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ddset即时赔率 > 科幻小說 > 儒道諸天 > 第356章 看似正常,實則瘋狂。
    斷浪遵守秦至庸的話,除了秦至庸傳授的東西,其他的武功一概沒有練。但是斷浪對家傳劍法,早就爛熟于心。

    斷家有兩至寶。

    火麟劍和蝕日劍法。

    火麟劍和雪飲狂刀齊名,蝕日劍法和傲寒六訣刀法不相伯仲。

    斷浪的劍術基礎扎實,人劍合一,練出了劍意。當他使出蝕日劍法的時候,劍氣縱橫,火屬性的劍氣凌厲無比,方圓十丈內的巨石和樹木全部被劍氣切割,切面光滑如鏡。

    要不是聶風的輕功著實厲害,這次怕是會傷在了斷浪的劍氣之下。

    斷浪心中驚喜,沒有想到自己第一次施展家傳劍法,就如此厲害。真是太好了。

    聶風心有余悸地看了斷浪一眼,說道:“斷浪,你的武功……怎么會如此之強?”

    斷浪興奮道:“那是因為我這八年來,比你們更刻苦努力。聶風,你的風神腿是厲害,但你現在不是我的對手。天下會的堂主之位,我斷浪先預定一個了。哈哈……”

    斷浪的笑聲,就像是一擊耳光打在了雄霸的臉上。

    雄霸要在天下會弄出三個堂主來,就是為了給自己的三個徒弟造勢,讓他們幫自己打天下??擅揮卸俠說奈恢?。

    哪怕斷浪的武功再強十倍,在天下會也沒有出頭之日。斷浪太年輕,還參悟不透人情世故。有些時候,武功并不能決定一切。

    除非,斷浪的武功劍法能勝過雄霸。不過要是真的到了那個時候,斷浪在不在天下會,都無所謂了。因為斷浪有資格獨自創立一方勢力,成為大佬巨擘一般的強者。

    …………

    秦至庸跟隨駱仙回到了天門。

    天門和八年前一樣,沒有什么變化。只是天門的氣溫好像更冷了。平常的人,根本就受不了這樣的低溫。

    駱仙說道:“走吧,跟我一起去見主人?!?br />
    秦至庸點了點頭。

    馬上就要見到帝釋天。秦至庸平靜的心靈,還是起了一點波瀾。這說明,秦至庸的心靈深處,其實還是有破綻。平時,秦至庸的心境高深,把心靈破綻給掩蓋過去了。

    這對秦至庸來說,是好事。知道了心靈的破綻,才能想辦法彌補。

    來到一座冰雕大殿內,秦至庸終于見到了傳說中的帝釋天。

    帝釋天戴著半透明的水晶面具,坐在王座上,盯著駱仙和秦至庸。

    帝釋天的氣息非??膳?,如淵如獄。

    傅采林和畢玄覺得秦至庸是神魔一般的強橫人物??墑竅衷誶刂劣咕醯?,帝釋天是真正的神魔。

    秦至庸心中暗道:“不愧是活了千年的人物,太強大了。自己的這點實力,和帝釋天沒有辦法相提并論。兩者的力量,好像根本就不是一個能量次元?!?br />
    秦至庸的心境高深,精神力強橫,正因為如此,他才能更加清晰地感覺到帝釋天的可怕。強如神魔一樣的帝釋天,不可戰勝,至少目前是這樣。

    秦至庸必須韜光養晦,繼續蟄伏,探索和學習。

    駱仙恭敬地說道:“主人,我把秦至庸帶回來了。秦至庸的武藝不錯,這八年來監視天下會,做事兢兢業業,沒有出現過任何差錯?;雇魅四茉市砬刂劣拐郊尤胩烀??!?br />
    帝釋天哈哈一笑,說道:“秦至庸,聽駱仙說,你是讀書人?”

    秦至庸恭敬道:“是。我讀過幾年書?!?br />
    帝釋天說道:“儒家的大人物,我見過不少。但是練出浩然之氣的,沒幾個。那些練出浩然之氣的人,都是千年前的圣賢,和秦始皇是同一個時代。現在竟然還有人讀書人能練出浩然正氣,真是稀奇?!?br />
    駱仙早就覺得秦至庸和其他的武者有些與眾不同,沒想到他竟然是練成了浩然正氣。就練主人都感到驚訝。

    駱仙別有深意地看了秦至庸一眼,自己還是低估了秦至庸了啊。

    帝釋天接著說道:“秦至庸,你的武功在本座的眼中,不值一提,可是你的浩然正氣對我還有點用處。你加入天門的事情,本座同意了。希望你用心為天門效力,本座不會虧待你。說不定以后,本座會把圣心訣傳授給你。本座的圣心訣,是能增強壽元的神功奇學,只要把圣心訣修煉到大成,就可以長生不老?!?br />
    帝釋天創出了圣心訣,又吞噬了鳳凰之血,擁有了不死之身,可以依然做不到長生不老。

    圣心訣神妙,練了之后,可以增強壽元,多活些年頭,是肯定的。

    可是要說練成了圣心訣,就長生不老,秦至庸是絕對不會相信。

    帝釋天這樣說,不過是給秦至庸畫個大餅,讓秦至庸為天門盡心盡力辦事兒。

    帝釋天有一天會把圣心訣傳授給自己?秦至庸是不抱任何希望。

    想要活得更久,還是要依靠自己不停地探索生命的奧秘,不斷讓自身進化。把希望放在帝釋天的承諾上,是非常愚蠢的行為。

    秦至庸有智慧,可不是一個愚蠢的人。

    帝釋天說道:“秦至庸,既然你監視雄霸還做得不錯。那么你以后就繼續監視天下會?!?br />
    話剛說完,帝釋天就消失在了王座上,不知道他是怎么離開的。

    秦至庸瞳孔微微一縮,人,當然不可能真正消失在空間里,帝釋天用的是精神干擾,欺騙人的視覺和感官,給人一種突然消失的錯覺。手段很高明。

    若不是秦至庸固守心神,精神心靈又特別敏銳,還真有可能被帝釋天欺騙了。

    秦至庸暗道:“帝釋天的精神力,比自己更強橫,可是他對精神力的運用很粗糙,并沒有形成一個體系,更沒有構架出精神世界。帝釋天表面上看起來很正常,說話有理有據,可是他的內心深處,隱藏著瘋狂。和帝釋天這樣的瘋子打交道,一定要謹慎,再謹慎?!?br />
    駱仙見秦至庸在發愣,說道:“秦至庸,我們該走了。你發什么呆呢?”

    秦至庸轉頭看了駱仙一眼,說道:“門主突然消失在了眼前,讓我很震撼。門主用的不是武功,是仙術吧?”

    駱仙笑著說道:“主人會不會仙術,我不知道。但是在我覺得,主人和神仙沒什么區別。世間就沒有主人辦不到的事情?!?br />
    駱仙是被帝釋天養大,一身本事也是帝釋天傳授。駱仙崇拜帝釋天,是再正常不過。在駱仙的心中,帝釋天就是全知全能,無所不能的神。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