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ddset即时赔率 > 科幻小說 > 儒道諸天 > 第322章 你先離開,老夫留下。
    王奎和王玉嫣再次來到村里拜訪秦至庸。

    此次和上次目的不一樣,上次只是純粹的試探,此次王奎是想要王玉嫣拜入秦至庸門下學藝。

    若是秦至庸能答應收王玉嫣為徒,那么太原王家和秦至庸就有了更近一層的關系。不止是王家,任何勢力都愿意和大宗師強者搞好關系。

    當然,若是和大宗師涉及到了根本利益之爭,那就另當別論。

    徐子陵對王奎和王玉嫣說道:“王前輩,王姑娘,秦先生昨天就出去了,說有些事情要處理。他可能明天才會回來?!?br />
    王奎笑著說道:“不打緊。老夫和小女有時間,可以等秦先生回來?!?br />
    徐子陵說道:“王前輩和王姑娘就先休息一下。馬上就要到吃午飯時間,稍后一起吃午飯吧?!?br />
    王奎哈哈一笑:“好,好。徐公子你先忙著,不用特意來招待咱們?!?br />
    徐子陵點了點頭,轉身離開。

    王奎看著徐子陵的背影,目光有些凝重,有些驚訝。

    王玉嫣說道:“爹,怎么了?”

    王奎說道:“玉嫣,你就沒有發現徐子陵和以往有些不同了嗎?他的修為更加精進。好快的修行進度,再過不久,他就能成為一流武者?!?br />
    一流武者,又被稱之為后天巔峰。

    天下武者千千萬,可是真正能達到一流武者的,只有千分之一。

    至于先天強者,那更是萬中無一的存在。

    李世民從小就開始修行,一直卡在了二流巔峰境界?;故喬刂劣刮骼砹艘幌灤納?,幫他提升了境界,李世民才踏入了一流武者的行列。

    若不是秦至庸相助,李世民還不知道要在二流巔峰卡多久。

    王玉嫣也是二流武者,她在這個瓶頸上已經卡了半年了。

    王玉嫣說道:“爹,一流武者罷了,不用那種重視。咱們王家,不缺一流高手?!?br />
    王奎說道:“一流武者不可怕,可怕的是秦至庸能源源不斷地教出一流武者,甚至是先天強者。徐子陵和石青璇就不說了,此二人是天資卓越??墑茄美锏哪羌父黿淌橄壬?,都已練成了內力?!?br />
    王奎很清楚,譚林他們那些寒門讀書人,是從來沒有修煉過內功。按理說,二十多歲才開始修行,就算有上乘功法,都練不成內力。但是譚林他們不但練出了內力,而且修行進度還不慢。

    不止是譚林他們這些夫子先生在專心修行,學堂里的孩子們雖然沒有修煉內力,但是心靈修行和拉伸筋骨已經開始。

    磨刀不誤砍柴工。

    只要把根基打好,以后孩子們修行就會事半功倍,功力日進千里。

    王奎看著王玉嫣,說道:“你只要能拜入秦先生的門下學藝,爹就是付出再大的代價,也愿意。爹只有你這么一個女兒?!?br />
    …………

    徐子陵在廚房里盛好了飯菜。

    秦至庸和石青璇不在,徐子陵就出面接待客人。

    徐子陵和秦至庸沒有師徒之名,但是有師徒之實。無論是修行上,還是求學上,只要心中有了疑惑,徐子陵都會向秦至庸請教。

    在此,徐子陵現在算是半個主人。

    望著碗里的飯菜,徐子陵心中暗道:“不知仲少此刻在哪里?是不是真的闖出了名堂?有沒有可口的飯菜吃?”

    寇仲離開村子,徐子陵就時常惦記著他??苤偈切熳恿晡ㄒ壞男值?,要說寇徐子陵不擔心,不牽掛,那是不可能。

    徐子陵給王奎和王玉嫣端來飯菜:“王前輩,王姑娘,開飯了?!?br />
    午飯并不豐盛,只有一葷一素。

    不管是學堂里的孩子們,還是招待客人的飯食,都是一樣,不會開小灶區別對待。

    王玉嫣見只有兩盤菜,目光中閃過一絲嫌棄。

    王奎年紀大,生活閱歷豐富,倒是沒有表現出任何不滿。

    “多謝徐公子?!蓖蹩ψ潘檔?,“對了,你們村里來了一個老者,傅姑娘對他倒是挺恭敬的啊。徐公子,你可知道那老者是誰?”

    徐子陵說道:“哦,那位老前輩是我娘的師父。好像叫是叫傅采林?!?br />
    王奎心中震驚,高句麗的劍道大宗師傅采林?

    …………

    離竹屋不遠處,有一處倉庫,傅君婥和傅采林在此吃午飯。

    秦至庸留傅君婥在村里做工,沒給工錢,但是在吃穿上,沒有苛責她。

    大家吃什么,她就吃什么。

    傅君婥說道:“師父,您一路奔波,可要多吃點。秦至庸做事霸道,不讓弟子離開,但是不得不說,他這里的飯菜,是非常美味。哪怕是素菜,都讓人回味無窮。漢人的飯食,咱們不吃白不吃?!?br />
    傅君婥知道師父生活簡樸。在高句麗的時候,師父舍不得吃,舍不得穿,把錢財節省下來,用于救濟百姓。師父對高句麗那些王公貴族的奢華生活,很是不滿。

    可惜的是,傅采林只是一位劍道大宗師,不是政治家,更不是經濟學家。他的劍術厲害,但是劍術改變不了高句麗窮人們的凄慘現狀。

    傅采林吃了一口飯吃,眼睛一亮,果然很美味。

    “徒兒,你和老夫說一說,秦至庸到底是個什么樣的人?”傅采林邊吃邊說,“你的心中不要有怨恨,不要有偏見。否則,你就看不準秦至庸的做派和為人?!?br />
    傅君婥深吸一口氣,點頭道:“是,師父。秦至庸這個人,不是個武夫,他不但武藝超凡入圣,學問也非常精深。有兩次,弟子從竹屋外面路過,聽到秦至庸在給石青璇和譚林他們講學,弟子只是聽到了只言片語,就受益匪淺。弟子的修為能有一些精進,正是因為偷學到了一些秦至庸修行之術?!?br />
    秦至庸講學,就像是圣賢菩薩講道,傅君婥就像是道場里偷聽講道的小妖,偶爾聽到一點“道”,雖不得精髓,也能提升修為。

    修身,醫學,數術,農耕,商業,秦至庸都在講。

    因材施教。

    只要有人喜歡,秦至庸就傳授。

    求學,是需要根基。

    沒有根基的人,就必須從零開始。

    傅君婥沒有根基,只能領悟一點修行上淺顯道理,其余的學問,她都聽不懂。

    可即便如此,傅君婥的進步,也足以讓傅采林驚訝。

    傅君婥把自己知道有關秦至庸的事情講完,傅采林剛好吃完了午飯。

    傅采林說道:“秦至庸和寧道奇還真是不一樣。秦至庸對高句麗的威脅很大,此人留不得?!?br />
    傅君婥驚訝道:“師父……你要殺秦至庸?”

    傅采林說道:“能不能擊殺秦至庸,老夫見到了他,自然就會見分曉。徒兒,吃了午飯,你就先回高句麗。為師留下,等秦至庸回來?!?br />
    來到藍田縣,不會一會秦至庸這位大宗師強者,傅采林是不甘心離去。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