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ddset即时赔率 > 武俠修真 > 修仙從沙漠開始 > 第四章:初次下山
    二階法器【銀罡盾】,以二階靈物【龍鱗樹】脫落的樹鱗為主材,混合二階靈物【銀罡石】煉制而成。

    修仙有九大境界,修仙者所用的法器、丹藥、陣法、符箓,也因此從一階到九階分成九個等級,二階法器,對應的正是練氣期修士。

    同樣是二階法器,也有上中下三品之分,【銀罡盾】乃是周明翰這位三階煉器師精心煉制的二階法器,其品級自然是最高的上品。

    這件法器未煉化前,看起來只有巴掌大小,實際上只要周陽將它煉化,戰斗之時一經放出,便能化作門板大小的巨盾護住自己全身,還能隨心意調整方位。

    而且因為煉制之時融入了【銀罡石】的原因,這件法器不但能夠輕易擋住同階的飛劍、飛刀類法器攻擊,對于修仙者或者妖獸的法術攻擊也有奇效,能夠極大的抵消三階以下法術造成的傷害。

    “二階【龍鱗樹】我周家就有一棵,每十年便可收獲幾塊成熟的樹鱗,算是自產,可是【銀罡石】這種破法靈物可不常見,哪怕僅僅拳頭大的一小塊,價格也至少在五百下品靈石以上,老族長這份禮物還真不輕!”

    房間內,周陽看著手上這巴掌大小的銀色小盾,忽然覺得這件法器變重了許多。

    作為一個修仙家族,每個周家族人只要修為達到練氣期,便能定期每年從家族領取到靈石的供奉,直到他們年歲超過六十為止。

    按照現在的族規,練氣一層的周家族人,一年能夠領取10塊下品靈石,練氣二層便是20塊下品靈石,以此類推下去,一直到練氣九層才會有變化。

    因為沒有意外的話,練氣九層修為便是尋常練氣期修士的極限,周家現在的家規是,家族修士只要晉升練氣九層,都會被升為家族長老,每個長老每年可領取150塊下品靈石的供奉,這份供奉不受年齡限制,只要長老不坐化隕落,都能足額領取。

    周陽此前在練氣五層停留了兩年時間,他的供奉每年只有50塊下品靈石,以此來計算,即使他所有靈石都存起來不用,也要十年的供奉才能換來一塊拳頭大【銀罡石】。

    而實際上,因為他七歲才踏入練氣期的原因,十年下來,不算父母當做禮物獎勵給他的那些寶物,他全部身家加起來也才三百多下品靈石而已。

    由此可見,老族長周明翰將【銀罡盾】當做他提前下山的獎勵,是一份多么厚重的大禮!

    “老族長如此看重我,我必不能讓他老人家失望,不管是學習煉器術,還是駐守青萍山的事情,我都要辦得漂漂亮亮才行!”

    周陽心中一暖,不由握緊了手中的法器,暗下決心一定要好好做事來回報長輩的信任。

    接下來幾天,周陽緊閉門戶,一門心思躲在房間內祭煉剛得到的【銀罡盾】法器,直到將法器祭煉得運使如意后,方才走出房門為下山之事做準備。

    他先去了周家另一重地藏經洞,從里面學習了《金陽烈火訣》練氣六層的功法,然后又從藏經洞內收藏的眾多法術當中,選取了五門利于斗法的法術修行。

    這五門法術,分別是二階攻擊法術“金刀術”、“火蛇術”,二階防御法術“金光護身術”,以及二階輔助法術“天眼術”、“土遁術”。

    周家藏經洞內的練氣期功法和法術都不禁族人翻閱,但都不能帶出藏經洞,也嚴禁私自傳授給外人。

    周陽以前遵從父母長輩的教導,除了學習一些簡單的一階輔助法術外,并未分散精力去學習那些利于斗法的戰斗法術,把全部精力都放在了提升修為上面。

    但是現在,既然要下山駐守一方,難保不會遇上斗法戰斗,到時候不會戰斗法術的話,僅靠他手中幾件法器,手段就太單一了,很容易被人克制針對。

    法術易學難精,只是初步學會使用,倒是用不了多長時間,以周陽練氣六層的修為,差不多只用了半個月時間,就將五門法術全部學會了。

    這時候,距離老族長給他的一月之期時間也不遠了,他便寫了封信說明情況,托族中長輩帶給遠在數千里外一處修仙者坊市坐鎮的父母,然后辭別山上相熟的長輩和同輩修士,孤身一人下山了。

    下了山,周陽從山下族人那里牽過一匹沙漠行走必備的駱駝,直接一頭扎進了無邊沙海中。

    這是他十七年來,第一次離開玉泉湖綠洲,也是兩輩子以來,第一次涉足沙漠。

    沙海無邊無際,人行其中,很容易迷失方向。

    一旦在沙海中迷失方向,即便是通過儲物袋攜帶著大量清水食物的修仙者,若是不能在食物和水耗盡前到達綠洲中,最終也會活活餓死、渴死。

    修仙者比凡人強大許多,但是不達到金丹期,便無法徹底辟谷,哪怕是紫府期修士,也需要定期食用靈谷制作的飯食或者妖獸靈肉來維持身體需求。

    事實上,即便是能夠辟谷的金丹期修士,也不敢在無邊沙海中到處亂飛。

    金丹期修士可以不怕迷失方向,但是沙海里面可不只有迷途之險,還有種種連金丹期修士都能滅殺的恐怖天災和強大妖獸。

    比如大名鼎鼎的“黑沙風暴”,金丹期修士一旦陷入其中,便會被其中蘊含的奇特力量隔絕神識和屏蔽五感,最后被無窮無盡的風暴之力耗光法力活活磨死。

    再比如無邊沙海中最出名的一種五階妖獸【沙蟲】,其體型長達千丈,口中生有恐怖利齒,能夠憑巨力咬碎五階防御法器,金丹期修士要是一著不慎落入沙蟲口中,也要稀里糊涂的送掉小命。

    有著這些風險存在,除非是有著非來不可的理由,不然那些金丹期修士,絕對不會輕易深入沙海。

    好在不管是恐怖的“黑沙風暴”,還是只在沙漠深處某些地下靈脈中沉睡的五階妖獸【沙蟲】,都不會在綠洲附近出現,不然周陽還真未必敢一個人踏足沙漠。

    他一個人一匹駱駝,嚴格按照家族下發的地圖在沙漠中行進了約莫五天后,順順利利的趕到了目的地——青萍山

    青萍山也是一個綠洲,不過卻是一個人造綠洲。

    這個綠洲面積很小,只有十幾平方公里大小,綠洲能夠形成,全靠周家不計成本的在這里投入上萬下品靈石,生生造出了一條二階下品靈脈。

    而周家之所以會耗費偌大代價在這里造出一個綠洲,便是因為五十多年前一位沙漠中迷路的周家族人,在此發現了一條中型精鐵礦脈。

    精鐵礦是一種蘊含些許靈氣的靈礦,經過冶煉加工后,便能冶煉出一階靈物精鐵與二階靈物玄鐵,這兩種靈物是修仙家族或門派修建宗祠、藏經閣、藏寶庫等重要建筑的主要材料,也是煉器師煉制大部分一階、二階法器的主材料,市場需求極大。

    為了開采精鐵礦脈中的精鐵礦,周家只能在這里建造綠洲讓礦工們居住,同時為了?;た蠊っ敲饈萇襯心切┑徒籽薜南?,周家必須派遣修士駐守這里。

    不管是建造綠洲,還是讓駐守修士能夠繼續修行,周家都只能在這里人工制造靈脈。

    當然,這一切的投入都是值得的。

    只這一條中型精鐵礦脈,每年開采出來的精鐵礦經過加工出售,便能給周家帶來超過五百塊下品靈石的純利潤,五十多年過去,當初的投入,早就翻幾倍的賺了回來。

    而且以精鐵礦脈的儲量來看,起碼還能再開采五十年以上。

    青萍山綠洲面積極小,大部分區域都變成了礦工們的居住區域,只有靈脈中心位置的一座百米高小山頭被單獨劃了出來,做為駐守修士居所與成品材料倉庫。

    可以這樣說,小山頭才是真正的青萍山。

    因為周家現任大長老便是二階陣法師的原因,青萍山靈脈上面也被布置了一座二階陣法“云海分光陣”,陣法的力量使得這座小山頭常年被云霧所籠罩覆蓋,使人難以看清其中布置。

    周陽來到陣法外面,運起法力大喊了一聲后,前方云霧便是一陣翻涌,讓出一條道來供他上山進入。

    他順著陣法通道進入里面,很快便看見了里面的駐守修士,一個面相清瘦的中年書生,此人在周家“玄”字輩修士中排行第十六,名叫周玄瑾。

    “咦,怎么會是陽兒你來接替我?你還不到二十歲吧?”

    書生裝扮的周玄瑾看見周陽進來,不由一聲輕咦,在周陽行禮問好前,便搶先放下手中書本發問了起來。

    “回十六叔的話,這是老族長的安排,他老人家說小侄修為已經達到了下山的標準,破例讓小侄提前下山歷練?!敝苧衾俠鮮凳檔幕卮鸕?。

    周玄瑾面色一怔,面露不解的小聲嘀咕道:“修為達到下山標準?咱們周家什么時候有這標準了?”

    說完他心中一動,好像想起了什么一般,連忙給自己施加了個“天眼術”,目含金光的看著周陽上下打量了起來。

    這不看不要緊,一看之下,他頓時忍不住張大嘴巴驚呼道:“啊呀!你突破到練氣六層了!”

    “月前在【玉陽洞】閉關后,僥幸突破?!?br />
    周陽微微一笑,毫不介意的點頭承認了。

    其實在修行界,這般直接用“天眼術”觀察別人修為是一件很犯忌諱的事情,經常有修士為了這種事情大打出手。

    不過周玄瑾是自家長輩,周陽也就不在意這種小事情了。

    “嘖嘖嘖,了不得,了不得,你才多大??!”

    “我這做叔叔的,辛苦修行了四五十年才有如今練氣七層的修為,你倒是好,十七歲就練氣六層了,這再過個十年八年,怕是修為都要超過我了!”

    “哎,老了老了,比不得年輕人了,都是中品靈根的資質,咋就差距這么大呢!”

    周玄瑾收起法術,目光復雜的看著這個杰出后輩,也不知是該為家族多出如此天才感到高興呢,還是該為自己修為即將被一個小了幾十歲的后輩超過而感到羞愧、失落。

    周陽也不是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了,自他突破練氣六層后,那些在玉泉峰上的同輩和長輩們,在為他的修行速度感到驚嘆、高興之時,多多少少都和周玄瑾一樣表現過失落、黯然之色。

    對此,他也只能沉默以對,不好多說什么。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