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ddset即时赔率 > 武俠修真 > 元陽道君 > 第三十二章 普照
    日月普照之術——

    西游世界無數探查類神通的一種。

    不依靠任何天機純粹是類似六耳獼猴能聽遍三界本事類似的天賦神通,和日光羅漢和月光羅漢先天跟腳中天生通達日月本源有關,全力施展開來有太陽、太陰兩星光輝普照影響范圍內無所不察之能。

    當然這個無所不察得加個相對的前綴。

    畢竟天地之間高人無數,并不是所有人都樂于被各種天機、神通窺探,術法、法禁遮蔽之下縱更高的神通都不能穿透,何況區區一個日月普照之數?另外則受兩人道行、法力和對大道領悟程度、對先天跟腳出身的開發程度有關。

    飛龍洞中。

    寶月羅漢被打發出去探聽消息。

    日光和月光兩位羅漢攜手運施法力。

    日光溝通太陽,月光攝入太陰,法力輪轉之間一縷太陽之意自太陽星降下,化作一個太陽虛影,太陰光輝緊隨其后,共同演化日升日落、天地變化、時光流轉之象。

    就在日月之間。

    太陽與月華交織下一個有著浩瀚海洋與無數陸地、島嶼的世界模糊影像憑空出現,而在這個世界周外更有著無數星星點點環繞。

    見此日光羅漢微微皺眉。

    神通是施展開了,但效果并沒有想象中的那般好,要知道他們兩個現在已經是金仙一等的道行法力,懼留孫和慈航道人就算外九曲黃河陣中被消磨了金仙果位,后來仍然是成就古佛、天尊一等,為何?為何此時憑此道行施展神通,效果和自己兩人羅漢時沒什么兩樣?

    月光羅漢道:“我感覺到施展神通的時候,動用的道行法力仍是原身而非此過去身的?!?br />
    日光羅漢若有所思道:“也確實,懼留孫古佛可不會我們兩人的天賦神通?!?br />
    “但這樣一來?!?br />
    “我們想找到啟陰山君就難了?!?br />
    “這么龐大的世界,簡直是大海撈針?!?br />
    月光羅漢道:“我擔心的不僅是這個,更擔心我們要是將這兩具過去身帶出去未必是好事,我們有我們的道路,要是貪圖懼留孫和慈航道人的大道的話,說不定原有大道沒法繼續,我們偏偏又不是懼留孫古佛和南極觀音大士本人,沒有他們的經歷和領悟,他們的道路也是沒法前行和繼續,最終永遠在此時他們過去身的境界止步?!?br />
    日光羅漢思考了一番,點頭道:“確實如此,這樣我們不如?”

    “化去兩位前輩的過去道身,轉化成自身的實際底蘊,憑借我們日光、月光之身成就菩薩果位?!痹鹿飴蘚航擁潰骸盎蛘咧喚渥骰硎褂?,觀摩兩位道行取精華化納自身?!?br />
    “現在我們還是先將啟陰山君找出來?!?br />
    “既然我們神通沒想象中那么厲害?!?br />
    “就采用取巧的方式?!?br />
    “看能否尋得?”

    “一者鎖定啟陰山君的氣機,我們此前擊破過他兩個化身,法寶上必然留有有他的氣機?!?br />
    “二來就是他那門金風神通十分奇特,力量在質上比我的月靈珠的力量還高,我在和他交手時有意印了下來,鎖定這門神通也是可行,啟陰山君要與人動手,少不得施展拿手神通,這時他自然會在我們的神通洞察中現身?!?br />
    “沒有氣機?!比展飴蘚旱潰骸捌粢跎驕鞘遣煌ㄌ焓?,身上天機、因果、氣數、氣機全都被使了不知什么神通和寶物鎮壓,遮蔽的是一分都不外露?!?br />
    “那就看來只能是鎖定他的神通了?!?br />
    “恩?”月光羅漢忽的驚訝的看向神通所現西游世界的影像上,有幾個小點竟在放著光。

    這是怎么回事?

    “切過去?!繃轎宦蘚焊魘┥褳?,終于將光點所在放大了開來,目光就著日月光輝俯瞰。

    “好像是東勝神洲?!痹鹿飴蘚旱?。

    日光羅漢驚疑不定道:“是那只猴子出身的花果山一代,但不知為何花果山全然看不到,這兩位在花果山周圍在尋找什么?”

    “一個是上清派方仙一門名列上清八真之一的安期生,另一個的本體是只猴子?這等變化之術?竟和花果山那猴王如出一轍?”

    月光羅漢道:“那啟陰山君似乎也在不遠,神通顯示是他,怎的看起來完全不像?”

    “莫非他也通達變化之術?”

    “花果山?猴王?”

    日光羅漢有著認真起來了:“花果山猴王關系到我佛門東傳之大事,未來更是必證我西天佛陀果位,我們神通上忽然的變化?”

    “可能是哪位圣人在提醒我們什么?!?br />
    “月光?!?br />
    “不管是提醒我們什么,背后有什么因果,我們只要做一件事,凡是道門想要做的,我們都叫他做不成就沒錯,我們現在就趕往花果山,斬上清安期生、拿下啟陰山君?!?br />
    日光羅漢話才說完。

    恍惚間就見得一道青色劍氣遙遙不知道跨越多少時空斬將過來,直落在自己與月光心頭。

    朦朧中好像有人在說話?

    “準提,這么多年不見,你還是和過去一樣的無恥?!鄙羲孀漚F?。

    身前日月普照神通下的三個光點瞬間熄滅。

    神通再也沒法捕捉到那三個人影。

    “走?!比展飴蘚壕粢簧骸拔頤橇⒖談瞎??!斃南胂篩謝ü降氖露家鸕懶轎皇ト私槿肓?,重要性簡直是不言而喻。

    要是慢了幾分說不得要誤了大事。

    月光羅漢連忙一同收了神通。

    也顧不得才到此地未及休整,就匆匆打開山門駕日靈珠往東方去?!暗鵲?,帶上寶月師弟,他一直在東勝神洲為我佛奔走,對那邊的事情最是熟悉,而且等下少不得要斗法?!比樟櫓楸庠諤煒找蛔?,鎖著寶月羅漢所在將寶月羅漢一兜,便卷著寶月一同直奔東勝神洲。

    寶月羅漢自被打發下了山,也不敢真的尋個城市找人問聽什么,就找了個幾座法城盤在上空,就憑自身超于常人無數的感觀聽人交談,重點落在那些官宦諸侯身上。

    才得了些眉目。

    不想就被寶光卷入其中。

    日光羅漢匆匆與他說了幾句,道明了事情原委,終想起來此前所交代之事。

    “對了?!?br />
    “寶月師弟可已知得此間是何年月?”

    南瞻部洲東海之濱。

    一只白猿按落妖風,落在一塊礁石上。

    看著茫茫東海之波濤,不停歇的撞擊過來又化作飛沫,心底一陣感慨油然而生。

    “山中無日月,不意便千年?!?br />
    “千年前此地尚且只是一片陸地,而今竟然全都化作了大海?!?br />
    “我也從一只普通白猿成就了金仙道果,更修得八九變化之玄,就差一件趁手的寶兵了?!?br />
    “能趁我手的寶兵?!?br />
    “當年所得機緣中記錄的先天一氣化生風火之寶棍是其一,另一件就是傳聞中被禹王定在東海海眼的定海神針鐵了?!?br />
    “今日我既然到得東海,何不下海一探?”

    “要是能夠得之?!?br />
    “就不用到處去尋那一氣風火棍了?!?br />
    東海深處。

    王方平仿佛大海洋流本身,追逐著一道道水流,慕然心頭一動,望向前方一處仿佛憑空噴涌出海水無量的區域,臉上露出了一絲微笑。

    花費了這么長的時間。

    總算是找到了一處海眼,而且就著感知,他所料不錯,海眼內部自有通道與其他關聯,找到了這里,最重要的那處海眼已經不遠了。

    卻正心頭喜悅間。

    神位輔助一動。

    重要消息?

    極是特別的那類?是寶月羅漢?

    王方平連忙打開。

    “懼留孫?慈航道人?圣人法旨?都往花果山來了嗎?看來事情確實是和我想的那樣?!?br />
    “且等著?!?br />
    “等我拿到了如意金箍棒?!?br />
    “縱然沒有成型的先天劍器,憑著大力牛魔王的變化和這金仙一等神通特異的大黑牛?!?br />
    “同樣能火力全開?!?br />
    “對了?!?br />
    “我還可以多試試山中一些跟腳不深卻天賦神通特異妖怪的地煞變化,要是能發掘出幾個類似蝎子精倒馬樁或者蜈蚣精千眼金光之類的變化神通豈不是妙哉?”

    東海九灣河。

    大日炎炎似火燒,綠柳嬌柔欲化灰。

    這時一眾兵將陪著個七歲小孩正走到河邊。

    小孩看著河水清涼眼前一亮,和身后陪同的家將道:“我方走出關來熱極了,一身都是汗,如今且在河邊洗一個澡?!?/div>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