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ddset即时赔率 > 科幻小說 > 儒道諸天 > 第276章 大師在哪兒?
    他鄉遇知己,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情。不止是趙夢菲心里高興,秦至庸也是很喜悅。

    “你這個時候跑出來,不面試了嗎?”秦至庸說道。

    趙夢菲笑著說道:“最近這半個月,安布雷拉公司都會有招聘。我明天去面試。秦先生,相見即是有緣。中午我請你吃飯?!?br />
    秦至庸說道:“我請吧?!?br />
    第一次見面,讓女孩子請吃飯,秦至庸總覺得不太好。

    趙夢菲穿著打扮非常得體,但是秦至庸看得出來,其實她的家境并不富裕,能來美國讀大學,可能她家里已經是傾盡全力。

    秦至庸帶著趙夢菲一起到超市買菜。

    趙夢菲驚訝道:“秦先生,你是打算自己做飯嗎?”

    秦至庸笑著說道:“當然。咱們都是中國人,我肯定是請你吃中餐。周圍的中餐館,其實味道都不正宗?;共蝗縹易約鶴霾??!?br />
    趙夢菲發現,秦至庸和自己相處的時候,溫和謙虛,彬彬有禮。站在秦至庸的身邊,趙夢菲的身心都會顯得非常輕松。

    但是,在安布雷拉公司面試的時候,秦至庸是一點都不內斂,反而很張揚。不過,他的這種張揚,并不是囂張,而是不卑不亢,充滿了自信。

    內圣外王!

    趙夢菲忽然想到了這個成語。

    秦至庸好像知道趙夢菲在想什么,笑著說道:“咱們到了美國,就要入鄉隨俗,按照美國人的風格來做事。西方文明,可不講什么謙虛和內斂。自謙,他們會覺得你沒本事。我在應聘的時候,和艾米莉亞針鋒相對,是因為我有這樣的底氣。更重要的是,我要給她留下深刻的印象。到時候,我進入了公司,才會更有話語權?!?br />
    趙夢菲在美國讀了幾年大學,其實她并沒有接觸到美國的真實社會。她還是一個非常傳統的女孩兒,若不是遇到了秦至庸,就算她進入了安布雷拉公司,在工作和生活中,還不知道要吃多少虧呢。

    秦至庸覺得,看在同為中國人的份上,自己有必要教教她。

    趙夢菲冰雪聰明,說道:“如此說來,秦先生你面試的時候,每個動作,每說的一句話,都帶有目的性?”

    秦至庸點頭道:“趙姑娘說得對。正是如此。我和艾米莉亞說的每一句話,都有目的。要么是彰顯我的實力,要么是給她心理上的壓力。其實,我在走出她辦公室的那一刻,她就已經相信,我秦至庸是貨真價實的世界級數學家,盡管她嘴上不會承認?!?br />
    秦至庸是數學大師,但是他在心理學上的成就,比起數學造詣更高。秦至庸敢說,論心靈成就,自己在這方世界,絕對是第一人。

    和謙虛無關。

    而是事實。

    趙夢菲擔心地說道:“可是,艾米莉亞畢竟是面試官。她會不會心存偏見,可能不讓秦先生你進入公司?”

    秦至庸說道:“不是可能,而是絕對。我剛離開辦公室,艾米莉亞這個女人就把我的簡歷就丟進了垃圾桶里。不過趙姑娘你不用擔心,她會親自登門來請我?!?br />
    其實,秦至庸完全可以用心靈之力來催眠艾米莉亞,讓她當場把自己錄取。但是秦至庸并不打算那樣做。心靈之力,是秦至庸最后的手段和殺手锏,能不用則盡量不用。

    …………

    秦至庸租的房子很小,就一個單間,再加個衛生間和廚房。共計不過三十平米左右的空間。但是房租費一點不便宜,每個月要一千二百美元。

    趙夢菲進入秦至庸出租房,眼中閃過一絲驚訝。房間太整潔,太干凈。用一塵不染來形容,是完全不為過。

    秦至庸提著菜,走到廚房,笑著說道:“趙姑娘,請隨意坐……哈哈,說是請你隨意坐,但是我這兒只有一把椅子,一張床,一個書桌,除此之外,再沒有其他的家具。我現在可算是過著極簡的生活,我就當自己是苦行僧,是在修行?!?br />
    趙夢菲說道:“極簡的生活,挺好的。我現在住的地方,連秦先生你這兒都還不如呢?!?br />
    趙夢菲想要幫秦至庸洗菜。秦至庸沒有同意,讓她休息,自己動手即可。不是因為趙夢菲笨手笨腳,而是廚房的空間實在太小,兩個人有點轉不開。

    秦至庸洗菜、切菜、炒菜,速度并不快。但是他的動作非常流暢,沒有絲毫停頓。特別是切菜的時候,干凈利落的刀功,令趙夢菲覺得賞心悅目。

    秦至庸一邊做菜,一邊和趙夢菲聊天。

    聊數學,聊哲學,聊文化。

    趙夢菲發現,好像無論什么學問,秦至庸都精通,并且還是大師級的。通過聊天,趙夢菲算是漲了見識。

    秦至庸說道:“咱們中國的傳承文化,講究的是萬物并育而不相害。因此,中國人就表現得比較隨和。而越是強大的中國人,就越是隨和,越是向圣賢靠攏。但西方文化則不同。西方人喜歡搞二元對立,喜歡搞霸權主義。誰要是不服從,西方人就會以上帝選民的身份,站在‘合法’的立場上,整死對方。美國人的法,是那些議會老爺和財團資本家們編寫的。因此,合法,并不代表著合理?!?br />
    趙夢菲說道:“可是,美國,甚至整個西方世界,不都是在提倡自由民主嗎?”

    秦至庸嗤笑道:“自由民主?哪里有什么自由民主。正因為沒有民主,沒有自由,因此美國人才不斷地提倡民主和自由。就像是沒錢的人,總是會打腫臉充胖子,到處嚷嚷自己有錢,而真正的有錢人,是非常低調。缺少什么,才會提倡什么。最后一個菜,水煮肉片完成?!?br />
    趙夢菲是四川妹子,秦至庸給她做了個川菜“水煮肉片”。

    趙夢菲端起飯碗,吃了一口水煮肉片,閉上眼睛,滿足地說道:“水煮肉片,是家鄉的味道。秦大哥,你好厲害。在佐料不全的情況下,你還能做出正宗的水煮肉片?!?br />
    和秦至庸聊熟,趙夢菲對秦至庸的稱呼改變了,直接叫他大哥。

    秦至庸笑著說道:“你這丫頭,一個人來美國讀書,肯定吃了不少苦。水煮肉片好吃,你就多吃點。以后什么時候想吃家鄉菜,就告訴我,我給你做?!?br />
    ……………

    秦至庸和趙夢菲在吃豐盛而正宗的川菜,艾米莉亞則是在辦公室里啃漢堡,喝可樂。

    一個五十多歲的老者走進了艾米莉亞的辦公室。

    艾米莉亞見到老者,站起身來,說道:“導師,您怎么來了?”

    老者正打算說出來意的時候,墻壁黑板上的內容頓時吸引了他的目光。

    秦至庸解題的思路和嚴密的邏輯推理,讓老者驚嘆:“原來如此。原來如此。我一直沒有把這道題破解出來,是我的思路出了問題。破解此題的人,起碼是世界級的數學家。艾米莉亞,告訴我,那位大師是誰?他在什么地方?”

    艾米莉亞猶豫了一下,說道:“導師,破解此題的人,是個中國人?!?br />
    老者眉頭一皺,說道:“艾米莉亞,我不管這位大師是什么人。就算他是中國人,那也是世界級的數學大師。安布雷拉公司需要這樣的大師級人才。你是面試官,要以公司的利益為重。我不管你用什么辦法,一定要把這位數學大師請到公司里來。人工智能在算法上出了點問題,公司董事會已經下了死命令,必須盡快解決?!?br />
    研究人工智能,可不止安布雷拉一家公司。若是被其他公司先一步研究出人工智能,安布雷拉公司可就危險了。

    艾米莉亞點頭道:“是,導師?!?br />
    老者離開辦公室之后,艾米莉亞一咬牙,從垃圾桶里把秦至庸的簡歷撿了回來。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