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ddset即时赔率 > 科幻小說 > 儒道諸天 > 第153章 后繼有人
    經營華山派,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岳不群和寧中則為了華山派,受了多少委屈,只有他們自己心里清楚。

    現在封不平和成不憂想要來爭奪華山派掌門,整個華山派的人,怕是都不會同意。

    岳不群說道:“封不平,成不憂,你們二人今天要是獨自上門,來爭奪華山派掌門之位,岳某無話可說??墑?,你們投靠了嵩山派,依仗左冷禪的勢力,真要是讓你們做了華山派掌門,岳某豈不是對不起列祖列宗?”

    岳不群盡管傷勢還沒有痊愈,但是他說話有了底氣,不再像以前那樣小心翼翼。

    人,只要有了自信,有了底氣,精神面貌就完全不一樣了。

    封不平當然不會承認自己投靠了左冷禪:“岳不群,你放屁。我和成不憂師弟是請陸師兄和丁師兄來主持公道。總之一句話,華山派掌門人的位置,你是讓出來,還是不讓?”

    岳不群說道:“華山派,不可能讓你們來執掌。哪怕是左冷禪親自來,岳某也是這個態度?!?br />
    封不平冷哼一聲:“那咱們就用劍術來見真章吧。等你敗在了我的劍下,看你岳不群還有什么臉面做華山派的掌門人?!?br />
    成不憂說道:“封師兄,讓我來?!?br />
    拔出長劍,成不憂一劍向岳不群刺去。

    寧中則知道岳不群有傷在身,不便動手,正打算出手,可是孫茜的速度比她更快。

    孫茜擋在岳不群的跟前,用劍鞘蕩開了成不憂的長劍。成不憂后退了幾步,震驚道:“小丫頭,你是誰?好強的力量?!?br />
    孫茜的內力不如成不憂深厚,但是筋骨氣血的力量,比起成不憂強橫數倍。成不憂畢竟已經五十多歲,老了。并且華山派的劍法,成不憂好像沒有練到家。

    成不憂的武功劍法,和余滄海是一個層次。

    他當然不是孫茜的對手。

    孫茜抱拳道:“華山派弟子孫茜,見過封師叔和成師叔。有什么事情,大家都可以坐下來慢慢商量,沒有必要動手?!?br />
    可以商量?那還要武功干什么。

    封不平盯著孫茜,說道:“老夫看走了眼,沒想到華山派的弟子中,竟然隱藏著一位高手。小丫頭,你不是岳不群的徒弟。岳不群絕對教不出你這樣的弟子來?!?br />
    孫茜說道:“回封師叔的話,我的師父是寧女俠?!?br />
    陸柏說道:“孫茜,你和秦至庸一戰,不是受傷吐血了嗎?怎么現在一點內傷都沒有?哦。我知道了,你和秦至庸是在演戲,欺騙大家的吧?!?br />
    孫茜笑著說道:“陸師叔可真會說笑。我大哥心地善良,不欲與人爭斗,得饒人處且饒人。否則,以我大哥的武功修為,真要下狠手,左師伯可能都會死在他的手里。整個江湖的高手,前去圍攻我大哥,我大哥沒有擊殺一個人。那是不是說,我大哥也是在和左師伯演戲?”

    陸柏冷哼了一聲,沒有說話。

    江湖武林的高手們,圍攻秦至庸。秦至庸沒有擊殺一個人,是事實,容不得任何人反駁和污蔑。

    陸柏和丁勉都是把秦至庸當成了敵人,罵他是朝廷鷹犬,是武林公敵。但是他們不得承認,秦至庸的確是一個仁義之人。

    成名的絕世高手,沒有任何一個人,敢說自己沒有殺過人。就算是方證大師和沖虛道長,同樣殺過人。

    但是秦至庸就敢理直氣壯地說,自己沒有殺過人。

    秦至庸這樣的人,在武者當中簡直就是一個異類,陸柏覺得他的存在,非常不可思議。

    封不平說道:“成師弟,你退下?!?br />
    成不憂一臉不甘心,但是他也知道,自己不是孫茜的對手,再繼續攻擊,只會自取其辱。只能退到一邊。

    封不平拔出了長劍,說道:“師侄女,你能一招震退成師弟,有些本事。封不平愿領教幾招?!?br />
    孫茜點頭道:“封師叔想要指點晚輩的武功劍法,當然沒有問題。不過,若是晚輩僥幸勝了一招半式,還請封師叔和成師叔不要再與掌門人為難?!?br />
    封不平點頭道:“好。若是輸給了你這小丫頭,老夫也沒有臉面再爭奪華山派的掌門之位?!?br />
    陸柏打算阻止,已經來不及了,只能提醒道:“封不平,孫茜姑娘不但是寧女俠的弟子,更是秦至庸的妹妹。她的武功劍法,不遜于老一輩的江湖好手。你可不要掉以輕心?!?br />
    只要是見識過孫茜武功劍法的人,都不會再把他當做晚輩來看待。以她的劍法造詣,完全夠資格和老一輩的高手們平起平坐。

    封不平說道:“放心吧。我是不會輸的?!?br />
    寧中則對孫茜說道:“茜兒……小心?!?br />
    孫茜點頭道:“師父,我會小心的?!?br />
    孫茜拔出佩劍施禮,說:“封師叔,請?!?br />
    封不平一臉凝重,直接攻擊,劍尖上帶著劍氣,劍未至,孫茜已經感覺到了鋒利的氣息。

    岳不群說道:“是劍氣?;腳傻牡蘢用?,都退開一些,免得被誤傷?!?br />
    孫茜沉著冷靜,使出養吾劍法,防守得滴水不漏。

    從劍法招式中,可以判斷出一個人的情緒。

    封不平委屈了數十年,心中不甘,憋著一股氣。他的用的雖然是華山劍宗的劍術,但是攻擊手段刁鉆狠辣,招招奪命。

    孫茜的劍法,則是堂堂正正,帶著一股浩然之氣。

    成不憂見封不平久攻不下,心中難免有些焦急:“孫茜不過是一個華山派弟子,為何武功劍法如此高強?她的劍法防御,簡直天衣無縫,毫無破綻。封師兄的凌厲攻擊,竟然不起作用!”

    華山派的養吾劍精髓,被孫茜顯露得是淋漓盡致?;腳捎辛慫鏝?,以后誰還敢瞧不起華山劍法?

    封不平深吸一口氣,將內力運轉到了極致,一劍劈向了孫茜。論劍法精妙,他不如孫茜,只能依靠強大的內力,來以力破法。

    寧中則冷笑道:“封不平,你身為劍宗傳人,劍術奈何不了茜兒,居然想要用強橫的內力來碾壓她。簡直丟了劍宗的臉。依我看,你還是改投咱們氣宗好了?!?br />
    孫茜橫劍格擋。

    嘭。

    孫茜被震退了幾步,但她畢竟是擋住了封不平這強橫的一招。

    孫茜說道:“封師叔,現在換我攻擊。小心了?!?br />
    孫茜施展輕功身法,幾乎是瞬間到了封不平的跟前,長劍以不可思議的速度,抵達封不平的咽喉處。

    封不平吞了吞口水,他甚至都能感覺到劍尖上的熾熱。

    “好快的劍!”

    眾人都心驚,如此快的劍,自己避得開嗎?肯定是避不開!

    陸柏和丁勉對視了一眼,遇上了孫茜,單打獨斗,自己怕也不是對手。

    孫茜收回長劍,后退幾步,抱拳道:“封師叔,承認?!?br />
    封不平嘆了口氣,眼神一暗,心灰意冷地說道:“罷了,罷了。封某練劍數十年,居然敵不過氣宗的一個后輩,真是汗顏。老夫還有什么資格爭奪華山派的掌門之位?”

    孫茜說道:“封師叔,無論是劍宗還是氣宗,都是華山派?!?br />
    岳不群呵斥道:“茜兒,你胡說八道什么?華山派,只有氣宗?!?br />
    封不平說道:“茜兒侄女,你的武功劍法,堂堂正正,養吾劍法在你手里,真是大放異彩。你的心胸,比岳不群寬廣。你能承認劍宗是屬于華山派,老夫很感激。有茜兒侄女你在,華山派算是后繼有人了。這次比劍,我封不平輸給茜兒侄女你,心服口服?!?br />
    孫茜說道:“封師叔過獎了。茜兒愧不敢當?!?br />
    封不平對成不憂說道:“成師弟,咱們走吧。以咱們的劍法武功,做不了華山掌門?!?br />
    封不平和成不憂轉身離開。

    丁勉大聲道:“封不平,成不憂,你們不能走?;乩?!”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