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貌之于一個女子,是畢生的追求。

    無論原本長相如何,若是能夠讓自己變美,那定然是沒有人能夠拒絕的。

    且一旦見過自己更漂亮的樣子,讓她再去接受原本的模樣,就難了。

    云裳回了院子,就瞧見暗衛已經在院中候著了:“已經找到娘娘說的那處宅子了,那宅子中,有一處高五層的樓閣,應該是主人家原本用來賞月觀星的地方,就在那樓閣所在的院子里,埋著二三十具尸體?!?br />
    “那些尸體無一例外全是女子,從尸骨的腐爛程度來看,死亡的時間應該都在最近幾個月?!?br />
    “且我們在檢查那些尸骨的時候發現,那些尸骨上,都被人烙印上了一個圖案?!?br />
    暗衛從袖中取出了一張紙來:“我們將那圖案拓印了下來,那圖案瞧著并不像是畫上去的,倒像是用什么東西,烙印在那骨頭上的,哪怕是最久遠的尸體上,這圖案都像是新弄上去的一樣?!?br />
    云裳看了一眼那圖案,微微瞇了瞇眼,這個圖案,她倒是在巫族看過許多次,應該是巫族人的特殊圖騰。

    “除了這個圖案,那些尸骨與其他尸體倒也并無其他的區別?!?br />
    云裳點了點頭:“那些尸骨,是埋在地下的?”

    “是埋在地下的,只是埋得不深,很多地方甚至都能夠看到一些骨頭,倒像是隨意掩人耳目所用?!?br />
    倒也難怪,若是埋得深了,那乞丐只怕也沒有法子發現。

    云裳瞇了瞇眼,難道巫族人就不怕有人會發現那些尸骨,而后將他們的惡行公之于眾嗎?

    云裳仔細思量了片刻,才又吩咐道:“你們抽空再去瞧瞧那樓閣,看看那樓閣之上,有沒有什么奇怪的東西?!?br />
    “是?!?br />
    暗衛頓了頓,見云裳并未再追問其他也沒有其他吩咐,才又繼續稟報著:“除了那宅子之外,娘娘讓我們查探的其他符合條件的宅子,都并未發現異常?!?br />
    云裳點了點頭,之前她是以為,巫族人在布置什么陣法,所以她覺著,在這城中其它宅子中興許也會有巫族人埋下的尸體??墑悄僑仗邇嵫閱茄?,云裳就知道她判斷錯了。

    “我知道了?!痹粕亞崆狎ナ祝骸跋氯グ?,那處宅子不用再守著了?!?br />
    “不用守著嗎?”

    云裳應了一聲,洛輕言說,巫族人要啟動轉命大陣的日子,是在十日之后,那么這段時間,巫族人定會在那處地方布置各種東西,巫族人雖然武功輕功甚至潛行之術不如他們,可是他們也還有巫蠱之術,萬一被巫族人發現,卻是得不償失。

    “是?!卑滴烙ι肆訟氯?。

    云裳在屋中來來回回踱步,將所有希望都放在賀楚靈身上,實在是有些太過冒險,若是賭輸了,那便是滿盤皆輸了。

    這樣太過依賴別人的事情,她素來不會做,她得要另外再想想法子。

    云裳走了半晌,才驟然停下了腳步。

    之前柯浩派遣那些花娘去城外夏軍營中稟報消息,說的是,柯浩與高駿都愿意投誠。

    柯浩,與高駿。

    如此來看,柯浩與高駿的關系應該是極為不錯的。

    不然,高駿也不會將自己的前程都賭在柯浩身上。

    且,柯浩沒有法子接觸到夏侯靖,高駿卻應該是有辦法的。

    畢竟,高駿的官職,比柯浩高上許多,放在朝中,也是位居三公之列了。

    即便是夏侯靖不愿意見高駿,夏侯靖身邊卻也絕對不會一個他原來的舊部都不放,那樣就太刻意了。

    只是巫族人有可能會用蠱蟲,將夏侯靖身邊原來信任之人都給控制住。

    蠱蟲,是可以解的。

    云裳心思微微轉了好幾轉,她得要見一見柯浩。

    可是,不能自己去,畢竟,她只是柯浩的大夫,三五日去復診一次倒是還說得過去,時常都在見面,就太過引人注目了。

    好在之前受到了柯浩利用花娘出去傳信的啟發,她將鋪子上的一些胭脂,送給了水云舫的花娘。

    云裳養生將許二喚了進來:“水云舫中的一些花娘,在用咱們鋪子上的胭脂水粉的。你讓胭脂水粉鋪子上的人,想法子遞個消息過去,就說咱們鋪子上出了新品,效果極好,能夠使人擁有桃花粉面,她們定會喜歡,只是新品顏色頗多,也不知道哪一位適合哪一種顏色,讓她們有想要的,可以去鋪子上試試看?!?br />
    “再派人去打探打探,柯浩平日里喜歡的花娘有哪些,遞話的時候,千萬莫要漏了她們?!?br />
    許二聽云裳這么吩咐,便明白了她了想法,連聲應了,而后退下去去辦事去了。

    第二日,云裳便打著要研制新胭脂的名號,去了胭脂水粉鋪子,而后躲到了胭脂水粉鋪子的后堂。

    大抵是前一日暗探想法子遞過去的那些話起了效果,很快,就有人從門外進來了:“主子,你等的人來了?!?br />
    “幾個?”

    “結伴而來的,來了七八個,都是水云舫中的花娘,其中有兩人,是柯將軍平常喜歡點的花娘?!?br />
    云裳點了點頭:“選柯浩最喜歡的那一位,告訴她,有一款更為適合她的顏色,只是我尚在做,若是她不嫌棄,可以進來親自試一試?!?br />
    鋪子上的店小二應聲去了,很快,就帶著一個女子走了進來。

    云裳抬起頭來,目光落在那花娘身上,倒是有些詫異。

    那位花娘其實算不得漂亮,模樣比較尋常,只是瞧著模樣和說話的聲音,應當是個溫柔如水的性子。

    那花娘見著云裳,微微怔愣了片刻,才笑了起來:“能夠做出那么多人喜歡的胭脂水粉的人,竟然是個女子嗎?奴家記著,制胭脂水粉的師傅,好似是男子更多一些?”

    “男子興許技藝上更強一些,可是到底還是女子更了解女子想要的是什么?!?br />
    那花娘笑了一聲:“也是,奴家巧兒,見過夫人?!?br />
    云裳點了點頭,將手上的胭脂水粉推了過去:“你試試這個吧?!?br />
    巧兒點了點頭,接了過來,目光落在那鏤金鑲玉的盒子上,目光微微頓了頓:“這……這盒胭脂,奴家怕是買不起吧?”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