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ddset即时赔率 > 科幻小說 > 儒道諸天 > 第224章 內求外求不偏倚
    秦至庸每天觀察武當弟子們的修行情況,采集數據,特別是張無忌的數據,尤其重要。

    第一層功法,根據各項數據判斷,是相對完善。

    可是第二層功法,秦至庸和張三豐則是消耗了三年半的時間,才勉強創出來。

    此門功法,秦至庸和張三豐稱之為“養生功”。

    很普通的一個名字。

    至于養生功第三層功法,目前只有一個概念,涉及到了“天人合一”的思想。

    秦至庸和張三豐都沒有達到“天人合一”的境界,他們的學識和境界,目前只能勉強把養生功的第二層創出來。至于是不是完善了?還需考證。

    養生功的共計只有三層功法。第一層是“人”,第二層是“地”,第三層則是“天”。是根據天地人“三才”為基礎的修行之術。其理念可謂是直指大道。

    經過這幾年和秦至庸的探討論道,張三豐的太極拳理論終于有了雛形。

    張無忌的身體情況,比預想的要好。

    人的身體,理論上是具有無限的潛能,是一個巨大的寶藏,有著無限演化的可能性。中了毒,只要不致命,身體必然就會產生抗體,下次再遇到同一種毒,就不那么危險了。

    玄冥神掌的寒毒也是一樣。張無忌不再抵御這道寒氣,時間一長,再通過心理暗示和藥物的輔助,身體自然就產生了抗體。

    寒毒和張無忌的身體有了逐漸融合的趨勢,再過幾年,隨著張無忌的身體更加健壯,內力更加深厚,寒毒的隱患就會徹底消除。

    張無忌把養生功的第一層練得很好。

    宋青書就差了許多。

    可能是自身中了寒毒的緣故,張無忌除了用心練武,還對醫術有了特別的興趣。

    上午的時候。

    秦至庸正在指點靈霜修行:“你和你姐姐是雙胞胎,相貌極為相似,可是你們兩人的性格和心性,還是有些差異。心靈修行,不能有絲毫攀比和馬虎。你姐姐秋月能達到入定的境界,是她的機緣到了,靈霜你切記不要和秋月相比。這三年多以來,靈霜你有些急躁了。急躁,是心靈修行的大忌?!?br />
    靈霜一臉平靜地說道:“先生,那我要如何才能達到入定的境界?”

    秦至庸暗自搖頭,靈霜看似冷靜,其實依然有些焦急。從她說話的語氣中就能聽出來。

    秦至庸說道:“修心的方法和道理,我都告知了你。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想要達到入定的境界,只能靠你自己。靈霜,你的劍術,已經算是達到了精細入微的境界,接下來你需要練的是劍道??上?,你還沒有找到自己心中的‘道’。你把劍放下,別再練劍了。等你什么時候入定,再練劍不遲?!?br />
    靈霜點頭。她最近的確感覺不到劍術的精進,無論怎么練,就是突破不了固有的劍術境界。

    這個時候,張無忌拿著醫書來請教秦至庸。

    靈霜沖著張無忌微微一笑,然后對秦至庸說道:“先生,靈霜先行告退?!?br />
    秦至庸說道:“放輕松一些。別再想著修行的事情。真正放松了下來,或許你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獲?!?br />
    靈霜說道:“先生的話我記住了?!?br />
    張無忌看著靈霜離去的背影,說道:“先生,靈霜姐姐這是?”

    秦至庸說道:“她心有疑惑。我隨意指點了她幾句。你也有疑惑?”

    張無忌笑著說道:“是醫術上的一個小問題?!?br />
    秦至庸看著張無忌,說道:“無忌,你真的喜歡醫術?”

    張無忌點頭道:“是的。接觸了醫術以后,我就特別感興趣。醫術和武學相通,博大精深?!?br />
    秦至庸說道:“有興趣,是好事。既然你喜歡醫術,我就帶你去見一位神醫。無忌你知道,我的擅長的是用藥,針灸方面只能說是勉強過得去。而這位神醫的針灸之術,絕對在我之上?!?br />
    興趣是最好的老師。有了興趣,就能主動學習,就能沉迷其中。

    繼續留在武當山,創不出養生功的第三層功法,還不如出去走走,碰碰機緣。秦至庸靜極思動,決定離開武當了。

    張三豐在探索,秦至庸同樣在探索。

    作為開拓者,是比較辛苦。受大環境的約束,秦至庸和張三豐都是站在了江湖武林的巔峰,想要再進一步,那就是比登天還難。

    ………………

    靈霜收拾好了包裹,見姐姐秋月還坐在桌邊喝茶,說道:“姐,咱們馬上就要離開武當山,你怎么還不收拾一下自己的東西?”

    秋月放下茶碗,輕聲說道:“妹妹,你要在路上照顧好先生的飲食起居。先生喜歡清靜。住客棧,要選偏僻幽靜點的地方?;褂?,先生喜歡吃相對清淡的食物……你的性子有些沖動,路上別給先生添麻煩?!?br />
    靈霜驚訝道:“姐,你和我說這些干什么?莫非,你不打算和我們一起走嗎?”

    秋月說道:“這一次,我就不跟先生和你一起去了。我先回大都?!?br />
    靈霜問道:“為啥???”

    秋月說道:“我在你身邊,你的修行會受到影響?!?br />
    秋月明白靈霜的心思,她總是想盡快入定,和自己攀比??墑切牧樾扌?,不是努力,不是心急就能達到。秋月覺得,自己不再靈霜的身邊,她或許就沒有那么大的壓力了。

    靈霜拉著秋月的手臂,說道:“姐,我知道你是為了我好。你放心,我應該很快就能入定。到時候我回到了大都,咱們再切磋一下武功?!?br />
    ………………

    秦至庸帶著靈霜和張無忌下了武當山。

    張三豐、張翠山、殷素素、秋月、宋遠橋、宋青書等人把三人送到了山腳下。

    秦至庸抱拳道:“張真人,秋月,還有各位,送君千里終須一別。就送到這里吧。秦某告辭?!?br />
    靈霜對秋月道:“姐,我走了?!?br />
    秋月笑著說道:“記住,照顧好先生。別給先生添亂?!?br />
    張無忌說道:“太師父,爹,娘,大師伯,宋師兄,我學好了醫術,就回來?!?br />
    張三豐說道:“秦先生,這一路上,就要你照看無忌了?!?br />
    秦至庸、靈霜、張無忌的背影消失了以后,殷素素擦拭了眼淚,眼神中帶著濃濃地不舍。

    張翠山說道:“別哭了。無忌是跟著秦先生去歷練,去學醫術。過兩年他就回來了?!?br />
    殷素素說道:“無忌從小就沒有離開過咱們。現在忽然離開,怕是要在外面吃不少苦。我就是舍不得無忌?!?br />
    張翠山暗自搖頭,真是慈母多敗兒,兒子出去吃點苦,有好處。張翠山也舍不得兒子,只不過他沒有表現出來罷了。

    宋青書的眼中帶著濃濃的羨慕,其實他也想要跟著秦至庸一起去。長這么大,他還沒有離開過武當山呢。外面的世界,他很好奇。

    ………………

    秦至庸一直沒有帶兵器。張無忌不練劍,不練刀,也不帶兵器。只有靈霜是???。不過她這次也沒有帶劍。不帶劍,靈霜感覺很輕松。

    如此看來,帶著兵器,有些時候也是個負擔。

    張無忌問道:“先生,咱們要去哪里找神醫?”

    靈霜說道:“無忌,你問那么多干什么,跟著先生走就是了?!?br />
    張無忌笑著說道:“靈霜姐姐說得是?!?br />
    秦至庸說道:“咱們去蝴蝶谷。那里有一位叫胡青牛的神醫。無忌你去蝴蝶谷,可以學到不同的醫術?!?br />
    秦至庸去蝴蝶谷,也有自己的目的。

    蝴蝶谷有許多珍貴的藥材,他想要配制一種藥,用來泡澡,以增強潛力和恢復元氣。

    修心,是屬于內求。

    用藥,是屬于外求。

    無論是內求,還是外求,其目的都是為了壯大自身。

    秦至庸以前就研制過“生命一號”藥劑。現在他的心靈境界更高,對藥材藥理的運用更加出神入化,配制出一種比“生命一號”更好的藥物,未必做不到。

    秦至庸暗道:“自己以前過分重視內求,對外求有些不屑。心中有了偏見,有違中庸之道。修心內求固然重要,可是外求同樣不可缺少。兩者間的平衡點,務必要把握好。不然就會非此即彼?!?br />
    把心態做了調整,秦至庸看待問題,更加公正,更加客觀,更加不偏不倚。

    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說的就是至公,天道沒有任何私心。這不是小仁,更不是不仁,而是大仁,萬物平等。

    只有站在客官的角度,才會出現所謂的“上帝視角”,才能讓智慧顯現,才能有所求必有所得。

    秦至庸的心境這幾年有所提升,但是離“安”之境界,依然還有很遙遠的距離。因為他的心中還有不少根深蒂固的負面情緒。

    有負面情緒,必然就不得安寧。

    趕路一個半月的時間。

    秦至庸帶著靈霜和張無忌繞過松間小路,忽然,豁然開朗。映入眼簾的是一處環境清幽,鳥語花香,令人沉醉的山谷。

    靈霜興奮道:“哇,真漂亮。先生,此地就是蝴蝶谷了吧。果然是修行隱居的好地方啊?!?br />
    張無忌點頭道:“靈霜姐姐說的是。此地真是非常漂亮,令人神怡?!?br />
    秦至庸點頭道:“不錯,此地正是蝴蝶谷。走吧,咱們先去拜訪胡青牛神醫?!?/div>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