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ddset即时赔率 > 科幻小說 > 儒道諸天 > 第368章 生意恩怨兩分明
    秦至庸要做的,就是盡量給神州的百姓們提供一個能修行的環境。

    圣人言:治大國如烹小鮮。

    秦至庸沒有治國,但是道理是相通的。

    功法最重要,秦至庸幫他們把問題解決,至于其他的資源,就要他們自己通過勞動和智慧來獲得。

    秦至庸研究過東方和西方文明。

    華夏是農耕文明,西方是海洋商業文明。為何會孕育出兩種不同的文明來呢?

    歸根結底還是環境不同。

    這個環境,包括人文環境和自然環境。

    雄霸他們身為既得利益者,想要除掉秦至庸是很正常的事情。他們要是來和秦至庸做朋友,討好秦至庸,那才有問題。

    不過,秦至庸不會和他們為敵。

    秦至庸只需要做好自己的事情。

    推翻雄霸他們,會有人去做。

    民心就是天心,民心就是氣運,以前秦至庸對此還有些不理解。現在他終于能體會到了。

    氣運,其實就是大勢,就是民心所向。

    今夜整個萬象書屋就秦至庸一個人。萬掌柜帶著銀子去談生意去了。

    秦至庸親自做了一桌子的菜,同樣是等著客人上門談生意。

    駱仙忽然出現。

    見到滿滿的一桌子菜肴,駱仙食指大動。

    “秦至庸,你知道我今天要來?”駱仙笑著說道,“酒菜都準備好了。我還真不知道這云揚郡城里有哪一家酒樓的菜,會如此香呢?!?br />
    秦至庸說道:“菜肴是我親自做的?;褂?,我不知道神母今天要來。這一桌菜肴不是用來招待你,我在等客人?!?br />
    駱仙剛拿起筷子,又把筷子放下:“原來不是招待我的啊?!?br />
    秦至庸說道:“沒事兒。你可以吃?!?br />
    駱仙沒有吃,而是盯著秦至庸說道:“秦至庸,你把武功秘籍賣得到處都是,就是你的計劃?你的做法,可真是夠驚天動地。你可知道,各大勢力都想要殺你?!?br />
    秦至庸說道:“我只能這樣做。天門就算有再強的人力物力,也不可能發現很多天才。只要給了他們一個合適的環境修行,真正的天才就會自己冒出頭來。到時候,神州大地英才輩出,門主想要多少武學奇才,都沒有問題。神母,我這樣做,都是為了天門,為了完成門主交給我的任務。我想,你應該支持我才對?!?br />
    秦至庸的話,無懈可擊。好像真的是按照帝釋天的要求在做。更何況秦至庸的辦法,看似的確是最好的選拔天才的方式。

    給百姓們一個合適的修行環境,讓天才主動冒出頭來,根本就不需要去尋找。這種想法,可謂是前無古人。

    以前拜師難,可是老師想要找一個合適的傳承者,更難。

    秦至庸把一切的關系都理順,三思而后行。整個神州大地,唯一能讓自己忌憚的人,只有帝釋天。帝釋天這個活了千年惡老怪物,做過武林盟主,南北朝時期甚至還做過皇帝。

    帝釋天已經沒什么權利欲望,只是想要活得更久。

    帝釋天是把神州大地當成了游戲場。秦至庸弄出一些波瀾來,說不定他還會覺得很有趣。

    秦至庸做的事情沒有觸及到帝釋天的利益,帝釋天絕對不會對付他。至于其他勢力,以秦至庸的武藝修行,絲毫不懼。

    就算天下會和無雙城聯手,秦至庸不敵雄霸和劍圣,從容退走還是沒有問題。

    相信雄霸和劍圣發現對付不了秦至庸,他們就會改變策略,不敢真正和秦至庸死磕到底。到時候,神州武林就不是天下會和無雙城兩大勢力,而是要形成三足鼎立的局面。

    萬象書屋有秦至庸這位東家在,早晚會形成一方大勢力,是不可避免的事情。

    駱仙說道:“你要做什么天門不會干涉,可是你遇到了麻煩,就要你自己解決。所以,沒有支持?!?br />
    駱仙的意思就很明白,即將到來的?;?,需要秦至庸獨自化解。要是把主人交代的任務弄砸,到時候可沒有秦至庸的好日子過。

    秦至庸為天門做事,帝釋天該獎勵的,已經獎勵。

    圣心決第一層功法,就是帝釋天對他的獎勵。想要獲得更多的支持,就必須要拿更多的功勞來換。

    想要在天門里混,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秦至庸說道:“神母,我現在是生意人。咱是在商言商,我不但要賣基礎武學秘籍,上乘武功秘籍也會賣。說實話,我的養生功還是很不錯的,算得上是一門神功絕學,你要不要買?”

    駱仙想都不想就拒絕了,說道:“你的養生功早就獻給了天門,武庫中就有。我為何要找你買?”

    秦至庸笑著說道:“神母,修行就是求道,需要不斷推陳出新。養生功后面的功法,我又完善了一些,你就沒有興趣嗎?”

    駱仙驚訝道:“你沒有修煉主人的圣心決?”

    天門里的高手,無論是誰,做夢都想要修行帝釋天的圣心決。

    駱仙以修煉了圣心決為榮。

    秦至庸說道:“我有說過要修行門主的圣心決嗎?圣心決是門主的武功,最適合門主,未必就適合我?!?br />
    自創功法?

    駱仙不是沒有想過,可是太難了。就算創出了功法,和圣心決相比,也相差太遠。與其如此,還不如修煉圣心決。

    秦至庸能遏制住圣心決的誘惑,心性可謂是超凡入圣了。

    駱仙冷笑道:“秦至庸,你的野心可真不小啊。莫非你覺得自己的養生功能和主人的圣心決相比?”

    秦至庸連忙說道:“我可沒有這樣說。圣心決的確是我見過最神奇的功法。養生功我畢竟修煉了幾十年,就此放棄,我有些舍不得?!?br />
    忽然,駱仙的耳朵微微一動,說道:“秦至庸,你記住,你弄出來的事情,自己解決。主人不會給你任何支持。我先離開?!?br />
    身影一閃,駱仙消失在了屋里。

    駱仙剛走不久,雄霸就到了。

    雄霸走進屋里,說道:“剛才有人來過?”

    秦至庸點頭道:“是有人來?!?br />
    雄霸眼中的精光一閃,說道:“是誰?莫非你已經把養生功賣出去了?”

    秦至庸說道:“商業機密,無可奉告。幫主,請坐吧。我為你準備了酒菜,咱們邊吃邊談。買賣嘛,就是彈出來的。其實,幫主想要買養生功,可以光明正大地來找秦某,沒有必要遮遮掩掩。咱們做買賣,又不是什么見不得人的事情?!?br />
    雄霸和秦至庸的思維是完全不同。買賣神功秘籍,那是多么機密的事情啊。當然要悄悄地來!若是讓其他宗門知曉了天下會找秦至庸買養生功,那還了得。

    雄霸說道:“少廢話。直說吧,你的養生功是什么價格?”

    秦至庸笑著說道:“和幫主談生意,就是痛快。這就是價格表。你看看吧?!?br />
    雄霸接過紙張一看上面的內容,頓時眉頭一皺。功法竟然還可以一層一層賣?每一層功法的價格還不一樣。

    雄霸冷聲說道:“秦至庸,你可真會做生意?!?br />
    秦至庸說道:“做點買賣,賺點銀子養家糊口罷了。幫主要是同意,可以在價格表上簽下名字,再按個手印。我立刻就把養生功奉上?!?br />
    雄霸毫不猶豫拿起筆簽字,然后按了手印。天下會家大業大,有足夠的財富,要買當然是買全套的養生功。

    秦至庸把一本《養生功》交給雄霸。書里不但有功法,還有秦至庸的修行心得。秦至庸做生意,這“售后服務”可謂是做得很到位。

    雄霸是識貨的人,隨意翻看一下,就知道這養生功是真的。表面上雄霸很平靜,可是內心是非常震撼。他沒有想到秦至庸居然真的把自己修行的功法給賣了。盡管價格非常昂貴。

    可是這養生功,畢竟是秦至庸的立身之本啊。若是雄霸,無論如何也不會把《三分歸元氣》賣掉。哪怕對方出再高的價格。

    其實,雄霸哪里知道,養生功根本就不是秦至庸的立身之本。

    心靈修為和學問,是秦至庸的立身之本。

    擁有求道精神,這才是秦至庸立于不敗之地惡根本原因,而不是因為一本《養生功》。

    雄霸合上了書本,說道:“你如此痛快,就把功法給了老夫,你就不怕老夫看了功法之后反悔嗎?”

    秦至庸目光平靜,笑著說道:“幫主是何等人物,執掌天下會,是江湖武林中最有權勢的強者,自然是言而有信。和幫主做生意,秦某很放心?!?br />
    秦至庸和雄霸是同一層次的強者,力量對等,簽訂的合約才有效果。秦至庸當然不怕雄霸出爾反爾。

    雄霸說道:“秦至庸,老夫每次見到你,你都是氣定神閑,智珠在握的樣子。老夫就沒有見過你生氣。你可知道,你的樣子實在是令人討厭?!?br />
    秦至庸說道:“是嗎?我的樣子就那么令幫主討厭?我還想要和幫主做朋友呢,看來是不成了。生意歸生意,幫主不用有什么顧及,想要對付秦某,盡管放馬過來。幫主有什么手段,我接著就是了?!?br />
    雄霸哈哈一笑,說道:“不錯,生意是生意,恩怨是恩怨。不能因為做了買賣,就放棄恩怨。秦至庸,不得不說,你的確是個人物,可惜不能為老夫所用。老夫告辭?!?br />
    秦至庸說道:“幫主可以吃了飯再走?!?br />
    雄霸起身來,離開了。

    秦至庸沖著雄霸的背影說道:“幫主慢走,我就不遠送了。七天之后,秦某會到天下會去收賬。希望幫主七天之內把價格表上的東西和銀子準備好?!?br />
    雄霸消失在了院子里,只留下了聲音:“老夫在天下會等著你?!?/div>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