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4章 糖炒栗子

    “吱嘎”窗戶從里頭打開,沈清竹一眼就看到外頭站著的人,正一臉笑意地望著自己,眼睛里頭的寵溺似海深,比山高。

    “阿臣……”沈清竹笑著迎了上去。

    二人隔著窗戶抱在了一起,許是覺得這樣太過變扭,江啟臣推開了沈清竹,手撐在窗臺上,縱身一躍,輕而易舉地就進了房。

    沈清竹看著旁邊不過兩步就能走進來的門,心里頭嗤嗤笑了。

    感覺到懷中人兒的笑意,江啟臣輕輕地拉開她,看著她笑,不解地問道:“笑什么?”

    沈清竹輕掩嘴角:“笑你啊,有門不光明正大的走,非要偷偷摸摸爬窗戶,要是被小禾看見了,還以為家里進了賊呢!”

    江啟臣也不好意思地摸摸頭笑了,接下來就非常的有底氣了:“你是我未過門的妻子,走門走窗戶都是一樣的光明正大!”

    說完,緊緊地盯著沈清竹嫣紅的紅唇,那紅唇潤澤的仿佛能滴出水來,沐浴過后的沈清竹頭發披散在腦后,身上散發著一股淡淡的清甜香。

    江啟臣喉頭動了動,眼眸在那一刻變的越發的深沉。

    “阿清……”

    “嗯?”沈清竹揚頭,輕聲回應。

    “你好香!”

    “嗯?”沈清竹還沒理解這話是什么意思,兩片薄薄的唇就已經覆蓋上了她的唇,唇瓣柔軟香甜,江啟臣不由得加重了力道,往里深入,越發恣意地擷取口中的蜜糖。

    沈清竹被他緊緊地摟在胸前,覺得有什么東西硬硬的硌得慌,像是鵝卵石。

    裝鵝卵石做什么?

    沈清竹“嗚嗚”地想要問,卻被江啟臣使壞似的又摟緊了。

    接吻也不專心,要接受處罰!

    吻更深了,直吻的沈清竹頭暈目眩,飄飄然地幾乎都快沒了意識。

    江啟臣這才松開了她,看著她一雙黑黝黝的眼睛像是隔了一層水霧一般,這才用手指輕輕地撫觸她柔軟的唇瓣,一股血氣上涌,好險又要把持不住。

    只能將人一把抱在懷里,不敢再看了。

    再看下去,就真的不只是吃那兩片薄唇那么簡單了!

    沈清竹恢復了意識,抓著他胸口的衣裳問道:“你懷里裝著什么?怎么那么硌人!”

    江啟臣這才反應過來,呀地叫了一聲,緊接著從懷中掏出兩袋子的東西給了沈清竹:“買來的糖炒栗子?!?br />
    沈清竹接過,糖炒栗子還有一絲絲的余溫,從鎮子上買回來,這一路,想來是他一直都放在懷里保著溫。

    心里頭的歡喜鼓漲的滿滿的:“我要吃!”

    江啟臣寵溺地笑道:“知道你愛吃,特意給你買的!”

    他家小姑娘不太愛吃糕點,就喜歡吃板栗!

    于是乎,這大半夜的,兩個人也不睡覺,窩在一起剝板栗,偷偷地說著悄悄話。隔壁睡著了的小禾發出了輕微的鼾聲,絲毫沒察覺到,有兩個人背著他在偷吃!

    第二日用過了早飯,江啟臣帶著小禾去了山上打獵,也是為了鍛煉小禾的膽量。沈清竹在家收拾家務,今日太陽正好,她將櫥柜里頭擱置了一個冬日的衣裳拿出來晾曬。

    江啟臣柜子里頭有幾身衣裳,都是她過來之后去店鋪給他量身定做的,或天青色,或靛藍色,黑色和白色,他的身量很高,衣裳更是長。

    他的衣服跟沈清竹的衣裙晾曬在一起,一個都快要拖到地上了,另外一個還離地面有不少的距離。

    看著沐浴在陽光底下,隨著微風輕輕擺動的衣裳,沈清竹看的有些臉紅,想起昨夜,江啟臣最后跟自己說的那句話,不由的面紅耳赤。

    兩個人昨夜吃了一袋子的板栗,就連嘴里都有著甜滋滋的板栗味。

    江啟臣吻的有些瘋狂,到最后趴在自己的肩頭,喘著粗氣,努力平復自己的情緒。

    沈清竹靠在他的胸膛上,聽到那跳動的如擂鼓一樣的心跳,有些心猿意馬。

    “阿臣,你怎么了?”沈清竹想要掙開懷抱去看看江啟臣怎么樣了,剛一動,就被江啟臣給緊緊地按住。

    “阿清,別動?!苯舫嫉納羯逞?,透著蝕骨的低沉。

    沈清竹被吻的呼吸急促,腦子里頭暈成了一團漿糊,一時傻了,傻傻地問他:“阿臣,你怎么了?”

    江啟臣緊緊地抱住了她,身子往后頭微不可見地挪了挪,離那具曼妙的身體遠了一點,然后聲音沙啞,透著笑意:“傻瓜,我是個成年男子,你說我怎么了?”

    沈清竹埋在江啟臣懷中的臉“唰”地一下子變的通紅。

    她知道江啟臣怎么了!

    只是……她還是個清純的寶寶啊,這句話要怎么接下去??!

    似乎感覺到了懷中人的不好意思,江啟臣低喃:“阿清,我真想明日把你娶回家!”

    他已經等不及了!

    想起昨夜的那一幕,沈清竹的臉嗖地一下子又紅了。

    看著自己的裙子和江啟臣的衣裳在風里翻飛,沈清竹突然笑了起來,上前兩步,將二人的袖子給綁在了一起。

    風吹起衣裳,上下飛舞,被綁著的袖子系在一起,怎么都吹不開。

    就像是他們兩個人一樣,無論怎么樣,都不會分開的!

    “喲,二嫂,曬衣裳吶!”一道不合時宜的聲音打破了院子里頭的寧靜。

    焦珍珠站在外頭,正一臉得意地看著沈清竹。

    沈清竹不愿意搭理她,彎腰拿了木桶直接往里頭走。

    焦珍珠見她不搭理自己,得意的臉上裂開一條裂縫,讓今日精心打扮的那張臉有些龜裂。

    “二嫂,江大哥在嗎?麻煩您幫忙喊下江大哥,我有話要跟江大哥說!”焦珍珠高喊道。

    沈清竹回頭,“你要說什么?”

    她轉頭的時候,頭頂上插著的一根八寶琉璃簪下墜的流蘇叮當作響,聽的焦珍珠就往她頭上看去。

    待看到沈清竹頭頂上戴的那根發簪竟然是最新款式的八寶琉璃簪,簪子下頭還垂著三根流蘇,流蘇都是金珠子,搖的發出動聽的叮當聲。

    焦珍珠一看,眼都綠了!

    江啟臣真的有錢??!這差不多同款式的簪子她在鋪子里頭看過,要兩三百兩呢!

    焦珍珠心中嫉妒的都快要發瘋了,心中更是堅定了要得到江啟臣的念頭。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