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ddset即时赔率 > 科幻小說 > 儒道諸天 > 第327章 給足了面子
    高句麗。

    王宮。

    高句麗王盯著傅采林和傅君婥,驚駭得差點從座位上跳了起來。

    “大宗師,你剛才說什么?價值二十萬貫的財富交給一個大隋人?”高句麗王叫道,“本王不同意。大宗師可知道,那不是二十貫,而是二十萬貫。高句麗沒那么多的財富。我們高句麗的百姓連飯都吃不飽,每年冬天都要凍死許多的人?!?br />
    傅采林一臉平靜,說道:“大王,高句麗要是不愿意拿出錢來,老夫就只能去藍田縣做苦力。再不,就等著秦至庸親自來高句麗拿錢,可是真要是到了那個時候,就不是二十萬貫能解決問題?!?br />
    傅采林身為大宗師,是高句麗的守護神,豈能不知道高句麗的情況?

    高句麗的王公貴族,不缺錢,生活極為奢華,窮苦的是底層的人。

    王公貴族可以把錢財用來享受,可以揮霍掉,但是讓他們拿出一點錢財來做點正事,做善事,就相當于是在他們的身上割肉,會令他們生不如死。

    高句麗王說道:“但是……那可是二十萬貫啊?!?br />
    傅采林說道:“大王,該說的話,老夫已經說完。秦至庸給老夫的時間是三個月。三個月之后,高句麗沒有把財物送到藍田縣,我們將會有更大的麻煩。言盡于此,老夫告退?!?br />
    高句麗王的拳頭在衣袖里握得很緊,手臂上的青筋都凸了起來:“大宗師慢走,本王就不起身相送了?!?br />
    傅君婥跟在傅采林的身后,向大殿外走去。

    走到大殿門口的時候,傅采林停下腳步,頭也不回地說道:“別想著向百姓征稅,咱們高句麗百姓的日子已經很凄苦了。大王若是再次征收稅賦,百姓會離心離德,老夫也會生氣?!?br />
    傅采林和傅君婥離開之后。

    高句麗王憤怒地摔碎了心愛的茶盞,沉聲說道:“傅采林你們師徒跑到大隋,惹出了禍端,要讓高句麗付出二十萬貫的財富。簡直豈有此理!”

    憤怒歸憤怒,但是這筆財富,還是必須要給。

    傅采林不管怎么說,都是劍道大宗師,高句麗離不開他。

    先天境界之上的強者,聽覺比普通人想象中的還要敏銳。

    傅君婥跟著傅采林走出大殿不遠。盡管高句麗王壓低了聲音,但是還是被二人聽到。

    傅君婥眼中閃過一絲憤怒。

    傅采林說道:“算了,他畢竟是大王。讓那些王公貴族拿出二十萬貫的財富,真是難為了他們?!?br />
    傅君婥說道:“師父,對不起,是弟子的錯。若不是我一時沖動,前往大隋刺殺暴君楊廣,事情也不會弄成現在這樣?!?br />
    傅采林搖頭,說道:“不怪你。是師父沒用,贏不了秦至庸。老夫跟寧道奇和畢玄都交過手,老夫的劍道能讓他們束手束腳,可是對上秦至庸,老夫的劍,毫無用武之地。秦至庸太強了。要怪,就只能怪我們弱小?!?br />
    傅采林肯定沒有聽說“落后就要挨打”這句話,但是古往今來的道理,都是相通的。

    沒有把握對付秦至庸之前,傅采林不會再去招惹他。

    …………

    初六這天。

    長安城里是非常熱鬧。

    各方勢力都派出了代表,前來參加王玉嫣的拜師禮。

    秦至庸只是給自己認識的幾個人發了請柬,但是王家自作主張,給各大勢力都送去了請柬。

    王家是要告訴世人,王玉嫣拜入了秦至庸的門下。

    各大世家、各大宗門、各方軍閥勢力都有人來。

    他們來,是沖著“大宗師”秦至庸的面子。

    招待重要客人的不是王奎。王奎是王家的嫡系,可是分量還差了點。

    王家的家主王垚親自出面。

    “慈航靜齋,師妃暄仙子到?!?br />
    師妃暄是劍心通明的強者,她代表的是慈航靜齋,她的分量可不比任何人小。

    王垚沖著師妃暄抱了抱拳,笑著說道:“師仙子,快屋里請?!?br />
    師妃暄還禮道:“師妃暄見過王家主?!?br />
    “宇文閥,宇文化及大人到?!?br />
    王垚哈哈一笑:“宇文大人,咱們快十年沒見了吧?別來無恙啊???,屋里請?!?br />
    王家正在暗中侵吞宇文閥的勢力和財富,但是王垚此刻見到宇文化及,表現得很是和善。好像他們兩個真的是多年不見的老朋友。

    宇文化及笑著說道:“王垚,不得不說,你王家的運氣不錯,竟然有族人可以拜入大宗師門下??上Я?,是個小姑娘?!?br />
    王垚說道:“宇文大人可別這樣說,王家哪里有什么運氣?!?br />
    王垚的潛在意思是,王家歷來靠的都不是運氣,而是實力。王玉嫣是女孩子又如何?女孩子也是王家的人。

    “李靖將軍到?!?br />
    聽到李靖的名字,宇文化及眉頭一皺。

    李靖身穿白色長袍,走到王垚的跟前,說道:“王家主,恭喜了?!?br />
    王垚說道:“李將軍也得到過秦先生的指點。同喜同喜?!?br />
    李靖看了宇文化及一眼,說道:“宇文大人,咱們又見面了。士別三日,當刮目相看。宇文大人現在想要殺我李靖,怕是沒有那么容易了?!?br />
    宇文化及嗤笑道:“李靖,你雖然成為了先天強者,但還是別太張狂。你的這點實力,在本官面前根本就不值一提?!?br />
    先天強者,很強大,可是宇文化及依然看不起李靖。先天境界罷了,不過如此。他宇文化及可是宗師級強者,親自出手擊殺一個先天強者,還不是手到擒來。

    宇文化及此刻沒有向李靖出手,是給李淵面子,是給王家面子,更是給秦至庸面子。

    李靖笑著說道:“是嗎?那找個機會,咱們切磋一下。我真想知道,宗師強者的實力,到底有沒有傳說中的那么恐怖?!?br />
    宇文化及冷笑道:“李靖,你這是在找死?!?br />
    “魔門陰葵派,婠婠姑娘到?!?br />
    ……

    中午的時候。

    賓客幾乎都到齊了。

    此刻。

    “大宗師秦先生到!”

    喊話的人,太過于激動,聲音都變了。

    秦至庸身穿黑色衣服,顯得端莊大氣,他帶著石青璇和徐子陵穩步走進王家的宅院。

    李淵、李建成、李世民、李靖、王垚、王奎、王玉嫣、師妃暄、婠婠、宇文化及等人,從座位上站了起來。

    在場的人,都略微恭敬地向秦至庸施禮:“見過大宗師?!?br />
    李淵看著相貌似年輕的秦至庸,暗道:“世民和長孫無忌都說,秦至庸是少年大宗師,果真是名不虛傳啊。秦至庸比我想象中的還要年輕。他此次親自來長安城,當著眾人的面兒,正式收王家的小姑娘為徒,是給足了王家面子?!?/div>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