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ddset即时赔率 > 武俠修真 > 修仙從沙漠開始 > 第五章:學習煉器術
    周陽是真的不好多說什么。

    他越是修為增加,和同齡族人修為差距越拉越大,便越發感受到了資質對于低階修行者的重要性。

    凡人之中一萬人中才可能誕生那么一兩個靈根修士,修士的后代產生靈根幾率較大,但也不過是幾十分之一的幾率。

    這些擁有靈根的人,其中絕大部分又以下品靈根為主,平均十個人中才可能擁有一個中品靈根修士,至于上品靈根,那就更少了,一百個修士之中也難有一人。

    玉泉湖綠洲上的周家族人有十余萬,可是周家現在所有的練氣期修士加起來都不到一百人,其中還包括七八個與周家修士結親的外姓修士。

    周家現存的這幾十個修士里面,只有老族長周明翰是上品靈根修士,其余人都是中品、下品靈根。

    而靈根品質對于修行者的影響有多大呢?

    同樣是練氣期一層修為,修行同樣的功法,在同樣的地方打坐修行,一個下品靈根修行者,打坐十天修行的效果,堪堪相當于一個中品靈根修行者打坐一天的效果。

    而一個中品靈根修行者打坐十幾天修行的效果,也未必及得上一個上品靈根修行者打坐一天的修行效果。

    上品靈根修行者不僅修行速度快,在面臨修行第一道關卡“筑基”關卡之時,突破的概率也比中下品靈根修行者大得多,即使不服用“筑基丹”這種能夠大幅度提升筑基成功率的珍稀靈丹,也有三成的概率能夠突破。

    據說上品靈根之上,還有靈體修士和道體修士。

    任何一個靈體修士,其只要不中途夭折隕落,必定會成為金丹期老祖,中間不會有任何瓶頸出現。

    至于道體修士,那更是傳說的存在,此界自有修行者以來,出過的道體修士不到一掌之數,個個都是統治一個時代的超級強者。

    除了靈體、道體外,修行界還有一種特殊體質名為“寶體”。

    “寶體”是一種極其特殊的體質,任何靈根修士都有可能身懷寶體,身懷寶體的修士,若是能夠修行契合寶體的功法,則修行速度會比相同品質靈根的修士快上許多,而且日后隨著修為增加,還會獲得特有的寶體神通。

    比如周陽就可能身懷某種陽剛屬性的寶體,故而他明明是中品靈根資質,在修行了《金陽烈火訣》這種陽剛霸道的功法后,修行速度卻是與上品靈根修士相當了。

    如果不出意外,周陽在四十歲前,定然能夠把修為提升到練氣九層。

    像周玄瑾這樣的普通中品靈根修行者,大概要等到六七十歲之時,才有可能達到練氣九層。

    而若是普通的下品靈根修行者,即使活到練氣期修士的壽命上限,也未必能夠修行到練氣九層!

    而一個殘酷的現實是,練氣期修士年紀越大,筑基之時的難度便越大,六十歲以上練氣九層修士筑基成功的概率,只有六十歲以下修士的一半不到,八十歲以上的練氣期修士,筑基幾率還要再降,一百歲以上的練氣期修士,反正周陽沒聽說過有這種奇人出現。

    以周陽的年紀和修行速度,他筑基的成功率確實要比一般人大上許多,這也是老族長周明翰為何特別看重他的原因。

    可惜寶體對于修士筑基成功率沒有加成,不然的話,周陽修行到練氣九層后,便可以嘗試筑基了。

    這些情況兩人都懂,因此見到周陽沉默,周玄瑾也很快就調整好心態,和他交接起了工作。

    “駐守青萍山,主要責任有三點,一是接到家族派駐到礦上的管事報警后,下礦幫助礦工們除掉一些偶爾闖入的一階、二階妖獸;其次便是守護好外面的礦工營地,及時將營地中冶煉好的成品材料收到山上倉庫存好,等待家族派人過來收??;最后便是照顧好山上這十幾畝靈田,這關系到你自己的肚子能否吃飽?!?br />
    “另外,若遇上對付不了的強大妖獸與人類修士來襲,千萬不要輕易離開陣法范圍,最好的辦法就是堅守陣法,然后以精血激發這道三階傳信法符等待家族救援?!?br />
    “最后,這是青萍山陣法的控制陣旗與操控方法,等你煉化好陣旗熟悉陣法運用后,我才能離開?!?br />
    周玄瑾一邊說著,一邊把駐守修士需要用到的東西都交給了周陽,手把手的教他如何使用這些東西。

    如此又過去了四五天,直到周陽完全掌握好“云海分光陣”這個二階陣法后,周玄瑾才帶著青萍山礦脈近一年的產出成果返回了家族。

    周玄瑾離開后,周陽便是青萍山這邊地位最高的周家人了。

    他先是召見了周家負責管理礦脈開采冶煉的幾個管事者,初步了解了一下其中的運作過程,并將幾道留著自己氣息的傳音符交給他們,以便于他們有事后能夠及時通知自己。

    這些人能夠擔任周家的管事,也都是先天境的武道修行者,不過這些人都沒有靈根,無法練出法力成為練氣期修仙者,一輩子都只能停留在先天境。

    當然對于凡人來說,先天境修行者所擁有的實力,也足以讓他們仰望了。

    凡人只要成為先天境修行者,從體內提煉出先天真氣,便可以做到行如奔馬,力能扛鼎,輕輕松松做到以一敵百,對于各種疾病也有很大抵抗能力。

    可惜凡人就是凡人,沒有靈根,哪怕練出了先天真氣,也不能施展哪怕最低級的一階法術。

    擁有靈根的真正修仙者們,根本不承認這些凡人也是修仙者,也不屑于和他們進行任何交流。

    周陽倒是不歧視這些凡人修行者,奈何這些人長期遭受真正修仙者歧視,尊卑觀念早已深入心中,即使他主動找他們過來聊天,也沒人敢真正把他當做身份對等的族人來暢聊,故而他最終也只能沒趣的讓這些人離開。

    接下來的時間里,周陽的日子就簡單了。

    每天早上,他都是先對著朝陽打坐吐納三個時辰,然后練習從藏經閣學到的五門法術三個時辰,這樣到了傍晚之時,他就分出半個時辰給山上靈田中那些長勢喜人的靈谷除草除蟲。

    青萍山的靈脈只有二階下品,又是人造靈脈,每日產生的靈氣在供應一個練氣后期修士日常修行所需后,只有兩三成的靈氣殘余。

    因此這里只開辟了十五畝左右的靈田,種植的靈谷專門供駐守修士食用,也無需上繳族內。

    這些靈田里面種植的靈谷名為【金珠米】,其外形好像周陽前世那個世界的棉花樹,一年一熟,每株結果數十個,果實成熟后剝開,便可收獲一粒粒金燦燦的金果粒,因其果粒形似珍珠,故而得名【金珠米】。

    這種【金珠米】因為長在靈田中,需要吸收靈氣才能存活成熟,故而米粒除了營養豐富,口感極佳外,也含有微量靈氣,非常利于修士吸收。

    練氣期修士長期食用【金珠米】,只需一小碗便能夠滿足兩三日的身體所需營養,還能稍稍增進些修為。

    即便是筑基期乃至紫府期修士,平常食用的飯食也多是以這【金珠米】制成。

    周陽當初四歲開始修行,只花了三年時間就完成先天境九層的修煉,除了本身資質不錯外,也和他父母經常給他開小灶,讓他日日食用這【金珠米】和一些低階妖獸肉有極大關系。

    因為不是靈植夫,周陽也不懂得一些靈植夫必學的法術來給靈田增產,只能像普通農夫那樣給靈田里種植的【金珠米】澆澆水,除除草,捉捉蟲,保證不會種死了就成。

    只要不種死,憑這十幾畝靈田的產量,完全足夠他一個人日常食用所需了,甚至還能有不少結余。

    周陽知道,這些結余,就是家族給駐守修士們發放的駐守福利了,畢竟下山完成家族任務乃是每個成年族人的義務,可并不會因此獲得家族的額外賞賜。

    每日分出半個時辰打理好山上的靈田后,接下來半個晚上的時間,周陽都安排到了學習煉器術上面。

    他并沒有馬上就動手煉器,而是一邊仔細研讀那些煉器典籍和老族長給的煉器筆記,一邊用精鐵礦上挖來的礦石練手,學習煉器最基本的材料淬煉。

    這樣簡單而充實的日子,一過便是三年。

    三年后,周陽在吃透了那些煉器典籍上面記載的知識,又已經完全掌握好材料的淬煉手藝后,他才拿出老族長給予自己的那些材料,開始正式進行煉器。

    為了節省材料,他選擇煉制最為簡單的一階劍類法器【青鋒?!?。

    一階法器【青鋒?!康鬧韃牧暇褪薔?,劍柄可用百年鐵木等靈木制作,先天境修士手持法器注入先天真氣,可根據注入者的修為激發出三寸到一尺不等的劍光傷敵。

    要煉制這件法器倒也簡單,首先將精鐵以靈火淬煉一番鑄成劍胚,然后一邊保持火焰溫度使劍胚處于高溫受熱狀態,一邊以修仙者的法力神識為引,在劍胚內布置出一道【鋒銳】禁制。

    當禁制完成的那一刻,便是長劍淬火之時,淬火后的劍身要是泛起法器特有的靈光,那便表示這次煉器成了,若是沒有,便只得到較為鋒利的凡兵一把。

    這一切說得簡單,可是做起來卻不簡單,哪怕周陽事先已經在心中構想了無數次煉制之時的情況,事先練習了無數次【鋒銳】禁制的布置過程,真正第一次煉器之時,也是毫無疑問的以失敗告終。

    隨著器鼎內傳來“嘭”的一聲炸響,他第一次煉器就結束了,甚至都沒有走到淬火這一關。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