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個宗門的掌門,都是江湖武林中最頂尖的高手,面對他們的圍攻,別說是秦至庸,就算是“天下第一”的東方不敗,都必須要全力以赴。

    稍有不慎,可能就會落得重傷,甚至慘死的下場。

    好在各大門派各懷鬼胎,不能齊心協力。只要頂住了第一波攻擊,之后就好辦了。

    秦至庸氣血和內力同時爆發,罡氣和內力形成的氣勁,刮得岳不群他們面頰生痛。

    其氣勢,令人望而生畏。

    秦至庸的格斗攻擊,簡單明了,返璞歸真,有點大道至簡的韻味。每一招,每一式,都將速度、力量、意境,配合得天衣無縫。

    江湖之中,能承受得住秦至庸的拳勁的人,少之又少。

    進去人群中,秦至庸幾乎一拳打到一個。就算任盈盈,他依然是一拳擊倒。

    任盈盈跟著秦至庸學習了一個月的時間,武功突飛猛進,但是現在她不過是剛踏入一流武者的行列。和孫茜相比,任盈盈的武功,要弱半籌。

    畢竟,任盈盈的心境還沒有達到深度睡眠的層次,體能比較弱。

    岳不群的紫霞神功倒是不錯,可惜他沒有練到家。同樣承受不住秦至庸的拳勁轟擊。

    任盈盈、岳不群、定逸師太、天門道長、莫大先生等人,只要和秦至庸的拳腳接觸,必定會身體震蕩,氣血浮躁,內力運轉不靈,身心如遭雷擊。

    秦至庸的力量,太強了。

    不是他們這個層次能抗衡。

    能擋住秦至庸攻擊的人,只有左冷禪、方證大師、沖虛道長。

    寧中則扶起岳不群,擔心道:“師兄,你受傷了?!?br />
    岳不群說道:“秦至庸沒想傷我們的性命。我現在筋骨酥軟,氣息震蕩,呼吸不暢,有些使不上力氣。秦至庸太強,太強了……我連他一拳都接不下來?!?br />
    岳不群知道秦至庸的刀法通神,但沒想到他的拳法同樣震撼人心。

    目前,岳不群他們這個層次的高手,全都失去了戰斗力。和秦至庸戰斗的人,只剩下了左冷禪、方證大師、沖虛道長三人。

    岳不群眼神中帶著不甘。他知道自己的武功劍法或許不如左冷禪,但是沒想到,竟然相差了這么多。左冷禪比起自己強了一個境界啊。

    岳不群心中暗道:“不能等了。必須盡快找到辟邪劍譜。只有這樣,自己的武功劍法才能突飛猛進,超越左冷禪?!?br />
    秦至庸的步法精妙,輕功極快,移形換位間,讓觀戰的人,出現了錯覺。好像他一下子變成了三個人,同時和左冷禪、方證大師、沖虛道長對戰。而不是遭受到了圍攻。

    秦至庸有壓力。

    左冷禪,方證大師,沖虛道長,同樣有著巨大的壓力。

    “秦至庸,你的武功怎么會增強這么多?”左冷禪大聲問道,“上次咱兩交手,你雖然比我厲害,但是絕不像今天這樣強?!?br />
    之前左冷禪還覺得,秦至庸可能要比東方不敗弱點。但是這一次交手,他不敢確定,秦至庸和東方不敗到底誰更強了。

    可能……也許,秦至庸更強?

    這個想法在左冷禪的心中一閃即逝。

    隨后,左冷禪又覺得不可能,秦至庸要是比東方不敗強,那“天下第一”豈不是要易主了?

    秦至庸一邊防守三人的攻擊,一邊氣定神閑地說道:“士別三日,當刮目相看。秦某沒有詭秘心思,做人做事堂堂正正,始終把修心修身放在第一位,每天都會有進步。不像你左盟主,盡想著謀權,想著稱霸武林。再過十年,你的武功怕是都不會有大的進步?!?br />
    秦至庸的氣勁中蘊含著細小的電光。

    開始的時候,左冷禪還以為是自己的眼睛出現了錯覺,直到電光在氣勁中閃爍了好幾次,他才確定,那不是錯覺,而是真實存在。

    方證大師和沖虛道長同樣發現了秦至庸的氣勁中的電光。

    他們好奇,秦至庸到底是修煉的什么功法?

    莫非,秦至庸練成了道家的“雷法”?

    但方證大師和沖虛道長都清楚,道家的“雷法”,其實并不存在,古往今來,也沒有一個人真正練成雷法。

    秦至庸現在的內力還算深厚,主要是體能太過于強悍,一招一式都帶有巨大的力量。

    左冷禪的寒冰真氣大成。方證大師的易筋經內功穩固無比。沖虛道長的武當內功和太極劍法精純。

    三人聯手,堪堪和秦至庸打成了平手。

    不過,他們的內力消耗,太快了。這樣打下去,不用半炷香的時間,內力就會消耗殆盡。

    正當秦至庸和左冷禪他們的戰斗到了白熱化的時候。

    突然。

    傳來了一聲大喊:“余滄海死啦?!?br />
    秦至庸和方證大師雙掌相對。

    左冷禪和沖虛道長左右攻擊,擊破了秦至庸的先天罡氣罩。二人也被秦至庸的先天罡氣震傷。

    嘭。

    一聲巨響。

    腳下的泥土石塊被強大的氣勁震得翻騰起來。

    整個峽谷,好像都出現了輕微的晃動。

    方證大師被擊退,吐出了一口鮮血,眼神有些萎靡。

    秦至庸后退了幾步,擦拭掉了嘴角的血跡:“秦某自武功拳法大成以來,就很少受傷了。今天要是我稍微出了點岔子,怕是就要栽在三位的手里。寒冰真氣,武當內功,少林易筋經。厲害,真的很厲害?!?br />
    武當內功,是張三豐所創,綿長而精純。易筋經,據說是達摩老祖所創,練成這門內功的人,不但筋骨強勁,內力還穩固渾厚無比。寒冰真氣,陰寒歹毒,攻擊力超強。

    總之,三人都不好惹。

    要不是秦至庸之前在洛陽綠竹巷里,修為有了點突破,他今天可就危險了。

    沖虛道長受傷,倒是沒有掩飾。左冷禪要面子,把涌到喉嚨的淤血,又吞了回去,導致呼出的氣息,帶著濃濃的血腥味。但是左冷禪還要裝出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

    真是死要面子活受罪。

    方證大師雙手合十,念了一聲佛號:“阿彌陀佛。秦大人的武功,要比老衲等人高明得多。秦大人,你贏了?!?br />
    左冷禪不服氣說道:“大師,秦至庸同樣受了傷。我們怎么就輸了?”

    左冷禪想要借此機會,把秦至庸除掉。

    要是錯過了這次,以后想要再次聯合整個江湖武林的力量,怕是有點不可能了。除非,他左冷禪當上了武林盟主,能號令整個江湖。

    方證大師說道:“咱們圍攻秦大人,未能取勝,就已經是輸了。秦大人雖然受了點內傷,但是氣息未亂,顯然還有一戰之力。而老衲內力消耗掉了大半。我相信左盟主和沖虛道長的情況和老衲差不多?!?br />
    左冷禪大聲道:“那余滄海死在了錦衣衛的刀下又怎么說?秦至庸必須要給咱們江湖武林一個交代?!?br />
    不知道是誰趁亂殺了余滄海。

    秦至庸覺得,不是錦衣衛和衙役們殺的,他們還沒有那樣大的膽子。

    秦至庸說道:“余滄海是怎么死的?我一定會查清楚。左冷禪你們圍剿錦衣衛,要劫走余滄海,是觸犯了國法。現在還想要我給你們一個交代?真是可笑。秦某早晚會前往嵩山派,讓你左冷禪為今日的所作所為付出代價。任由你左冷禪武功再高,勢力再大,錦衣衛也能收拾你?!?br />
    儒道諸天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