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ddset即时赔率 > 武俠修真 > 修仙從沙漠開始 > 第十一章:橫生變故(求推薦票)
    茫茫沙海中,兩頭沙陀獸正在背上騎士的催使下奮力狂奔。

    而在沙陀獸前方十幾里外的沙漠中,一條隆起的細線正以比奔馬還快的速度,飛速向著沙漠深處蔓延而去。

    細線起起伏伏,東歪西斜,并不完全走直線,然而不管其如何轉向,后面追著的兩頭沙陀獸,總能及時改變方向追上它。

    甚至當那條細線停止延伸之時,兩頭沙陀獸背上的騎士也會及時勒住坐騎停下休息等候,直到細線再次出現向前蔓延之后,才會再次動身跟上。

    陽光很曬人,沙陀獸的背上很顛簸,對于初次在沙漠里面騎乘駝獸狂奔的周陽來說,這種感覺可真是難受極了。

    也虧得修仙者體質強大,最近十幾天又都是粒米未進,他才沒有被顛簸得當場吐出來,不過那種五臟六腑都要移位一樣的顛簸感,還是幾次都差點讓他忍不住喊出聲來。

    再看前面,同樣是騎乘駝獸一路狂奔,周荃老人卻像是沒事人一樣穩穩立在駝背上,好似根本感受不到任何顛簸感。

    人家一個上百歲的老人都能如此安然自若,周陽一個二十歲的年輕晚輩又怎么好意思叫喊?

    沒辦法,他一路上只能死死咬緊牙關苦熬著,心中已經恨死了那只逃走的【食金鼠】。

    若不是為了“縱鼠歸巢”的計劃能夠圓滿完成,他又何必受這種苦?早在精鐵礦脈那里就宰了身受重傷的【食金鼠】了。

    這樣一路追了大半天,追出數百里路后,駝背上已經顛簸得臉色發白的周陽,終于看到前面領路的周荃老人勒住沙陀獸停了下來。

    “呼!終于到了么?”

    他雙手一勒韁繩勒住坐騎,渾身虛脫的從駝背上一跳而下,滿頭大汗的一屁股坐倒在沙地上大口大口喘起了氣來,喘得是上氣不接下氣,別提有多狼狽了。

    “嘿嘿嘿,小九你也有不行的時候啊,老夫還以為你什么都行呢!”

    周荃老人一身輕松的走到他身邊,望著他這幅狼狽樣子,不禁嘿然大笑,臉上滿是揶揄之色。

    “呼呼!我都已經這個樣子了,三爺爺你就別打趣我了,讓我先好好歇一歇吧!”

    周陽白眼一翻,面對老人的打趣,只是苦笑連連的擺了擺手,動都不想再動一下。

    老人見此,臉上笑容一斂,正色說道:“好了,不逗弄你小子了,那畜生估計是到地方了,老夫先過去查探一下情況,你就在此歇息等待老夫吧?!?br />
    “那三爺爺多加小心?!?br />
    周陽點了點頭,對于老人單獨行動的做法,并沒有反對。

    【食金鼠】已經被他們打成重傷,又經過數百里的長途奔波,現在根本不可能再對狀態完好的周荃老人造成威脅,他還真不用擔心周荃老人的安全問題。

    他現在只怕自己和周荃老人的猜測有誤,或者發現的礦脈沒什么開采價值,那樣可就太打擊人了。

    接下來的時間里,周陽整個人都患得患失了起來。

    一會兒希望這次能夠發現一條價值巨大的礦脈,讓家族和自己都大發一筆橫財。

    一會兒,他又怕這次白跑一趟,白白浪費精力不說,還害得凡人礦工死了幾十人。

    這種患得患失的心情下,他幾乎是一秒一秒數著時間過的,好幾次都差點忍不住跟著前去尋找先行一步的周荃老人。

    如此在煎熬等待了近半個時辰后,周荃老人總算是在他眼巴巴的盼望中回來了。

    “怎么樣?三爺爺你偵查的怎么樣?有沒有發現礦脈的蹤跡?”

    他迫不及待的迎到老人跟前,滿臉期待的望著老人連聲詢問著情況。

    “發現了,我們運氣還不錯,前面是一條赤焰鐵礦脈!”

    周荃老人倒也沒賣關子,直接說出了他的發現。

    “太好了!”

    周陽激動的猛一拍手掌,興奮的差點要跳起來。

    赤焰鐵和精鐵一樣,也是一種一階靈金,不過赤焰鐵適合煉制火屬性法器,許多二階火屬性法器都會加入赤焰鐵來充當輔助材料,所以論起價值的話,赤焰鐵比精鐵還要高上那么一兩分。

    周家青萍山的精鐵礦每年能帶來500下品靈石的純利潤,赤焰鐵礦脈只要正常投入開采,利潤肯定不會低于這個數,到時候周陽和周荃老人作為發現者,僅僅是每年拿分紅,也能每人多得數十塊下品靈石。

    一年數十塊,十年數百塊,年復一年下來,那也是一筆很龐大的數額了。

    現在自己即將白得這么大一筆靈石,周陽又怎能不興奮?

    “小九你先別急著高興,老夫話還沒說完呢!”

    周荃老人望著高興得要跳起來的周陽,嘴巴張了張,低聲說道:“發現了赤焰鐵礦脈不假,可是這條礦脈里面除了那只【食金鼠】外,還生活著大量毒火蝎妖獸,數量起碼有數百,二階的毒火蝎都有幾十只,還不確定有沒有更厲害的【毒火蝎王】!”

    什么?

    周陽臉色一變,為老人所說的消息大吃一驚。

    毒火蝎也是無邊沙海中一種常見的沙漠妖獸,這種妖獸一階、二階都有,一階毒火蝎只是蝎針含有火毒,只要小心些不被扎中,先天修士也能輕易將之擊殺。

    可是毒火蝎只要晉升二階,馬上就能獲得“毒火彈”法術,能夠口噴火彈遠程攻擊敵人,若是拼命,還能將尾上的蝎針射向敵人,威力相當于二階的飛針法器,并且含有強大的火毒。

    練氣后期以下修士被這種蝎針射中,除非馬上服下特制的二階解毒靈丹,不然熬不過一刻鐘便會毒火焚身,死無全尸。

    這還不是最恐怖的,最恐怖的是,毒火蝎這種妖獸的種群數量一旦達到數百上千的程度,便會有一定幾率進化出相當于筑基期修士的三階【毒火蝎王】。

    【毒火蝎王】屬于三階下品妖獸,可若是有蝎群輔助,卻是比許多三階中品妖獸還要難纏許多,便是筑基后期修士對上了,也不敢說能夠穩勝。

    “是了,毒火蝎性喜炎熱,也有吞食火屬性靈礦強化自身的習性,赤焰鐵作為火屬性靈金,吸引它們在此繁衍定居也不是什么怪事?!?br />
    周陽想起自己曾經在《沙漠妖獸圖解》一書上看過的毒火蝎這種妖獸記載,立馬就相信了周荃老人的話。

    不過他一想起這些,腦中靈光一閃,忽然想到了一件更重要的事情,不由瞪大眼睛看著周荃老人驚呼道:

    “三爺爺,【毒火蝎王】乃是三階妖獸,三階妖獸可不是一階二階妖獸能比,妖獸到了三階,必須要和咱們修仙者一樣占據靈脈才能繼續進步,這里若真有【毒火蝎王】的話,豈不是說地下除了赤焰鐵礦脈,還有一條天然的三階靈脈?”

    “不錯,你倒是敏銳,老夫也是發現毒火蝎群后,過了很久才想到這一點的?!?br />
    老人一臉贊賞的點了點頭,對于周陽的這份敏銳很是欣賞。

    一般練氣期修士聽到【毒火蝎王】的名頭后,都是望而生畏,哪還有心思去想這些。

    就連他這個活了上百年的練氣九層修士,剛一見到那黑壓壓的毒火蝎群之時,也是嚇得不輕,根本沒想到這茬。

    還是后來退到安全地帶冷靜下來后,因為自身馴獸師的職業原因,方才想到這一點。

    周陽對于老人的夸贊倒是一點都不在意,類似的夸贊他這些年來早就聽過很多次了,早就有了免疫力。

    他更關心的,是兩人下一步該何去何從,于是便忍不住看著老人問道:“那三爺爺接下來有何打算?是直接回去,請老族長親自過來走一趟查明情況,還是咱們冒險查明情況后,再返回家族把情況稟報給老族長?”

    “你的想法呢?老夫想聽聽你的想法是什么?!敝苘趵先瞬淮鴟次?,卻是借此考驗起了周陽。

    周陽見此,雙眉一皺,不由低頭思索了起來。

    這般靜靜思考了約莫半刻鐘后,他猛的一抬頭,目光炯炯的看著老人說道:“三爺爺若是問侄孫我的想法,那就是先不去管到底有沒有【毒火蝎王】,咱們先去宰了那只大老鼠再說,咱們不能讓我周家那些礦工白死了,也不能讓咱們這半個月的等待,一點實實在在的收獲都沒有撈到?!?br />
    說到底,他還是覺得愧對于那些枉死的礦工,想要為那些人做些什么,就算不能救活他們,也至少要為他們報仇。

    好在這一回,周荃老人并沒有反對他這個提議。

    “好,那就聽你的,咱們這就去端了那畜生的老巢,將它扒皮拆骨以慰那些死去礦工的在天之靈!”老人輕輕一頷首,認可了周陽的提議。

    于是,兩人當即便尋了個避風的安全之地安頓好兩頭沙陀獸,然后由周荃老人感應“血靈印記”所在的具體位置,徑直向著逃走的【食金鼠】老巢殺了過去。
{ganrao}