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ddset即时赔率 > 科幻小說 > 儒道諸天 > 第135章 聰明人
    秦至庸見曲非煙的小臉有點蒼白,說道:“非煙沒被余波震傷吧?”

    曲洋說道:“幸虧及時退開。沒事?!?br />
    秦至庸點頭道:“那就好。以后遇見高手搏殺,最好別靠近?!?br />
    曲洋說道:“秦大人,左冷禪出現這里,肯定是來殺我們。不過,他顯然是高估了自己的武功劍法?!?br />
    左冷禪前來,是來摸一下秦至庸的底細。

    要是秦至庸的武功不夠強悍,左冷禪不介意順手將他們三人除掉。

    梟雄,都是心狠手辣。只有事不可為的時候,才會講道理。

    江湖中人都是稱呼日月神教為“魔教”。秦至庸心中沒有偏見,中原各大宗門和日月神教其實沒什么區別。因此在稱呼上,沒有用“魔教”。

    秦至庸說道:“左冷禪不是高估了自己,而是低估了我。他的確是江湖中一等一的高手,武功劍法強得可怕。左冷禪怕是要誤會,把我當成日月神教的人?!?br />
    曲洋倒是希望秦至庸是日月神教的人。要是教內多出了一位絕世高手,那么日月神教稱霸江湖就指日可待。

    秦至庸對曲洋和曲非煙說道:“走吧,我們該趕路了?!?br />
    …………

    洛陽城外,綠竹巷。

    綠竹翁在院子里編背簍。

    竹屋里傳來了平一指的聲音:“老篾匠,圣姑來到綠竹巷,你不用心伺候著,還抱著你們的背簍繼續編。你可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是初六?!?br />
    綠竹翁說道:“老夫當然知道是初六。是圣姑和秦至庸約定見面的日子。不過,據說秦至庸是錦衣衛,朝廷的官員,不都是喜歡遲到嗎?以老夫看,秦至庸怕是要明天才到?!?br />
    綠竹翁的武功算是不錯,在日月神教中是個好手。任我行失蹤以后,他就隱居到了洛陽城外,以編織竹制品為生,順便幫任盈盈打探任我行的下落。

    平一指把秦至庸夸成了天上少有,地上唯一的人物,綠竹翁是不相信。

    眼見為實,耳聽為虛。

    要說秦至庸武功高強,刀法通玄,那錯不了。畢竟,秦至庸在劉正風府上和嵩山派一戰,擊退了費彬、丁勉、陸柏三位高手。

    可是要說秦至庸是有德行的正人君子,綠竹翁心中會打個問號。

    綠竹翁一大把年紀了,什么人沒有見過?就是沒有見過正人君子。無論是江湖,還是朝堂,都是你爾我詐。日月神教內部,爭權奪利的事情,還少嗎?

    平一指冷聲道:“老篾匠,你是沒有見過秦至庸。你要是見到了他,你就知道,什么是真正讀書人,什么是真如玉君子。秦至庸言出必行,他既然答應了初六到,就一定會準時到?!?br />
    綠竹翁說道:“那老夫就等著??辭刂劣故遣皇欽嫻南衲闥檔哪茄?,品德高潔?!?br />
    屋里傳來一個年輕女子的聲音:“平大夫,你說,秦至庸今天真的會到嗎?”

    平一指肯定道:“圣姑放心,秦至庸今天一定會到?!?br />
    原來,屋里的年輕女子,正是日月神教圣姑“任盈盈”。

    任盈盈嘆了口氣,說道:“可是,現在已經是夕陽西下……”

    話還沒有說完。

    外面就傳來了一個小丫頭的聲音:“任姐姐,我們回來啦?!?br />
    任盈盈連忙站起身來,高興道:“是非煙妹妹?!?br />
    任盈盈帶著平一指從竹屋內出來,見到了曲洋和曲非煙。他們的身邊還有一位氣質樸素溫和的青年。

    曲非煙跑到任盈盈的身邊,拉著她的手,說道:“任姐姐,我們趕回來的時間,很準時吧?!?br />
    曲洋恭敬道:“曲洋見過圣姑。屬下不辱使命,把秦大人請來了?!?br />
    任盈盈立刻便知道,眼前這位身穿麻布衣服,氣質溫和的俊朗青年,就是秦至庸。

    “日月神教任盈盈,見過秦大人?!比斡蚯刂劣故┝艘煥?,“小女子本該親自去拜訪秦大人,只是有些原因……還望秦大人見諒?!?br />
    當時秦至庸在華山派的勢力范圍。

    任盈盈被江湖正道稱之為“魔女”,她要是去江湖正道的勢力范圍,一旦被發現,將會有性命之憂。

    秦至庸能理解任盈盈的難處。

    秦至庸說道:“任姑娘言重了。平大夫治好了我妹妹的腿疾,診金都沒有收。我曾說過,若是需要幫忙,只要在秦某的能力范圍之內,又不違背自己的本心,我就可以為你們做到?!?br />
    任盈盈眼中閃過一絲尷尬。

    她這次的確是來向秦至庸討還人情。

    任盈盈說道:“秦大人,曲長老,咱們先進屋,坐下慢慢談。綠翁,上最好的茶?!?br />
    綠竹翁說道:“是?!?br />
    ………………

    綠竹翁的竹屋布置得不錯,清雅而幽靜,進屋之后感到一陣清涼。屋里的家具,都是用竹子編織而成,像是一件件藝術品。

    秦至庸喝了一口茶,對平一指說道:“平大夫,沒想到你也到了洛陽。近來可好?”

    平一指抱拳道:“還好。之前和秦大人詳談論道,倒是讓老夫心中的戾氣消散了不少。這幾個月,老夫只是救人,沒再殺人?!?br />
    綠竹翁站在任盈盈的身后,眼睛盯著秦至庸看。

    秦至庸坐在那兒,不急不躁,穩如泰山,沒有一點年輕人的浮躁之氣。只不過,綠竹翁在秦至庸的身上,沒有發現武林高手的氣質。

    綠竹翁心中一驚,暗道:“莫非,秦至庸的武功已經到了返璞歸真的境界?”

    返璞歸真,那可是江湖中人夢寐以求的武功境界。整個江湖武林之中,只有東方不敗一人達到了這樣的境界。沒想到,現在又冒出來一個秦至庸。

    秦至庸說道:“不殺人好,不殺人好啊?!?br />
    和平一指敘舊了幾句之后。秦至庸問道:“任姑娘,不知道你們邀我前來,有什么事情?”

    任盈盈說道:“我想要秦大人幫忙……”

    此時。

    綠竹翁突然打斷任盈盈的話,說道:“圣姑,咱們先先吃晚飯。事情明天再談,如何?”

    任盈盈回頭看了綠竹翁一眼,心領神會,點頭道:“綠翁說的是。秦大人和曲長老趕了一天的路,有些疲倦,那就先吃完飯。明天再談?!?br />
    …………

    深夜。

    秦至庸在廂房里休息了。

    任盈盈站在屋外的院子里。

    綠竹翁走到她的身后。

    任盈盈頭也不回地說道:“我想請秦大人幫忙尋找救出我爹。綠翁為何阻止?”

    綠竹翁說道:“圣姑,屬下并非是要阻止。而是覺得,圣姑或許有更好的選擇?!?br />
    任盈盈轉過身來,盯著綠竹翁,疑惑道:“更好的選擇?”

    綠竹翁點頭道:“秦大人只欠日月神教一個人情。這個人情要是還了,那他就和我們沒有了關系。屬下所料不錯,秦大人的武功,肯定已經到了返璞歸真的境界。圣姑你的武學天賦極高,可惜沒有名師指點,武功難以突破。圣姑不如明天拜秦大人為師,就可以得到絕世高手指點。至于尋找任教主,這么多年都過去了,不急于一時。圣姑和秦大人有了師徒關系,還怕秦大人不出手相助?”

    姜還是老的辣。

    世間的聰明人不少,綠竹翁算一個。

    綠竹翁的話,令任盈盈很是心動。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