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ddset即时赔率 > 科幻小說 > 儒道諸天 > 第231章 女子防身術
    王蕓說道:“慕容公子,我家先生說過,回春堂醫館不是江湖幫派,咱們是醫者,志在懸壺濟世,而不是江湖中人。我雖然跟隨先生修行,但是并不太會打架?!?br />
    武林中人,最在乎名譽。

    哪怕自己的武功不行,也容不得他人說三道四。誰要是說自己的武功差勁,那是拼了命也要討回公道。弄出暴力沖突,血濺五步,是再正常不過。

    慕容復就是這樣。他就聽不得別人說自己的武功不如喬峰。

    可是,慕容復他們沒有想到的是,王蕓居然說自己不是江湖中人,不會打架。要知道,修煉武功的人,都自以為是江湖人而為榮啊。

    王蕓對王語嫣和李青蘿說道:“王夫人,王姑娘,要是沒有其他的事情,我就先回去了?!?br />
    此話,是在提醒她們,自己要走,該付診金了。

    慕容復給風波惡使了個眼神。

    風波惡對王蕓說道:“王蕓妹子,咱們都是練武之人。相互切磋,是很平常的事情。依我看,你就沒有必要推脫了。過分的謙虛,可就顯得驕傲了?!?br />
    包不同哈哈一笑:“是也,是也。王蕓妹子,咱們就切磋一下,點到即止,不會傷了你?!?br />
    慕容復他們是表明了態度,非要王蕓顯露武功才肯罷休。

    王蕓嘴角露出微笑:“真要切磋?慕容公子,我怕自己出手狠辣,到時候有了損傷,傷了大家的和氣?!?br />
    王蕓臉上雖然帶著笑意,可以目光卻顯得有點陰沉。她是真的有點生氣了。

    慕容復和王語嫣都是一臉笑意,認為王蕓是不知天高地厚。就算王蕓的內力修為和包不同他們相當,可是她年紀太小,沒什么實戰經驗。想要贏包不同和風波惡,簡直就是癡心妄想。

    慕容復笑著說道:“王蕓姑娘,就算你真的出手過重,包三哥和風四哥有了傷殘,我們也不會怪你?!?br />
    王蕓點頭道:“那就好?!?br />
    風波惡說道:“王蕓妹子,那就讓我風波惡來陪你過幾招。你的武功可別讓我失望啊?!?br />
    王蕓上前幾步,抱拳道:“請!”

    風波惡抱拳道:“王蕓妹子,請?!?br />
    風波惡的剛說完了“請”,王蕓就主動攻擊,以極快的速度向他沖了過去。

    王蕓謹記秦至庸的教導,女孩子一定要更加懂得?;ぷ約?。為人處世,要心存善意,可是一旦到了非動手不可的時候,就不要猶豫。最好是先下手為強,一擊制服對手。

    王蕓的性格和趙五不同,她不喜歡爭斗,性子比較恬靜。秦至庸沒有教她劍法和刀法,而是教了她箭術和防身術。

    箭術,王蕓練得不多。到目前為止,她都沒有一把屬于自己的弓??墑橋臃郎硎?,她則是練得非常純熟。

    她經常和趙五切磋交流,趙五的刀術已經登堂入室,她可以避開趙五的刀。

    王蕓練的防身術,其實是搏擊術,和散打擒拿有點類似。沒什么固定的招式,講究的是隨機應變,一招制敵。有著強烈的軍中武學的風格。

    王蕓的速度,讓所有的人都大吃一驚。

    慕容復心中暗道:“好快。王蕓的速度,比起風四哥,還要快一些。這個王蕓,果真不簡單?!?br />
    王語嫣目不轉睛地盯著王蕓,想要看出她的武功路數。

    風波惡是用刀的好手。他見王蕓赤手空拳,本想要讓她選兵器,或者自己放下刀。

    比武切磋,不是生死搏殺,講究的是一個公平。

    可是風波惡見識了王蕓的速度以后,便不說話了。他拔出刀,向王蕓攻去。

    王蕓的步法,不但速度快,還非常具有欺騙性。

    風波惡的刀剛劈出一半,就被王蕓截住了手腕,然后王蕓又順勢用左臂肘擊風波惡的太陽穴。

    她一連串的動作,符合人體力學,快如閃電,干凈利落,令人防不勝防。

    要是被擊中,風波惡是非死即殘。

    “風四哥,小心啊?!蓖跤鐓譚⒊雋司?,隨后捂著嘴,眼神中帶著驚恐。

    王蕓用的是關節技,擒拿手法用得很純熟。

    奪過了風波惡的刀,王蕓后退了幾步,說道:“承讓?!?br />
    風波惡回過神來,驚出了一身冷汗,問道:“你用的是什么武功?”

    王蕓搖頭道:“不是什么高深的武功,只是一種防身術罷了?!?br />
    其實,風波惡沒有想象的那么弱。他之所以被王蕓一招擊敗,是因為他不熟悉王蕓的搏殺之術,還起了輕視之心。

    搏擊,本就是頃刻間就能分出勝負。

    打個幾天幾夜都還分不出輸贏,那種情況太少太少,只存在于傳說當中。

    李青蘿拍了拍手掌,笑著說道:“王蕓姑娘,你的身手太敏捷了,真是令我們大開眼界。來人,給王蕓姑娘拿診金來?!?br />
    一個丫環拿來了診金。

    王蕓將刀還給了風波惡,接過診金,說道:“多謝夫人。慕容公子,王姑娘,小女子告辭?!?br />
    把王蕓送出了曼陀山莊。

    慕容復立刻問道:“表妹,王蕓用的是什么武功?看出來了嗎?”

    王語嫣眉頭微微一皺,說道:“王蕓的武功路數,我從未在書上見過。若不是她今天使出這樣的武功,我還不知道世間竟然有著如此簡單而又精妙的招式?!?br />
    武功簡單,并不代表就弱。

    大道至簡。

    有些時候,越是簡單的招式,越是精妙,就越是能起到奇效。

    當然,王蕓的武功招式,還沒有資格稱之為大道至簡,不過也足以讓慕容復他們吃驚。

    想了想,王語嫣又說道:“還有,王蕓內力運轉的方式,和一般的內家功法有著很大不同。我也從未見過?!?br />
    王語嫣其實是很自信。她相信,江湖中的武學,沒有自己認不出。哪怕是少林寺的易筋經、洗髓經,丐幫的降龍掌法和大狗棒法,亦或者是大理段氏的六脈神?!灰腥嗽擻?,她就一定可以做出精準判斷。

    見識了王蕓的武功之后,王語嫣才知道,原來還有自己不曾了解的武功。

    王蕓學了心靈修行,練的是養生功,還有最為科學的搏殺防身術,都是不曾在江湖武林中出現過。王語嫣沒見過,不奇怪。每個人都有知識盲區,沒人可以真正做到全知全能。

    風波惡走到慕容復跟前,一臉慚愧地說道:“公子爺,我給您丟臉了?!?br />
    輸,風波惡不怕。他風波惡在江湖上輸的次數不少,可是輸給了一個十幾歲的小姑娘,連兵刃都被奪走,輸得就有些難堪了。

    慕容復說道:“此事不怪你。是我們對回春堂醫館判斷失誤。現在看來,秦至庸不止是醫術了得,怕是武功也厲害得很?!?br />
    秦至庸越厲害,慕容復就越高興,這說明秦至庸非常具有招攬價值。只不過,貌似秦至庸比自己預計的還要神秘。

    王語嫣安慰說道:“風四哥,王蕓妹子的武功內力,其實和你差不多,只是她占了先機,出手又精妙狠辣,才讓你失了分寸。下次你再和她切磋,就不會輸了?!?br />
    風波惡點了點頭,說道:“希望如此吧?!?br />
    王語嫣不知道的是,真要是還有下次切磋,說不定風波惡會輸得更慘,更徹底。王蕓盡管年輕,可是她的成長速度,比風波惡快十倍。說王蕓的修為是日進千里,都不為過。

    王蕓目前的心境修為,足以支撐她的武功修為達到絕世高手的層次,之后才有可能遇到瓶頸。

    慕容復說道:“表妹,五天之后,你和我一起去蘇州城回春堂醫館。咱們再去見一見秦至庸?!?br />
    王語嫣點頭道:“我聽表哥的。其實,我也很好奇,秦至庸到底是個什么樣的人物。他居然能教導出王蕓這樣出色的弟子來?!?br />
    ……………

    王蕓回到醫館的時候,太陽已經快下山。

    趙五帶著十四個小子采藥回來,正在院子里整理藥材。見到王蕓背著藥箱回來,趙五連忙道:“大師姐,你又去出診了啊?!?br />
    其他的少年和孩童們,都禮貌地喊道:“見過大師姐?!?br />
    王蕓的年紀比趙五要大兩個月,她是回春堂醫館里年紀最大的弟子,是當仁不讓的大師姐。

    王蕓點頭道:“大家都好。趙師弟,先生在嗎?”

    趙五說道:“先生在后院看書呢?!?br />
    王蕓放下藥箱,說道:“我現在去見先生?!?br />
    …………

    王蕓走到秦至庸身邊,說道:“先生,我回來了?!?br />
    秦至庸放下手中的《孟子》,看了王蕓一眼,笑著說道:“和別人動手了?”

    王蕓驚訝道:“先生如何知道的?”

    秦至庸說道:“你的呼吸雖然平穩,可是氣血和內力還沒有完全平復下來?!?br />
    王蕓說道:“是慕容復刁難我,非讓我和他的手下切磋武藝?;褂?,那曼陀山莊的人,也不是省油的燈。先生,我覺得,慕容復逼迫我出手,就是想要試探我的武功路數?!夏餃蕁栽勖竅勻揮行┎話埠瞇??!?br />
    秦至庸說道:“慕容復不是為了試探你,而是想要通過你來試探我。沒事,只要慕容復做得不過分,咱們不理會他就是了?!?br />
    王蕓點了點頭。她知道先生的性子平和,有些與世無爭,無欲則剛。慕容復在江湖中或許是個人物,可是在自家先生的眼中,他和普通人沒什么兩樣。

    秦至庸問道:“王夫人得了什么???”

    王蕓說道:“是風寒,我已經給她開了藥方。喝兩次藥,她就能痊愈。先生,沒其他的事情,我就先告退了?!?br />
    秦至庸說道:“稍等一下。半個時辰前,城西劉府的管家來醫館,說是他們家老相公病了。明天上午,你去劉府出診一趟?!?br />
    王蕓說道:“城西的劉府。先生說得可是那個為富不仁,胖得像頭豬的劉相公?”

    秦至庸笑著說道:“你這丫頭,積點口德。劉相公是胖了點,但也不至于肥得像豬。對,就是這個劉府。你明天給劉相公開個好點的藥方。藥方要和劉相公的身份相匹配才行?!?br />
    王蕓聽懂了秦至庸的意思,點頭說道:“是,先生。診金我收他一千兩白銀?”

    秦至庸說道:“你小瞧劉相公的財力了不是。一千兩太少,怎么也得收他三千兩診金?!?br />
    王蕓心中驚訝,先生比自己還狠啊。不過,對付劉老頭那種為富不仁的家伙,就該如此。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