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ddset即时赔率 > 都市言情 > 獵贗 > 第一百八十三章、拒絕談判!
    江來抑郁不抑郁不清楚,但是林秋覺得自己聽的快要抑郁了。

    你跑上門來逼死了人,卻說因為別人的死亡而害得自己身負兇手的嫌疑心里產生負擔......有你這么欺負人的嗎?

    “江來,你這是欺人太甚?”林秋眼神兇狠,咬牙切齒的盯著江來,說道:“你以為我爸死了,我們林家就可以任人欺辱?你以為你用花言巧語的手段蒙蔽了林初一,我們林家就再也沒有人能夠站出來替我爸報仇?”

    江來的視線轉向陰影里面的林秋,雖然看不真切,但還是言辭懇切的說道:“第一,我從來沒有主動欺負過人。只有別人欺負我的時候,我才會反擊回去。第二,我沒有用花言巧語的手段蒙蔽林初一,以你姐姐的聰明智慧,花言巧語是蒙蔽不了她的。這一點兒你應該比我更加清楚。第三,不是雙腿能夠站起來就可以替父親報仇.......”

    江來指了指自己的腦袋,說道:“還需要智慧。至少,你應該搞清楚誰才是你的殺父仇人?!?br />
    “怎么?敢做不敢當?性格耿直的江大師都不敢承認自己所做過的惡事了嗎?”林秋語帶嘲諷。

    “不,是我做的,我一定會承認?!苯闖鏨檔潰骸暗?,不是我做的,我也絕對不會替人背鍋?!?br />
    “江來,不要狡辯了。我知道你的所有事情。你主動找上我們尚美原本就不安好心。你懷疑是我爸害死了你的父親,所以你來報復。果然,你成功了?!?br />
    這一點兒倒是出乎江來的意料之外。

    江來毛遂自薦進入尚美確實另有所圖,只是,這件事情應該只有林初一和林遇知道。林初一一心想要?;ぷ約赫飧靄壯盞艿?,不愿意告訴他世界上的任何黑暗面。難道是林遇死前告訴他的?林遇為何要和兒子聊這些呢?

    “這一點兒我不否認,我找上尚美確實存著尋找兇手,為父親報仇雪恥的心思。但是,更確切的說,我是進來尋找證據......我沒有成功,在這次事件當中,我們都是失敗者?!?br />
    “以前沒有看出來,你還真是口若懸河能言善辯.......我只知道殺父之仇不共戴天,你為父報仇害死了我的父親,那么,我也要為父報仇讓你不得好死?!繃智鍔粢跎乃檔??!澳鬮愀蓋鬃齙降氖慮?,我也能夠做到?!?br />
    江來輕輕嘆息,說道:“你做不到?!?br />
    “......”

    “我心底無塵,鐵骨錚錚,你又怎么能抓到我的把柄找到我的犯罪證據呢?我沒有違法犯紀,如果你強行復仇,那才是真正的犯罪?!苯闖鏨檔潰骸叭撕腿瞬灰謊?,父親和父親也不一樣?!?br />
    “江來......”

    “我知道小孩子都有叛逆期。偶爾為之是可愛,日日如此就是可恨了?!苯純聰蛄智?,語重心長的說道:“不\b求你能幫你姐做些什么,別在身后添亂就足夠了?!?br />
    “你以為你是誰?你有什么資格對我說這種話?”

    “我是你姐夫?!?br />
    “......”

    江來擺了擺手,說道:“如果你躲在這里,就是為了對我放幾句狠話......我已經聽到了。散了吧,大家都有很多事情要忙?!?br />
    “江來,你會為自己的自大付出代價?!?br />
    “不,這是驕傲?!?br />
    江來擺了擺手,大步而去。

    直到站在尚美大樓的門口,才感覺到身心舒適,秋風也沒有那么令人厭煩。

    他不喜歡剛才的林秋,那個樣子的林秋給人一種陰森森的感覺,就像是從那幽冥鬼府里伸出一只爪子想要拖拽著誰的腿一起下去作伴似的。

    被仇恨吞噬的人,便是惡鬼。

    直到江來走出好遠,林秋才從那陰暗的角落里往前邁了一步。

    這樣一來,他的上半截身邊曝光在燈光之下,下半截身邊卻掩飾在黑暗之中。上半身絢爛,下半身深淵。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

    林秋的五官精致、皮膚雪白。身材瘦而長,是世間一等一的花樣美男子。

    可是,此時此刻,那張好看的臉頰上面卻彌漫著讓人不寒而栗的笑意。再多的光線,也不能給予它一絲一毫的溫暖。

    “江來!”

    -------

    林初一開車回到小院門口的時候,看到客廳里面亮著燈光。

    這燈光和以前的燈光是不同的。

    父親還活著的時候,這燈光看著溫馨、熱鬧,讓人的身體暖洋洋的??吹剿?,就給人一種無限放松的安全感。

    那個時候,父親在廚房煲著湯,母親在沙發上看電視,林秋聽到院子里面的汽車發動機聲音一定會跑出來迎接.......

    回到家里,父親笑呵呵的讓你去洗把手休息一會兒,很快桌子上就擺滿了豐盛的晚餐。母親拉著你的手在旁邊嘮叨,誰誰家的孩子結婚了,誰誰家的孩子都有了小子了,你什么時候把男朋友帶回來給媽看看......林秋則是狗腿子一樣的在旁邊泡茶遞水果,然后滿臉仰慕的說姐姐你好厲害。

    父親離開之后,這燈光黯淡、森冷,死氣沉沉。它讓人疏遠,讓人情不自禁的想要遠離。

    沒有了熱湯熱飯,沒有了噓寒問暖,沒有一家人的喜樂融融。只有一個坐在那里沉默不語的母親,有一個整日窩在書房里面埋頭畫畫的弟弟。有的是寂寥和寒冷,以及.......矛盾。

    林初一坐在車里,她不想回家,但是她又必須要回家。

    她回去了,心煩??墑?,如果不回去,媽媽豈不是更加可憐?

    關燈熄火,林初一的身體軟軟的靠在椅子上面。

    父親不是一個好人!

    可是,她想念父親!

    嚯!

    林初一猛然推開車門,然后提包大步朝著院子里面走去。

    當她出現在玄關處的時候,臉上已經是笑語盈盈,和迎出來的阿姨熱情的打著招呼,說道:“阿姨,我媽今天身邊還好吧?有沒有好好吃飯?是不是又看了一天電視,一定要帶她多出去走走......”

    “好,好,都好?!卑⒁躺锨敖庸殖躋皇擲锏陌?,方便她把腳下的皮鞋換成拖鞋,說道:“就是不愿意出門。上午的時候,有一陣子太陽可好了,我就想著陪太太出去走走??墑翹稻馱詡依鎰?,走到哪兒都是熟悉的景,看著心煩?!?br />
    林初一心情沉重。

    是的,自己覺得這個家清冷壓抑,母親不是也有同樣的感受嗎?

    以前父親寵她惜她,現在父親走了,最悲傷最難過的不是她嗎?

    再說,以前都是父親陪她在這小區里面走來走去的,現在父親不在了,她走的每一步都是之前和父親走過的路,看到的每一處景色都是之前和父親一起看過的景色,觸景生情,不是更加傷心?

    “我媽呢?”林初一出聲問道。

    “在樓上呢?!卑⒁趟檔潰骸俺躋?,你還沒吃飯吧?我給你把飯菜熱一熱?”

    “有沒有湯?我喝碗湯就好?!繃殖躋凰檔?。

    “好的,我這就去給你盛湯?;乖詒N侶鏤倫拍??!?br />
    “多盛一碗?!繃殖躋恍ψ潘檔潰骸拔以倥鬮衣璩緣愣?。辛苦阿姨了?!?br />
    “不辛苦?!?br />
    林初一端著兩碗雞湯,推開了母親的房間門,看到母親正坐在窗臺看著窗外的景色發呆。

    “媽?!繃殖躋緩傲艘簧?。

    李琳不應。

    “媽......”

    林初一又喊了一聲。

    李琳這才反應過來,看到是女兒回來了,高興的說道:“初一,你回來了?吃飯了沒有?”

    林初一把托盤放到母親身邊的小幾上,說道:“沒有。一個人吃飯沒胃口,就盛了兩碗湯過來。媽,你陪我吃一點兒吧?”

    李琳稍微猶豫,還是點了點頭,說道:“好,我再陪你吃幾口?!?br />
    于是,林初一把一碗湯放到李琳面前,自己捧著另外一碗小口的喝了起來。

    “媽,今天在家做了些什么???”林初一一邊喝湯,一邊陪著母親聊天。

    “看電視?!崩盍賬檔潰骸俺絲吹縭?,還能做些什么???”

    “阿姨說要帶你出去散步,你怎么不去呢?你要多活動活動,多曬曬太陽。總是這么窩在家里,對身體可沒有好處?!繃殖躋懷鏨暗?。

    李琳放下手里的湯碗,她實在沒有胃口,說道:“都到了這樣的年紀了,好一天壞一天都是這么熬著。死不了之前,就先這么過著吧?!?br />
    “媽,我不許你以后提什么死啊活啊之類的話?!繃殖躋簧乃檔?。

    “好好好,不提。不提?!崩盍找倉雷約旱幕盎崛門P?,說道:“你也別擔心我,你自己更要照顧好身體。你爸走的急,留下這么一堆爛攤子,可是苦了我們初一了?!?br />
    “媽,我不覺得苦?!繃殖躋簧焓治兆±盍盞氖?,說道:“一家人,哪有什么苦不苦的?爸爸不在了,咱們更要活得好好的。這樣爸爸才不會擔心。你說是不是?”

    “是啊?!崩盍樟成隙嗔艘荒ㄏ采?,點頭說道:“幸好還有你和林秋,不然我都不知道這日子還怎么過得下去?中午林秋離開的時候,也過來陪我說了好一陣子的話?;顧底約閡院笠?,要成熟起來,履行一個男人應該肩負的責任?;顧狄院笠嘍喟鎦?.....林秋也開始懂事了。多好啊。你爸要是知道,也不知道得有多欣慰。以前他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弟弟了?!?br />
    林初一的心里卻有了不好的預感,不露聲色的問道:“媽,林秋和你說了些什么?”

    “說了好多的話,我腦子不好使,大部份都記不清楚了,還讓我簽了幾份文件.......”

    “該死!”林初一出聲罵道。

    她沒想到,竟然被林秋捷足先登了??蠢?,林秋想要奪權不是一時興起,而是經過深思熟慮的。

    林秋自己有百分之三十三的尚美股權,倘若再拿走了母親手上百分之十股權的代理權......自己處境堪憂。

    “初一,你說什么?”聽到林初一的話,李琳一臉茫然的看了過來,出聲問道。

    “媽,沒事兒。我就是突然間想起公司里還有件事情沒有處理好?!繃殖躋恍ψ潘檔?。

    “公事???很著急嗎?如果著急的話,就快去忙吧。不用陪著我了,我也要休息了?!崩盍粘鏨檔?。

    “不著急?!繃殖躋恍ψ潘檔潰骸奧?,我陪你喝湯??煨┖勸?,再不喝湯就涼了?!?br />
    “你多喝些。你看看你的臉......白嘩嘩的,都沒有一點血色。工作再忙,營養也要跟得上。我不如你爸,煲不了湯。你爸活著的時候,哪能讓你們姐弟倆受這份苦.......”李琳一臉自責的說道。

    “媽.......”林初一聲音哽咽,為了掩飾自己的情緒,趕緊喝了兩大勺雞湯壓一壓,說道:“你好好活著,好好活著就好。我們一家人......一定會越來越好的?!?br />
    “好?!崩盍招θ薟永?,說道:“日子一定會越來越好的?!?br />
    喝完雞湯,又陪著母親說了好一陣子話,服侍母親在床上躺下,林初一這才端著空碗走出臥室。

    她沒有詢問母親和弟弟到底說了些什么,也沒有找母親要她簽字的那些文件。林秋既然早有預謀,顯然是不會輕易將那些文件留下來給她看到的。

    解鈴還須系鈴人,她必須要找林秋談談。

    她撥打林秋的手機,手機關機。

    顯然,林秋拒絕談判。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