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ddset即时赔率 > 都市言情 > 禁欲總裁,求放過 > 第719章 719 他就是個瘋子
    紀喬希覺得自己就是一個提線木偶,她完全不知道沈默今天到底在玩什么花樣。

    臺上的燈光很亮,她看向臺下的時候,又是一片模糊。

    她不經意地朝著臺下瞟了一眼。

    不知道是不是眼花,她竟然看到了紀喬言。

    他一身黑色的兜帽衫在人群里格外的顯眼,等她定睛看時,他卻又鉆進了人群里,消失不見了。

    那么恍惚的片刻。

    在一陣雷動的掌聲中,沈默突然單膝跪在了她的面前。

    一枚鉆石戒指在他的手間綻放著奪目的光華。

    “親愛的,我知道你在我身邊一直缺乏安全感。

    那么今天,現場有這么多人為我們見證,我對你許下一輩子的承諾。

    我希望你能夠嫁給我,這樣,你就可以跟我共享一生的繁華!”

    紀喬希瞪大了眼睛,看著沈默眼里流露出來的,那一絲難得溫柔的光芒。

    她心里更多的是震驚。

    她根本沒有想過,沈默竟然真的會娶她。

    她一直以為,他不過是把她當成玩偶而已。

    一個男人,怎么會對玩偶動情。

    臺下的掌聲仍舊熱烈,甚至還有人高呼著嫁給他,嫁給他。

    可惜,她根本不為所動。

    她只是怔怔地看著他。

    “嫁給我,好不好?”

    看著她發怔,他再一次地詢問著,爭取著。

    紀喬??醋派蚰?,她搖了搖頭,往后退了一步。

    “抱歉,我不能嫁給你!”

    當著眾人的面,她拒絕了他。

    頓時現場一陣寂靜,隨后便響起了議論的聲音。

    很多不明真相的人看著紀喬希,紛紛議論著紀喬希不懂事,放著這么好的土豪不嫁,這肯定是不識好歹。

    沈默的臉色也有些難看,他皺緊了眉頭看向她。

    “為什么不同意?

    這不是你想要的嗎?”

    她感覺跟他在一起沒有安全感,他給了她。

    現在,她還是不愿意?

    他想不通那是為什么。

    他站直了身體,一步步向她走過來,伸出了手臂,“過來!”

    想不到,她卻是跌跌撞撞地從舞臺上跑下來,然后匆匆地往外走去。

    沈默三步并作兩步,從她身后追了上去。

    伸手拉住了她。

    “你跑什么?

    你到底想要什么,你可以告訴我???

    嫁我不好嗎?

    我可以給你一個安穩的生活,這是所有其他女人想都想不想到的?!?br />
    紀喬希拼命地搖頭,“你不懂的,沈默,我們是不可能在一起的?!?br />
    她的話還沒有說完,門外突然傳來了警笛聲。

    幾乎就在那一瞬間,數名警察突然從外面涌出來……沈默倒是冷靜。

    只是楚雄準備反抗的時候,被警察給制服了。

    為首的一名警察徑直走到了沈默的面前。

    “麻煩你跟我們走一趟吧!”

    沈默抬頭看出去,有幾名警察手放在褲袋里,從鼓出來的輪廓,他看到了槍械。

    “你們是不是有什么誤會?”

    沈默很冷靜從容,沒有任何的情緒波動,就仿佛他真的是很無辜一樣。

    “你就是沉默對吧?”

    “是!”

    “那就麻煩你跟我們去一趟警察局協助調查,當然,如果你不想說話,可以保持沉默,一會讓你的律師過來也行?!?br />
    沈默沒有反抗,被戴上了手銬,跟著警察遠去。

    走了幾步,他又折回來,將戒指塞到了她的手里。

    “等我回來!”

    那眼神,讓紀喬希心里感覺到恐慌。

    直到警車消失在了車流之中,紀喬希這才感覺到魂魄回歸了自己的肉體。

    原本聚集在此的賓客們,也是三五成群地圍在一起,大聲地議論著。

    不過,大部份的人并不知道沈默犯下了多么嚴重的罪。

    他們還以為這一輪的收購資金鏈出了問題。

    那些曾經給沈默融資的股東們,略表示有些惶恐不安。

    擔心資金會出問題……因為沈默不在,大家又將矛頭轉向了紀喬希。

    “你是他的女人,你告訴我們,沈老板這是出了什么事情?

    是不是資金出問題了?!?br />
    剛才那些原本還微笑著送祝福的人,在事情出現變故之后,一個個都變了臉,紛紛憤怒地指責著紀喬希。

    在他們看來,紀喬希就是沈默的同伙。

    紀喬希原本就是一頭的霧水,到現在還沒有回過神,現在又被這一群人推到了風尖浪口上。

    她對著一群憤怒的人,心里一片恐懼,完全不知道說什么,甚至連一句為自己辯解的話都沒有。

    就在這危急的關頭,有人擠進了人群。

    伸手拉住了她就往外跑。

    等眾人反應過來的時候,紀喬希已經上了車,很快,車子便消失在了眾人的視線之中。

    疾速行駛的車內,紀喬?;估床患鞍笊習踩?。

    隨著車子的左右飄移,她的身子也在劇烈地搖晃著。

    風從車窗里吹進來,將男人頭上的黑色兜帽給掀了下來,露出飄逸的短發。

    也露出他清俊的側顏,他握著方向盤的大手,抓得緊緊的,似乎還帶著幾分怒火。

    車子在拐過了幾個街道之后停了下來。

    他先下了車,然后繞到了另一邊的車門打開,“下車吧!”

    她看著他……今天是個難得的晴天,溫暖的陽光從頭頂照射下來,離開車子之后,她感覺到溫暖又回來了。

    “喬言,是你報的警嗎?

    你這是在跟沈默作對嗎?

    你覺得你斗得過他嗎?”

    紀喬言雙手插在褲袋里,沿著公園的林蔭道往前走,留給她一襲蕭瑟生硬的背影。

    相對于她的激動,他根本不屑于理會,而是一直往前走。

    他大步走著,走得很快。

    她小碎步追著,追了半天也沒有追上。

    終于,穿出了公園,再轉到一條巷子。

    這里竟然是家的對面。

    以前,她從來沒有從這里路走過,要不是今天紀喬言引導著,她都不知道這里有一條近路可以回家。

    前面是個十字路口,過了斑馬線就是她的家。

    紀喬言在路口停了下來,他站在電線桿旁邊,抽了一支煙。

    她站在旁邊,等著他回答她的問題。

    許久,那支煙抽完了,他將煙蒂扔到了路上,馬克靴子的底狠狠地踩了下去。

    “你回家去吧!”

    “喬言,你剛才的問題還沒有回答我呢?

    是不是你去舉報的?

    你手上到底還有什么證據?”

    紀喬言眼神復雜地看了她一眼,“回去吧!有人等著你?!?/div>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