課,交給她一本親手撰寫的書冊。里面的內容不是什么高深的東西,是一些修身養性的心法。是秦至庸從儒家經典當中摘取出來的。

    想要降伏其心,實在太難。

    菩薩有時候都會起心動念,更別說是凡俗之人。

    秦至庸說道:“茜兒,這本書冊,你要天天讀,時刻謹記,用書中的標準來要求自己。只有這樣,才有可能做到知行合一?!?br />
    孫茜剛剛接觸江湖武林,秦至庸要著重培養的心性和價值觀,免得她受到外人的影響,走了歪路。

    若是孫茜變成了左冷禪那樣的人,野心勃勃,為達目的,不擇手段,那么就算將來孫茜成為了武林盟主,也毫無意義。

    降伏其心,用心理學來解釋,就是不停地做心理暗示。

    儒家的心法,同樣是如此。不斷做心理暗示,不斷培育心性,消除負面情緒,讓自己的性格和價值觀更加純正。

    秦至庸研究發現,價值觀越堅定,越穩固,人的心理素質就越強,精神就越飽滿。

    什么樣的催眠術,是最高明的?

    真理,學問,才是最高明的心理暗示和催眠術。人們在面對真理和學問的時候,心中不會地抵觸感。

    秦至庸告訴別人,一加一等于二,任何人都會深信不疑。因為這是真理。

    秦至庸讓孫茜每天讀書,其實就是幫她做心理暗示。無形之中影響和改變她的價值觀和人生觀。

    孫茜說道:“秦大哥,你能不能再住些日子?我還有許多的問題想向你請教?!?br />
    秦至庸說道:“天下無不散之宴席。有了問題,先思考,嘗試著自己尋找答案。因為我的心中,也有許多的疑惑。茜兒你的問題,我可以為你解答。而我自己的問題,則沒有人來為我解惑?!?br />
    秦至庸現在研究的項目是真氣生物能量;意識形態對身體的影響;心靈刺激身體進化。

    這些問題,早已經超出了普通武功拳法的范疇,而是在探索“神仙”的領域。

    秦至庸懂得多,學問精深,研究的項目,那真是非常高端。

    秦至庸的疑惑,沒有人能為他解答,只能依靠自己去尋找答案。

    秦至庸說道:“你現在識字了。要經常給你爹娘寫信。有了時間,我會再上華山來看望你。你要與人為善,和大家處好關系。林平之身負血海深仇,心機深沉,你要防著他點。害人之心不可有,但防人之心不可無。不是每個人,都像茜兒你這樣心思單純?!?br />
    孫茜點頭道:“秦大哥,你的話我記住了。我會在華山好好修行?!?br />
    ………………

    岳不群、寧中則、孫茜,把秦至庸送到了華山腳下。

    秦至庸抱拳道:“岳掌門,寧女俠,送君千里終須一別。就送到這兒吧。秦某多謝這些日子以來華山派的款待。告辭?!?br />
    岳不群笑著說道:“秦大人保重?!?br />
    孫茜眼中帶著淚水,說道:“秦大哥,你可一定要來華山看望我啊?!?br />
    秦至庸溫和地說道:“別哭,又不是生離死別。我一定會再來華山。我還等著茜兒你成為武林盟主,號令江湖呢?!?br />
    寧中則有些無語。

    沒想到秦至庸會打趣孫茜。

    孫茜這么一個嬌弱的小姑娘,哪里像是個武林盟主的樣子?

    秦至庸轉身離去,走得干凈利落。

    望著秦至庸遠去的背影,孫茜心里空落落,以后沒有秦大哥在身邊,只能依靠自己。此刻,孫茜的心靈,才算真正開始獨立。

    秦至庸離開以后,孫茜變得穩重了些。她把大部分的時間,都用來讀書和練功??贍蓯切奶辛吮浠?,不到兩個月,孫茜就達到了深度睡眠的境界。

    修行,要以人為本,以心為本。

    心境的提升,帶來的好處,是全方位的。也就是說,孫茜綜合實力,快速地提升一個檔次。

    專注力,記憶力,理解能力,思維和心態,身體素質,都會增強。

    孫茜練出了內功,劍法純熟。

    盡管她只學會了華山基礎劍法,但她的劍招不拘泥于劍譜上的招數,而是臨場隨機應變。

    練武場。

    孫茜正在和師姐岳靈珊比劍。

    二人相互對攻了三十多招,孫茜是游刃有余。無論岳靈珊出什么樣的招式,孫茜都能擋住她的劍。

    四十招之后,岳靈珊有點心浮氣躁,步法有了破綻。孫茜找準了時機,劍架在了岳靈珊的脖子上。

    “師姐,我贏了?!彼鏝縲ψ潘檔?。

    寧中則知道秦至庸教了孫茜許多東西,但是沒想到她的進步如此之快。

    岳靈珊練劍有十多年的時間,居然敵不過孫茜三個月的劍法,實在是令人難以置信。

    當然,要是岳靈珊用了內力,就另當別論。

    內力,是需要時間來積累。孫茜的內力和岳靈珊相比,不是一個層次,差距很大。

    岳靈珊瞪大了眼睛,不服氣說道:“這次不算。是我大意了,才輸給小師妹你?!?br />
    寧中則說道:“珊兒,輸了就是輸了。茜兒的劍法……的確很不錯。茜兒,來,我們過幾招?!?br />
    孫茜說道:“弟子哪里是師父您的對手?”

    寧中則說道:“我不用內力。只用基礎劍法和你過招?!?br />
    孫茜點頭道:“那弟子就得罪了?!?br />
    孫茜的劍,穩重中不失靈活,步法和劍術的配合非常到位。不說她的劍法多么的高明,但至少沒有明顯的破綻。

    孫茜謹記秦至庸的話,練武,步法很重要,身體的移動絕不能失了重心,要端正?;腳傻幕〗7?,到了孫茜的手里,有了一點屬于她自己的風格。

    岳靈珊盯著孫茜,暗道:“小師妹的步法和劍法都很簡單,但她施展起來,怎么動作那么凌厲,那么漂亮?”

    孫茜的動作,符合人體力學,讓岳靈珊感到干凈利落。

    寧中則不知不覺用大了力氣,長劍上充斥著內力。

    嘭。

    孫茜手中的長劍被震落,掉在了地上。

    “師父,我輸了?!彼鏝綰笸肆講?,盯著寧中則說道。

    寧中則臉一紅,自己怎么就用了內力了呢:“茜兒的劍法不錯?;腳傻幕〗7?,你已經掌握,明天我教你養吾劍?!?br />
    孫茜心中一喜,高興道:“多謝師父?!?br />
    岳不群站在不遠處把孫茜的劍法風格看在眼里,寧中則的劍法,比起兩個月前,更是有了天壤之別。

    “師妹,你就是這么教茜兒練劍的嗎?”岳不群陰沉著臉走過來,“咱們華山派以練氣為主,劍法為輔。你讓孫茜以練劍為主,那是入了邪道。莫非你們想走當年劍宗的老路不成?”

    ()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