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ddset即时赔率 > 都市言情 > 抗日之暴力軍團 > 第2546章 下一步計劃
    這一場勝利,可以說,讓姬太贏了一個不勞而獲,雖然他心中有些小九九,但是,贏了這一場勝利,他總覺得,這和他的親臨現場是密不可分的,這叫什么?這就叫親征!

    反正,這一場勝利,對于他們這一次大日本帝國的計劃,是很有利的。

    在他看來,這就是他們大日本帝國精銳戰士,打入這里八路軍的第一步。

    隨后,趙啟發帶著戰士們俯沖下去,對著白大龍那些人就一頓胖揍,那些沒有來得及撤退的,也就成了他們的俘虜!

    正常戰斗下來,他們只是受傷了十幾個。

    而楊飛這里更加如同一陣碾壓,李明超接到的命令式埋伏,等到沒有人,就斷他們的后路,可是,從來沒有見到八路軍后撤,沒有見到他們丟盔棄甲,反而被楊飛那種狂轟濫炸死傷無數。

    在慧英村的那些民兵聽到聲音,帶著人包圍了樹林,李明超那是拼死拼活的從樹林中沖出來,然后轉道才回到了遼城!

    一路上的驚嚇,無異于讓他在鬼門關轉了一圈。

    得勝回來,姬太看著楊飛,“你看看,你即便不去,還是要贏,你覺得,這叫什么?”

    楊飛沒有理會他,和趙啟發說了幾句話,便打道回府。姬太看到楊飛如此無禮的態度,心中滿是生氣。

    等到他回到安寧縣城的時候,就把這里所有事兒和宮寒說了!

    勝利固然重要,但是楊飛確實一個刺頭兒,要是他在,這會打仗有一套,那么,他們存在的意義就沒有了!

    最起碼,楊飛在這里,那就是耽誤他們大日本帝國皇軍的計劃。

    要知道,他們為了這一步,可是付出了很多,截殺真正的八路軍特派員,進行偽裝。

    果不其然,他們收到了電報,電報里面對他們那是大罵一通,說好的讓八路軍損失,到頭來,他們卻丟盔棄甲,說好的埋伏,卻成了一場反埋伏,單方面的勝利,讓蔣英怒拍桌子,“狗東西,看來,這些人是沒有辦法信任的!”

    緊接著,宮寒就讓電報員給蔣英去了電報,說是他們必須要在八路軍中樹立一定的威望,然后在威望中才能夠為大日本帝國皇軍,贏得最終的勝利。

    蔣英忍了,他沒有辦法不忍。

    當宮寒把電報給了姬太,姬太一看,滿頭大汗,“剛才司令說了,咱們可是做錯了事兒!”

    “這有什么辦法,八路軍這里人員復雜,弄了半天,楊飛那里的人還是不聽咱們的,這事兒,咱們得盡快解決,不然的話,司令那邊不好交代?!憊低?,自己坐下。、

    “這好辦,我想辦法,把楊飛調離指揮官的位置!”姬太說道。

    “領導他們,必須有藝術感,你要是直接撤離,到時候,他們嘩變,可不是我們所想的!”宮寒說道。

    “放心好了,我知道,八路軍不是愿意打游擊嗎?那好,我就讓楊飛帶上幾十個人去打游擊,我親自指揮他那里的士兵,我不相信了,那些士兵還會跟著楊飛走?!奔檔?。

    “這倒是一件好事兒,那就讓楊飛去打游擊,讓他遠離海港,據我們所知,不出幾天,帝國的軍艦就要開拔過來,到時候,這天下還不是我們的天下?”宮寒得意的說道。

    “過幾天帝國的軍艦就來?”姬太看著宮寒問道。

    “是啊,怎么?”宮寒看著他,發現姬太的眼睛中竟然有了一絲異樣。

    “既然這樣,我想,我們就不要直接干預楊飛了,你說,海港能守得住帝國的軍艦嗎?”姬太問道。

    “肯定不可能的,你想想看,海港只是一處海港,我們來的時候,也沒有發現海港有什么鐵船,海港必失!”宮寒說道。

    “如此就好了,我們就不管楊飛了,到時候,要是楊飛打了敗仗,我們不就有機會撤他的職?”姬太笑著說道。

    “有道理,既然這樣,那好,我現在就下令,讓沈萬喜胡大海連同楊飛,一起守著海港,到時候,一并把他們都撤了!”宮寒說道,“到時候,控制部隊的,就是我們的人了,帝國的軍艦無所不到,八路軍快要完了!”

    “對,四個團長,全部給他撤了,或者,槍斃,李繼光和王偉兩個人已經沒有了實權,他們好說,就是那個楊飛,找機會,干掉他!”姬太說道。

    “對,就是這樣!”說著,宮寒就找到電報員,把李墨白,沈萬喜,胡大海四個人就調到了海港,這一舉多得的好事兒,怎么可能少了他們這些兄弟?

    并且,還把鬼子的軍艦到達的日期一說,這樣,他們就不顯山不露水的,甚好。

    等到沈萬喜等人接到電報,暗嘆一口氣,“看來,宮寒他們是下了決心了,肯定是要防守好海港的!”

    幾個人帶著為數不多的人,到了海港,楊飛細細琢磨著這份電報,卻總感覺哪里不對勁兒,光說調幾個團長過來,可是,一個兵都不調過來,這不是有些說不清?

    剛想到這兒,李墨白等人就到了。

    幾個人一會面,沈萬喜就看著楊飛,“老楊,我說什么來著,咱們可是又見面了!”

    “哥幾個,辛苦你們了,不過,這并不是好事兒!”楊飛說道。

    “不是好事兒?他宮寒讓我們守著海港,看樣子,實在是拿不出像樣的人來了,我們幾個人,仁者見仁智者見智,還守不住這個海港?”沈萬喜問道。

    “嘿嘿,老沈,你小子真是窮嘚瑟,一窩子的指揮官就能夠打得過鬼子的鐵船?你毛都沒有,憑什么和鬼子打?”楊飛問道。

    “這個……咱們不打海戰,只打巷戰!”沈萬喜提議道。

    “鬼子才不會和你輕易打巷戰,告訴你,鬼子打的鐵船開過來,必定是先進行一番轟炸,然后差不多了,才會登陸作戰,你看看,我們這里有多少人?人不多,估計,只能看見鬼子鐵船,咱們幾個人就成了孤魂野鬼了!”楊飛說道。

    “老楊,你別忘了,咱們不是有家底嗎?我可是會開船的!”胡大海說道。

    “一艘鐵船還叫家底,咱們也是窮怕了!”楊飛搖著頭,“別以為鬼子的船都是木頭船,不可能的,要是不出意外,外面這片海,就是鬼子的后花園了,怎么打,咱們還是得想辦法?!毖罘煽醋潘?,然后自己點了一支煙。

    經過他們的商量,守海港,不是明智的事兒,想要贏,他們只能和鬼子周旋,既然他們要的是海港,那好,等到鬼子來到海港,他們就和鬼子打游擊,讓他們嘗嘗苦頭。

    李墨白點著頭,“看來,這是唯一的辦法了?!?br />
    “那我們需要和宮寒他們匯報一下嗎?”沈萬喜問道。

    “沒必要,你要是匯報了,他絕對會說,不要撤退,直接和鬼子硬干,這是逼著我們去送死??!”楊飛說道。

    “那就不和他說!”沈萬喜說道。

    “咱們幾個人是出來了,你們想過沒有,旅長和政委兩個人,他們現在在做什么?權利被架空,他們現在最需要的就是我們了!”楊飛說道。

    “等我們打完這仗,楊飛,咱們撤吧?”李墨白說道。

    就連楊飛也沒有想到,李墨白會首先說出這樣的話,他們看著李墨白,然后楊飛問道,“呵呵,你說的這個撤,是什么意思?”

    “我李墨白不是貪生怕死的人,也不是迷戀權利的人,我投身戎馬,只是為了殺敵報國,如今,團長不是團長,旅長不是旅長的,看似讓你領導部隊打仗,實則,已經被手下的幾個營長架空,而那些營長,有什么事兒,是直接和姬太匯報,很明顯,咱們已經到了最?;氖焙蛄??!崩钅姿檔?,“爬雪山,過草地的時候,老子沒有怕過,殺鬼子,身上被鬼子打了幾個窟窿眼,我也沒說過什么,我需要的,只是組織和黨給我的信任,但是目前看來,有點難了?!?br />
    “老李,你說的不錯,我贊成你的想法,”胡大海說的,“哥幾個,認識一場,應該是緣分未盡,今天咱們都在這兒了,總感覺到有一種相見恨晚的感覺,來,喝完水,咱們幾個人結拜吧,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

    “滾犢子!”楊飛罵了一句,“老子還想多活幾年呢,看你樣子,也不像長命的人!”

    “這起碼咱們都是一條心的呀!”胡大海說道。

    “只要是一條心就行了,不要有什么結拜了,咱們也不信這一套?!鄙蟯螄菜檔??!襖涎?,那就按照咱們的部署,就在東海牙一帶設防吧。他們不管去哪兒,必定要經過東海牙的!”

    “可以,不過,除了東海牙,我建議,還要在團子屯,苗寨屯守著,兩個村子相距不遠,這是他們南下的通路,之所自在這兩個村子,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兩個人村子的地勢好一點。其他的,都不敢保證了!”

    “行,南邊,可是最重要的了,安寧縣城能不能安穩,就看咱們了!”胡大海說道。

    對于八路軍占領的幾個縣城的不放情況,宮寒無一例外的都給了蔣英一份,當蔣英看到之后,呵呵一笑,這幾個縣城,駐守的人都不多,像如今,為了給帝國一個安穩的后方,他已經把沈城給拿下了,到時候,鬼子駐北海司令部,絕對會在沈城,而且,他已經想好了到時候該怎么做,首要做的,就是要恢復光州到海港的通路,進而,打通金礦的這條主干道。

    這是帝國心心念念的一個地方,他必須給弄好。

    當他來到了遼城的時候,白大龍李明超兩個人,那是灰頭土臉,沒有辦法,現如今,他們狼狽的時日不少,被蔣英罵,他們已經習慣了太多了。

    但是,出乎意料的是,蔣英這次沒有罵他們,反而繼續吩咐下去,“這幾天,你們要到臨江縣南邊,黑土屯的地方,那里有一個保安團,把他們收編了,我已經打了招呼了,不敢如何,人員不能太少,還有,這兩天,遇到八路軍的襲擾,你們就撤退,不要參加戰斗。知道嗎?”

    “司令,你放心,我有信心和八路軍打一仗!”白大龍說完,總覺得自己像是一個???,他內心都是俠肝義膽。

    蔣英盯著他,“意思是……你不想聽我的話的吧”

    “沒有,沒有,絕對沒有,我按照司令的吩咐,該怎么打,我聽您的!”胡大海說道。

    “說的是,你就必須聽我的!”蔣英說完然后說道,“還有一件事兒,等到三天過后,主動打臨江縣城,打就行了,必須打下來!”

    “是!”李明超和白大龍點著頭。

    白大龍和李明超兩個人最后看著蔣英離開,心里頭的石頭突然停下,“他干菜說,讓咱們去黑土屯,你聽見了沒有了?”

    “聽見了,讓咱們增加人手呢!我是想,還是清閑幾天吧,不是還要讓咱們打臨江縣城嗎?保存體力,審理終將是我們的!”李明超說道。

    按照蔣英的提示,他們很快到了黑土屯,果然一去了之后,之前一個保安團的人就讓李明超接管了。

    這么多人,讓李明超很是疑惑,這個蔣英是怎么做到的?

    他看著白大龍,白大龍搖著頭,“看我干嗎?我也不知道!”

    但是李明超似乎想明白了,“看來,蔣英在北海的勢力,沒有我們想的簡單,或許,這個保安團,就是他們的!”所以,李明超心里想到,“以后,可不敢忤逆蔣英了,怕是北??床患氖屏?,都要出來!且不管八路軍如何,自己都要活著,活著才有希望?!?br />
    安寧縣城外圍。

    李繼光站在山頭上,他遙望遠處,白茫茫的一片,似乎走不到盡頭。

    身邊的警衛員守在他的身邊,生怕出什么事兒。

    “旅長,下來吧,咱們回去!”警衛員喊道。

    李繼光似乎沒有聽見,警衛員又喊了一句,“旅長,咱們回去吧?”

    李繼光回頭看了一眼他,然后又把頭看向遠方,他實在不明白,“好好的北海,到底現在怎么了?似乎他生病了,可是,生病了,總得有治好的時候吧?怎么樣才能治好?”

    他慢慢的坐下,凜冽的風,吹著他的身子,警衛員害怕的過去,抓住李繼光衣服的一個角。

    對于李繼光來說,這樣事兒他見得多了,也看開的多了,只要需要,他的命也可以交出去,但是,他總是有一種壯志未酬的緊迫感,這種緊迫感,就猶如此時他站在的山頭上,搖搖欲墜。

    他知道身后的警衛員在擔心著自己,他更加明白,他們要做的是什么?

    此刻,他想到了當初過伶仃洋的文天祥,那種壯志未酬,是不是和此時的自己一樣?

    想的太多,他終究還是放不下。

    慢慢的,他坐下,身后的警衛員才松了一口氣。

    “旅長,你就別嚇唬我了!”小李有些害怕的說道。

    “小李啊,我沒事兒,你放心好了,我一個人在這里坐會兒,你也可以坐會兒!”李繼光說道。

    “旅長,咱們部隊,我總覺得怪怪的?!斃±詈屠羆坦庠諞黃鸕氖奔潯冉銑?,所以,他很多事兒都不瞞著李繼光。

    “你可以和我這么說,但是,咱們下去的時候,可不敢這么說了!”李繼光笑笑。

    “嘿,沒事兒,昨天,宮身邊的那個警衛員找到我,然后許我高官厚祿,想要問問你以前干過什么錯事沒有,我一聽這個,然后就回絕了!你說,這宮到底要做什么?以前的咱們的那種其樂融融,怎么他們來了,就一下子消失不見了?”小李坐下。李繼光遞給他一支煙,小李笑笑,然后接過來。

    “旅長,依我看,這宮應該是假的,你想想看,以前咱們的上司徐軍長,也沒有他這種架子呀?!斃±鉅∽磐?,“這事兒,我自己回去就查!”

    “小李,你別沖動,這事兒,輪不到你去做!他自然會有水落石出的那一天!”李繼光說道。

    “老天收他太慢,我得給他加速加速!”小李有些義憤填膺。

    “小李,我知道你的,你什么事兒都做得出來,但是,這事兒他事關重大,我們不能想當然,當然,?;ぷ約翰攀侵刂兄氐氖露??!崩羆坦舛V齙?。

    小李點點頭,但是,他還是有些生氣,這種生氣是對于別人強加在李繼光身上的那種委屈,這么多年了,他明白李繼光是什么人,即便是陷入了某種困境,他都不言放棄,那種崇高的革命斗志更加不會讓他輕易垮下去。

    但是,小李的心里總感覺,他要做些什么。

    但是,他沒有和李繼光說話。

    下了山的時候,已經到了下午三點,李繼光和小李都沒有吃飯,少吃一頓飯也沒有什么,李繼光說自己要休息,小李便點頭離開!

    在某個角落,兩個身影正在商議著什么,一個細長眼睛的男子說道,“這事成之后,宮絕對會保證你至少當一個團長,你確定你干了吧?”

    還有一個瘦高個子的男子點著頭,“跟著宮主席干,我愿意,宮可是咱們北海的大救星??!”

    細長眼拍著瘦高個的肩膀,“小李,算你識趣,你應該知道,這次咱們團來到北海的重要原因,你只知道一部分,還有一部分你不清楚,我不防告訴你,就是要正本清流,打鬼子,打土匪,這是必要的,互不干擾,所以,現在的你,一定要找到李繼光的種種罪證,到時候,他一倒,你就上來了,你總不會想著一直當一個警衛員吧?”

    細長眼的話,就是糖衣炮彈,小李點著頭說道,“你放心,我絕對會找到,今天晚上,我就把他的種種罪狀全部寫出來,明天就交給你!”

    “這就對了,不過,我可以給你指點一二?!彼低?,細長眼在小李的耳朵邊上輕輕說道,“莫須有的罪名寫出來也無妨,畢竟,總是想要讓他倒臺的,你覺得呢?”

    小李突然看著他,“莫須有的罪名?”

    “你懂得!”說完,細長眼拍著小李的肩膀,“你應該明白,我們現在要做什么,你也明白,你要做什么”

    “好,我明白了!”小李說完,細長眼從身上掏出來一沓鈔票,“這是宮的意思!”

    “宮好有錢!”小李笑起來,“跟著李繼光,從來沒有見過這么多錢!”

    “好日子還在后面,小李,我看好你,以后,你就是我同一條戰線的戰友,有了這東西,你即便是不當兵,回家娶個媳婦兒,這錢,也夠你半輩子花了?!?br />
    “我明白!”小李說完,把錢揣進口袋,然后看了看周邊,發現沒有什么人,然后笑著看著細長眼,“那我走了,現在就去給李繼光安罪名去!”

    “好兄弟,去吧!”

    身影離開之后,細長眼狡黠的笑了一下,“呵呵,李繼光終究要倒臺,誰也救不了,任憑你昔日的好友,苦命的戰友,也不會這個時候救你,誰救你,就意味著被開除!”

    當天下午五點,發生了一件很重要的事兒,這件事兒,影響了整個八路軍的旅部。

    王偉被告了!

    理由是,他曾經包庇楊飛在戰場上的不聽指揮的命令,還包括,楊飛沒有和黨組織提出退出,一年之后突然又出現在旅部,被安上了間諜罪的罪名。

    更可氣的是,王偉對于這樣的說法,沒有任何的爭辯,他也知道,即便是爭取什么,最后都無濟于事。

    王偉被關進了小黑屋,整個安寧縣城卻一如既往,沒有任何的波折,只是,此事兒讓大家議論紛紛,王偉笑面虎的背后,竟然是猙獰的魔鬼。

    李繼光聽到這事兒,立馬找到了王偉,卻被告知,不得任何人靠近王偉!

    李繼光生氣的打了門口的兩個戰士,“你們仔細想想,政委這么多年,他是什么樣的人,你們都不知道嗎?”

    兩個戰士低著頭,他們不敢言語。

    李繼光一腳把門兒踢開,把所有的憤怒全部撒在了這個關押著王偉的門上了。

    “政委,你受委屈了!”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