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ddset即时赔率 > 科幻小說 > 儒道諸天 > 第183章 如夢如幻
    秦至庸向百戶王正元辭去了錦衣衛官職。盡管秦至庸在福州府衙門只做了不到兩年的錦衣衛,但是他的影響非常巨大。

    秦至庸已經成為錦衣衛中的校尉和力士們的偶像。他們做夢都想要成為秦至庸這樣的強者。

    只不過,他們并不知道,秦至庸真正強大的不是武功和刀術,而是內心。當內心強大,其他的一切,自然就強大了。

    第二天早上。

    秦至庸、孫茜、岳靈珊、林平之一起出了福州城,趕往華山。

    林平之心里的怨氣宣泄了不少,但殺意依然很重,秦至庸不敢把他一個留在福州城,怕他又弄出什么亂子來。

    岳靈珊和林平之的夫妻關系,算是名存實亡。

    林平之是個孝子,為了報仇,可以放棄一切。他娶仇人岳不群的女兒,當時是為了自保,現在岳不群死了,他和岳靈珊再沒有關系。

    儒家講“至誠合天”,通過一個人的心性行為,可以判斷他的未來的命運走向和結局。這不是迷信,而是屬于社會心理學的范疇。

    岳不群、左冷禪、林平之、余滄?!廡┤說拿?,其實是早就注定了的。不止是佛門才講因果,道家和儒家同樣將因果。種下了什么因,就得什么果。

    岳不群偽善,種下那么多的惡因,得到惡報,郁郁而終,是理所當然。只可惜,害苦了寧中則和岳靈珊。

    岳靈珊雖然是江湖女子,但她依然是從一而終的傳統女性。她和林平之的夫妻關系名存實亡,以后就注定會孤老終生。

    好在孫茜做了華山派掌門人,可以支撐起華山派,也算是把華山派發揚光大。畢竟,華山派出了一位武林盟主,絕對是光宗耀祖的事情。

    否則,華山派因為岳不群的死,怕是會徹底沒落了。

    到了華山。

    秦至庸連口茶都沒有來得及喝,就去看望寧中則。

    封不平、成不憂、陸大有、孫茜、岳靈珊、林平之,都來到寧中則的房間里。

    秦至庸見躺在床上的寧中則,輕輕地嘆了口氣。

    上次見到寧中則的時候,她還是一個三十歲左右的美麗婦人,可是現在她不但身體消瘦,嘴唇干裂,頭發灰白干枯,臉上布滿了皺紋,而且精氣神都開始“枯萎”了。

    “秦大人,請你務必救救我娘?!痹懶檣浩蚯蟮?。

    封不平說道:“秦大人,寧師妹還有救嗎?”

    寧中則是氣宗后人,封不平是劍宗傳人,兩宗理念不同,仇怨極大。但現在封不平釋懷了,不恨了。

    孫茜他們這些一代華山弟子,不會再有氣宗、劍宗之分。練劍的人,要練氣。練氣的人,同樣要練劍。

    只有劍氣合一,才是正道。

    寧中則的情況,很麻煩。不好醫治。

    秦至庸說道:“我盡力而為。茜兒和林夫人留下,其他的人都出去吧?!?br />
    封不平等人點了點頭,帶著大家離開了房間。

    寧中則閉著眼睛,她的思維和呼吸比較混亂。

    秦至庸說過,不輕易使用心靈之力,解決問題用武功和刀法??扇羰遣荒苡瞇牧櫓淳熱?,那么修心就沒有任何意義。

    修行,不但要能救自己,還要能救他人。

    用心靈之力讓寧中則平靜了下來,秦至庸“看到”了寧中則一生的命運軌跡。

    通過心靈之力,秦至庸在寧中則的思維里見到了一個唇紅齒白,五六歲的可愛女童。從她的五官和相貌可以判斷出,小女童正是寧中則小時候的樣子。

    女童正在追趕一個少年。

    “師兄,等等我。你等等我啊?!?br />
    少年轉過身,沖著女童揮手,笑著說道:“師妹,你快點來。我們去思過崖看日出?!?br />
    這個俊秀的少年,正是數十年前的岳不群。

    “哎呦?!?br />
    女童摔倒。

    少年頓時心慌了,跑了回來,把她扶起。

    可就在這個時候,女童一把抱住了少年,發出清脆的笑聲:“哈哈,師兄,我抓到你了。師兄,我跑累了,我要你背我去思過崖看日出?!?br />
    少年把女童背起,輕快地向思過崖跑去。

    女童趴在少年的背上,又發出一連串的清脆笑聲。

    這是寧中則思維中的場景。

    若不是秦至庸的心靈境界達到了“靜”之境界,怕是也“看”不到她內心深處的畫面。

    這些畫面,這些場景,在寧中則潛意識里是最清晰的。以秦至庸的判斷,這絕對是寧中則一生中最美好的回憶。

    說實話,秦至庸實在是不想打破寧中則心中美好的回憶場景??墑?,寧中則一直沉寂在這虛幻的場景當中,不愿意醒來,盡管美好,但是她的身體支撐不了多久。

    秦至庸的心靈之力,開始干涉寧中則的思維。

    少年剛背著女童趕到“思過崖”,就見到了一身白衣的秦至庸。

    少年把女童放下來,問道:“你是我們華山派的前輩嗎?我怎么沒有見過你?”

    女童覺得秦至庸有點熟悉。她躲在少年的背后,怯生生地問道:“你是誰?我好像在哪里見過你!咱們認識嗎?”

    秦至庸沒有理會少年,走到女童的身邊,蹲下,用柔和的眼光看著她,說道:“寧女俠,你當然見過我,咱們肯定認識。你再仔細想想,一定可以想起我是誰?!?br />
    女童咬著食指,用大大的眼睛看著秦至庸,一副思考的樣子。

    隨后,女童渾身顫抖,說道:“我想起來了。你是秦至庸秦大人……可是,我怎么會認識你?”

    秦至庸說道:“寧女俠,回憶雖然美好,但畢竟是虛幻,不可沉迷。你女兒岳靈珊,弟子孫茜,都在等著你醒來。我們出去好不好?”

    女童的眼神不再純真,而是充滿了滄桑。她盯著白衣如雪的秦至庸,不停地流淚。

    …………

    孫茜和岳靈珊見秦至庸站在寧中則的床前,閉著眼睛一動不動。

    岳靈珊想要向秦至庸詢問,被孫茜阻止了。

    孫茜的心靈修為沒有秦至庸那么高深,但是她能感知到,此刻的秦至庸大腦思維非?;鈐?,肯定是有原因。不能輕易打攪。

    此刻。

    躺在床上的寧中則兩行淚水從眼角流落下來。

    岳靈珊驚訝道:“娘……流淚了!”

    孫茜說道:“師姐,或許師父很快就會醒來?!?br />
    秦至庸睜開了眼睛。

    孫茜連忙問道:“大哥,我師父的情況怎么樣?”

    秦至庸說道:“過一會兒,寧女俠就會醒來。她現在很虛弱,給她弄點粥和蜂蜜來?!?br />
    岳靈珊說道:“我這就去準備粥和蜂蜜?!?/div>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